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透支

cfhw 收藏 0 154
导读: 作者: 劳伦斯•萨默斯 译者: 王荣军 (原载于《外交政策》2004年七/八月号)版权信息 作者简介 正文 2001年离开华盛顿后,我并未超脱非议或政争。但在过去三年里,美国的财政赤字和美元的波动都不是我所主要关注的问题。做财政部长时,我认识到世界经济依赖美国经济,而美国经济依赖消费者,消费者依赖股票市场,股票市场则越来越依赖于30至40个股票。我还曾指出,我们需要恐惧的主要是缺乏恐惧感,而世界经济的航程不能仅依靠美国这一个发动机。 我做财政部长时所认识到的某些问题现


作者: 劳伦斯•萨默斯

译者: 王荣军

(原载于《外交政策》2004年七/八月号)版权信息 作者简介


正文


2001年离开华盛顿后,我并未超脱非议或政争。但在过去三年里,美国的财政赤字和美元的波动都不是我所主要关注的问题。做财政部长时,我认识到世界经济依赖美国经济,而美国经济依赖消费者,消费者依赖股票市场,股票市场则越来越依赖于30至40个股票。我还曾指出,我们需要恐惧的主要是缺乏恐惧感,而世界经济的航程不能仅依靠美国这一个发动机。


我做财政部长时所认识到的某些问题现在依然是存在的。实际上,世界比那时更依赖单一的美国发动机。不幸的是,缺乏恐惧感已不再是我们最大的问题。当前的美国经济形势及其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中有许多问题都应当引起我们的关注。


对美国经济来说,全球化一直是一种福音,但美国对花钱的痴迷如今可能损害全球经济的这种良性循环。从经济上来说,美国比过去几十年都更加居于核心地位,但它比世界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借的债都多。在许多方面,世界经济都更加依赖那台冒着浓烟运转的美国发动机。除非能得到控制,否则美国的储蓄危机就将成为全世界的问题。


国民总借贷是美国的支出(如购买进口品、基础设施和存货投资、以及政府预算赤字)和美国的储蓄(私人储蓄和政府的任何一点预算盈余之和)的差额。经济学家称之为经常帐户平衡。对美国经济来说,这个数字如今是个令人吃惊的巨额赤字:约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5%。


更令人担心的是当前这种不平衡的性质。经常帐户赤字的增加什么时候应当引起我们的关注、什么时候不需要太多的警惕,要确定这一点是有传统标准的。比如,如果是用来为生产输往国外的产品的产业融资,经常帐户赤字就是相对可以被容忍的。但美国的经常帐户赤字越来越多地是为消费和那些并不生产用于国际贸易的货物的部门如房地产融资。投资于美国债务的人的特点也在发生变化——向更坏的方向变化。在美国经常项目赤字中,较难预测、有着更多不确定动机的短期投资者提供的资金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这些变化都是应当引起警惕的信号,美国的支出即将进入一个关键性阶段。


今天的储蓄危机是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以一种最不可思议的方式共同促成的。多年来,私人储蓄率一直在下降。与前人相比,现在的美国人似乎更愿意消费而不是储蓄。美国人每年的储蓄只占国民收入的1.3%,这是二战结束以来最低的水平。不过,政府的预算赤字是罪魁。联邦预算赤字现在已吞噬了经济中其他部门所创造盈余的四分之三。到目前为止,美国公众还没有对有关合理预算的政治斗争表现出太多的关注,不管是有关税收方面的还是有关支出方面的。对国家金融脆弱性的关注曾是1992年大选的特点之一,遗憾的是,这种关注似乎已经减弱,尽管现在国家金融的脆弱性比那时更加严重。仅仅几年之间,美国人就看着政府预算令人困惑地从创纪录的盈余变成了创纪录的赤字。在害怕恐怖主义的政治气氛笼罩之下,公众认为今后再着手减少金融脆弱性的想法是可以原谅的。但美国的领导人再不能以此为借口了。


*财政上有保障的摧毁*


如果储蓄枯竭看来只是一种暂时性现象的话,也就不那么令人担心了。不幸的是,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美国公众会很快地变得节俭些。而在政府方面,即将到来的婴儿潮一代退休以及预计会出现的医疗保健和社会保障开支猛涨,意味着政府将难以削减支出。而大幅增税显然会在政治上自讨苦吃。


储蓄缺口的后果不久就会显现出来。由于美国不储蓄,美国人就没有使自己的资金充分发挥作用。来自其他本很有价值的商业和技术投资的回报最终越来越多地落入非美国人的手中。其中亚洲各新兴经济体特别热衷于通过大肆购买美国国库券来积攒对美国的债权,这在很大程度上就象几个世纪以前欧洲各国聚敛黄金。有关美国对外国能源的依赖已经谈论得很多,但美国对外国现金的依赖甚至更令人烦恼。实际上,把美国货币和证券藏在它们的银行的那些国家也掌握着美国的繁荣。这种前景应当会使美国人感到不安。


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债务国,这总有些不对劲。确实,为这个超级大国的支出狂热买单的外国政府和投资者并不想突然抛售其美元储备来使美国经济破产。因为随之而来的金融危机也会严重损害它们自身的经济。可是,已经摆脱了冷战时军事恐怖平衡的美国,如果能够避免,就不应当轻易地接受这种新版的相互确保的摧毁。


即使先不考虑金融末日的前景,美国经济独一无二的重要地位也意味着它的债务负担可以用不太明显但仍非常具有破坏性的方式转嫁出口。首先,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体的低国民储蓄率可能会加剧发展中国家的资本外逃。尽管在发展中世界的许多地方,治理问题是这种外逃的主要原因,但美国对投资贪得无厌的胃口仍消耗了本可能最终留在最需要它们的地方的资本。问题还不止于此。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2004年1月的一份报告中所警告的,如果美国公共债务比率继续上升,各发达工业国家的实际利率将会平均上升0.5到1个百分点。而高利率反过来又会减少全球投资。


*保护主义,恰逢其时*


如果美国以一种错误的态度起而应对其金融上的脆弱,结果将是令人厌憎的保护主义的兴盛,而它将迅速扩散到全世界。从历史上看,强大的保护主义压力总是伴随着美国对外国资本的严重依赖。想想贸易和财政双赤字的80年代早期和中期保护主义的加强、或是90年代早期美国的低储蓄以及经常帐户赤字的上升激起人们对日本警觉的时候吧。不管是从绝对还是相对意义来就,今天的经常项目赤字都要大得多。


某种旷日持久、具负面影响的努力也许即将开始,它要使过去几十年的全球经济自由化进程倒退。不幸的是,年轻一代美国人——未来不得不直面这些的人——的相当大部分的道德和智力能量都被引向反对全球化的方向。这种倾向的出现往往是因为对环境、文化和公平的关注,这与传统经济保护主义者的动因大不相同。但反全球化情绪的结果可能只会加强那些试图重新筑起经济高墙的人的力量。而对经济学家来说,最可能达成共识的看法之一,就是保护主义会损害经济繁荣。关税和其他措施的增加会对较贫穷的国家造成最残酷的打击,而富裕国家同样也会遭受损失。


要走出目前的金融困境需要在几个方面采取小心谨慎的政策。一种更加理性的财政政策显然是起点。在一个预期人均寿命延长、医疗成本剧增而政府福利减少的时代,美国政府还可以采取更多的措施来提醒公民们认识低私人储蓄率的危险性。和所有的负债者一样,美国也需要债主们的帮助。不管怎样看待伊拉克战争或一般意义上的近期美国外交政策,大家必须就重建华盛顿与外国政府的默契的重要性达成共识。


明年1月就职的这届政府必须说服债主们,世界上唯一一个超级大国如果一直受到金融束缚,也不符合它们自己的长期利益。与此同时,它也必须在国内困难的政治环境下顶住保护主义的压力。美国漫长而困难的经济调整无法避免。这一进程的第一步就是必须认识到美国的储蓄危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