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生还为你画眉2

天骢魔澈 收藏 0 27
导读: 画眉大学刚毕业那年,在一所中学的职专部上计算机班的语文课。语文是非专业课,但苏黎明的作文却写得好,常常就被画眉当作了范文来读。苏黎明看她的眼光总是定定的,起先以为是他听得专心,可有次提问他,他却窘迫地连题目是什么都不知道,脸涨得通红,这才明白他是在看着她发呆。画眉意识到这一点,也跟着心虚地红了脸。                     渐渐地,苏黎明会在每周一次上缴的日记中记述他朦朦胧胧的情怀,画眉怎么看,都像是为她所写。看得久了,有时就会对着苏黎明的日记本发好长一阵子呆。转念一想,却又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画眉大学刚毕业那年,在一所中学的职专部上计算机班的语文课。语文是非专业课,但苏黎明的作文却写得好,常常就被画眉当作了范文来读。苏黎明看她的眼光总是定定的,起先以为是他听得专心,可有次提问他,他却窘迫地连题目是什么都不知道,脸涨得通红,这才明白他是在看着她发呆。画眉意识到这一点,也跟着心虚地红了脸。


渐渐地,苏黎明会在每周一次上缴的日记中记述他朦朦胧胧的情怀,画眉怎么看,都像是为她所写。看得久了,有时就会对着苏黎明的日记本发好长一阵子呆。转念一想,却又觉得荒唐,苏黎明不过是十七、八岁的孩子,自己已经二十四了。


那年的生日,画眉在讲台上收到了一束红杜鹃,山野的清香气息扑面而来。画眉挑了挑眉毛,满脸掩饰不住的惊喜。苏黎明看在眼里,下课的时候,在走廊上截住画眉,他说,老师,这个周末我带你到南山采杜鹃吧?果然是他。画眉看他稚气未脱的一脸纯净,拒绝的话已到嘴边却又被生生咽了回去。


周末一起去南山。春日的暖阳穿透树隙,一路都是跃动的金黄的光泽。画眉和苏黎明的心也跟着一齐跃动,到底都是青春的年纪。渐渐画眉就走不动了。苏黎明已经攀上了一块岩石,他回头喊:画眉,把手给我!说完又立即改口:老师,我拉你一把。画眉就笑了,伸出粉掌,被苏黎明牢牢拽在了手中。那一刻,苏黎明有力的一双手传来的温热竟让画眉觉得有种被灼烧的感觉。苏黎明一使劲,画眉就跟着攀上了那块岩石。两人并肩坐在石上,看山下的盎然春意,说说笑笑间,全然忘记了谁是谁的老师,谁是谁的学生。


下山时,画眉才发现他们此行本是为寻杜鹃而来。苏黎明说了一句,你等我,便倏地没影了。再出现时,气喘吁吁的苏黎明满脸通红,如他满怀的杜鹃一般。画眉心头一热,忍不住抽出纸巾,轻轻擦去苏黎明额头的汗珠。苏黎明说,画眉,你真好看!画眉看着他纯净无邪的笑,胸口忽地收紧,说不出理由地,这个少年让她疼惜。她笑了笑,不去追究他直呼其名的无理。


从那以后,苏黎明就只叫她画眉,也时常到画眉的单身宿舍,请教学问,交流看法。朗朗的笑声传出去,听在别人的耳里,竟就成了暧昧。年少轻狂,只以为胸怀坦荡,便可无所顾忌。却没有想到,苏黎明一声声的画眉早就叫得众师生私下里窃窃揣测。终于一人一口地,恶毒的言语渐渐吞噬了苏黎明和画眉。


苏黎明还记得画眉第一次在他怀中哭泣的情形。她柔弱无力地靠在他尚不结实的胸膛,泪水无声淌落。画眉说:我们做错了什么,清清白白的凭什么给我们套上那么多恶毒的罪名?苏黎明,如果你不是十八岁,而是二十八岁该多好。苏黎明心疼地抚着画眉一头长发,他说,画眉,喜欢一个人和年龄有关系吗?画眉无语。谁知道呢,喜欢一个人和年龄有关系吗?可是就是喜欢上了,又有什么办法呢?


苏黎明后来便辍学,他自然是不怕那些闲言碎语,但却无法忍受画眉被无端地诋毁。决定离开的那一天,他对画眉说,等我二十八岁的时候回来找你。画眉凄然地笑,这个心性孤高的少年,既要走,是谁也留不住的。只是画眉不曾想到,苏黎明真的会回来找她,而且在他还不到二十八岁时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