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人炒股也疯狂

睿勤善威 收藏 0 87
导读:  近来,中国股民热情空前高涨,几乎形成了全民炒股的景象,而这种现象并不只发生在中国,在一些非洲国家,股市也正在风风火火地发展起来,肯尼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近年来,炒股在肯尼亚已经不再是富人阶层的专利,工薪阶层、大学生都来分一杯羹,连农民也转变了老观念,把原来用于投资农业的钱转投进了股市。   街头笑谈炒股收益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两名妇女站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市中心一个大厅的大理石地板上聊天,其中一人是政府工作人员,另一人是肥皂制造商。   “我用9.9肯尼亚先令的价格买进了肯尼亚发电

近来,中国股民热情空前高涨,几乎形成了全民炒股的景象,而这种现象并不只发生在中国,在一些非洲国家,股市也正在风风火火地发展起来,肯尼亚就是其中的佼佼者。近年来,炒股在肯尼亚已经不再是富人阶层的专利,工薪阶层、大学生都来分一杯羹,连农民也转变了老观念,把原来用于投资农业的钱转投进了股市。


街头笑谈炒股收益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两名妇女站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市中心一个大厅的大理石地板上聊天,其中一人是政府工作人员,另一人是肥皂制造商。


“我用9.9肯尼亚先令的价格买进了肯尼亚发电公司的股票,转手在28先令的价位卖出,赚了不少。”约瑟芬·杜塔说。肯尼亚发电公司股票去年刚上市。


“我买了3300股,也赚了。”玛丽·卡里乌奇说,她把从中所赚的1000美元用来给子女交学费。


两人一直在讨论着各种股票和收益率,还自豪地回忆自己参加肯尼亚发电公司首次股东大会的空前景象,那次会议在内罗毕最大的足球场举行,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约20万人。


“我感觉棒极了!”玛丽说,“来(参加会议)的都是平常老百姓,但大家都是盛装出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还有很多穿着传统服装的老年妇女。她们告诉我,‘是的,我买了(肯尼亚发电公司的股票)。’”


这是在内罗毕经常发生的情形。


“我最初投资了3万肯尼亚先令(约500美元),但是现在我的投资额已经超过了70万。我差不多每天都来。”41岁的希拉莉·王德拉说。


搭起帐篷等候开市


交易所内熙熙攘攘都是人,不断有肥皂制造商、政府工作人员、出租车司机、理发师、手机推销员、农民和其他行业的人进进出出。


一位名叫阿尔诺达·尼昂韦索的妇女一天内两次前往三川投资银行,她上午刚买了肯尼亚商业银行的股票,到了下午,她又回来准备多买点。“我忍不住要多买点。”她说。


阿尔诺达在农村长大,她的父母是小农场主。她和她的兄弟姐妹都在内罗毕上了大学,她毕业后还进入了房地产行业。两年前,她的一位朋友介绍她到证券交易所后,她就开始了股票投资。现在,她每天早上都阅读报纸,关注股市行情。


“一般来说,每天会有大约100人来,但是当肯尼亚发电公司股票发售时,每天能有2000人。还有人在银行外面搭起了帐篷。后来连我们大楼的业主都开始抱怨,因为人太多,电梯都挤爆了。我们只好搬地方了。”一位名叫安东尼·王盖瑞的三川投资银行经纪人说。


衣着体面的男男女女不停地从交易所沉重的玻璃门进进出出,同时手机贴着耳朵,保持通话。交易中心内,一群人盯着正在滚动播出股市行情的大屏幕,除了全职炒股的投资者,还有大学生和其他生意人趁着午休时间前来。


“很多人天天都来证券交易所报到,他们并不一定进行交易,有人只是来看看行情。我们看到越来越多农村人都进入了股票市场,不但专业人士和退休族群投入股市,连农民、年轻人和学生也摩拳擦掌。”内罗毕证券交易所的一位主管说。


总统助推股市


和南非的约翰内斯堡交易所比起来,内罗毕交易所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前者总市值达5000亿美元,是全球二十大交易中心之一。后者只在市中心的一幢新大楼内占据几个楼面,窗外还能看到殖民时期留下来的建筑上生锈的屋顶和熙熙攘攘的大街。


内罗毕交易所建立于1954年,几十年来一直保持原样,并且只为富人提供服务。经纪人甚至就在附近古老的斯坦利酒店大堂进行茶叶公司的股票交易。上世纪90年代,肯尼亚股市随着经济一起崩溃。但是2002年肯尼亚总统选举却为股市带来了转机,那一年,执政二十多年的总统下台,姆瓦伊·齐贝基当选新总统。


政权的和平交接好比“定心丸”,刺激了一批投资者,很多在国外的肯尼亚人都重新回国投资。齐贝基也对经济政策进行了重要改革,例如通过大幅提高税收来减少政府债务,为银行降息提供条件。


当肯尼亚经济以每年6%的速度快速增长以后,齐贝基还通过税收鼓励公司上市,包括肯尼亚发电公司等国有企业的上市在全国掀起了一股浪潮,股民开始排起了长队,坚持几个小时的等候,只为了买到自己心仪的股票。股票发售量增长了260亿肯尼亚先令,远远超过预期中的80亿,吸引的投资者也比专家估计的多出了两倍,这些人的资产很快就翻了三倍。


富人俱乐部迎来普通民众


肯尼亚不是唯一一个股市疯狂的非洲国家,坦桑尼亚、乌干达、尼日利亚和赞比亚等国家的证券交易市场都发展起来了,但肯尼亚是这些国家中股市发展得最火的。投资银行在当地农村开设了投资教育课程,当地报纸每天充斥大量的个人理财资讯,内罗毕证券交易所近年来已经从一个富人俱乐部变成了平民皆能登堂入室的公共机构,并且在两年前实现了电脑化操作。现在在楼上的房间里,经常有约40位穿着红马甲的交易员坐在一排排IBM电脑前进行买卖交易。


“我们刚刚摆脱了手工操作的恶梦。”交易所一位名叫塞西丽亚·乔若齐的负责人说。在手工时代,很多交易员经常连续大干三天,才能完成成堆的订单。


根据证券交易所的数据,内罗毕股市总值由10亿美元增长到了120亿。专家估计,这一数字还会随着更多公司的上市继续膨胀。股民的数量也从2002年的5万一路飙升到了75万。新增的投资者中有许多是握有家庭财政大权的女性。


“当我做了母亲之后,我就发现自己需要存钱了,我希望我的儿子能过上宽裕的生活。”28岁的阿尔诺达穿着一身剪裁精细的淡紫色套装。


肯尼亚的手机通讯巨擘年后将首次公开上市,这吸引了高盛等外国投资银行首度到内罗毕开设服务网点。分析人士估计,股票公开上市后还会带动内罗毕股市大幅成长,散户投资人届时可能将达到300万人。肯尼亚全国只有将近3600万人口。


这股热潮其实也有其隐忧。投资人在股市赚翻天的同时,也明白可能会有赔得很惨的风险。这波股市投资狂热也凸显非洲民众过度乐观的特点。一项由皮尤全球态度项目展开的民意调查显示,受访的非洲十国民众都对未来非常乐观。78%的受访肯亚民众表示生活日益改善,不过也有过半民众表示,就在去年,他们连吃饭都成问题。


农民实现思想转变


随着肯尼亚萨法利移动通信公司和其他公司的上市,各大投资银行开始向拥有270万人口的内罗毕外围发展,挖掘农村和边远地区的潜在股民。三川投资银行的经理安东尼·王盖瑞在那些地方召集了种植甘蔗和茶叶的农民,向他们介绍炒股的好处。


“我遇到的问题很多,有人问我,‘什么是股票?’还有人问,‘当我买了股票以后,我怎么知道我买了什么东西呢?’如果农民买了一头牛或者一块地,他们能确确实实地看到,但是买股票,你是看不到实体的。这在他们来说,是很难突破的一次思想飞跃。”


在这样一个仍然以土地和牛来象征财富的国家,原先那些习惯于把钱投资在牲畜和土地等实物上的人,现在也学会了炒股,开始把钱投在股票这样的抽象概念中。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肯尼亚人在国外度假,城市街头竖起了巨大的广告牌,宣传的产品也多种多样,包括乘坐肯尼亚航空公司的班机去巴黎过周末、超薄手机、信用卡等。年轻人一到周日的夜晚就好好地打扮一番,往酒吧和饭店挤。各种时尚杂志也向读者展示了奢华的生活,有时还提供投资成功人士的专访。


“我们的眼界越来越开阔了,土地只是固定资产。”政府工作人员杜塔说。她还表示自己已经说服丈夫开始把钱投资在股票上,而不是土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