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哲 我只要头 三招而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13/




剑。


出剑了,明月道长几十年来第一次先出剑,会发出怎样的一剑呢?


明月道长出了剑,很简单很普通的一剑,只是轻轻地一划,从右上到左下轻轻地一划,没有丝毫的花样,朴实无华的一招。


就是这样一剑,很多人都出过这样的一剑,但没有哪一个人的哪一剑威力会大过这一剑,外人不会了解这一剑有多厉害,但是天孤知道,因为这一剑就是对他而发的。


明月道长的一剑划来,旁人看似普通的一剑,而只有天孤能感觉到剑上发出的剑气、利气、灵气、霸气、巧气、怪气。。。。。


还有多少气,怎么数不出来,只要少数一气,自己就会被漏掉的哪一气所击倒,还有奇气、鬼气、刹气,天孤又数出三气,还得数,已经数出九气,还有几气,必须数出来,可是怎么来得及,九气已到面前,再不出剑就必败无疑。


剑。



天孤也出了剑。


出剑的一刹那,天孤闭上了眼睛,唯有这样才能用心去数出还有多少气。精气、默气、神气、古气,竟然还有四气!明月道长一剑竟然发出一十三气!一十三气由一剑发出,天底下没有第二人能做到。


天孤既然已经数了出来,就已经可以破掉这一剑.


天孤刺出了自己的剑,很快的剑,但只刺出了九剑,为什么破掉一十三股剑气而只刺出九剑,因为明月道长的一十三股剑气被疾收了回去,天孤只来得及破掉灵气、霸气、巧气、怪气、鬼气、刹气、精气、默气、奇气九气, 而其余四气利气、剑气、古气、神气早已被明月道长收回,无从破起.


天孤一剑破掉明月道长发出的剑气,手中剑舞,随即反击.


天孤手中之剑陡然外翻,平空向明月道长劈了四剑,也是普普通通的剑招,没有虚华,没有变化,但各中精妙只有交手二人才可得知.


天孤的第一剑,平淡无奇,只是划出一道剑气,虽然又快又疾,但是轻易就可以被破掉;奇妙之处就在与天孤后发的三剑,第二剑更快,后发而将第一剑的剑气劈成两段,速度更快,一共三道剑气攻向明月道长;第三剑更更更快,竟然追上先发两剑,将先前的三道剑气再从中劈开,合以本身第三道剑气,一共七道剑气,方向,速度都大有改变;可是还有第四剑,竟然还可以发出第四剑,已经不可以用速度来形容了,几乎是瞬间七道剑气变成一十四道.加上最后的一道.一十五道剑气,方向、角度、速度、力道,无一相同,攻向明月道长.


四剑,一十五道剑气, 明月道长如何破?怎么破?


所有人都在看明月道长如何破解,如何出招.


明月道长也还了招,这也是天孤第一次被别人破了招,究竟是如何破掉这几乎是不可能破掉的一十五道剑气呢?


太极剑, 明月道长修炼了七十多年的太极剑,几十年未曾用过与人交手的太极剑.



圈.一个又圆又满的圈,明月道长只是用剑划了一个圈,一个圈就圈住了一十五道剑气,这不是普通的一个圈,这圈里有大圈、小圈、长圈、短圈、快圈、慢圈、正转的圈、反转的圈、大圈套小圈、长圈连短圈、快圈带慢圈、正圈顶反圈.没有人能数出一共有多少圈,总之,天孤发出的一十五道剑气被破掉了,如泥牛入海一般悄无声息了.


转瞬之间,天孤与明月道长各自攻出一招,又各自破掉对方的一招,两人打了一个平手.一招过后, 天孤与明月道长各自收剑,静气凝望对方.


谁会先出第二剑?决定胜负的一剑,两个人几乎从来就没有在比试中出过第二剑,没有人能在天孤的手下躲过第二剑,而从来也没有人能让明月道长出第二剑.


大家都在等,等着看天孤和明月道长的下一剑,没有人能猜出这将是怎么样的一剑,这一剑过后是否就能分出胜负,不知道,没有人知道,但每个人都想知道.


天孤也想知道,想知道的最好办法就是出招,自己不出招明月道长就也不会出招,这个道理很简单,于是天孤出了招,这是天孤最心爱的一招,因为这一招是用一个至爱的亲人的生命换来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天孤是不会出这一招的,每次想起这招的时候天孤独的心都会痛,甚至比挨上剑的对手还要痛.


天孤所发之剑,乃是昔日剑法第一高人“乱魔狂人”所创的诛神剑法三十七式中的最后一式,乱魔狂人自己创出这一招后,自己苦练三十年方始练成,张三丰张真人晚年曾见过此招,张真人沉思三日后吐出一句话"此招无人能破”.


这一剑天孤发了出去,就连天孤自己也不敢肯定自己是否能够控制住这一剑,当初学会这一剑之后,天孤就没有敢用过,就是练也只是在梦里练,在心里练.


明月道长也出了招,太极剑里最精华的一招,当年张真人张三丰仙去前不久传授给明月的最后的一招,实际上这一招已经和太极剑关系不大了 ,因为这一剑已经融入了两位绝世高手对剑的领悟;对人生的领悟;对自然的领悟.


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天孤和明月道长出的招,但每个人都说不出自己看见了什么,真的很难形容,也没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每个人看到的和旁人看到的都不一样,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看到的是最正确的一招,每个人都将自己看到的这一招记载下来,一辈一辈的往下传.


世界上美妙的事物往往是短暂和无法形容的,就好像天孤和明月道长出的招,几乎所有形容高明剑法的词语在这里都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实际上,也没有人能准确的形容出这交手的一剑,只有天孤和明月道长知道对方这一剑的威力.


也没有人知道天孤和明月道长谁输谁赢,纷纷的剑招过后,两人再次垂剑而立,相视而笑.



笑声中天孤先发了话:“太极剑不愧是天下第一剑,至柔至弱却又无坚能摧,和自然万物悄然一体,无缝无隙、无踪无际.无处不在又不在无处,顺应天地之规律.天某我今日终于见识到了剑法的最高境界,真是了却平生之愿.”


“什么天下第一剑,虚名而已,用剑的最高境界就是人剑一体,用人的感情来控制自己的剑,自己的喜怒哀乐可以通过自己的剑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用自己的剑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感,你的剑就是你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才是剑的最高境界,天施主之剑已经超过了“乱魔狂人”昔日之境界,今日老道我能见此一剑,也了却我一生宿愿,天施主你应该是这一剑最后的传人了,不会再有人会在这一剑上超过你,我学剑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有机会能和会此招之人一较高下,没想到今日得偿所原,痛快啊痛快啊,哈,哈.” 明月道长说到高兴之处忘情的大笑起来.



天孤待明月道长笑声过后,又接口说道:“今日天某来到武当,乃是中原之行最后一战,也是最令我震动的一战,虽然只与道长交手三招,但是武当太极剑的磅礴雄厚还是令我十分地震惊,一种剑法竟然可以达到如此之境界,若非亲眼所见,实在是难以相信,我练剑二十一年,自负已经窥得剑法之真髓,达到了剑法的最高境界,可经今日一战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明月道长笑着挥手说道:“剑法的最高境界其实也就是武学的最高境界,是和做人的最高境界紧紧相连的,做人的修为进一步则剑法进一步;但是反之,剑法进一步做人的修为则不一定会进一步,剑法的进步和自身的修为是相辅相成的,剑法可以靠勤学苦练达到顶峰,但做人的境界可是永无止境,如何将做人的道理融化到剑法中乃是我等练剑之人需要毕生求索的.”明月道长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今日你我二人之见,是我与天施主的第一次相见,也许也是最后的一次见面,今日之比试,不仅对天施主在精研剑法上大有帮助,对老道我也是大有裨益,但我的时日已经不多,要想在剑法上有更一步的提高已经是十分的艰难了,而天施主年轻日盛,对武学一道又似有天赐,应当不断精进,以期达到剑法乃至武学的最高无上境界.”


“道长此言折杀天某了,武当太极剑本就是天下第一等的剑法,加之道长多年修炼已经达到无上之境界,究竟什么是武学的最高境界?我不知道,但是能把剑法练到如此境界,当真是人剑一体,无缝无隙,就算不是武学的最高境界,我看也差不到那里去了.”天孤诚心地说道:


“天施主太抬举我武当一脉了,为武之道乃为自修之道,只要可以通过习武达到了解自然,领悟天地就可以了,又何需什么第一第二的虚名,倒是天施主你,以不惑之年龄竟然在武学上有如此之惊人造诣,真是令老道我叹为观止,不知天施主是否愿意屈驾小留我武当数日,你我二人也好可以进一步切磋一下。”


“如此也好,我也正想继续的和道长探究一下习武的心得,只是怕打扰道长的清修,未敢冒昧的说出口,承蒙道长的抬爱,但这次我来中原已经数月有余,离家许久,当下不便久留,未知道长是否愿意与在下秉烛夜谈一晚,明日一早天孤就可立即返回家乡?”


“一夜足以,一夜足以。”明月道长微笑着说道:“能和天施主这样聪慧之人交谈一夜,也是天大的奇缘了,老道可不敢妄求啊,哈,哈。”



“闲言少叙,这就有请天施主移驾后殿,稍做休息用点斋饭你我二人今晚一宿不眠,畅谈到天亮。”


“好,道长先请。”天孤伸手指向后殿。


明月道长微笑着对天孤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旁边的一位中年道士说道:“房云,代我招待一下四方来的英雄好汉,愿意留宿的就让他们在武当住上一宿,着急走的也让人家吃上一顿热饭喝上几壶暖茶,都是千里迢迢不辞辛苦大老远赶来的,可别怠慢了大家,我今晚要与天施主交流武学心得,来不及招待各位了,这一切全交与你打理了。”


“谨遵师命,徒儿记住了。”言毕房云深鞠一躬。


明月道长交代完毕,转身大步向后殿走去,天孤在明月道长身后一步内紧紧跟随,转眼间,两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只有几个随身的小道童快步的走向内殿,想是为了准备斋饭去了。


一场名动天下的比试就这样结束了。



有的人觉得看得不过瘾,是得,毕竟只有三招,跑了几千里的路就看了三招,确实会有的人觉得不值,但有的人就觉得值,因为他们是内行,是高手,他们可以从一招中就学到东西,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江湖里生存下去。


天孤的故事到这里几乎就是尾声了。


经此一战,天孤成了武林至尊的代名词,但天孤也从此再也未在中原露面,江湖中的人对天孤的身世还是如开始一般知之甚少,只是后来听说他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叫“斜佬”、二徒弟叫“覃开”仅此而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