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军旅记忆——之我的炮兵兄弟(三)

尖锋时刻 收藏 38 289
导读:[B][size=14]三、“老者”军哥[/B] 我被分配去的连队是二连。二连其实离营部不远,也就不到2公里路程,按标准的齐步走每分钟120步频率,每步75公分距离来计算,步行也就20分钟左右。因为刚下连,对情况不熟,更没时间踩点摸底。新兵连解散后,军哥被分在了营部的有线班,我下到连队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 我和军哥都是从X县城出来的,就是人称的所谓“城市兵”,县城并不大,所以在家时我们就已经有所认识, “老者”(者音:打。家乡土话,老打,就是老头的意思),这个称谓在学校时就已经有了,盖是因为他

三、“老者”军哥

我被分配去的连队是二连。二连其实离营部不远,也就不到2公里路程,按标准的齐步走每分钟120步频率,每步75公分距离来计算,步行也就20分钟左右。因为刚下连,对情况不熟,更没时间踩点摸底。新兵连解散后,军哥被分在了营部的有线班,我下到连队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他。

我和军哥都是从X县城出来的,就是人称的所谓“城市兵”,县城并不大,所以在家时我们就已经有所认识, “老者”(者音:打。家乡土话,老打,就是老头的意思),这个称谓在学校时就已经有了,盖是因为他的少年老成,做事沉稳踏实的缘故。军比我大1岁多点,讲话有点慢条斯理,中等个头,喜欢体育,特别是篮球打得不错。稳重的他人缘极好,在他身上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合力和号召力,所以很多战友与他的关系不错,领导也很欣赏他。据说军在高中时也是因为有人缘有个性,被众多校花级人物追捧,以至“被青春轻轻撞了一下腰”,从而马失前蹄没考上大学的,什么?你们怎么笑滴怪怪的?问我是不是也是因为泡妞才。。。。。。?哪里哪里,要是这样我也就甘心了!说来惭愧,咱是因为死在了英语上,总分被拉下,以至名落孙山滴。。。。。。咳,“伤心往事等到明天再说。。。。。。”歌都是这样唱的,所以这些题外话就到此打住!

下老连队后,有一个多月没见到军哥了,对他的想念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渐强烈。新兵连时军哥在三班,因为训练紧张,我们平时都各自搞自己的训练也不常相见,一般到周日休息(那时候是没有双休日的)时才有空来往走动一下,在一起拉拉家常,吹吹各自的训练情况,谈谈当兵的感受等等,这个时候,军哥的“老者”本色就自然地显露出来,他的家境较好,父亲在县里某局当局长,因为他年长,很自然地对我就有了很多关心照顾,用他的话说,既然一车的人就我们两个来到了这里,也是缘分使然,那还有什么理由不互相帮助互相支持呢?无私帮助别人而不求任何回报,这,正是我服他的主要原因之一!也是事遂人愿,新兵连一别日久,在一次外出训练中,我与军哥在阵地上意外相遇!

这是一次常规的三级战备演练,全营统一行动。演练内容是,某天,根据上级情报,敌有可能趁我不备对我边防某阵地发动突袭,为有力支援前线步兵,粉碎敌阴谋,全营在半小时内迅速进入炮阵地,进入三级战备状态。清晨时分,我们将大炮挂上牵引车,等到一声令下,大炮被缓缓地拖出了炮库,汽车驶出营区,顺着一条简易公路向连队设立在群山中的永久性炮阵地开去。车、炮已经用伪装网覆盖好,全副武装的我们,坐在车厢里观赏着外面的景色。边防的热带熔岩地貌,形成了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险峻山峰,几乎与地面垂直的山瘠上覆盖着一些植被与灌木,陡峭的山崖上有很多形态各异的溶洞,或大或小,黑黑的洞口透着神秘而诡异。高大的木棉树伫立在原野,伸展着的宽大树冠上,一树的木棉花绽放得鲜红耀眼。。。。。。车队转过一个山垭,就进入了连队的炮阵地。阵地设在一个三面环山的开阔地上,全连N门大炮,各有各的炮位,每个炮位都是已经用钢筋混泥土建好了的,炮位旁边有坚固的掩体和防空洞供人员躲藏,一旦需要,直接把炮推上炮位打开大架就可以发射了!这比在野战中要临时构筑炮阵地轻快省事很多。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按班长的指挥把大炮就位后,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幸好工作已基本结束,剩下的事情就是坐在工事里抽烟吹牛皮,等炊事班埋锅造饭。那时候边境已基本无战事,部队与敌在长期的军事对峙中已积累了一整套应付突发情况的办法,构筑永久性水泥工事就是其中一项,按大家的说法叫“一劳永逸”。所以,对于至少三个月一次的三级战备演练,在老兵们眼里简直就是玩游戏,早已经习惯轻轻松松就搞定。而我们这些没经历过这样场面的新兵蛋子,却对演练充满着紧张、新鲜和好奇,不时看看这里,摸摸那里,窜上跳下的,没一下停。在偶然抬头之际,我忽然看见前面不远有个身着迷彩的士兵正朝这边慢慢跑来,一个缠满着电线的“咕噜”跨在肩上,士兵一边跑一边不时地回头整理一下布下的电线,原来是个有线兵。部队野外作战、演习,要通过临时布设电话线来建立部队与部队之间的电话联系,这样的方式比用无线电台联系有保密性更好的优点,有线兵就是负责架线、布线的兵种,对士兵的体力、耐力和灵活性(攀爬电杆)要求很高,而在炮兵中,有线兵更是最辛苦的兵种。我们炮位后边不远处是连指挥所,士兵把电话线布过去要经过我们炮位,因为戴着作训帽,我并不能看不清他的脸,但却发现他的身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还没来得及多想,士兵已经来到跟前了,果然是军哥!汗水早已湿透了他的军服,黝黑的脸上沾满了灰尘与泥土,他不时地用衣袖擦去满头满脸的汗水,呼吸因为体力透支而显得有些急促,突然见到军哥,我顿时有种“久别见亲人”的激动!正要张嘴喊,他显然也看到了我,“龙!”一声呼唤,人已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将我伸出的双手握紧!两人见了面十分高兴,有太多的话想要说!他告诉,这次他是特意争取布营指挥所到二营这根线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有机会来看看我,看来的心思终于没有白费。因为任务还没完成,时间不允许我们交谈太久,我们只能是简短地相互鼓励了几句就分手了。军背上线继续向连部指挥所布线,目送他渐渐离去,我的心里涌动出一种暖暖的感动。

后来我改了行,从炮班调到连部当通讯员,跑营部就变成经常的事情了,有时也在军哥那里蹭餐饭,喝点小酒。总看到营部的那些老兵、新兵们与他混得贼熟,听得对他的评价最多的就是:“军这个人,稳重踏实、待人真诚,是个好兄弟!”退伍后,军与朋友合伙做生意,发了,有车有房,早已纳入成功人士范围。但每年八一,不管生意上怎么忙,他都会准时与我们这些同一年去当兵的退伍老兵们小聚,一同谈谈工作、家庭,一道回顾军旅生涯的酸甜苦辣。他说,当兵的历史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战友情对于我们这些当过兵的人来说,甚至是超越一切情感的,挣钱是很重要,但与战友之间的感情比较,那就太微不足道了。。。。。。这就是军哥,一个以稳重、热情和真诚而赢得友谊和尊重的“老者”。

本文内容于 2007-9-10 15:18:33 被尖锋时刻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