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庐山保卫战:敢死队深夜闯敌营手刃300人

fubinhong 收藏 0 76
导读: 1938年7月,九江市的日军指挥所里,一个人正在作画。作画的人是侵华日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他画的是一张庐山的写生图。据说,这个在中国战场上横行无阻的指挥官当时心情非常愉快。数周前,冈村从被占领的南京溯长江而上,他希望几天内就能登上庐山,一览慕名已久的庐山风光。拿下庐山对装备精良的日军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日军已经将庐山周围地区全部占领。 庐山,已经是一座“孤山”!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军人书写了中国8年抗战历史上的传奇,面对装备精良的日军疯狂地进攻,仅有两个团兵力的中国守军浴血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8年7月,九江市的日军指挥所里,一个人正在作画。作画的人是侵华日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他画的是一张庐山的写生图。据说,这个在中国战场上横行无阻的指挥官当时心情非常愉快。数周前,冈村从被占领的南京溯长江而上,他希望几天内就能登上庐山,一览慕名已久的庐山风光。拿下庐山对装备精良的日军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日军已经将庐山周围地区全部占领。


庐山,已经是一座“孤山”!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中国军人书写了中国8年抗战历史上的传奇,面对装备精良的日军疯狂地进攻,仅有两个团兵力的中国守军浴血奋战上百次,固守庐山长达9个月,写下了悲壮的抗日篇章——


孤军 誓与庐山共存亡


庐山的124号别墅,1927年为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购得,1938年7月26日作为庐山守军的指挥部。坐镇指挥的是庐山守军总指挥杨遇春,江西保安第3团团长邓子超和11团团长胡家位。1938年7月,两团为掩护主力部队转移,奉命阻击日军,从九江战场撤上庐山,近3000官兵迅速登山。当时庐山上还有国军第66军。日军随即将庐山团团包围,守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胡家位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冈村宁次是校友,对于日本陆军的作战方法非常熟悉,因此,守卫庐山的作战方案主要由他来起草。三位将官商讨了详细守山方案,面对装备精良、人数众多的日军,守山的任务异常艰巨,谁都没有把握能否最终守住庐山。三位将官最后决定:死守庐山,誓与庐山共存亡!


土坝岭是庐山的一处墓地,现在偶尔会有人来采摘草药。1938年7月30日,就是在这里日军第一次向庐山发起疯狂进攻。庐山守军还没来得及部署到位,日军第一师团太久保联队的十多门野战炮就向土坝岭猛烈开火。本是墓地的土坝岭上,棺材被炮弹炸得四分五裂,棺木、尸骨抛得到处都是。炮击过后,200多名日军沿着陡峭的山路向上进攻。保安3团的1000多名战士匆忙间进入阵地。待日军离阵地只有100米时,所有枪支一起猛烈开火,子弹、手榴弹像雨点一样扑向日军,日军嚎叫着跳起四处躲避,阵地前留下成排的日军尸体。


70多年过去了,今天的土坝岭带给人更多的是平静与和谐,只是来到这里的人们眼前似乎仍能浮现出在这往日战场上发生的一幕一幕。庐山管理局的贺伟告诉我们:“敌人一退下去,炮火又攻了上来,守军想把受伤的士兵赶快抬上来,但是来不及了。当时有一个受伤的士兵对战友说,你们赶快退回去,我就地隐藏。因此他就地藏在一个很隐蔽的山洞里,当日军的炮火一停,敌人又往上冲,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他拉响了一颗手雷和经过他身边的七八个日军同归于尽。”


固守 捍卫军人的尊严


一个月以后,抗战时期著名的“武汉会战”打响了,庐山守军作为“武汉会战”外围战的组成部分,被指挥部命令协助侵扰阻击日军。在接下来的两个月时间里,守军频繁出击,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庐山,当时被称为国民党的“夏都”。从1926年到1948年,蒋介石曾有13个夏季来这里长住,在山上召开11次重要军事会议,庐山也因此成为当时中国的军事政治中心之一。守卫庐山已经超越了它的军事意义,而是具有更深刻的政治意义。对于中国守军来说,守住庐山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捍卫中国的主权,而对于疯狂的日军,攻下庐山也意味着取得一个标志性的成果。


坐落在庐山中8路359号的别墅是一座美式风格的别墅,也是庐山众多别墅中体积最大、造型最精美的一栋。别墅依山势而建,有一种居高俯瞰的不凡气势。1932年3月26日,时任江西省主席的熊式辉将这栋别墅购下。当年的宋美龄在得到美庐之前都曾羡慕这座别墅的拥有者。蒋介石曾多次在熊式辉别墅召开重要会议。建国后,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的朱德也在此居住过。


据说,正当庐山守军配合武汉战役在山下激战时, 一个军官在这座别墅前感慨万千。这人正是守军11团的胡家位团长,这座别墅的主人,当时的江西省主席熊式辉是胡家位的舅舅。按照胡家位与熊式辉的关系,他完全可以调离庐山到后方去。然而战况严峻,熊式辉早已撤离庐山,胡家位却毅然留下,他决心要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中国军人的尊严。这一天是1938年8月13日,此时距“八·一三淞沪会战”整整一年。这一年来,在日军的疯狂进攻下,中国守军从卢沟桥畔撤到黄浦江边,而今又退到鄱阳湖滨的庐山,胡家位决心这次绝不再退。在今天庐山一处台阶的石栏上,人们依然能看到这一天胡家位留下的字迹。题词写道:“寇犯中国,九江相继失陷,余奉命率部固守庐山。顾此白山黑水油然生敬,因题四字,概取诗曰:惟桑与梓,必恭敬止。之义。愿此志与名山同垂不朽云尔。‘八·一三’周年纪念新建。胡家位敬题。”


夜袭 敢死队出奇兵


庐山,自古地势险绝,攀援不易。好汉坡是上庐山的几条小路之一。一段当年留下来的珍贵影像资料里记录下了守军当时的防御情况:庐山方圆300里,登山主道就有9条,崇山峻岭间大都可以攀援上山。守军总指挥杨遇春等人首先护送3万多上山避难的难民突围下山,走的就是好汉坡。自愿留下的几千山民组织起来,协助守军抗击日寇,有的站岗放哨、有的看护伤员、有的运送弹药粮食。山上的200多外国侨民也积极协助孤军守山,他们捐献出家中的衣物棉被。3000官兵在各个路口要道构筑工事,誓与日寇决一死战。当年在庐山百姓的协助下,守军修筑的碉堡位置极佳,高度适中,既能全方位扼制登山要道,敌人炮火又无法击中,而且射击孔计算精确,火力搭配合理,显示出了极高的军事建筑才能。对于居高临下、占据极佳地理位置的守军来说,这样的碉堡在战斗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依靠这样的碉堡,在2个月的时间里,日军始终无法攻下庐山。


日军进攻庐山几天之后的一个夜里,庐山脚下高垅的一个小村子周围,突然出现了一群壮汉的身影,这些人个个光着上身,手持尖刀,在夜色中埋伏着。原来这些是下山偷袭日军的中国守军敢死队。多日进攻都没有攻下庐山,使日军渐渐懈怠,然而就在此时,3团团长邓子超却决心下一步反客为主的险棋,派敢死队主动下山进攻。此时,睡梦中的日军万万没有想到,被困如笼中之鸟的中国守军竟然会出此一招。敢死队员们摸黑潜入日军住处,摸着穿上衣的人就刀砍枪刺!不给他们任何还击的机会。这次突袭,共杀死日兵300余人,杀死一名大佐,两名中佐,一时间让日军措手不及。在《庐山续志稿》里记载了1938年8月后一段时间以来守军的游击战成果:1938年8月17日,守军400余人下山袭击敌营,击毙敌军200余人,缴获战马数匹,武器长枪几十支;9月4日,日军200余人偷袭,被守军打退,日军少将司令饭冢国五郎被击毙;10月28日,守军在突击战中捣毁日军汽车4辆,击毙日军70人;1939年1月1日,趁日军过元旦之时,守军下山偷袭日军,击毙日军100余名,缴获武器无数。


守军的不断袭扰让冈村震怒不已,他调集重兵,增加了攻山的力度,加强了空中轰炸,有时出动六七架飞机轰炸守军哨卡和民宅。外国侨民为了避免日军飞机的轰炸,把自家别墅的房顶都涂上了本国国旗的颜色,还在房顶插上了国旗,连自家养的牲畜也佩戴了国旗的标志,但尽管如此还是没能阻止日军的疯狂轰炸,庐山的守军和民众只有纷纷到山洞中躲藏。今年已经80多岁的周芙蓉老人亲历了那场战争,对当时日军轰炸的恐怖场景还记忆犹新。“日本人丢炸弹,不知丢在哪里,过去娘娘庙有一个乌道人,他的一个儿子被日本炸弹炸死了,提一篮衣服回来,血水直滴,吓得一直哭,我们在家也吓得哭。那时过的是什么日子,还好逃过来了,命大。”


坚持 枪毙汉奸以示决心


庐山守卫战进行近2个月后,“武汉会战”中著名的“万家岭战役”打响了,面对日军大部队的进攻,出于对整个战局的考虑,原来驻扎在山上的国军第66军也奉命下山参加战斗,庐山上这时只剩下第11团和第3团两个地方保安团。位于庐山牯牛岭东侧的松林,林间的一块山石上至今还保留着当年守军将士留下的题刻“虎守松门”4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显示出题字人的决心,路边岩石上还有题刻“月照松林”,边款注明:冯树祖题。关于冯祖树的身份已经无从考证,只知道他是当时庐山一千多守军将士中的一员,而题刻的时间显示当时正是山上守军被抽调参加“万家岭战役”的时刻,在这最艰苦、最严峻的时候,在随时都有可能牺牲的情况下,“虎守松门”4个大字清晰地表明守军的坚定意志!


就在“万家岭战役”激战正酣的时候,一天,在庐山一条荒无人迹的小路上,几个打着绑腿穿着草鞋的国军士兵在艰难爬行。平时庐山有9条小路可以上山,这时都已经被日军封锁了,这几个国军士兵是谁?他们是为何事而来?让守军大吃一惊的是,原来上山来的人竟然是当时驻守江西、时任江西警备司令部军政部长的蒋经国少将!庐山孤军英勇抗击日军的事迹传遍了全国,使得蒋经国少将备感兴奋,他决定亲自去庐山慰问守山部队。7天之内,蒋经国走遍了庐山的各个哨卡,慰问官兵,看望伤病员。官兵们旺盛的斗志让蒋经国兴奋不已。总指挥杨遇春代表两团官兵向蒋经国表示:“我们决心以血肉保卫此庐山神圣地区,我们即使剩下一兵一卒、一枪一弹也要继续完成我们的任务。”


这件事很快就见了报,冈村宁次看到这条消息恼怒至极,已经被日军严防死守的庐山竟然会让蒋经国这样的大人物潜上山去。冈村得知,胡家位团长是自己的校友,又是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的外甥,于是,一条计策在他的脑海中形成了。这一天,胡家位团长的住处突然来了一位老朋友,这个人还曾经是胡家位的下属。在艰险绝境重遇故交,胡家位非常高兴。一阵寒暄过后,这个人向胡家位说明来意,原来这个人已经投敌叛国,是被冈村派来劝降的。日军以高官厚爵相许诺,劝他们归顺皇军,还没有听完他的话,胡家位就勃然大怒,指着汉奸鼻子大骂不止。胡家位集合两团连以上军官,当众处决了这个败类。


就在孤军守山三个月后,武汉保卫战结束了。此时,国军军队已经撤往西南地区,庐山上的守军,已经没法和主力部队取得任何联系,这时守军已经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孤军”了。腾出手的冈村宁次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庐山,他抽调了武汉前方的几个旅团。从1939年2月初开始,日军明显加大攻势,从9条登山小道一轮接一轮地向上强攻。孤军死死守住阵地,守军组成敢死队,关键时刻,他们身绑手榴弹、炸药包,和冲上山的日军一起在巨响中同归于尽。胡家位、邓子超也都亲赴最前线,和战士们一起拼力搏杀。就这样,一直坚持到了1939年3月底。


不屈庐山 中国军魂


史书记载岳飞曾经在庐山隐居,对庐山优美的风光很心仪。岳母姚太夫人在军中逝世,岳飞奏明朝廷,请求将自己的母亲安葬于庐山。宋高宗准奏,赐葬庐山。孤军顽强抵抗日军近9个月,冈村宁次向庐山发起了强攻。据当时士兵的回忆,庐山守军总指挥杨遇春在战斗间歇,来到岳母墓祭奠。已经下决心死守庐山的杨遇春显然是要从精忠报国的岳飞那里汲取精神上的力量。毕业于黄埔军校的杨遇春非常明白自己所面临的形势多么严峻。他本是去第3战区任职,路过江西时,省主席熊式辉挽留他担负守卫庐山的重任,杨遇春明知情况危急却慨然领命,转赴庐山。


此时,庐山守军牵制日军的任务已经完成,面对日军的强攻如果继续抵抗后果可想而知。面对这个宋朝时期的伟大母亲,杨遇春的心里一定充满决绝和悲壮,他要像岳飞那样为国尽忠。


庐山保卫战进行9个月后,终于迎来了最后的时刻。3个支队和1个师团的日军又开始了强攻庐山,强攻几天,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只占领了半山腰的一些阵地,还是无法登上山顶。日军花重金买通了山脚的一个猎户,一天凌晨,一支日军小分队跟随这个猎户从莲花峰一条隐蔽的山沟悄悄攀上小天池附近潜伏。守军正在和正面攻山的日军展开激战,突然遭到这支日军小分队从背后的猛烈袭击,守军猝不及防,损失大半,小天池防线失守。黄昏时分,剩余的官兵开始向山下突围。他们一边战斗一边撤退,次日中午进入岷山地区,由此地突围而去。在历时9个月的庐山血战中,中国军队付出了极大的牺牲,仅据第3团团长邓子超的记述,1938年7月26日初登庐山时,第3团实有官兵1653名,至1939年4月19日突围时,仅存官兵840名。9个月的时间,共有近千名第3团士兵长眠于庐山山谷里。


庐山保卫战终于结束,人们后来在一位曾参与攻山的日本士兵的日记中看到这样一句话:中国军队在庐山的英勇顽强让帝国军人见到了真正的中国军魂!从1938年7月到1939年4月,孤军固守庐山长达9个月,共进行战斗200余次。在中华民族的抗战史上,写下了一页悲壮的篇章,也为庐山增添了血性豪迈的一笔重彩。(韩平 整理;本文素材由央视《走遍中国》栏目提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