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教师节征文]往事如风之红月亮

静默的狙击手 收藏 5 148

2007年的阴历七月十六,报纸上说有月全食,并且是带食月出,太阳落山的时候天穹中会有一轮红月亮升起。出现红月亮的原因是月亮在升起的时候已进入全食状态,地球的阴影正好将太阳的光芒完全遮掩,不过由于是在傍晚时分,太阳的一部分光线折射到月球上,使得月食出现后一般看不到的月面显现出一种少有的暗红色。可惜的是我所在的城市当晚阴有雨,没能欣赏到这难得一见的天文奇观。但是,没能见到的红月亮,却勾起了我心底沉淀已久的一段童年记忆。

那时“文革”刚刚结束,我也只不过六岁左右的模样,正处于懵懂混沌的状态,很多事还不明白,到如今时间久了,记忆也早已支离破碎,一片模糊了。只记得那是一个晴爽的下午,家中忽然来了两个客人,他们是爷爷学校里的同事,一个于老师,一个范老师(其中的范老师后来是我高中时的校长)。他们来是因为爷爷头上的帽子摘掉了,学校让他正常担任教师工作。爷爷相当高兴,三个人促膝长谈,到了晚间,奶奶忙活了一桌丰盛的晚宴,在家中院子里的皂角树下摆了个平桌,爷爷和于、范两位老师开怀畅饮。月亮升了起来,一轮满月挂在树梢,又大又圆,奇怪的是,那月亮是红色的!那晚爷爷他们不知喝了多少酒,只记得到后来奶奶不给上酒了,用水瓢呈上红糖水在水缸里放凉了,然后再灌到葡萄酒瓶里让我送去,爷爷他们居然没喝出来!我到喝酒的年龄才明白,那是已经喝麻嘴了,就是白开水他们也喝不出来了!后来的几天我很为奶奶的智慧骄傲,这里面我也算是同谋了,呵呵。爷爷喝到几点我不知道,好像我困极了,奶奶便安排我去睡觉。爷爷是个基督徒,我的印象里他是烟酒不沾的,那晚是我唯一一次见他如此放纵自己。三十来年过去了,所有的记忆都已随时间风化,只有那轮红月亮清晰地铭刻在我的脑海中。

“文革”期间我们家很少有访客的,除去一些至亲,印象里来的最多的好象就是些革命小将或老将,并且往往是不期而至。每次他们到来,大人们就得毕恭毕敬地接受一番无产阶级式的教育,然后爷爷就会被带走。我一个小孩子,也不懂大人们在做什么,只是按大人的要求不乱说乱动。直到有一天在街头玩,突然被一阵喧闹吸引,接着看到一辆解放卡车慢慢开过来,车斗两边的人一个个被身后的人按着头、脖子上挂着写着大字的牌子,随车的扩音喇叭里一个高亢而兴奋的声音歇斯底里地宣泄着一种躁动的情绪。蓦然,一个熟悉的面容映入眼帘——那是爷爷,一米八五的大高个,艰难地弯着腰,脸上却是一种平静得近乎麻木的表情,我的脑子里顿时一片茫然和空白。从那时起,我的记忆里有了一个无法磨灭的词语:“臭老九”。

说起来,爷爷当老师,是偶然,也是必然。我的家族,历来标榜是书香门第,祖上在康熙年间出过一个翰林,家谱上说还当过雍正和乾隆的老师,号称“两代帝师”,在我家所在的小城里颇有一些名声,家族中人也是以读书为荣的。爷爷小时先入私塾,后进学堂,成绩应该还不错,适逢战乱,中学毕业的爷爷被家里送到上海求学,不知什么原因进了上海神学院,从此成了一个虔诚的基督徒。造化弄人,爷爷的一个选择,不管他情愿不情愿,影响了今后他自己还有自己的家庭几十年。爷爷的大妹选择了另一条人生道路,中学时加入地下党,后来参加了武工队,解放后曾担任过某个县的公安局副局长,兄妹俩的人生境遇从此不同。爷爷解放前在上海从事教会工作,解放后被政府安置到一个纺织厂,那时的工人有文化的很少,厂里安排爷爷在职工学校任教,爷爷就此步入了教师行业。1966年前后,离家日久的爷爷返回故里,到家乡的一所中学任教,不成想“文革”也开始了。由于爷爷的教会背景,在弹丸大的小城里居然成了大老虎,首先受到冲击,被打倒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整整十年,翻身不得,批斗和各种侮辱成了家常便饭。好在后来也没查出什么问题,加之更大的牛鬼蛇神被揪斗出来,爷爷反成了陪绑的了,虽说每次批斗都要有他,可毕竟不是什么主要斗争对象了——十年,算是活了过来。就可惜了那些被抄走的大半解放卡车祖上传下来的各种版本的书籍,落实政策那会儿,听说在当时就都被烧掉了。

爷爷重拾教鞭,自然重新焕发了青春,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工作中去。爷爷虽然不是教育行业的科班出身,但他教学的根底却是得天独厚的。上过私塾的爷爷写得一手好的毛笔字,年少时博览群书,古文底子也是浑厚的;教会学校的培养和因时代需要通过自学通晓了拉丁文、希伯来文、英语、法语、俄语、日语、希腊语七国语言;到他那家传五代的中医针灸使他教学有如行医般严谨细致;他的知识面相当广泛,讲课时善于发挥,旁征博引,不拘一格,自然引人入胜。那时的学校一切刚刚走向正轨,百废待兴,爷爷充实渊博的知识使他成了一个“万金油”式的教师,虽然主课是教语文,但不论是初中、高中,还是数学、英语、历史、地理等,都带过课。我现在公司的董事长当时正是他的学生,曾有一次感慨地对我说,你爷爷是我们学校最好的语文老师。有幸的是,我高二那年,早已退休的爷爷被学校返聘回来代课,刚巧我班的地理老师有事请假,爷爷临时顶替,一节课下来,就有班里英语学习成绩最好的同学跑过来问我爷爷的知识面怎么如此广,这个同学初中时就把高中英语学完了,平时眼高于顶,看人都是要用眼角的,当我简单介绍了爷爷的情况,尤其是掌握七门外语时,他是矫舌无言,佩服得五体投地。

在爷爷的影响下,我的家庭也算是教师世家了。大姑做了一辈子的小学教师,现也退休了,小叔曲师大毕业后做了几年高中老师,后来考取了公务员,就连弟弟也娶了一个老师当老婆。至于我,小时心灵上所受到伤害使我在高考选择专业时刻意避免成为一名老师,本已考取了一所专科师范院校,结果我放弃了,现在在一家国企搞营销,商海沉浮,现在想来,那时的选择不能不说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遗憾。

教师节到了,匆匆成就此文,表达一下我对教师的敬意,在这里,我为天下所有洒下辛勤汗水的园丁们祈祷,愿他们平安、幸福!


本文内容于 2007-9-10 8:26:56 被静默的狙击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