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章海外扬名 第十节虎奔英雄

ddtt 收藏 6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我们是军事委员会直属的七十四军,我是五十八师侦察营的。”中校军官把盒子炮装近木枪套,打量着一群拿战利品当武器的宪兵。 “上高战役的王牌军呀,打起来就是不一样,下手又利索又干净,我看王耀武和张灵甫比我强,我算领教过,你们军拿飞虎旗当值无愧,我从三一年打鬼子,没见过中国人赢几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我们是军事委员会直属的七十四军,我是五十八师侦察营的。”中校军官把盒子炮装近木枪套,打量着一群拿战利品当武器的宪兵。

“上高战役的王牌军呀,打起来就是不一样,下手又利索又干净,我看王耀武和张灵甫比我强,我算领教过,你们军拿飞虎旗当值无愧,我从三一年打鬼子,没见过中国人赢几次,上高战役是难得的胜利,以前我们几乎是屡战屡败,从上高战役后鬼子还没赢过我们,就拿这次长沙会战说吧,虽然鬼子进了城,不过有你们在鬼子侧翼,我看长沙还有救,在这我先谢谢你们军长和师长。”张学义夸奖了一下友军,然后背好自己的枪,看看自己的兵,这一打又是硬碰硬,宪兵营又损失不少人,投弹手几乎全部伤亡,目前只剩半个连,不过弹药也缺,尤其是子弹,他们主要使用六点五毫米步机枪子弹,二十来条枪全用这个型号的子弹,另外十来支冲锋枪倒用不了多少。

“说点实在的吧,你看战利品怎么分?”中校军官问。

“你看我这人少枪多,缺的就是手榴弹和子弹,我们为了补给方便都换了鬼子的枪,能不能给点好东西,我听见有十来挺九六式机枪,能不能给我,还有鬼子的子弹,因为我们就用这个型号,你们也不怎么用,能不能优先补给给我们,另外我不喜欢歪把子,打起来总卡,我打算把六挺歪把子给你们,拿回去也能给你们计算功劳,另外其他好用的武器我们也需要点。”张学义始终喜欢拿好枪,以前没缴获的机会他还自己花钱买呢。

“当然可以,你们先拿吧。”国军一看也不吃亏么,反正车上弹药武器有的是,给就给吧,反正自己三百多人有的是力气搬战利品。

张学义一挥手,“兄弟们,选几支好枪,歪把子不要了,都给友军拿去,咱们多找九九式手榴弹和子弹,九八式手榴弹也行,都仔细看看有冲锋枪没?”

宪兵们三三两两的找武器,他们喜欢使榴弹器,所以重点找九九式手榴弹,其他国军开始收集战利品准备带走,回去这都是晋升的垫脚石。

分完东西张学义跟七十四军的兄弟说:“你们都是好样的,我对各位十分佩服,谢谢你们接济我营这么多弹药。”说完他带着部队向南转移,打算退回长沙南边寻找战区后勤处补给手枪子弹,盒子炮最近用的太频繁,子弹都接不上,有一排子弹也先压进冲锋枪里。


连续行军几十公里以后宪兵营退回猴子石休息,众人港缓过乏后就来了个传令兵,传令兵找的就是宪兵营,一看遇到了跳下战马就问:“那位长官是负责人?”

张学义坐在地上仰着脸问:“什么事?”

“我是战区司令部的,七十九军暂编第六师在今天反攻长沙,已经开始收复长沙,薛岳长官命令宪兵营配合反攻。”

“没问题,回去告诉他,我们不会丢下长沙不管的,也不会落在友军身后。”张学义安排大家吃了点干粮准备从城南发动反攻,虽然人少了点,可也必须打回去,否则丢不起人。


传令兵走了钱瑞、刘二才单独跟张学义说:“兄弟,我们不是怕死,也不是不想打,我看薛岳挺不是东西,只给补充一次人就不管,现在手枪子弹也缺,还是把部队拉到城西边补给点弹药再说,打近战手枪接不上子弹可不行,现在咱们的俄国枪也没子弹,带在身上怪累赘的,应该回城里把武器存起来,留几个轻伤员看家,咱们轻装前进。”

刘二才接着说:“总不能把手下拼光吧,打的时候还是不要都出击,分两队轮流作战,打的一个手下没有也不好看,让别人笑话咱们,另外几支托卡列夫半自动步枪还有不少子弹,我们该收拾几个鬼子狙击手,他们在暗处打死咱们不少兄弟,还有那些九六式机枪的射手,六百米外就能打住咱,还有那讨厌的枪榴弹射手,咱们选几个难打的对付,好打的留给其他部队吧。”

“也行,现在不是七十九军一部分进长沙城了么,咱们也回城,先熬过白天再说,白天打仗死活讨不到便宜,还是打夜战的好,至少鬼子的大炮小炮不好使。”张学义现在打仗不讲实惠,讲的是好看,都快三十岁的人了,地位也有钱也有,还找点面子回来,打胜了那最好,剩下的兵越多也越好,反正除了打胜仗之外必须打得好看,惨胜是难以接受的,可不付出代价是打不赢的,中国军队只有用热血和生命抵消鬼子飞机大炮坦克的火力优势,所以惨胜不是追求的目标但总是激战的结果,那能打那种又胜利又漂亮的仗呢?

想全身而退那就会失去杀敌的机会,不退又会全军完蛋,这些都太难以处理,怎么打呢?目前除了夜袭还有什么办法?另外武汉的W机场里驻扎的木更津航空队给重庆和昆明的压力又那么大,自己怎么才能把长沙的烂仗打完尽快北上武汉呢?一切的事情必须从手边的第一件事做起,现在他已经决定,为四一年九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就在三十号晚上发攻,一定要协助七十九军收复长沙,否则自己以前说的确保长沙的话就是空话。

“晚上打吧,天黑了战场就是我们的天下,现在睡觉。”张顺说完找大树栓吊床去,士兵们都找舒服地方睡觉,张学义自己躺下了也睡不着,他自己就想呀想呀,为什么自己这么好战,为什么这么爱报仇,这么爱跟鬼子打?为什么中国越来越多的人跟鬼子打?除了鬼子坏以外还有什么其他原因么?

其实在他出生的那一刻身上就打了华夏族最深的烙印,那就是在骨子里和灵魂中最深层的内容,那就是不被征服的精神,每一个有良心的合格的华夏族子孙身上都有的品质,那就是不向敌人屈服,与不与敌妥协的民族精神,自从黄帝正式与蚩尤开战的那一天,每个华夏族人的身上就烙上一个看不见的烙印,那就是永远不做亡国奴,即使战死沙场也再所不惜,龙的民族是不可战胜的,是永远不会当入侵者的奴隶,日本鬼子想驱使龙的子孙去当奴隶,那他是做梦,数千年前,蚩尤部落在不比炎黄部落弱的情况下与华夏族开战,也没找到便宜,现在中国已经是一个大国,在反对侵略者的战斗中成长的大国,从九一八那天开始鬼子就注定要失败,在满清最腐败最无能的时候中国也没彻底变成那一国的殖民地,何况现在?


美惠子在重庆过的最舒服的时候,忽然遇到日本派到重庆的特务,她马上接受了新的任务,并亲自向派遣军司令部报告,她向派遣军透露了张学义见蒋委员长的事情,派遣军方面感觉到非常有兴趣,并询问她具体的细节,另外有问她有没有可能见到委员长,派遣军司令部太想收拾老蒋,因为这家伙难以征服,不投降也不谈判,还在长沙与皇军大打出手,派遣军司令部与大本营已经对蒋某人失去耐心,就想干掉他,所以才问美惠子能不能见老蒋。

美惠子其实也想见老蒋,不过张学义的二夫人宋小兰就是蒋家的亲戚,那是管委员长叫姑父的,所以即使张学义带家属见委员长也轮不到自己,肯定带宋小兰去,所以她向派遣军特务机关报告的时候也说得清楚,她的身份难以见老蒋,派遣军司令钿俊六大将亲自又指示特务机关长发电报询问,如果张学义见老蒋,带的夫人是宋小兰,还有没有希望带她一起去,就以她夫人的陪同人员的身份靠近蒋某人并进行暗杀。美惠子知道这个任务不管成功还是失败,自己首先完蛋,不能过幸福的生活,阔太太当不成了将军夫人也不是了,日本的成败也跟自己无关,蒋某人死与活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暗杀他以后自己先死,这她可不愿意,她还想跟张学义好好过呢,所以她的回电也明白,张学义的正夫人沈翠儿是中原大战的功臣之一,跟着张学义为老蒋护驾有功的,还大战过西北军,即使多带个家属也是带她,怎么轮也轮不到自己,因为她是一群老婆里最末的,也没什么地位和功劳所以没机会。

可派遣军司令部以及特务机关并未放弃这个无用的卧底特工,派遣军司令部命令她秘密的进入长沙,在战役开始前收集情报,以寻找张学义的名义离开重庆,结果张学义一走她也玩神秘失踪,秘密的去长沙收集军事情报,不过她也是把找张学义放在第一位的,情报工作在她看来只是幌子,她真能出卖国军么?那不害死张学义了?


三十日黄昏,七十九军与日军继续激战,长沙城西边还是平安无事,暂编第六师把战线推到市区东边,也就是湘江东岸,宪兵营在城外休息一天重新回到前几天住的客栈,客栈老板一看财神爷回来了马上招呼手下人招待。

“老总回来了,晚上想吃点什么,这几天没在一定是受累了吧,我这就把客人全请走,客栈还给您做军营。”老板客气的跟张学义说着话,张学义只说了句“可以”他就找椅子坐下,现在全营在这吃饭只点五桌菜就够吃了。

伙计们进客房请人,“客爷们,军队要用我们客栈,各位对不起了,房钱免了,您需要麻烦一下,动动地方,街对面还有一家,行李我们帮您搬。”

美惠子从重庆出来没少走路,好容易走到长沙,一打听发现自己来晚了,首先是二十八日那天皇军占领市区东边,长沙市中间有江,东边全部被占,西边还是有几个国军,但也准备跑,那天她正好没走到长沙,她三十号这天中午才进了长沙的西城,才呆了一个下午就被伙计往外赶,她知道是军队要征用急忙收起自己的衣服。她拿着衣服包往外走的时候忽然看到张学义,然后立即施展开自己的本领。

“我终于找到你了,你怎么走了一个月也不给家打电话?”美惠子搂着张学义哭起来,张学义一看老婆大老远的跑来,他也没怀疑她有其他动机,就问:“你怎么找到这来了,路上走了多久了?”

“走了一个月了。”

“老板,安排最好的房间,这是我老婆,重新给安排一下。”张学义跟老婆坐进雅间单独吃饭,张顺他们哥儿仨一看,就知道麻烦了,这个女人总是纠缠不放,怎么跑到这的?太巧了吧,大家心里都猜到张学义不会参加当晚的行动,三个人单独坐了一桌边吃饭边研究晚上的行动。


酒桌上张顺跟钱瑞、刘二才俩人商议,“现在就五十来个人,我看咱们分分工,不能一起往里冲,先把士兵分成几组,机枪组不往里冲,在外围掩护,鬼子要反扑就让机枪火力压制,袭击组只管扔手榴弹,不与敌人纠缠,盒子炮虽然多但可都比较珍贵,不能把家当输进去。”张顺说到一半喝了口汤继续说:“冲锋枪组埋伏在机枪组前边,打起来的时候不开火,冲锋枪火力虽好可鬼子不贴上来也发挥不出来,掷弹枪组可以配合投弹组袭击,两组相距百米左右,投弹组前出到敌营前五十米,第二梯队就是掷弹枪组,冲锋枪组距离敌阵地两百米,敌不反扑就不射击,机枪组的位置在冲锋枪组身后五十米,全部人马分四组,不过咱就三个人,自动武器编在一组成两个梯队展开。”

“老四,你行呀,设计的不错,我看你最小,你带自动武器组,我带投弹组,好好拿手榴弹修理一下鬼子,打光了明天还能补充,跟正规军混一起就这点好,我看就这么定了吧,二才,你带掷弹枪组,就这么定了别在改了,熬到明天再派人找战区指挥部,必须补充人,有经验的兵全拼光了以后就不好打。”钱瑞点头同意,张学义不在他就说了算,他拿着筷子大口大口的吃炒菜,只是不能喝酒,喝多了耽误晚上的行动。

“顺子,这几年你长进了,老三那套排兵布阵的套路你都会,如果军委会重用你,我想你最低也可以当个团长。”

“二哥抬举我了,我还希望全部的人都拿掷弹枪,就不用手榴弹,可咱就这点武器,不这么使也不行,我看以后打仗有足够的掷弹枪冲锋枪打头阵就可以,机枪手狙击手压住后队,再有迫击炮那更好,可惜没这么奢侈,打了十来年还要玩手榴弹和三八大盖,真烦人,啥时候能换好枪呢。”顺子叹着气发牢骚,不过他不知道自己几个月以后就会出现在缅甸,上差下派的能不去么,到那时候他想要的武器基本都有,不用拼刺刀也不用玩手榴弹。


晚上张学义洗了澡躺在老婆身边,美惠子早就睡着,张学义一个人闭着眼听着湘江东岸的枪声,手榴弹整齐的爆炸声提醒着他,鬼子已经遭到宪兵的打击,稀疏的96式机枪的枪声意味着鬼子的反扑的无力,如果鬼子潮水般的反扑过来,那宪兵手里的十个96机枪肯定连发射击,老远就能听到。

美惠子的目的达到,晚上她又施展开本事对他纠缠不放,至少他不出就可以少死几个同胞,战争一年又一年的打,但看不到日本胜利的曙光,四零年皇军还能发动决对胜利的战役,可在今天,在小小的长沙城就施展不开,刚占领两天的长沙就在一个步兵师的反击下开始动摇,中国军队拼死反扑,皇军无可奈何,预示着战争进入新的阶段,这是重要的转折点,今天也会让大本营的狂热分子头脑冷清一下。

上半年华北局势在八路军的反复进攻小难以保证安全,本来从从江西抽调一个师团去华北,没想到在上高战役惨败,不但没救了华北的急,连江西也难以控制,二打长沙居然占领一城不能守住,可见军力吃紧,小小的长沙就以及旁边的湘江几乎成了不可能逾越的障碍。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惠子心里放弃了一切冒险的念头,她只想舒服的活下去,好好的当阔太太,所以在长沙的日军举步艰难的时候她选择什么都不做,纠缠住张学义不让他杀自己的同胞就行,她能马上做到的只有这件事。


只有五十多人的宪兵营其中有二十多人编成投弹组,没人身上都带了十枚各型手榴弹,主要是国产木柄手榴弹和缴获的八九式木柄手榴弹,虽然数量不多,可手榴弹在兵油子手里单枚投掷,可以命中五十米内任何一个目标,后半夜的爆炸声主要来自这些手榴弹,这也是宪兵营最后的家底,营内再无可以补充战斗人员的弹药,子弹全部下发到单兵,机枪手每人只有三百发子弹,夜战中很谨慎的向敌人开火,机枪副射手全部加入投弹组,投弹完毕才各归各组,百式掷弹器也把缴获的九九式手榴弹打光,宪兵营除了子弹再没其他弹药,彻底又变成了超轻型步兵,幸运的是夜间偷袭无人阵亡,只有十几个人受轻伤,对战斗最满意的人是张顺,他发现自己的水平又比以前高了一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