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还是在自取灭亡

82835921 收藏 1 41
导读:生存,还是在自取灭亡 **我心中的天堂** 静谧的风 缓缓流过,象恋人的发丝拂过我的脸 我只是静静的坐在哪,耳边是直升飞机的巨大旋翼声。 都说时间可以抚平一切,可一年的时间并没有丝毫减弱我心中的伤。 我选择了 参战,这个唯一一个 我也许还能发挥作用的地方。 我不愿意睁开眼睛,也不愿意理睬那些兴高彩列的 新兵。 他们往往是第一批 送死的炮灰,而我是不愿意和死人有过多交情的~~~~ 当直升飞机的 旋翼 停下来时,我听见了一个另外的声音:所有新

生存,还是在自取灭亡


**我心中的天堂**



静谧的风 缓缓流过,象恋人的发丝拂过我的脸


我只是静静的坐在哪,耳边是直升飞机的巨大旋翼声。


都说时间可以抚平一切,可一年的时间并没有丝毫减弱我心中的伤。


我选择了 参战,这个唯一一个 我也许还能发挥作用的地方。


我不愿意睁开眼睛,也不愿意理睬那些兴高彩列的 新兵。


他们往往是第一批 送死的炮灰,而我是不愿意和死人有过多交情的~~~~



当直升飞机的 旋翼 停下来时,我听见了一个另外的声音:所有新兵下机。


士兵列队~~~~


我睁开眼睛,看见了 在 HQ里 穿梭行进的士兵,操着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语言~~


随行的士兵 的眼中出现了 迷惑,这不是我们该为之战斗的对象


我并没有一丝一毫的疑惑,我们是雇佣兵,眼里只有钱。


我们的长官(我更喜欢称呼她为顾主),走了过来:“新兵报道”


嘹亮的声音 充满军人的荣誉感和自豪~~~


“今天开始,你们都是ANCA 的士兵了,你们每个人都是英雄,

希望你们为ANCA 而战,为荣誉而战...”


雇佣新兵们欢呼起来。“荣誉?”我疑惑的想到,“能让我换多少酒喝呢 ?”


“你的名字,士兵?”他的声音打碎了我的沉思.


我转过了神,"SK" 这个名字已经在我的记忆中尘封很久了,我不知道今天他怎么会又突然出现在我的嘴边


他抬头疑惑的看了下我,"我叫 YUTA-KO,欢迎你的加入"


"哇 这里的最高长官,最厉害的人物"几个新兵的窃窃私语让我又看了他一眼.最厉害的人物吗? 这个已经


不能引起我的丝毫兴趣了.


**************************************************************************************


酒馆的吵闹总是一成不变的,看着那些家伙大口大口的喝酒,很有上了战场上 就回不来的意思.


新兵们则是拼命的互相吹捧,仿佛他们是天下无敌一样 .


"水龙",我淡淡的叫了一个酒的名字,甚至懒的去看递酒给我的调酒师.


在这样的地方,只会破坏我的胃口~~~



直升飞机的旋翼声的离去 使我确定我身在战场,而不是在做梦.


没有了酒精的作用,新兵们紧紧的握紧手里的枪,大家都盯住我们的带队长官.


LUCKY,一个老兵,丰富的经验,他知道战争的残酷.他布置了今天的任务,敌人的一个小基地


只有4,5个人,大家松了口气,我们可有10多个人呢.


虽然他仍在安排任务,鼓励大家,但我从他眼里没看见一点轻松的感觉,我们的敌人恐怕很难缠.



队伍在丛林间慢慢**,声音简直可以媲美人猿泰山,我尽量和大部队保持距离,即不会被敌人包围,


也不会和队员聚在一起,而暴露我自己.



一声清脆的枪响,一声残嚎,一个士兵倒下了.


SNIPER,新兵开始大喊,原地卧倒,LUCKY 的眉毛拧的更紧了.


我不仅纳闷,新兵训练难道没教他们怎么分辨狙击子弹和流弹的区别吗 ?


单膝跪倒,等待重新整队,继续出发. LUCKY 看见了我,他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奇怪的色彩.


我意识到 我要倒霉了 ,果然 在他重新整队后,发布了命令:"有经验的人向前*拢,SK,担任尖兵"


我一边叹息一边向前走,刚才只是担心怕弄脏衣服而不趴在地上,一会恐怕弄脏衣服的是我的鲜血了.



KOEN 的基地慢慢展现在我面前,5个人,漫不精心的 瞧着我们这边.


如果说他们没听见我们的声音才是见鬼呢,有问题.我打出了停止前进的手势.


很显然,这个手势没有起到作用,几个新兵刚看见敌人,就紧张的开了枪.


KOEN 的士兵 迅速还击,但也立即撤退.


新兵们 以为他们得到了胜利,不顾一切冲了出去.


我已经开始考虑该怎么回去交代就我一个人活着回去的问题了.


轰~~~~~~~~~~


地雷爆炸后紧跟着士兵的残嚎,4个KOEN士兵从营地里冲了出来,对着已经稀稀落落的士兵开枪.


我无聊的看着,右边的树枝断裂声告诉我第5个士兵的目标是我.


我掉转了枪口,当他的表情 由不费一力杀一个人的欣喜变成惊奇继而变成恐惧时,我毫不客气的把


子弹送入他的胸膛,他的战法不错,可惜碰见了我.


又一声残叫把我拉回了 营地前的战斗,LUCKY 用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杀了一个家伙,也只剩他一个人了.


还有一个KOEN士兵,枪口对着他,我仿佛看见了LUCKY 眼里的绝望~~


枪响了,倒下的是哪个KOEN 的士兵,我想多一个人回去,我解释起来好解释,不会被当成逃兵受到处罚~~~


望着LUCKY 对我惊奇和感谢的眼光,我只说了一句:走吧~~



16名士兵出征,回去2人,残胜,我的生存第一战,我自嘲的想着 浑然不顾 LUCKY 踉跄的步伐~~~




----------------------------------------------

我是风中的精灵,伴你翱翔在空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