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十四章、活捉谷寿夫

dontbb 收藏 5 1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URL] [内容简介] 望着吊在树杈上大量的新鲜牛、鹿、象肉,以及地上用雨林特有的宽大的野芭蕉叶盛着一块块煮熟和烧烤的象、野牛、鹿肉和七口英式铝制行军锅里窜出的肉香味,让小鬼子一个个暗中直吞口水,虽然个个已是人疲马惫,饥肠碌碌。但死要面子的日本兵,在没有得到命令前,只好在义勇军面前硬撑着。 [U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武元甲少将派数路特种兵深入原始丛林剿日,让本已粮尽弹绝的谷寿夫残部雪上加霜。不到一周小鬼子损失了300多人。


谷寿夫频频告急,让倭寇第十五军司令官饭田祥二郎寝食不安,正面战场双方进入了相持阶段。加上日軍新败,近期想杀开一条血道,去救谷寿夫根本不能。心急如焚的饭田祥二郎两眼盯着敌我态势军用地图,目光死死落在身陷敌后的谷寿夫残部大致所在位置,一动也不动。整个第十五军司令部內鸦雀无声。所有小鬼子都在小心翼翼地做事,生怕自己触了饭田祥二的霉头。


第十五军参谋长津渡悄悄来到饭田祥二身后道;“司令官阁下,救谷寿夫部我们不妨换个思略路。”


“津渡君,有何高见,不妨直说!” 饭田祥二愣了一下,他知道足智多谋的参谋长一旦有好的主意,喜欢拐弯抹角。


津渡指着正面敌人防线两侧延绵百里的崇山峻岭道;“我就不信敌人连这些地方,也全部防守得滴水不漏。大可让谷寿夫部伺机逃过来。”


“这些地方全是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没有向导谷寿夫部是走不出来的。何况有忠于盟国的缅甸抗日武装活动。一旦被他们发现。引来中国远征軍或特种兵,谷寿夫部就彻底完了。” 饭田祥二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否决了。


“没有当地缅甸人作向导,谷寿夫部是走不出来。但这事我们可求助昂山将軍邦忙,何况在这些地方也有他们的独立义勇军在活动。” 津渡心有成竹地道。


“不错,是个好办法!你赶快去找昂山将軍。” 愁眉苦脸的饭田祥二一听,脸上马上绽开了笑容。


“是,司令官阁下。” 得意洋洋的津渡马上转身离去。剩下的饭田祥二喃喃自语;“我怎么就忘了昂山将軍。忘了自己资助和派人训练出来的缅甸独立义勇军。”


历史上,缅甸国内有很多反对英国殖民政府、希望缅甸独立的人士,其中著名的革命家昂山。他在抗日战争前曾在日本组织和训练缅甸独立义勇军,因此对日本持一定的好感。他在抗日战争中配合日军作战,打击英军。也是失去民心的英军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然后在日军的支持下宣布缅甸从英国独立。然而,他在利用日本人的支持得到独立后,政策却出现了大转变,开始支持中、美、英的同盟国一方,并反攻日军。



连日阴雨使整个皮尤河西岸的崇山峻岭郁郁葱葱,空气中饱含的水份决定了这段日子,晚上奇寒刺骨,白天酷热难耐。让水土不服的中、英、日三国官兵吃尽了苦头。特别是粮尽弹绝、缺医少药的谷寿夫残部更惨,部下锐减到不足二千人。不过让谷寿夫和部下高兴的是;司令官饭田祥二郎已派缅甸独立义勇军来救自己。而中国特种兵这几天,大概是因为天气缘故,似乎消声隐迹了,谷寿夫马上命残部利用阴雨天气,悄悄向皮尤河西岸义勇军基地靠拢。


陡峭的山坡长满茂密的森林,合抱粗的大树比比皆是,遮天蔽日,厚厚的落叶层提供了充足的养分,杂草灌木疯狂生长,高可没人。人在草中,咫尺之外不辨南北。一支约300余人的缅人武装和一个小队的日軍在林中穿行,缅人部队武器装备五花八门,除了这次日軍小分队赠送的20来支三八大盖和二挺歪脖子机关枪外,最多的是英式武器装备,这些都是他们自己从英军溃兵们手中夺来的。这是缅甸独立义勇军第一游击大队司令德钦丹东的部队,德钦丹东这支由当地缅人组成的武装,对四周地形了如指掌,在这荒无人烟的原始丛林中宛如龙在大海。


“德钦丹东司令,此去象吼岭还有多远?” 倭寇第十五军情报课课长横渡少佐虽然经过严格训练,但在这晚上奇寒刺骨,白天酷热难耐,又高湿度的丛林中走了一天一夜,他早已精疲力竭。


“快到了,你看那就是。”德钦丹东指着前面一座植被更茂盛的山峰道。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又走了差不多3个小吋,部队终于到了象吼岭,横渡少佐最也坚持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一棵被大象拆倒的死树上。德钦丹东刚想下令;全体休息。一个义勇军小头目兴奋地跑来报告道;“前面的山口太君、义勇军小分队和谷寿夫师团长部前锋胜利会师了。”


横渡少佐一听欣喜若狂,象吃了兴奋剂一样从地上蹦起来,对德钦丹东道;“德钦丹东司令,我们去迎接谷寿夫师团长。”


“慢!谷寿夫师团长他们一定又累又饿,我们先去找一些吃的,否则没有体力他们很难穿过封锁线。” 德钦丹东摇了摇头道。


横渡少佐见德钦丹东想得很周到,也没有反对,俩人商议一番后,最后决定由横渡少佐帶一个班的义勇军去迎谷寿夫,熟习地形的德钦丹东帶义勇军第一游击大队主力去狩猎。


下午1点,天空中雨住了,大阳也很难得地钻出了渐渐散去的云层。狩猎的德钦丹东他们也大获丰收,不但猎到二头野牛,三头鹿,还用机关枪打死了一头孤零零的大雄象。便在象吼岭一个隐蔽处熟练地挖灶升火,用八口英式铝制行军锅大熬刎下的象和野牛、鹿骨汤。


下午3点,早已吃饭喝足的义勇军们,大部分人还在篝火上,为马上就要过来的小鬼子烤肉,同时还一少部分人用竹子做盛汤的小竹筒。


下午4点,一个负责放悄的义勇军小头目兴奋地跑来报告道;“德钦丹东司令,小鬼子谷寿夫部来了。”


德钦丹东来到山前,顺着小头目手指的方向举起望远镜看去,很快发现了日军,丛林中,只见军帽四处攒动,酷似童话森林里的朵朵蘑菇。德钦丹东粗粗估算了一下差不多有二千人左右。


下午4点40分,一身将军服破烂不勘的谷寿夫,率一群軍装同样破破烂烂的叫花兵,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出现在义勇军第一游击大队面前。打头的谷寿夫和德钦丹东握手了……


望着吊在树杈上大量的新鲜牛、鹿、象肉,以及地上用雨林特有的宽大的野芭蕉叶盛着一块块煮熟和烧烤的象、野牛、鹿肉和七口英式铝制行军锅里窜出的肉香味,让小鬼子一个个暗中直吞口水,虽然个个已是人疲马惫,饥肠碌碌。但死要面子的日本兵,在没有得到命令前,只好在义勇军面前硬撑着。


“师团长,让太君们赶快吃点东西,我们好迅速穿过封锁线。” 德钦丹东笑着对谷寿夫道。


摆完谱的谷寿夫点了点头,对卫队长荻原道:“你去传令,派些人警戒外,其余的人排队开餐。”


“慢!” 荻原刚想去传命,被德钦丹东制止了,他笑着对谷寿夫道;“此地不宜久留,您所有太君和迎接你们的弟兄吃点东西。休息一下,警戒的事有我的义勇军就可以了。”谷寿夫迟疑了一下。德钦丹东不悦地道:“太君不相信我义勇军。”


狡猾的谷寿夫本来就不放心义勇军,但被德钦丹东一挤兑,无奈之下只好对卫队长荻原道:“就按德钦丹东司令的命令执行,让所有部队赶快吃东西,块吃快走。”


荻原传令后,德钦丹东让副手去安排警戒的事,自己陪着谷寿夫和卫队长荻原等日軍第六师团残存的10多个高级将佐来到一个隐蔽处。地上吃的和士兵们吃的差不多。但宾主站定后,德钦丹东让警卫员拿来五瓶英国洋酒。他对谷寿夫和卫队长荻原等日軍高级将佐道;“荒山野岭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各位皇軍,这是我义勇军获缴的几瓶英国佬洋酒,大家尝尝。”


谷寿夫和卫队长荻原也算是见多识广之辈,从商标看出,德钦丹东拿出的洋酒,是英国众多威士忌中,一个最好的品牌----苏格兰王,日軍第六师团曾从英军手上获缴的过一些这种英国洋酒。不过对谷寿夫和卫队长荻原来说,义勇军与英军作对是最重要的。开始还有点不放心的谷寿夫,闻言后,喧宾夺主、他放心大胆地举起手中的竹筒﹙酒杯﹚对德钦丹东道:“我在此借花献佛,代表皇軍第六师团全体官兵,感谢德钦丹东司令和缅甸独立义勇军第一游击大队援手、热情款待。为缅甸独立,为整个亚州人民摆脱白人的殖民统治,大东亚共荣,请大家干杯。”


德钦丹东司令回敬了一杯后,对谷寿夫问道:“师团长,我们听说中国特种兵枪王也死在贵軍手上,不知是真是假?”


这可是第六师团残部在丛林战中最露脸的一件事,谷寿夫示意后,卫队长荻原喝了一口酒,马上添油加醋讲述自己如何与枪王温迪成斗智斗勇,最后大获全胜的精彩战斗场面。


“荻原太君,真乃盖世英雄。我敬你一杯。”德钦丹东听完后,端起竹酒筒,单独敬了卫队长荻原一杯。


酒巡三遍,谷寿夫等日軍高级将佐突然感到不胜酒力,先后栽倒在地,内功深厚的卫队长荻原心想:按酒量,这点洋酒应该不会……他心中一惊,突感事态不妙,多喝了一杯的他,抬头见德钦丹东和他的警卫员笑得很古怪。知道上当了。伸手去摸枪,但被德钦丹东身手敏捷的警卫员卸了,头重脚轻的卫队长荻原不甘地指着德钦丹东怒骂道;“八格,你卑痞无耻,在酒中……下……下毒。”仍后也栽倒在地。还没有完全失去知觉的荻原模模糊糊听到德钦丹东赞道:“蓝连长,你们中国的蒙汗药真厉害。”


警卫员打扮的蓝宝成无不自豪地道:“那当然,这玩意宋朝就非常流行了。”




谷寿夫一个激棱,被冷冰冰的溪水泼醒,他抬头一看;四周除了德钦丹东的义勇军第一游击大队,还有第六师团死对头-------上千名全副武装虎视眈眈的中国特种兵。自己和所有第六师团残部及横渡少佐的援救小分队全被五花大綁,十人一组串联成起来。谷寿夫心中暗自长叹一声“完了”,愤怒的他恶狠狠地盯着德钦丹东骂道;“白人走狗,东亚叛徒!”


德钦丹东愤怒地反驳道:“日本人进入缅甸后,口中喊着解放缅甸人民,大东亚共荣。实际上在占领区实行殖民统治。烧、杀、抢、奸淫、吃人肉无恶不作。”他停顿了一下又道:“除了欺负手无寸铁的百姓,在战场你们也不是何总司令的对手,日本失败是迟早的事,缅甸最终独立靠盟国,靠友邻中国,靠何总司令,靠我们缅甸人民自己。”


谷寿夫被驳哑口无言,作为一个长期在一线作战高级将领,他也清楚日军灭不了日渐强大的中国,迟早会败在中、美、英等同盟国手中,灰心丧气的谷寿夫沮喪地垂下了头。


武元甲少将命令;部队押解月日俘出山,同时将所有获缴的日军武器装备赠送给缅甸独立义勇军。


心头不服的小鬼子异種兵大多数赖在地上不动,七嘴八舌骂;德钦丹东缅甸独立义勇军和中国特种兵用蒙汗药,卑痞下流,胜之不武。其中卫队长荻原更是破口大骂。


蓝宝成走到荻原面前不屑一顾地用日语大声讥笑道;“荻原,我知道你不服,但第六师团数千人,面对我12个特种兵,连几百英俘都看不住,你还嚣张什么?枪王温迪成一杆枪击毙日军63人,打得你一千多追兵满地找牙,草木皆兵。一对一你早死在枪王温迪成枪下,你刚才还好意思在老子面前瞎吹。”


荻原和所有鬼子俘虏一时语塞,但他们还是赖在地上不动。蓝宝成冷笑一声,一挥手,身边两个报仇心切的特种兵早已按捺不住,马上扑了上去。将身高马大的荻原从一排鬼子俘虏中解下来,一左一右将他拖到俘虏队伍前,其中一人喝令荻原:“跪下!”


五花大綁頑固的荻原站在那一动不动,怒视着两个特种兵。


见杀害战友的凶手,到了此时此刻还如此嚣张,其中一个特种兵大怒从身上拨出手枪;“砰、砰”两枪,两个膝盖骨被打碎的荻原应声跪倒……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眼露寒光的蓝宝成从一个战士手中接过缴获的荻原的指挥刀,来到荻原的身后,猛地大吼一声挥动雪亮的日本指挥刀,一道寒光划过,五花大綁的荻原人头在地上滚了几下,足足滚出一丈多地,污血溅在附近几个俘虏们脸上、身上……


小鬼子不怕死,但日军最怕砍头,日本人有一种信仰:认为人的肉体上,鼻子、耳朵、胳膊、大腿、甚至小弟弟失去了都无所谓,可是不能失去整个头颅。因为那样,来世就再也不能投胎做人,只好去做石头或爬虫动物之类了。精通日语的蓝宝成与小鬼子交道打多了,也深知这一点。他砍了荻原的头,起到了杀一儆百的目的。二千多个战战兢兢的小鬼子俘虏在师团长谷寿夫帶领下终于陆陆续续站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