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三卷 铁血征程 第27章 万里泣别

flxlrh303 收藏 40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内容简介] 冷剑他们身份的改变,不是针对丁霸,而是为了方便出国执行任务。如果以军人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到别的国家执行任务,会产生怎么样的后果?冷剑的身份,逃亡海外的丁霸可能已经猜想到,但没有什么问题,军警派卧底把黑恶暴力集团连根拔起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任何国家只会支持不会反对。丁霸敢在匿藏国现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特别行动小组的名单冷剑确定下来,但不是马上就可以行动。他们的档案需要时间整理,档案从军部到地方也需要时间;他们的武器需要准备;他们的路线需要准备;他们的情报也需要军情处和国安准备。

冷剑他们身份的改变,不是针对丁霸,而是为了方便出国执行任务。如果以军人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到别的国家执行任务,会产生怎么样的后果?小学生也能猜想出来。冷剑的身份,逃亡海外的丁霸可能已经猜想到,但没有什么问题,军警派卧底把黑恶暴力集团连根拔起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任何国家只会支持不会反对。丁霸敢在匿藏国现身大声疾呼中国会派人来缉捕他吗?不敢,因为他是恐怖分子,是国际通缉犯,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通缉犯。即使他敢现身疾呼,但他在大陆里的所作所为证据确凿,只会令国际社会同情中国,他匿藏的国家如果不装腔作势派兵抓捕他,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利用一个星期的空闲时间,经肖上将同意,冷剑将带领这班无悔热血军魂的铁血战士回家和亲人告别。所有参加这次“玉石俱焚”行动的战士都明白,这次行动他们九死一生,死了还没有崇高的名称——烈士!如果不回家见见父母兄弟,就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

冷剑身穿崭新的军服,坐上最新的越野军车——北京勇士行万里路探亲。虽然冷剑的通缉令没有取消,但军方已经在暗中撤走缉捕人员,警方的也没有大张旗鼓地进行抓捕行动。他们开的是军车,开车的是现役军人,没有军方的配合,警方才不会检查军车。

六人轮流开车,二十四小时不停顿。路程从远到近,从农村到城市。

首先去的是钱中信的家,他最远。

天高地阔,黄沙漫天,满目疮痍,人迹稀少。越野军车经过卷起漫天的黄色巨龙,久久不散。

六个人吃喝在汽车,二十四小时不停地奔波,终于在第二天的中午赶到钱中信的老家。

钱中信的老妈还住在窑洞,越野军车不得不停在很远的村口,因为小路不能开汽车了。他们就从汽车里拿出大包小包的礼物,跟着钱中信的后面赶。

这次军部非常大方,给了冷剑一个中国银行的银行卡,卡里面究竟有多少钱,冷剑不知道。他只记得军部上级的话:“任你刷卡,卡上的钱没有了会自动充值。”冷剑也没有查卡上有多少钱,只是取出二十一万,在城里买了一万块的礼品,剩下的二十万就交给钱中信唯一的亲人——已经七十多岁的母亲,这二十万可能就是他们为国捐躯的抚恤金。

回到梦萦魂牵的故乡,钱中信的眼睛湿润了,他满怀激动地在前面跑步带路。如果冷剑离开鹰凖特战大队这两年钱中信没有回家的话,他已经快四年没有回家了。

村中的小孩子好奇地看着这六个一身戎装、气宇轩昂的军人。其中一个年级比较大的认真地瞧着,突然撒腿就跑,边跑边放声大喊:“中信大哥回来了,中信大哥回来了!”

寂静人稀的村庄顿时热闹起来,每个窑洞都有人钻出来,年轻的都向钱中信家的方向跑,也和小孩子一样,边跑边喊。

钱中信见到每一个乡亲都亲热地打招呼,都拿出糖果饼干话梅白酒等礼物分发。冷剑他们背上的背包越来越轻,背包里的礼物都分给热情的乡亲们。

乡亲们越来越多,簇拥这钱中信一班军人浩浩荡荡地奔赴钱中信的家。

还没有到家,有一班人扶着一位耄耋之年的巍颤颤的老婆婆迎将出来。

这位老婆婆七十多岁,满头银发,双眼闪着青光,皱纹如犁爬过一样深,弓着腰,苍老的双手在摸索着,嘴里不住的念叨:“信儿回来啦?信儿在哪儿?”

男儿膝下有黄金的钱中信“轰隆”一下狠狠地跪在地上,流血不流泪的铁血男儿眼泪婆娑。钱中信狠狠地抱着老婆婆,悲叫一声“妈”,就泣不成声。

老人家抱着钱中信的头,在不断地抚摸,嘴里喃喃道:“孩儿,妈的眼睛前两年就不行了,不知道我的孩儿有没有长高,有没有更英俊了?”

冷剑他们五个人也齐齐地在老人家面前跪下,齐声叫声“妈”。老婆婆愕然了,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钱中信含着眼泪拿着妈妈的手,引着他妈妈的手放在冷剑的头上说:“妈,这是我的上级冷上校。”

老婆婆用手抚摸着冷剑的头,摸索着抓着冷剑的双臂,想把冷剑扶起来,嘴里不住责怪钱中信:“你这个孩儿就是不懂事,怎能让长官给我这个老太婆下跪呢?”

冷剑“咚咚咚”地给老人家磕三个响头,抱着老人家说:“妈,我不是什么长官,我也是你的孩儿,你还有四个儿子要给你磕头请安呢!”

方熊子他们四个也齐声叫声“妈”,整齐地向这个伟大的母亲磕三个响头。

现场所有的村民都热泪盈眶,默默地注视着这绝对能催人泪下的一幕。

老人家脸上展开幸福的笑容,用颤抖的、筋脉怒突的、粗糙的手把冷剑他们逐一扶起来,哆嗦着从身上拿出红包一个红包塞进冷剑的手上,说是见面礼。然后她扭头吩咐旁边的人快点封好红包,说她要给每一个儿子一个红包,预祝所有的儿子平平安安,安居乐业。

钱中信的兄弟叔侄连忙封好红包递给老人家,老人家摸索着把红包塞进每一个儿子的手上(当然钱中信也少不了),才露出舒心的笑容。

钱中信和冷剑扶着妈妈回家,村民都自觉地跟在后面。钱中信的家非常简陋,窑洞里出来几张破旧的矮板凳,一张摇摇晃晃的、一碰它就唱起难听歌儿的破四方桌,就没有其他家私了。

冷剑的眼睛又红起来,就是这种情况下,这位伟大的母亲还要把唯一的儿子,唯一的亲人送去当兵,去保家卫国。

邻居早已张罗着在钱中信的门口摆放好桌子和凳子,老人家左手抓着钱中信的右手不放,右手拉着冷剑的手叨念着说乡亲们对她很好,自己的眼睛瞎了之后,乡亲们无微不至地关怀她,叫钱中信和部队放心,她在家生活能自理,没有问题。还不住地嘱咐钱中信在部队要好好干,要听长官的话。虽然了冷剑不断提醒老人家不要叫他长官,叫他儿子,憨厚的老人家一会儿就忘了。

在乡亲们张罗酒席时,冷剑把一位乡亲拉到一边,说老人家的眼睛俗称是“青光眼”,医学上说是白内障,早期可以医治。

乡亲把手一摊 ,无奈地说现在大医院的医药费贵得吓死人,不是穷人能够进入的地方,他们就是卖掉牛羊房屋也看不起病。

冷剑的心一酸,把老乡拉到钱中信看不到的地方,从背包里取出二十万块钱,塞进老乡的手里,轻声嘱咐不要给钱中信知道,要瞒着钱中信用这些进大医院看眼睛,并说如果钱不够,可以打这个电话。

说完,冷剑抽出一张纸,写下一个电话号码和一些字,吩咐老乡如果钱不够就打这个电话找秦大队长,只要对接电话的人说是冷剑上校吩咐打的就行。

在乡亲们的热情挽留下,中午饭就在空旷的村中央进行。全村的乡亲们就像过年一样,有米的出米,有鸡的杀鸡,有羊的剐羊……

人多力量大,一顿百家饭一个多小时就弄好了。冷剑叫乡亲们随便就行,乡亲们的语言很朴实,说这条村从来没有像冷剑这么大的官光临过,(究竟冷剑是多大的官,乡亲们可不知道,在他们心中冷剑是非常非常大的官就行了,冷剑是钱中信的上级,不是大官是什么?),说他们的穷乡僻壤钱中信能做个解放军军官,是全村人的光荣。

吃完饭,趁着钱中信扶着老人家进屋的时候,冷剑向其他队友打个眼色,队友心有灵犀地齐齐起身,向热情的乡亲们敬过军礼,小声对乡亲们说他们有任务要离开,别惊动钱中信。

在乡亲们愕然的神情中,冷剑他们逃也似的奔出村口。在他们发动汽车想离开的时候,钱中信一边呼喊一边追出来,后面跟着一群村民。

钱中信二话不说,满脸怒容地跳上越野军车,一声不吭。冷剑咳嗽一下,说:“你还是陪老人家多两天,四天后归队集中不就行啦?”

钱中信翻过白眼,没有好气地说:“骗小孩子吧,四天后我肯定找不到你们。”

“你这样的情况,真的不适合执行这种任务?”方熊子也说。

钱中信干脆把脸扭在一旁,不说话。

远远一大群人扶着钱中信的老母亲赶出来,老人家赶到车前,“嚓”一声跪下,流着泪说要冷剑这个长官带着他的儿子去,如果钱中信有什么地方做不够,可以打可以骂,但绝不能放弃钱中信。

冷剑连忙下车扶起老人家,说他只是想让钱中信多陪她几天。老人家连连摇头,说她绝对不相信。

冷剑咬咬牙,说他们要去执行生死未卜的危险任务,钱中信不适合去。

老人家说:“我书读得少,不懂大道理,若能保我们一方平安,越危险信儿越要去,即使信儿为国捐躯,我老太婆还有你们这些儿子,还有政府,还有乡亲们照顾呢!如果长官不给信儿去,我老太婆再给你下跪。”

非常朴实的语言,绝没有任何的豪言壮语,冷剑他们眼睛都通红了。我们的军人的腰杆为什么能挺得这么直,就是因为我们有伟大的父母亲,伟大的军嫂在背后默默支持。

冷剑他们全部下车,冷剑威严地厉喊一声:“敬礼!”

六只手掌狠狠地举到眼眉旁,在庄严的熠熠生辉的国徽下向伟大的母亲敬上一个最崇敬的军礼。

军礼良久,良久才完毕,钱中信抱了抱妈妈,在老人家面前磕三个响头,头也不回的钻上汽车。

军车已经消失了,被人搀扶着老人家眼里才滴下两行清泪,面向军车消失的方向久久不愿回去,全体村民也不愿意回去,他们都从冷剑这个领导的话中听出他们即将去执行非常非常危险的任务。

到每一家辞别,这些铁血的男儿都流出热泪。

方熊子兄弟众多,家大业大。最令冷剑他们难忘的是方熊子那个已经六岁多的儿子竟然不敢认父亲,军嫂告诉冷剑,方熊子在他儿子出世时回家探亲,在孩子三岁时回家才住几天,就因为有特殊任务回部队。孩子已经六岁多了,严格来说,孩子只见过爸爸几天,都是做妈妈的指着照片教孩子认爸爸的。

在方熊子他们离开时,孩子抱着爸爸的脖子不肯放手,哭着要爸爸,孩子哭声传得很远,很远……孩子的哭声令这些铁血男儿的心也碎了。

谁TMD说军人无情,军人只是把他们私情狠狠地收藏在心灵深处,把他们的情无私地奉献给祖国和广大人民。

刘乐友家在“城市”,在城市的孤儿院,孤儿院贴满刘乐友的照片,教育全院的孤儿向刘乐友学习,长大后当兵保家卫国。怪不得刘乐友每个月的津贴都不够用,原来他都寄回孤儿院;怪不得刘乐友沉默寡言,很少回家探亲,原来他是孤儿。

当霞光遍洒,金光万道时,冷剑踏入他既熟识又陌生的家乡,踏入虽然不是生育他却哺育成茁壮成长的家乡。哺育他成长的小山村,只剩下他义父一家没有搬出去,破旧低矮的泥砖房屋由于长时间没有人修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断壁残垣的凄凉景象。家乡的一草一木由于缺少人的砍伐,比十年前更旺盛,欣欣向荣,预示着灿烂的明天。

从资料中冷剑已得知冷爷爷早已过世,义父和许伯伯许婶婶也已是耄耄老者。

当冷剑回到阔别已久的家时,冷剑的义父和许伯伯见到冷剑和他的战友一身戎装,眼睛亮了,这两位老军人眼含泪水,喃喃说他们从不相信冷剑是穷凶极恶之徒,他现在身穿着崭新的军装就能说明一切。

义父告诉冷剑,因为冷睿亲手抓捕冷旗,冷旗的母亲不再在镇上住,搬回毗邻金三角的老家,也拒绝见跪在门口一天一夜的冷睿。

许婶婶抱着冷剑的头哭着说她在心理上已经原谅冷睿,但在感情上还需要一段日子。还说和冷旗同母异父的冷雪憎恨冷睿,冷雪说冷旗作奸犯科罪有应得,但全国这么多警察,为什么偏偏是冷睿去抓。

冷剑心里一阵凄然,军装警服在身,身不由己啊。

冷剑拜祭了冷爷爷,只在家呆一会儿就告辞,两位老军人明察秋毫,没有多问什么。他义父在临别前只吟诵了一首陆游的诗:“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台湾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而满腹经纶的许伯伯则吟诵了几句诗,一句是:“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戎轮台。”一句是:“时危见臣节,世乱识忠良。投躯报明主,身死为国殇。”最后两句他用炯炯有神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冷剑说:“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

冷剑等六人向两位终老也不忘忧国忧民的老军人敬过有力的军礼,在两个老军人热切期望的眼神中义无反顾地踏上铁血征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