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 穿越 大战(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90.html


“巴嘎!一群笨蛋!饭桶!帝国军人的耻辱!”

沼田德重在得知寺内俊的死讯后,勃然大怒。连续摔烂了两个茶杯。还觉得不解气,又把他的属下臭骂了一顿。

中川敬一上前一步说道:“阁下,请您息怒,据卑职来看,支那军队已在富金山经营数日,仗着有利地形和皇军对抗。除了要连续不停的进攻,不给守军以喘息的机会外,我们还需要更多的重炮部队。另外,还请阁下联系空中集团,一同作战。这样以空地一体的高压进攻,就是神仙也会被我们碾的粉身碎骨。至于寺内君的殉国,在卑职看来那只是他碰上了一个比他更厉害的人,这纯属个人问题,不能说明我们26旅团的战斗力有什么不妥。”

沼田长出了一口怨气说道:“刚才师团长阁下严厉的训斥了我,此次事件我将负全部责任。另外,山田梅二的103旅团随后就到,现在可能已经进入了作战位置。还有二个独立重炮联队。山田这家伙肯定会以这次事件为借口来嘲笑我无能。”

说完沼田一拳重重的击在桌子上,震得桌上的茶壶翻落在地,名贵的茶叶溅撒了一地。沼田突然抬起头两眼死死的盯着中川敬一说道:

“中川君,我要你在103旅团发起进攻前,在发起一次进攻。我会调动所有的炮火支援你,另外,我马上请求空中集团给予作战指导。我要让山田这家伙看看,我26旅团虽遇小挫,但依然能战!”

“哈咿!卑职这就去前沿督战,定不会辜负阁下的期望!”

这时,天以开始放亮。经过一夜苦战的战士们都十分的疲惫。刘涛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正在检查阵地。

“马贵、二柱子你们几个排长叫弟兄们检查完武器弹药后,抓紧事件休息,留下观察哨。”刘涛嘱咐他的属下。

奉命支前的民工快速的向阵地上输送着各种弹药,野战医院也在忙着和包扎和抢救轻重伤员。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一阵奇怪的风啸声。刘涛脸色大变,拼命的喊道:

“日军炮击!快隐蔽!”话音还没落下,铺天盖地的炮弹就砸了过来。此起彼伏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刘涛所在防炮洞已是摇摇欲坠了。随着一次又一次的爆炸声响过,防炮洞的支撑上也是一片片的尘土落下。

此时的刘涛已被震得耳鼻出血,眼珠子好像就要蹦出来一样。刘涛使劲堵住耳朵,张开嘴。尽量把姿势放低。最大程度的减轻炮击所带来的损伤。心里只盼望这该死的炮击赶紧结束。

可日军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不但如此,而且日军的飞机也来凑热闹。四架轰炸机在富金山的上空开始了水平轰炸。一颗颗几十公斤的高爆炸弹落在阵地的周围。这些航弹的破坏力可比炮弹大得多。双方的尸体被炸得支离破碎。巨大的弹坑遍布阵地上的每一个角落。

阵地上所有还活着的战士们都在强忍着,毕竟日军的炮击早晚会停止,到时候他们会将憋了一肚子的怨恨之气撒在日军的步兵身上。国军的炮兵也对日军进行了压制炮击。但由于炮龄老化等诸多问题,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只是摧毁了靠近前沿的日军部分轻型火炮。这种战绩把炮兵营长黄青海急得直蹦高。可他除了蹦高之外,也是无计可施。

日军那招人恨的炮击渐渐的停了下来。四十分钟的饱和炮击和轰炸使中川敬一觉得上面就算是天兵天将也该炸得差不多了吧。

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衬衣,头上没有戴军帽,只是系了一根白布条,上面写着必胜二字。58联队和116联队的日军和中川的装束一样。在战场上形成了一道另类的风景。

中川冲着国军阵地拔出了他的指挥刀,高声尖叫道:“勇士们!为了帝国军人的荣誉!杀给给!”

“杀给给!”

数千日军嚎叫着,也不分什么队形了,一窝蜂似的向上冲去。刘涛见状马上在一张纸上写了几句话。写完后一把拉过他的卫兵,在他的耳边大声的喊道:

“你马上去炮营那里,把这个交给黄营长。记住,一定要快!”

卫兵把纸条装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点了点头。然后急忙的去了。

黄青海接到刘涛的条子后,立刻下达了命令:“迫击炮注意了,原定射击诸元不变,八发极速射。预备----放!”

十六门迫击炮几乎同时发出了怒吼。炮兵们以迫击炮的设计最高射速发射着炮弹,他们这里多开一炮,前沿就会少几个鬼子。就能为阵地上的步兵弟兄们多分担些压力。

密集的炮弹按照装订好的射击诸元,飞向日军的中间。这一下搞得日军十分的被动。前面的队伍冲上去了,后面的被压制在原地,无法进行有效的支援。刘涛心里此时可是乐开了花。

“好样的!就怎么打!狠狠的打!哈哈哈,过瘾啊。小鬼子,你们也有今天。也让你们尝尝趴在地上挨炮弹的滋味!”

就在这时,炮击的频率和强度却明显的降了下来。

“怎么回事?他娘的。卫兵去看看,这是怎么搞得。”

刘涛一把把帽子摔在地上极度愤怒的骂道。

一样暴跳如雷的不止刘涛一人,黄青海就是其一。

“**你娘的程坤!你干的好事!你要害死多少人啊!”

原来,黄青海眼看炮弹所剩无几了,后方还没送来炮弹。就命人去团部军需处领。但军需处按团长程坤的命令发过来的全是82毫米的炮弹,可是这里用的是81毫米的迫击炮。本来随炮弹来的还有十门82毫米迫击炮,眼看就要到炮营了,程坤又命令调到主阵地的右翼803高地上去了。说是三营需要加强火力。

这下可好,数百发炮弹没一发能用。黄青海急眼了,随即下了一个在世界战争史上绝无仅有的命令。

“全营现在开始---磨炮弹!”

说罢,亲自抓起一发炮弹就在石头上磨了起来。所有的人马上和他一样,以砖石为锉,磨起了炮弹的弹带。

一毫米,听起来很薄。但是要磨掉一毫米厚,十七厘米长的弹带,不是件容易的事。许多人的双手磨出了水泡,磨出了血。

黄青海边磨边鼓动炮营的其他士兵:

“弟兄们!抓紧时间啊!前沿每一秒钟都在流血,每一分钟都在死人。我们早一点磨好,步兵弟兄们就会少一点伤亡。步兵弟兄们打得苦啊。”

当卫兵回来报告时,刘涛他们已经和日军激战多时了。

国军在拼命,同样日军也在拼命。日军的掷弹筒不停的发射着,在战士们的周围,不时的有榴弹在爆炸。没人去理会,也没人去躲闪。经过日军重炮和航弹的洗礼后,那小小的榴弹已不被战士们看成是威胁了。

日军这回真的是玩命了。一排排的冲锋,又一排排的倒下。前面的被打死了,后面的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冲。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火力也越来越猛。轻重机枪、迫击炮、掷弹筒、手榴弹各种武器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内响成一片。

日军占据火力的优势,而国军占据了地势上的优势。双方搅在一起,从早上打到下午,都在比拼着意志力。

阵地上的土被战士们的鲜血染成了红色。但是他们还在继续作战。轻伤员继续留在阵地上作战,重伤员则躺在一边,为还能作战的人压子弹。有的不能动了,但是他们还有一张嘴,他们大声的喊着,给战士们加油、打气。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时间、不知道什么是流血、也不知道什么是死亡、他们只知道杀鬼子,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为死去的成千上万的父老乡亲报仇!

进攻的日军实在是前进不了了,就用同伴的尸体垒成护墙,边射击边等待自己的后续部队。

这时,交战双方换了打法,相互投掷手榴弹。由于距离比较近,日军扔过来的手榴弹不会马上爆炸,有的战士就用枪托和工兵铲把手榴弹击打回去。那个活宝新兵吴二牛,居然在短短十五分钟内,用工兵铲击打回去二十四颗手榴弹。战况的激烈程度可见一斑。吴二牛边打边感慨---“原来手榴弹还可以这么用?!”

底下的日军可就惨了。由于是仰攻,前面更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供隐蔽。只能躲在尸体的后面,稍一露头就被不知道那里打来的子弹打死。对方扔过来的手榴弹,自己动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的挨炸。真是进退两难。

刘涛的日子也不好过,原来的一个连的预备队早就拼光了。如果不是营长一次又一次的派援军上来,恐怕主阵地早就被日军占领了。就是这样,现在阵地上的战士也不足一个连了。

夜幕再一次降临大地。日军由于伤亡太大,已无力在继续进攻下去。在留下二千多具尸体后,趁着夜晚退了回去。只留下前沿的少数士兵监视国军(不是不撤,而是撤不下来)刘涛没有下令反击。他这边也是筋疲力尽了。与其勉强反击,不如抓紧时间休息和补充兵源和物资。做好准备迎接下一场的恶战。

刘涛疲惫的躺在一个弹坑里,心里却在想着原来的时空“爸爸、妈妈,你们还好吗?虽然我们不再一个时空里,但是你们的儿子没有给你们丢脸。请二老放心,我一定会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爸爸、妈妈,我真的好想你们啊。哦,对了,还有小娟。不知她现在在干什么?又和哪个帅哥在一起?唉,真烦人。”不知不觉的刘涛睡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