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恶女烹茶(下)

辽西老戟 收藏 5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王凤岐从正厅后门走出来,透过南北花廊的花丛,看见两个丫环从新房里出来鬼鬼祟祟地说着话走进后院西侧的一间屋子。临来时,马青再三告诉他,不要轻信马家大院的任何一个人,除了门口的两个石头狮子外,马家没有一个玩意儿是干净的!念头一闪,王凤岐悄悄地跟了过去。 隔着丰贞房间敞开的窗户,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11.html


王凤岐从正厅后门走出来,透过南北花廊的花丛,看见两个丫环从新房里出来鬼鬼祟祟地说着话走进后院西侧的一间屋子。临来时,马青再三告诉他,不要轻信马家大院的任何一个人,除了门口的两个石头狮子外,马家没有一个玩意儿是干净的!念头一闪,王凤岐悄悄地跟了过去。

隔着丰贞房间敞开的窗户,王凤岐探头看到两个丫环正在靠窗的桌上摆弄着两包茶叶。

“大少奶奶说得可是这包碧螺春,”小青指着桌上的铁盒,“就是这个铁盒里装的。”

“我知道,”大萍说道:“碧螺春里掺的是星崩儿的红信石,是慢药。就是正经的红信石中毒,也得三天、五天才能跑肚拉稀进棺材。掺在茶叶里又没多少玩意儿,月八的死不了。你没看见二少奶奶都气疯了吗?恨不得马上一刀捅了她!碧螺春赶趟吗?像以前的张大兰子折腾了俩月才上吐下泻蹬腿咽气,咱这俩个少奶奶能等得了俩月吗?既然大少奶奶有话,早死、晚死一样死!”一手揭开红色瓷壶盖,恶狠狠地说道:“就用这包茉莉花!”说着向茶壶里抖起了纸包,“茉莉花里掺着的是马钱子,这玩意儿药性猛烈,我让她喝完就抽疯!跟以前的田凤子一样,一袋烟的工夫就抽死了!”

“抽死了好!死一个少一个,都死了他妈的才好呢!”小青淫荡地笑了起来:“嘻嘻!咱俩就闲不着了!省得偷偷摸摸得在仓房里让大少爷整的一屁股都是草叶子!”

大萍盖上茶壶盖,一撇嘴:“还说呢!前天在账房大少爷送客回来,搂着我在门后干了我一下,都让回屋的段大烟袋看见了,吓得我心都蹦到嗓子眼儿啦!”

“看见就看见!谁也管不了大少爷!”

小青和大萍一样都梳着一条乌黑的大辨,头上斜插着一枝红绸花。薄薄的青衫、青裤凸显出少女窈窕的身形。小青苗条些,大萍丰满些,都是丰贞屋里的贴身丫环。

大萍对着西墙梳妆台上的铜镜照看着,拂了拂头上的刘海儿:“唉!少奶奶都死了,大少爷也不能把咱俩扶正,他还得续弦娶少奶奶!”

“娶就娶呗!”小青拿起桌上的一个茶叶筒,揭开绿壶盖,倒进了点茶叶,收拾着桌上的茶叶包,“不管他娶谁,他也忘不了偷咱俩的猫食儿!”

“小养汉老婆!又痒痒啦?嗯?嘻嘻!”大萍扭身拧了下小青的屁股。

“你才痒痒呢!骚逼!臭流氓!”小青收拾完东西,反身抓住了大萍。

两个丫环互相挠起痒来,调笑着揉扯在一起。

“别闹啦!”大萍推开小青,整了整衣角,端起了茶盘,“快点吧!到厨房沏水去!”

小青看着茶盘里的红绿两只壶:“都沏上水,两个少奶奶知道那壶该喝、那壶不该喝。”

新房里,李菊花问来问去的,新娘就是一句话也不说,她走来走去地感到嗓子冒烟、脚跟直疼,索性一扒拉新娘:“一边去!”,上了床:“老娘先歇会儿!”

李菊花气鼓鼓地躺在床上,忽然看到新娘的腰很粗,忽地坐起来,向丰贞招着手喊道:“大姐!你快过来!”

“你瞎折腾啥呀?”丰贞从桌旁缓缓站了起来。

“你看这丫头的腰比老母猪都粗,八成是怀上野种啦?”说着,双手摸起新娘的腰来。

“放开你的手!”秦凤凰一声怒喝,转身一抡胳膊。腰上缠着的围包里放着她的化妆盒和手枪,一旦被人发现可就糟了。故而一抡之下,她用了十二分的力气。

秦凤凰跟着青羽法师学过易容术,顺便修练过玉女心法。当下情急之中的一轮,竟是无意之中使上了“倩女扫雪”的招式,一股绵绵的阴柔之力喷涌而出。

扑通一下,李菊花被抡倒在床角里,脑地重重地撞在了墙上。

“啊?反了你啊?”李菊花自幼跟着悍匪哥哥东闯西杀,也会点拳脚功夫,可做梦也没想到面前这个不起眼的小丫头竟然有这么一手。丝毫没防备地吃了这么大的亏,揉着脑袋,不由得勃然大怒:“我***!”跃身双手扑向了秦凤凰。

“住手!”丰贞竖目喝道:“都给我停下!”

门口出现了手捧茶盘、满脸惊愕的大萍和小青,她们已经看见了新娘、伴娘与李菊花胡乱地厮打在一起。

秦凤凰的一句“放开你的手!”,用的是京腔京调,本地山沟里的丫头是说不出来的。丰贞曾远远地见过小敷子跟着她爷爷来药场送药材,也只言片语地听过小敷子说过话,可绝不是这个动静!更使丰贞疑心的是,这个小丫头竟能一抡之下把天天早上练功的惯匪妹子抡个仰面朝天!

不对!这小丫头决不是赵聋子的孙女小敷子!一定是马青、李良相派来的卧底坐探!好哇!马金龙,瞎了你的狗眼,娶家来一个杀你的坐探!

丰贞细眼一眯,心里暗暗笑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好吧,这回我让你看看老娘一箭双雕的手段!

“菊花!你过来!”丰贞一招手,“太不像话了!三少奶奶刚过门你就动手动脚的,大少爷知道这还了得?”

“大姐!是她先打的我!你看我这脑袋上的包!妈呀!都流血啦!”

“行了行了!过来先喝点水,消消气儿。”丰贞摸着李菊花头上的血肿的青包,使着眼色,“以后都是一家人了,这么闹下去还有完没完?你是大、她是小,你就不兴让着她点?听话,快坐下!大萍、小青,快上茶!”

“二少奶奶!快请坐!上好的碧螺春哪!”小青拉着李菊花坐在方桌旁,拿起了茶杯,大萍端起了绿瓷壶。

丰贞扭头对秦凤凰一笑:“大妹子,不是我说你,你的脾气也得改改。这还行了?哪有说刚过门就把你二姐打成这样的?还有你这个当伴娘的丫头,你咋也伸上手啦?”

“她又上床、又摸腰的,像疯狗一样……”小敷子辩白起来。

“这儿没有你说话的地方!”丰贞斥责道,心下却狐疑起来,眯起细眼盯着伴娘小敷子,嗯?这丫头的说话声倒有点像赵聋子的那个孙女的口音!是不是……,丰贞没再想下去,便对秦凤凰说道:“大妹子,天儿热,你也喝点水吧。”回头对两个丫鬟叫道:“还不给三少奶奶上茶?”

“来啦!”大萍从红瓷壶里倒了一杯茶,端着茶盘过来:“三少奶奶,请!”

“给我!”小敷子端过来,打开盖儿闻了闻。小敷子自幼上山采药,对各种有毒的草药,熬药煎汤,一闻便知。

“害怕下毒哇?”李菊花端着茶杯走过来,鄙夷地笑道:“贼心烂肝户不小,看着!老娘先喝了!”说罢用嘴吹了吹,慢慢喝起茶来。

“来!给我也倒一杯!”丰贞一挥手,小青端起桌上的绿瓷壶倒了一杯茶水走过来递给了丰贞。

小敷子看到李菊花和丰贞都喝起了茶水,闻过手中的茶水也没有异样,便转身递给了秦凤凰。

秦凤凰早就渴得难受,接过来不顾水烫几口就喝了下去。喝完,拿着茶杯又看了看小敷子。

“啊,没喝够、没喝好,”丰贞接过茶杯连忙说道:“小青!把茶壶拿过来,续茶!”

“好啦!”小青答应着拿过桌上的绿瓷壶,扭身近前向丰贞端着的茶杯里倒着茶,谄媚地说道:“这是大少奶奶从奉天府买来的一等碧螺春,一杯醉罗汉,二杯醉金刚,三杯才醉菩萨呢!三少奶奶,你老就喝吧!”

秦凤凰又端起了茶杯,忽然,丰贞低头闻着手里的茶杯,觉得味道不对,瞪开一双细眼看着大萍:“你……?”

砰!突然,李菊花失手扔到了手中的茶杯,茶杯摔在青砖地上打个粉碎,张着双手哆嗦着,眼睛瞪得老大,牙关紧咬、浑身抽搐地起来。

“你、你……?”丰贞脸色泛青、双眼如血,扔掉罗扇双手抓住大萍摇晃着,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这个小养汉老婆!你比我还阴毒!你安什么心?你是想……!”大萍惊慌地说道:“不!大少奶奶!我没放错啊!红壶是毒茶,绿壶是清水!你和二少奶奶喝的是清水啊!”

“对!没错!大少奶奶!”小青用手一指秦凤凰和小敷子:“她俩喝的才是马钱子毒茶啊!”

扑通!扑通!丰贞和李菊花先后摔倒在地上,翻滚着,把铺在地上的红毡卷皱起来。两人牙齿咬得咯咯响,顺着嘴角流着白沫,不一会儿,手脚抽搐起来,身体缩成了一团,痛苦难耐地发出“啊啊……!”的怪叫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