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以身相许

妙心幻玉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东方珊瑚带着甜甜地笑站在贾疾风面前。 贾疾风低垂着眼帘,坐在椅子上保持沉默。 东方珊瑚轻移莲步,款款走到他身边坐下,眼波流动地凝视着他。良久,她柔声唤他道:“疾风……” 贾疾风没有应答,也没有看她一眼。 东方珊瑚叹了口气,道:“昨晚是皇上找我,他跟我说了一件极重要的事。” 贾疾风侧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东方珊瑚带着甜甜地笑站在贾疾风面前。

贾疾风低垂着眼帘,坐在椅子上保持沉默。

东方珊瑚轻移莲步,款款走到他身边坐下,眼波流动地凝视着他。良久,她柔声唤他道:“疾风……”

贾疾风没有应答,也没有看她一眼。

东方珊瑚叹了口气,道:“昨晚是皇上找我,他跟我说了一件极重要的事。”

贾疾风侧过脸凝视着她,良久才道:“皇上让你接管丰蜀国?”

东方珊瑚的眼中掠过一丝不快,但脸上却仍带着甜甜的笑,她柔声道:“皇上让我接管,是因为我是先王的女儿。”她轻轻握住贾疾风的手,“其实我接管丰蜀国,还不是和你接管一样?”

贾疾风的手被她握着,一动也没有动,他的嘴角浮上冷笑,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想当女王。”

东方珊瑚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贾疾风一直都知道自己想当女王,那么,东方印德要比他有心机得多,想必也早已了然于心。

看来自己是没有退路了,必须得在东方印德没有回丰蜀国之前行动。

但自己若想顺利完成此事,必须得有贾疾风的协助才可以,于是她笑得更甜,以更轻柔的声音道:“疾风,等我们成亲之后,就由你来当国王,我也好安心相夫教子。”她的面颊竟微微泛起一层红晕。

贾疾风凝视着她,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他道:“你是真心想嫁给我吗?”

东方珊瑚叹了口气,道:“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

贾疾风垂下眼帘,沉默了很久他抬眼看着她道:“现在就成亲。”

东方珊瑚没有半点惊讶,她早已猜到他会这样说,她看着他,温柔地笑道:“只要你提出来,我们什么时候成亲都行。”

贾疾风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如此痛快地答应,他的眸子里透出一丝欣喜之色,他反手与她十指相扣,道:“珊瑚,其实我们能在丰蜀国安宁的生活,就已经很幸福了,何必要去称霸天下呢?丰蜀国是个很美丽的地方,背靠高山,面临大海,四季风景各异,就像天堂一样,百姓们也安分守己。我们共同治理好那一方天地,岂不比当国王轻松自在?”

东方珊瑚眼波如水地望着他,忽然轻轻斜倚在他怀里,柔声道:“听到你这样说,我真的很开心。但我们若想安宁地生活,就得趁东方印德还没有回去时控制住丰蜀国。”

贾疾风想了想道:“我们只要杀死几个死心跟着东方印德的将军就行,再贴出告示,让百姓都知道东方印德偷袭都城大败,皇上震怒,要起兵踏平丰蜀国。百姓最怕战事,这时你再安抚他们,并说明东方印德是如何设计害死先王,年老的百姓应该还记得,先王是在东方印德失踪多年回来之后突然去世的。”

东方珊瑚扬起脸,满眼笑意地看着他道:“不仅要让百姓们知道,还得要让将士们明白,皇上已经下旨将丰蜀国交给我管理,只要像先王那样每年向大国献上规定数量的粮食就可以,这样丰蜀国就可以重新过上安康的生活。”

贾疾风笑了笑,道:“恐怕做起来要比说的难上万倍。”

东方珊瑚坐直身体,道:“皇上给了我一支军队。”

贾疾风道:“‘不死之身’?”

东方珊瑚故意沉下脸,用眼角瞟着他道:“你是不是跟踪我了?”

贾疾风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没有跟踪你。”

东方珊瑚嘟起圆润的双唇,眼带桃花地望着他。

贾疾风不禁抬起手臂拥住她的肩膀,道:“我知道东方印德是被‘不死之身’战败的,皇上想稳坐江山,当然会给你实力最强的军队。”


第五长醉独自站在戒王的坟前,表情少有的严肃。

通常他身边没有人的时候,他的眸子里总是隐隐透出无限的忧郁。

今天早晨他与隐玉去找九龙人,却意外的发现皇上也在那里。

皇上没有再提出让乞丐门归顺大国的要求,他答应让第五长醉陪隐玉去神秀山,但希望隐玉能跟九龙人联合,共同击败东方印德。

隐玉当然也已答应禽兽联合作战。她的想法很简单,只要能跟第五长醉在一起,就算上刀山她也不会拒绝。

明天清晨,他们就要起程赶往神秀山。

第五长醉凝视着墓碑,眼中竟现出担忧的神情。

他不禁轻轻叹了口气,他并不担心隐玉召唤出藏宝图被皇上抢去,而是在担心乞丐门。

戒王临终前再三叮嘱他,切不可感情用事,就算手足兄弟,在利益面前,也会变得冷酷无情。

而这几天,他已隐隐感觉到吉福马的内心变化。

他希望这是自己的错觉。

自从吉福马带着他父亲的信来到玄草堂后,他们就成了朋友,可以说亲如兄弟。

第五长醉深知失去亲人的痛苦,所以他处处照顾吉福马,不让他受到半点委屈与伤害。十多年来,他像个尽职尽责的兄长保护着他,直到他的武功与自己不相上下。

而吉福马也是对他感情深厚,从没有做过伤他心的事,当然更不允许别人伤害他。

记得几年前,师父百变葫芦刚过世,飞鹰门的人便来围攻第五长醉,要为因百变葫芦而死的二当家报仇。第五长醉只是用酒珠将他们击昏,并不想杀死他们。但是第二天,吉福马却独自闯进飞鹰门,杀死大当家及四大护法并数十个门徒,以免他们再来找第五长醉的麻烦。

从此他们兄弟二人便在江湖中名声大震,都知道第五长醉从不杀人,但他却有个杀人的弟弟。

第五长醉又叹了口气,拿起用树枝捆成的扫把拂去墓碑上的灰尘。

既然吉福马在得知驭鸟经在九龙人手里后,就把玉牌主动还给了他,这足已说明他对自己是没有二心的,他们还像以前一样是朋友,是兄弟。

也许自己感觉到他内心有变化,只不过是因为他也喜欢隐玉,而隐玉却喜欢自己。抑或是他拒绝了珊瑚,而珊瑚又恰巧是自己的妹妹。

第五长醉不禁苦笑,但是他当然也明白,在他们之间,绝不会因为女人而翻脸。

他坐在石头上,抬头仰望着天空,天空中飘浮着丝丝朵朵的白云,宁静而安详。他的嘴角浮上一丝笑,又将目光投向戒王的墓碑。

过了很久,突听有脚步声,他扭过头,只见隐玉和吉福马正肩并肩地朝他走过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