“台独”幻觉还能维持多久?转自《人民日报海外版》9月10日

bluse_wen 收藏 7 493
导读: 今天刚刚到手的《人民日报海外版》 头版就是一段辛辣的评论文章 希望与大家分享 1007-9-10 《人民日报海外版》今天刊登的评论文章指出,短短几天之内,陈水扁在不同的场子连续13次高分贝呛声,诸如“台湾本来就是‘台独’”、“不需要由任何人告诉我们台湾是不是一个‘国家’”、台湾是以一个“新会员国”的身份申请加入联合国之类的“疯言疯语”不绝于耳。同时再次函联大主席,要求联合国“处理台湾加入联合国问题”。   扁异常的亢奋表现,让此前正为“正常国家决议文”部分敏感文字遭删除、“独性不


今天刚刚到手的《人民日报海外版》 头版就是一段辛辣的评论文章 希望与大家分享


1007-9-10


《人民日报海外版》今天刊登的评论文章指出,短短几天之内,陈水扁在不同的场子连续13次高分贝呛声,诸如“台湾本来就是‘台独’”、“不需要由任何人告诉我们台湾是不是一个‘国家’”、台湾是以一个“新会员国”的身份申请加入联合国之类的“疯言疯语”不绝于耳。同时再次函联大主席,要求联合国“处理台湾加入联合国问题”。


扁异常的亢奋表现,让此前正为“正常国家决议文”部分敏感文字遭删除、“独性不足”而耿耿于怀的民进党内“急独派”欣喜若狂,迅速跟进,酝酿要在本月底的“全代会”上展开全面“反攻”,明确表示要把“国号正名为台湾”重新写入“决议文”。游锡堃也放出话来说,“中华民国”已经失效,是死路,“正名”为台湾、制定“新宪法”才是活路。


很显然,他们是想以此继续刺激、挑衅大陆,冀望“大陆打压台湾”的局面早点儿出现。而更重要的还在于给美国人制造点儿难堪,逼着他再施重手:你不是反对“入联公投”吗,不是说“台湾或‘中华民国’都不是一个国家”吗,我就明着告诉你,我压根就没想以“‘中华民国’的名义加入联合国”,就是要通过“公投”给台湾一个新“国号”,就是要“改变台海现状”,看你能怎么着?


面对此种危局,岛内有识之士无不为事态接下来的发展和可能给台湾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忧心忡忡,因为人们看不到扁当局制造的“台独战车”煞车在哪儿?难以预料美国在受到如此“严重冲撞”后将会采取怎样的反制动作?


“胡布会”让深绿“极度失望”


文章认为,有意思的是,就在此时,过去一向被军方视为敏感而不可触碰的台美军事交流相关数据,被台“国防部”悉数列出。军方大概是想以此使人们相信,美台军事交流仍旧紧密,美国根本就不可能放弃台湾,台湾的安全是可以得到保证的。


但是,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偏离扁当局预定的轨道。


本周登场的“胡布会”,对台湾问题的高度共识和面对陈水扁“找打”招数所表现出的沉稳、坚定和信心十足,使岛内深绿在“极度失望”之余,更生出了几分“墙太高难逾越”的悲凉。岛内分析人士也纷纷指出,“胡布会”对扁操弄的“入联公投”议题的态度是“无声胜有声”,在堵住了扁“借力使力”的“逃生之路”后,他们一定会用自己的方法让扁当局“知所进退”;同时也将促使台湾民众,包括有思考能力的浅绿民众,更冷静地思考所谓“台湾独立建国”和“入联公投”的荒谬性。


在外“找打”未果的扁,却在绿营内部看到了自家人朝他挥动的“拳头”:最近一段时间近乎消失的谢长廷突然向深绿喊出了要选“台湾国总统”的口号。乍听之,谢这是在“尊扁意、跟扁走”,但如果再听听他在民进党中常会上抛出的“入联公投”应和国民党“公投”幷案的建议,看看他苦口婆心劝大家“审慎思考、瞻前顾后”的表现,想必人人都明白,谢这是在尝试绕开扁摆在他面前的“台独”障碍,以比扁更激进的动作,开辟一条实现“自我价值”的“旁门左道”,以绿营接班人的身份,挽狂澜于既倒,以此盖住陈水扁的风头,摆脱他的钳制。


想想也是,以扁目前的这种“毕其功于一役”的赌博式操弄手法,即便能够在短期内激发“台独基本教义派”的热情,但由于他过早地将“入联公投”这个假议题转入了建立“台湾国”这个终极目标上,不仅提前透支了民进党在岛内所有可用的“政治资源”,不利于长时间维持“台独”幻觉,更会吓跑中间选民、直接冲击2008年选情。谢苏干吗非要赔他赌下去呢?


荒腔走板的拙劣表演


文章指出,本周,陈水扁听到的另一个警讯是,南部地下电台号召民众就“入联公投”议题前往美国在台协会高雄办事处抗议,喊了半天,也只召聚来了20多个深绿人士,场面很是滑稽。


眼见自己精心策划出的一场闹剧已经很难再演下去了,急于操弄和控制议题的扁当局,又在本周开辟了一处新战场——攻击台湾“司法”。先是陈水扁公开指责岛内“司法人员”只问蓝绿不问是非,幷称超过七八成的“司法人员”立场偏蓝,试图以“司法”之名介入“大选”。接着是“新闻局”召开记者会,要求“司法人员”上网公布其党籍、一起来退出政党,让“台湾司法真正独立”。绿营“立委”也跟着起哄,鼓噪说“这才是真的转型正义”。


看着这些荒腔走板的表演,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扁当局是想向民众灌输一种理念:今后法官审案只准判“在野党”有罪,不准判“执政党”败诉,否则就是“只问颜色,不问是非”,就是“司法死了”。


再往后还会发生些什么呢?即将进行二审的马英九“特别费案”凶多吉少;已经开过12次庭的“公务机要费案”仍将继续认真走过场。也许还能听到“司法版”的“真他妈的不想干了”。


也许这样的推断只是一种“幻觉”,但它却是扁当局眼下最需要的“疗伤良药”。问题是,这个“幻觉”还能维持多久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