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评论:中国今非昔比!日本你觉悟吧!转

拯救世人 收藏 7 616

欧洲评论:中国目前针对日本的新关系与策略来看,中国并没有从以往早期中日“亲密时代”的梦幻中觉醒出来。


对于日中关系的发展,美国康斯坦丁大学亚洲关系研究学者马克·安德纽斯博士说:中国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末期,日中关系出现了一段十分亲密友善的往来。72-78年之间,日中在政府以及民间多种技术交流上,文化传播上,都是十分紧密的。这种关系在当时的日本政府看来,甚至某种程度上,完全超越了美日当时的界定关系。


欧洲评论:日本在中国最初的发展时期做到了他作为一个“悔改的”领国应该做的一切。日本在70-78年之间,先后多次对华低息或者无偿输出扶植中国发展贷款。技术层面上,当时日本国并没有对华采取得任何的技术限制。中国从日本那里学习了很多关于早期制造研发精密机床与加工工艺的改进方法。


而在中国进入80年的改革时期,日本是首批对华投资关系最大的国家。也是由于与此,日本的投资带给了中国人当时急需从封闭依旧的经济格局中,走向世界的机会。而在这个领域里,日本的对华工作成就,远远超越了中国人一贯看作“亲人”的台湾人。而日本在1980年初期的在华投资力度,就是已经是当时世界在华投资总和的1.5倍。因此,中国遗留下“日本是中国改革的启蒙”的最大帮助者。但是同时也是中国改革经济最大受益国。


而中国的“血肉亲属”台湾人最早期的投资者,则是1982年前后,才转到日本前往中国大陆的。因此,这也界定了中国早期与中后期领导人在经济观点的对于日本的看重。而且,中国教育界,学术界,技术科学界,在这个时期与日本的紧密交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对于中国人的本身本质来说,这是一个“开朗豁达”的民族。他们多年奉行的信条是“相逢一笑闵恩仇”的淡忘式概念。因此,这使得80-90年初期的大批中国人,其中包括中共高级官员,普通市民,对于日本当时的态度,报以了十分友善的看法。在中国这个具有古老的沿袭社会的发展中,他无疑对于日本与中国关系今后的发展,起到了严重影响。


而中国在改革初期采取得那种“不要面子只要票子”的纯粹务实主义思维,使得中国人对于很多中日关系的遗留问题,都是在淡忘与遗忘之中。80年代的日本国是中国青年人留学的向往之地,东京都大学教学历史研究课小村啄野次郎说:日本与中国那个时期,非常的亲密与友好。我们大学每年接待至少来自中国的大陆留学生7-8万。听起来数字并不多,但是你要知道那个时代距今已经是20年前了。


欧洲评论:在这种遗留亲密的感召之下,不少目前身居中国国家高端职位的首要人物都是曾经有过在那个时期与日本亲密交往过得经历与感情。因此,导致中国在90年代中后期,出现的强烈的国家民族主义萌动时期的,被压制。随后,日本关系随着日本右翼思潮在国内的不断升温,加之中国境内民族主义思潮的不断崛起,因此,导致了两国出现了2000年以后多次激烈的矛盾冲突。


而此时的中国,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中国了。他的国力与军事实力,也远非那个时期可能比拟。但是,中国人的思维模式是世界上十分独特的民族。保留与革新成为了中国人2股思潮的分离。因此中国国内出现了有新时代民族主义象征的“革新派”与传统意义思潮的保守派的区别。对于保守派来说,他们始终认为日本并不是举国都在“右倾”即右翼主义化。而是极少数人。在他们内心中,却十分难以抹杀20年前中日亲密时代的遗留景象。


他们是致力建设恢复日中新时期友善交往的主力派别。他们主要是部分中共中高级官员,大学教授,科技与经济专家。以及一些那个时代经历过日中亲密阶段的普通中国人。可以说这部分人的数量虽然不多,但是,他们占据目前中国社会主流渠道与掌控权力的主要力量。是具有社会与官方主导发言权力的所谓权势派。


而中国的革新派,主要分为两种,其中一种是中国最具有民族主义思维的民族革新派,他们是很多是极具普通的中国人。这是一批在中国经历了20年的改革以后的阵痛,觉醒起来的新一派势力。他们的群体可以说数量庞大。在2000-2004年中国经历了3次反日高潮中,遍及中国大地最普遍的就是这个派别的人们。至少3-5亿的高数人群。但是,他们往往都是目前中国社会最低层的普通人组成。即煤油研究的学术权威也没有官方发言权利的渠道特点。他们只能做的就是以“群众化大示威”模式来发泄自己于对于日本右翼政府的不满。



在中国目前的社会中,他们大多数中被称作“弱势群体”。即没有任何学术与官方背景的纯粹民间。但是,他们是中国民间运动的主流思潮。在中国浩荡14亿人口中,占据了其中的1/3的,因此他们所施加的压力,在目前的新时代中国执政领导看来,会被看作难以忽视的“群众呼声”。而他们中最大的主流是中国目前在校与刚刚毕业的大学院校学生。


最后一种新时代所谓革新派,可以说算不上一个派别,他们是一些深受了来自西方思潮影响的中国人。以这种影响在他们看来似乎可以在中国社会内区别与普通人,来代表与印证了他们的存在价值与社会地位。甚至在中国境内是一种被称作“小资”的阶层化概念。因此,身处这个阶层,或者想要进入这个阶层。就必须是一个主要前提,你!必须抛弃中国一切的传统。积极吸纳西方任何东西,包含物质与价值观念。同时你还要对于中国以往的传统化教育宣传,猛烈抨击。但是,这样的人无论与在西方社会,还是中国社会中,他们的社会价值与学术资深,价值,都是几乎为0。在法国中国的很多华人依旧按照自己的传统中国大陆模式去过节。生活。在美国也是如此。他们具有接受美国文化的一面,同时又是据有了保留中国传统的特点。只有那些根本无法旅居海外,却十分向往海外的中国人,他们在本身不多几次的出国经历中,模仿西方社会价值观念,以获得“先进派”的称谓或者被很多普通社会阶层人民所看重。而存在这种现象,主要是目前西方社会采取得针对带有对于华人的歧视特性的一系列华人来此的限制。导致的。以及中国境内目前还不是很发达的对外民间普通人的获得外界信息手段。而当一旦中国随着改革持续。中国社会必将与西方主流社会一样,将这样的所谓“革新派中国人”所摒弃


从上面的分析,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中国政府至今还在保留着最后一丝给予日本能够自主觉醒革新的希望。这种希望除了给予日本同时也是给予中国“保守派”的一次转变过程。并且,目前中国在加强以“导师-学生”这样遗传式的中国特有的模式,来试图完善的化解革新派中最大主流群体--大专院校的学生。而日本政府在安培进三刚刚上任之际,就此对表示最有兴趣的支持。而采取暴力手段来阻压民意,是目前中国政府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对于日本分析就简单很多了。日本由于遭受了严重的97风暴,导致国内经济一度持续下滑。因此,在这个时期是日本右翼萌芽最丰满成长的时期。对于中国日本也是分为两个不同派别。旨在对中国进行亲善的“友好温和派”何以“严厉打击对抗”的强硬派。前者是依旧在日中亲密时期一流下来的。后者则是大多带有前日本军事帝国时期的遗风。


但是,日本自认为对于中国在早期建立了良好与深厚的“亲密外交友谊”,虽然在后期动作上,会有所伤害。但是,日本看来,这种伤害不至于把中日关系破坏到极限。而无法收拾。因为日本认为中国至少在今后20-30年内,依旧可以继续保持与延续一大批“深爱日本”的主流阶层。在这个阶层影响力度下,虽然日本可以再一次以最大伤害,打击中国人,但是在随后几句“诚恳”道歉中,这些阶层会起到对于中国政府的“有效影响”从而可以马上恢复到事件发生之初。因此日本虽然表示反对小泉的右翼外交,但是,依旧延续了他的加强美日安保,打击阻截中国的协议。


日中两国家,是一对都是十分变态化的民族。一个十分愿意以各种形式,各种手段,在各个时期,对另一方进行肆意的伤害。而却致力于在口头进行道歉。而另一个是却在任何时候遭受最大耻辱以后,反而更加贴近赐予自己的最大耻辱的对手。


但是,日本这样的思维,会走到多远?中国社会最大的承受底层在急速缩减。目前日中亲善关系已经发展到了从3岁幼儿开始了。这难道不是日本应该感到警觉的问题吗?在日中亲善交往中,10-5岁阶段中国孩子,大多对日报有极端厌恶与仇恨。而18-25岁之间中国孩子对于日本“坏”理解要多于好!


虽然中国教育界自今后每年举办1-3次中日青年,少年“亲善”交流会,而且日本教育界为此进行了慷慨资助。而这项旨在20年后,日本与中国下一代人中“闵恩仇”的行动会不会遭受来自中国上一代人影响?而日本如此的坐视下去的,“日中亲善老本”究竟还剩下多少是真实存在的?应该到了值得日本思考的时候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