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和空姐的同居生活(二)

武士的黎明 收藏 24 11334
导读:[color=#1F0099]这个故事构思了很久,是写“我”和两个女人的爱情故事,其中也讲到了一些商界故事涉及到航空、地产、汽车行业等等,故事曲折,真的很好看。本来的题目想取一个文学性的例如“尘缘”等,但是联想到纯文学的东西在铁血因为原创精华转正制度下的悲惨结局,我终于选择了这个庸俗的题目,好象这个题目以前网络上也有人发过。还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和多多支持。故事真的很好,也希望自己能够讲的更好,更希望大家仔细看,能给我一些好的意见,倘能如此也是对我的鞭策和对铁血文学的繁荣做些事情。 ——武士的黎明于2007年

这个故事构思了很久,是写“我”和两个女人的爱情故事,其中也讲到了一些商界故事涉及到航空、地产、汽车行业等等,故事曲折,真的很好看。本来的题目想取一个文学性的例如“尘缘”等,但是联想到纯文学的东西在铁血因为原创精华转正制度下的悲惨结局,我终于选择了这个庸俗的题目,好象这个题目以前网络上也有人发过。还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和多多支持。故事真的很好,也希望自己能够讲的更好,更希望大家仔细看,能给我一些好的意见,倘能如此也是对我的鞭策和对铁血文学的繁荣做些事情。

——武士的黎明于2007年9月10日


二、 过夜


齐放的激将法果然有用,短发美女扭头看自己的同伴,眼神是征求对方的意见。我注意到长发美女看了我一眼,点头同意了。我心中的一个石头终于落下了。

张倩用眼睛把我们一横:“有我在,你们几个坏蛋可不许欺负人家呀。” 齐放赶忙说到:“哪能呢,我们关心还来不及呢!”我不禁摇头,这家伙把目的性说的也太赤裸裸了。

这是我第一次遇见颖珊,和她一起的短发美女叫蓝琪,也许是,名字里面都有一个齐的音相同,齐放和蓝琪还真谈的很投机,这小子口才是我们中间最好的,虽然以前吹过不少女友,难不成蓝琪就是他的真命天女?十几年的感情了,同学们之间非常有默契,大家不自觉的就给我和齐放制造机会。我也和颖珊合唱了几首粤语老歌,颖珊歌唱的不错,更难得的是这些我们哪个年代的老歌他也会唱,看她的样子应该比我小上七八岁了。几首合唱下来也赢得了大家不少掌声。

11点一过,同学们手机纷纷响起,都是家里催着回去的。少兴呀,每次聚会都这样,从来没超过12点,只有结帐走人了。看着大家离去的背影,KTV门口就剩下我们四个人。齐放对我说:“蓝琪和我住的比较近,我就先送她回去。”

好小子,连人家的住址都知道了。看到他们拦了个车走了。我回头对颖珊说:“你等会,我把车开过来送你,小心淋雨。”

春雨贵如油呀,依然是晰淅沥沥,些许凉意阵阵。

坐上我的车,颖珊第一句话就问我:

“你这是什么车呀,怎么跟我爸爸的宝马很象?”

“刚买的新车,沈阳出的中华俊捷,和宝马五系是一条线上下来的。”

虽然这样解释,但是十万的车怎么能和几十万的车比呢?

我连忙转移话题,把西服递给她。

“有点冷,你披上把!”

颖珊没有拒绝,接过衣服搭在膝盖处漏在外面的腿上。

靠这可是我新买的西服呀,心里这样想但是却不好意思表露。我突然想到开了半天车还没问她家里住哪呢。

颖珊对我的问题想了半天,终于说道:

“就去世纪华庭把,就在西北湖那里。”

我当然知道世纪华庭,那是富人区,1万多一个方,就在金融区西北湖的旁边,据说是极好的风水,难怪她说他爸爸开的是宝马。想起我刚买的郊区房子,心头一阵郁闷!

世纪华庭离我们唱歌的地方很近,都是市中心的缘故,不一会就到了。

“你家到了,我就不送了,咱们改天再见把。”

颖珊沉呤了半天,终于说了句:

“我不想回家了。”

“为什么?”

“我今天和我爸爸吵架了。”

“那你去那里呢?”

“你家还有人吗?”

我随口一答:“没人啊!”突然觉得不对呀,好象有圈套。

“那我就去你家。”

啊!我半晌没合拢嘴巴。

“怎么了,不愿意?” 颖珊开始冷眼看着我了。

“不是,”我连忙解释“我一般不带女孩子去我家。”

“一般不带?” 颖珊狡黠的问我。

我郑重的点了点头。

“那我这是特殊情况,你到底走不走,不走我就一个人下去了。”

她开始威胁我。

我一看外面绵绵细雨,终于不忍心叫她一个人下去,何况是晚上12点了。

开车去我的新家。

“我家有点远,在郊区。”

“没事。”

“我家没收拾,有点乱。”

“没事。”

“我家……”

“你可真烦呀!”她一手拿起车上的餐巾纸盒朝我扔了过来。$%#@%^&*


因为姐姐老房子在出租,新房子又在装修,所以一家三口搬回家和我父母一起住。我就住到自己买的一个两室一厅去了,其实也是为了自己结婚买的。没想到第一来我新家的女人是颖珊。

回家了,幸好上个礼拜刚把床褥和被子换掉,要不然叫美女睡我的臭被子可太尴尬了。

“你睡我的房间,我睡书房把。”

颖珊居然一点都不客气:

“我要洗澡哦,帮我拿个睡衣。”

靠我成他下人了。

在颖珊洗澡的时候,我打开客厅的电视,刚好是《百家讲坛》。放的是纪连海老师的《正说雍正》,这可是我的最爱呀,就可惜每次播出的太晚了。

半个小时以后颖珊穿着睡衣出来了,我不由看呆了。KTV和车里灯光都比较暗,现在我才发现,颖珊皮肤这样好,状若凝脂,吹弹可破,却又不是那种病态的白皙,也许是她喜欢运动的缘故,皮肤谈谈的有些古铜色。湿湿的头发披在身后,有着一种雍懒的性感。

“你发什么呆呀,快去洗澡把,我要等头发干了再睡。”

说着一屁股坐进沙发,伸手把遥控器拿去,转头换到了韩剧《大长今》。

我无奈的别离我的雍正,悻悻的拿了衣服去洗澡。

等我出来的时候,颖珊已经泪眼婆娑的入戏了。

“我先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把。”我抱着一床毯子去了书房。

“对了家驹,有个事情和你说一下。”

“我不叫家驹,我叫明远!”这家伙居然连我的名字也忘记了,靠,我多少也是她的救命恩人呀。

“恩,这个明远,你晚上不许走出书房!”

“好把,那我上厕所可以出来吗?”

“也不行!”颖珊态度非常坚决。

靠,这可是我家呀!心中这样想,但我还是无奈的点头答应,顺手把书房门关上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于 2007-9-10 13:04:16 被武士的黎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