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当兵的历史-哨所的兄弟

说实话,其实没什么好写的。要不是看到军团战友fengcai521回忆军营的帖子,我想我大概不会提起我当兵的那段往事。

说起来也惭愧,我当兵并不是志愿的。在温州这个到处充斥着金钱气息的地方来说,当兵不如做生意来得实在。高考失利,整天沉迷在游戏中的我,被忍无可忍的父亲送上了新兵火车。

三个月后,被折腾得半死的我。被分到兰州军区*****部队(因为同文章有联系,交代一下,是属于炮兵一类的,是支直属于中央军委的部队,不知道这有没有泄密之嫌)。我因为有点文化底子,在加上老爹的关系,被分到了机关,成了一个机关兵。

不用说,我想大家也应该知道,机关兵就是首长们的工勤人员。于是,我每天都重复着做着同样的琐碎的事:送报纸、文件,打开水等。日子就这样晕晕噩噩的过去。

如果不是遇到这样一个战友,我想我至今也不明白一个人应该怎样活着。

事情是这样的:我被临时抽调出去公干--陪后勤部长去基层。也许是在机关安逸日子过惯了,出去第二天就发烧。当时可把部长吓坏了,一个同我父亲一般年纪的大校,象父亲一样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不停的嘱咐司机开稳点,我至今仍然非常感激他,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军官,中国军队才能凝聚这样的战斗力。因为任务紧急,又不能马上回去(西北不象南方城镇密集,出去几百里地都荒无人烟)。其实,有备无患的司机,已经喂我吃过药了,只是混身提不起劲,昏昏沉沉的。尽管我再三请求,部长还是决定把我留下,嘿嘿!平时貌不惊人的我,关键时候还是有点气概的。于是决定把我安置在附近的一个靶场附近的哨所里。等路过的补给车,把我捎回去。

在哨所休息了一天多以后,感觉恢复了不少。很快便跟哨所里战友熟络起来,这是一个不大的哨所,只有两个人,一个班长,一个士兵,矮矮的两间房就是整个哨所。在闲谈中,无意中谈到,为什么要当兵。

班长告诉了我一个属于他和她的故事:两个同学,都很倾慕对方,女孩家境富裕,男孩十分有才气,却家境贫寒。为了贴补费用,男孩经常要去勤工俭学,结果高考的前个月病倒了。成绩出来后,男孩没有考上约定的大学。女方家里人本来就反对双方来往,一见男孩高考失利,更加反对了。男孩一怒之下,就参了军。在部队中,他也曾迷茫过,指导员开导他,在地方不能读大学,你就不能考军校啊!哦,我这才想起,原来桌上那堆厚厚的书原来就是复习资料。

说到这里,旁边的战士插了句嘴:“咱班长,现在除了训练,就是等补给车送来的邮件。有时候一天能收到好几封呢!”。“觉得当兵苦不苦。”我问道。“不苦,习惯了就好,就算考不上军校,咱不也是尽咱应该尽的义务嘛!”班长回答道。

因为这是一个偏僻的哨所,路过的补给车不多,我于是又在这里呆了一夜,晚上,我们聊了很多,班长作为我的同龄人,给了我很多的人生启示。

当我坐在补给车上,看着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哨所和两个黑点的时候,我又想起了那句话:尽咱应尽的义务。

虽然我已经退伍多年,但是,我一直努力的实现着自己的目标,完成自己的大学学业,这点我已经做到了。尽一个中国人应尽的义务,这点我还在努力中。

天上又将升起一轮明月。远方的兄弟,还好吗?不知道你考上军校了没有?




注:

在某些偏远兵站或哨所,写邮件是最直接的联系方式,但是由于运输的问题,常常是好几天的邮件同时到,这就是我们人民子弟兵扎根祖国,贡献青春的真实写照。


本文内容于 2007-9-10 9:12:18 被woll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