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参加过侵华战争的老兵在日本讲出自己战时在中国的犯罪,当时,面对面地听到施暴者描述这样的经过,我们的记者和摄影师都流下了眼泪,60年前的侵略者就在眼前,60年前中国人民的苦难,也就在眼前,一个当年侵华的日本兵铃木说:“我那时候的经历是这样的,当想着去强奸时,我们就进了一个村庄,我们大家是分头去的,我进屋后,就看见有个妇女抱着个很小的小孩,倦缩在床上,我一把掀开他们盖的被子,发现这个妈妈怀里抱着孩子,在不停地颤抖。干了这件坏事以后,我把房子点火烧了。房子是必须要点火烧的。”

另一年当年侵华的日本兵金子说:“带我去村子里的老兵要强奸一个妇女,这个妇女进行了激烈的反抗,她又打又骂又哭,激怒了这个老兵。于是老兵一边骂着那名妇女,一边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拖到了外面。当时那个村子里有井,有好几口井,这个妇女就被拽到了其中一口井,老兵把这个妇女一边往井里按,一边对我说:金子,你抬她的脚。于是我就抬起这个妇女的脚,我们喊着一、二、三就把这名妇女扔到了井里。这个妇女还有个孩子,看见妈妈被扔到了井里,就一直围着井台哭着喊“妈妈,妈妈”,他大概才4岁左右吧,个子还不够高,够不到井台。于是他一边哭着一边回到家中,搬了一个凳子,爬到凳子上喊着“妈妈”就跳到了井里。这个孩子就这样跳到了井里。当时我们不是都带着枪吗,还有手榴弹,日本的手榴弹有这么大,我记得当时带了两个,于是我就往井里扔了其中一个,轰地一声引爆了。井里的母子俩就都被炸死了。这就是我曾经干出来的事情,在昭和十六年。”

战后,在日本,当年的侵略历史始终遭到一些人别有用心的掩盖,右翼学者编写了美化侵略,隐瞒罪行的历史教科书,一些政客公开否认南京大屠杀等罪行,还有各种让军国主义死灰复燃的叫嚷。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参加过侵略战争的老兵站出来,对公众讲出自己当年的亲身经历,为历史作证,反省战争。

日本老兵们回忆:“我从来没想过人的肠子有那么长,四个中国人的肠子全都流到地面上,流了一地,死了。”

“全身被烧的很多,没法形容。”

“在那个地方强奸,强奸完后就杀了,头也给砍下来了,当时没有肉吃,让吃这个肉,大家也都很高兴就吃了,因为已经半个月以上没有吃过肉了。感觉比猪肉好吃。”

“他说金子你抬脚,我就抬起这个妇女的脚,在井边上有圆的井台,我就把这个妇女扔到井里。”

这是一部日本纪录片中的内容,片名叫做《日本鬼子》,在三个小时的时间里,14名参加过战争的日本士兵讲述了他们在战争中的暴行。作为反省战争历史的纪录片,影片在好几个国际电影节上获得好评并且获奖,但在日本国内,影片迟迟没有得到公开放映,多家电视台都拒绝播放,费尽周折,最后在一家艺术影院,影片才得以面对公众。

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那段历史,一些老兵参加了各种和平活动,一次又一次地当众讲述自己当年的暴行,金子安次和铃木良雄就是其中的两位。

金子安次,85岁,入伍前是工人,铃木良雄,84岁,入伍前在家务农,原本是普通百姓的他们,从应征入伍开始,就开始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

铃木良雄说:“日本的军队,在新兵进入军队后,都要进行三个月的新兵教育,在三个月中要进行各种各样的教育,在新兵训练结束的时候,一定会有实战演习,就是把真正的敌人带来杀死的训练,一定会有这个的,把活人拉来刺杀。”

金子安次说:“开始杀人的时候大家都很害怕的,所以总是刺不中。我们到中国的村子里去,把村民们拉来绑在树上。然后在枪上装上刺刀,喊着‘呀……’就冲上去了。活着就刺,当时他们还在树上绑着呢。”

铃木良雄说:“谁要是刺中了,就会取得好成绩,受到表扬。”

金子安次说:“开始的时候我也睡不着觉,不过杀了一个人,又杀了一个人以后,慢慢地我也就习惯了。战争的时候,日军杀中国人,杀得越多,成绩就越好。“今天你杀了几个人”“我杀了两人。”“好,明天我要杀三个”展开了这样的竞争。根据杀人的数量,军衔越升越高。这就是军队。所以我们都很兴奋,只要是中国人,不论是干什么的,见到就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