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北星历险记之饭铺·女孩·两钱

北_星_之_光 收藏 24 126

北星行记之饭铺·女孩·两钱


欣欣然学社/北_星_之_光



立秋后快一个月了,这几天的天气却似乎又热起来了,尤其是午时前后,行路的人,更是感觉到酷热难耐。


该歇歇脚了,从清晨到现在,赶了近四十里的路。


人到还算是精神,可是,那匹瘦弱的老马,却要让它歇歇了,老马,努力跟上主人的脚步,但还是越来越没精打采,低着头,拖沓着蹄子,呼呼的热气喷在北星挽起裤腿的小腿肚上。


中午很热了,但终究立秋了,清晨还是需要穿长衫了。太阳起来后,北星把长衫提起,掖在腰带中,后来,连裤腿都卷起了,顾不得读书人的斯文,行路的人,那管那么多呢?






路旁有个小饭铺,饭铺门前杂七杂八停着行贩的车辆、几棵树上都寄着马匹,门口两眼土灶,支着两口大汤锅,正腾腾冒着热气。


面条或者水饺,两钱一大碗,在暑热的时节,对贩夫走卒、对那些社会底层的百姓们而言,还有什么比这两样更好的午饭呢?汤汤水水,既解渴又充饥。汤是免费大量供应的,这些粗俗而容易满足的行路的人,还可以和老板娘开一两句半荤半素的玩笑,再加上一钱一碗的水酒,一上午的辛劳就全部忘怀了。


北星找了个荫凉的地方,小心地把老马拴在树上,放下裤腿和长衫,踱进饭铺。


一家三口,女儿,一个十七八的女孩子,在柜台上收钱,女孩的爹爹在灶台前煮面,女孩的娘端着托盘,不停地送饭给客人,收走客人吃完的碗,间或回应这些粗俗汉子的玩笑:都是老主顾了,彼此熟到象一家人,那一瞬间,北星很羡慕这些辛劳而快乐的人们,不,或许不是一瞬间,而是经常,看到这样劳碌而快乐的下层百姓,北星就觉得亲切,不止一次的想,自己如此过下半辈子,倒也是很惬意的人生,然而,这只能是念头而已,作为读书人,北星是无法过那样的生活的,而他的敌人们——韦月牛力高势力集团——也不会让他过那样的生活的,他们,是不会轻易相信他、也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事实上,最近几年来,自从北星逐步展露头角以来,韦月他们是一直想除掉他的。


饭铺很小,地面上却很干净,五张桌子,最里边的一张桌子四周是椅子,其余四张桌子边上全是长条板凳,椅子是给有身份的人准备的,虽然真正有身份的人不会光临这种小店,但也有一些地方上的富户、读书人来这里。北星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在板凳上。


坐了一会,嗓子里干的冒烟,却不见店家来招呼,于是北星抬头四处张望,原来这里的客人都是进门时大声喊着面条或是水饺、一碗酒或是两碗酒以及下酒菜。下酒菜很简单,都是店家自制的,客人要的最多的是盐花生、水煮豆之类的,而小店最好的也是只有烤鸭、红烧鱼,这些脚力汉不会点的。


北星站起来,踱到柜台前,轻声说,来两钱的水饺,给我的马一钱的料。


女孩笑着,北星拘谨起来,赶快回去坐下,不过,这次,他向着那个女孩坐了。


刚进门的时候,北星就注意到了,那个女孩真象京城最红的歌舞伎周敏惠啊,尤其是侧着脸笑着的时候,简直是同一个人。






如今,即使在太学里,谈论歌舞伎也不是一种羞耻,而是一种炫耀,但作为读书人,北星是反对这样子的,自然也没有去过勾栏,只是听说的多了,看了善于丹青的庄见的描绘,又在街上遇到过。


阳春三月,太学教授,北星最敬重的老师,又木先生,带着学生们郊游。一群年轻的学子,簇拥着一个正直而严肃的老学究,走过京城最繁华的大街,很是能吸引路人的目光——平日里,太学是严禁学子出门的,尽管是禁而不止。


就在那样的日子,在嘈杂的人群中,一乘小轿,停在驻足观望的人群中,显得那样鹤立鸡群。


小轿的帘子是微微撩起的,庄见北星耳边轻声说:北星兄,那就是周敏惠的轿子啊。北星这才抬起头来,向人群望去,看到了那乘小轿。


北星的目光到处,小轿的帘子似乎撩得更高了,在那一刻,北星真惊叹世间竟有如此的女子,庄见的画,只画出了周敏惠的形,她的神,却连十分之一都没画到,而在那一刻,北星似乎感觉到,周敏惠看到他的时候,眸子更亮了,亮的犹如冬日洁净的夜空里的星星,那种没有月的夜空里在闪耀的星星。(待续)其他近作:一点感觉,一丝想象……



本文内容于 2007-9-10 12:48:21 被北_星_之_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