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十大经典笑话

aqssm 收藏 16 6366
导读:一、“大戚兵法”   98年世界杯之前的97年预选赛上,中国式领导艺术被发挥到了极致。我们组成了以戚务生为正,金、迟为副,众教练为基本成员的庞大教练班子,在足球史上首次大胆并创造性地排出了“721”的教练员主力阵容,并附以3名替补教练,以便随时协助戚务生大脑失聪、指挥失误。正是在如此神奇的“集体领导”下,戚务生不仅保持了“先赢后输”的常势,更是在此基础上有所创造,有所前进,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战略战术,史称“大戚兵法”。   “兵法”之一,换人计。当球队领先时戚务生换下防守中坚,换上中场软肋。此

一、“大戚兵法”


98年世界杯之前的97年预选赛上,中国式领导艺术被发挥到了极致。我们组成了以戚务生为正,金、迟为副,众教练为基本成员的庞大教练班子,在足球史上首次大胆并创造性地排出了“721”的教练员主力阵容,并附以3名替补教练,以便随时协助戚务生大脑失聪、指挥失误。正是在如此神奇的“集体领导”下,戚务生不仅保持了“先赢后输”的常势,更是在此基础上有所创造,有所前进,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战略战术,史称“大戚兵法”。


“兵法”之一,换人计。当球队领先时戚务生换下防守中坚,换上中场软肋。此招一出,令对方反败为胜,格外灵验。


“兵法”之二,再换人计。当大势已去,狗急跳墙之际,戚务生连续第四次换人上场,以求绝地反击。无奈第四裁判尚且识数,断制止了他的冲动。


“兵法”之三,保平争胜。以戚务生们的能力,中国队很自然地到达了只有取胜方有一线生机的地步。而此时,戚务生们所制定的方针便是“保平争胜”。“保平”有什么意义呢?能使脸面好看些;“争胜”而不是“必胜”,又是出于什么动机呢?戚务生想:我是组织的人。获胜了我是组织的人,失败了我仍是组织的人。组织上常教导我们,不论结果如何,只要努力就行——“争”就是努力。


二、“维埃拉不会踢球”


徐根宝和戚务生不同。戚务生是“保平争胜”,而徐根宝是“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出线!”。结果他的心只好一直竖着。


“维埃拉不会踢球”,语出徐根宝,就仿佛“抢逼围”一样成为了中国足球经典。早年,法国足球青年维埃拉落魄一时,前来上海申花试训,正落在徐根宝手下。徐根宝就让维埃拉“跑两步”,“没病跑两步”。维埃拉就跑了,徐根宝眼多独,上下一打量,速度明显不如郝海东,于是断言“维埃拉不会踢球”。


不知是否受到了徐根宝的刺激,维埃拉回国后又练了几年,不知怎么就成了阿森纳的中坚,不知怎么又成了法国队的栋梁。大概他不会像范志毅、申思那样记仇,否则难免会骂几句“小赤佬”。但他不会,因为他或许不认识徐根宝。


三、“中国足球从此站立起来了”


2001年某月某日,中国足坛一个伟大的声音通过电视、网络传遍了整个华人世界。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人双手用力,一字一顿道:“中国足球从此站立起来了!”——很有些站在天安门上的味道。


闫世铎当时是作为一位政治家入主足协的,一上来便大兴调查研究之风、深入群众之举,只差写作《中国农民足球运动考察报告》。但“人民足球”、“健康足球”的理念确是由他首倡的,在相当一段时间,的确感动了一些与闫世铎同样程度的外行人士。


但闫世铎又有“学习学习再学习”的良好习惯。在入主足协四年多时间里,他由上任之初的了解“越位”,终于在卸任之时了解了什么是“不越位”。


客观地总结,闫世铎同志对中国足球的贡献除了三句口号、两次痛哭以外,还有就是他彻底离开了中国足球。但要说明,新的谢玉龙同志未必如他。我们要看。“中国足球从此站立起来了”?呵呵,那只不过是它撒了一回癔症,仿佛诈尸一样罢了。


四、绝世上签


中国足球第一次进入世界杯,全国人民欢欣鼓舞;世界杯抽签一结束,中国足协欢呼雀跃,齐称“上上好签”,仿佛当年“提前进入共产主义”一样。当时的口号是“赶英超美”,而在世界杯上,俺们的主要目标被足协盯在了土耳其和哥斯达黎加身上。按照中国足协的设计,我们只要简单战胜了弱小的哥斯达黎加,再简单打平土耳其,哪怕最后俺们简单地输给巴西,已是4分在手,出线毫无问题。


接下来呢?中国足协的保密工作实在很好,16强之后的计划俺们就不知道了。闫世铎同志还是清醒的。他远见卓识地提出了三点要求:一,赢一场;二,平一场;三,进一个球。但他的三步走战略最终没有实现,中国球员们原本想去弄个贝克汉姆式的发型,结果他们就被剃了个秃瓢光蛋回来。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组最终诞生了一个冠军,一个季军,而俺们那些大呼“好签”的人们一转眼就不见了。


五、“超白金一代”


说起什么什么一代来,似乎1987年世青赛上夺取冠军的葡萄牙队曾被世人称为“黄金一代”。菲戈、鲁伊·科斯塔、拜亚、若奥·平托、戈麦斯等等,我们还依稀记得。但后来行市就不同了,由沈指导带领的曲波、安琦、王新新们一下越过了马拉多纳、卡尼吉亚、雷东多们这些“白金一代”而直接达到了“超白金”的成色。


但这些“超白金”后来又怎么样了呢?就像下坡的驴子,一路摔落下来,恰是见谁输谁,谁都敢输,最后终于变成了“白铁皮”,只配焊夜壶用。这里又不得不说到闫世铎同志——不是存心,而是无奈。就是他大胆下令要“超白金一代”输上三年的。试想,一支竟可以输上三年的球队,那他妈还能叫球队吗?或许只有中国足球才能塑造这样的球队,就像我们可以20多年如一日,顽强刻苦地致力于输给韩国队的伟大事业一样。


如今,我们已无法考证所谓“超白金一代”是哪一位先生首先提出的。或许在他们问世前当真做过“B超”?料准了他们一定会“超”?我们不知道。不过坊间倒有这样一则故事。说有一天,在安定医院旁的草地上有些人在踢球,忽然有个人就赞美起来,“啊!你们真是超白金一代啊!”。大家问他为什么这样说。他便指着医院的墙说:“谁要是知道我是从那里跑出来的一定也会和我一样这么说”。


六、“捆绑式”计分法


2003年末,2004年初,中国足协及其首席技术权威郎效农先生一举发明了惊世骇俗的“捆绑式”联赛升降级计分法,填补了世界足球的一项空白。依照此法,重庆力帆便上演了为了晋级而有意输球的好戏。据可靠消息,国际智障者足球联合会获知此事,大为叹服,称其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发明”。而“捆绑式”职业联赛计分法业已获得国际知识产权组织认证,其专利编号为FOOTBALLSB250。


据中国足协有关人士称,该方法目前唯一遗憾在于它还仅适于晋级。中国足协已组织专家秘密研究只有靠输球才能夺冠的最新方法


七、“7比0”的惨败


老话讲“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那时人穷,把吃饺子当成了人生的一大乐事。现在饺子很寻常了,但饺子里的苍蝇却不寻常,所以这话应该改成“谁这辈子不吃俩苍蝇”。我这辈子的两个苍蝇的指标都被中国足球给予了。一次是2004甲A前卫寰岛与沈阳金杯的比赛;一次就是2006世界杯足球赛预赛中国队对香港队的那场比赛。结果不必赘言了,心系祖国的香港队彻底放弃了进攻,只是半推半就地防守。于是成全了大陆队有史以来最豪迈的一次胜利,以7比0狂胜香港。但这只是闹剧的一半,还有另一半就是科威特同样疯狂地以6比1战胜了马来西亚。但闹剧之后还有喜剧。比赛之后,球员纷纷转向中方教练询问,中方教练纷纷转向足协官员询问,足协官员纷纷转向记者询问,记者纷纷交头接耳,抓耳挠腮。仿佛除了黄健翔中国就没有一个了解足球规则的人了。根据国际足联的胜负规定,1、积分最多者出线;2、积分相同球队之间的胜负关系占优者出线;3、积分相同球队之间比赛中净胜球数多者出线;4、积分相同球队之间比赛中进球多者出线;5、全部小组比赛中总净胜球数多者出线;6、全部小组比赛中总进球数多者出线;7、中立场地附加赛决定出线者。很明显,中国队止于第六款上。但当时很多人都跃跃欲试,想在第三国把科威特干掉。


但是错了。中国足球由玩真的玩不过人家发展到连做假都做不过人家,这样的球队,这样的足协不是阿飞就是阿斗,不是阿斗就是阿Q,一干人不出这三者之外。阿呸!


八、中国特色足球理论


仅说出中国足球的实践中的黑色幽默是不够的,那样会使人觉得中国足球只是偏瘫而已。其实,中国足球的基本症状是全身瘫痪。


在世界足球,比较传统也比较机械的划分有三种风格,即拉丁派,欧洲派,欧洲拉丁派。但到全攻全守出现后,人们更自由地去寻找适合自己的打法。好的就成了风格,坏的也仅仅就是打法而已,并不挑剔。


但中国足球不同,正所谓“出师有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苏永舜执教,说我们要拉丁,于是拉丁;高丰文执教,说我们要力量,于是力量;曾雪麟执教,说我们要欧洲拉丁,于是欧洲拉丁。后来,真正的外国人来了,以为高人,奉为神明,红毯军乐一番。试了几回不灵,便又鄙为垃圾,洗澡水一般泼掉,当然是连着孩子一起。施拉普纳说,我们要豹子,于是豹子。霍顿说,我们要平行站位,于是平行站位。米卢因为把中国足球带进了世界杯,所以是最招圈里人恨的一个人,大概什么污水都泼了上去。但他的“快乐足球”却不得不说暂停了我们多年来的“痛苦足球”。阿里汉是尽职尽力的,但除了证明中国足协决策者的眼睛长在了脚上,脑子长在了两腿之间以外,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这期间还有一个主线需要牵出来,就是我们历来的逢韩必败。当遇到一种长久不破的东西,中国球员的选择一般有两个:一是腿软,二是嘴硬;中国足协的选择一般也有两个:一是仰头想“我们玩蹴鞠的时候那叫一个阔气”,二是俯到地上学着人家的脚步。眼看着就要有点模样了,忽然看到日本人走的更好看。于是便丢了韩国,跟上日本……直到自己忘了怎么走路。


要说中国足球没有一点自己的“理论”也不公允。虽然经常是从别人身上扒下来的皮毛,但毕竟标着我们自己的商标——就像西服袖口舍不得去掉的那块东西。最早有“两翼齐飞”,后来有“一高一快”,还有徐根宝的“抢逼围”,金志扬的“小快灵”……这些货色放在我们自己的供销社里还笆篱一样藏到角落了。


在闫掌门期间,他曾要大家都拍脑门儿,开展一次关于“中国足球风格”的大讨论,将中国足球的技术打法像会议精神一样确定下来。但终于胎死腹中。不过在此之前,沈祥福沈指导正是由于脑门儿拍得漂亮而进入闫掌门法眼的。那是一套听起来很美的东西,即所谓“前场学荷兰,中场学巴西,后场学意大利”。这真是一个完美的设计,仿佛是将一个球场按美式足球的样子划上完全相等的三段,我们姑且称为“沈氏三段论”。好看是好看,但怎么学呢?难啊!球员是活的,不会老是按照所谓“场上纪律”从事。而以中国球员的自律性,他们不把球场当成“跑马场”就已经很厉害了,何况还有更难得的脑子需要动用。当他们在后场时,脑子里要想“我意大利”;一迈到中场,脑子马上要想“我巴西了”;到了前场呢?又要“我荷兰”,简直难死。还不如满场乱跑,脑子里只有“我中国”。


九、虎虎虎


在中国足球江湖中,比较后妈养的就要算是长春亚泰了。倒霉到什么程度呢?整个足球圈子都黑,它也跟着黑了一把,就是有点大发了,整了个11比2,让外行愤怒,内行耻笑。结果不但未升,反遭处罚,枉花了大比银子。不过他们发愁的倒不是没钱,而是钱怎么花,谁让他们花。这就有点倒霉到家了。


为了将糟钱进行到底,长春亚泰主动出击,上演了中国足球的无间道——他们发现了辽宁队造假证明试图混进中超的铁证。那假证白纸黑字放在那里,连辽宁队自己都承认自己造假。依照中国足协的规定,当取消其中超资格。


不过大家似乎都忘了中国足协的习惯——他们所有的规定就是拿来被遵照违反的。但事情总要有个说法。于是擅长此道的闫*世铎同志就出台了。他将长春亚泰的人招进北*京,摆出接见的样子。说什么呢?想来无非是“吃了吧?”,“孩子老婆如何啊?”等等。据长春亚泰人士说,当谈到正题,闫世铎郑重回答:“正在研究,还没有结果。”

而此时,对面的楼里正在进行所谓的投票与新闻发布会。投票的结果及新闻发布会自然也没有意外——辽宁保留,长春玩去。当那边生米成了熟饭,新娘变正旧娘,这边闫世铎才说出真相,直令长春亚泰的人跑到楼道破口大骂“流*氓”。


不禁想起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前,就有外交官在美*国微笑示好,信誓旦旦,而在地球的另一边则兵戎相见,没头没脑。日*本人虽然也被骂成“流*氓”,但他们还有时差说事。中*国足协呢?不必用任何理由,就像他们对指责假球的态度一样,横着前清年代的脸,瞪着文*革时期的眼,说:你拿出证据来!


十、神奇的6和9


这是中国足球最黑的黑色幽默。如果这不是中国足球最黑的黑色幽默,那么中国足球最黑的黑色幽默就是在2006年夺得世界杯。


事情还得追溯到很久以前,那时的中国足球还有甲A与甲B。某年,甲B两支积分相等的球队需要靠抽签决定谁将晋级。抽签仪式由中国足协主持,这次可不是那种普通的抽签,比如弄两个轻重、温度不同的球,弄两张带了记号的纸等等。这是一次抽签技术含量极高的抽签——双方需先选定一个奇数或偶数,然后再各自写下一个奇数或偶数,然后双方数字相加,若得奇数则选定奇数者胜,相反则相反。


这是相当复杂严密的程序了,想要作弊几乎是不可能的。那天抽签,甲队押定的得数是偶数,他们又是苦思冥想,又是分析对手,又是祷告求佛,最后写下了一个3;乙队则是潇洒自如地写了一个6。两下相加得9,基数,乙队胜。甲队扼腕长叹,叹天意弄人。他们悔道,要是写4就好了,哪怕这数并不吉利!但两年以后,有足球中人点化,这是一场他们没有胜机的赌博。因为,别说写4,即便写8,对方的6只需掉个身就成了9……。呵呵,跟中国足协的人过招!


在中国江湖足球,这只是一万个设好的局之一。它的费用不会像“渝沈之战”那样多,但它的“黑色幽默”堪称第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