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日记》深夜排查

jojowut_110 收藏 5 88
导读: 深夜,转至一排柴间前,敲了半天门一点反应都没有,俯耳一听,沉沉的鼾声隐约可闻,辅警正欲再拍门时,我摇了摇头制止了. 这么沉的鼾声,一定累了一天睡迷糊了,我们是为保护一方平安才开展治安大清查的,不是来扰民的. 事实上,我真的怕参加这种行动,不是怕苦,而是怕被老百姓误解,尽管清污除垢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是这种节前地毯式的清查行动,多少有点令人反感.况且除少数不法分子外,大多数外来务人员是凭自己智慧、血汗辛苦挣钱养家糊口,比起那些个成天出入高档娱乐场所,衣冠楚楚,剔着牙、腆着


深夜,转至一排柴间前,敲了半天门一点反应都没有,俯耳一听,沉沉的鼾声隐约可闻,辅警正欲再拍门时,我摇了摇头制止了.


这么沉的鼾声,一定累了一天睡迷糊了,我们是为保护一方平安才开展治安大清查的,不是来扰民的.


事实上,我真的怕参加这种行动,不是怕苦,而是怕被老百姓误解,尽管清污除垢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是这种节前地毯式的清查行动,多少有点令人反感.况且除少数不法分子外,大多数外来务人员是凭自己智慧、血汗辛苦挣钱养家糊口,比起那些个成天出入高档娱乐场所,衣冠楚楚,剔着牙、腆着肚的达官贵人来说,他们的钱来的干净得多。


我亲眼目睹一家四口人在不足十平方米的矮小平房里其乐融融地生活景象.晚上8点多了,男人刚下工回来,女人背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一边叨叨絮絮地说着一天的家事,一边张罗着给男人打水洗脸洗手.一张用木板搭在小板凳上支成的简易桌上,两个家常小菜,一小瓶荞麦烧,男人坐定,轻轻地呷了一口酒,一幅很满足的神情,他们的大女儿——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趴在另一张板凳上做功课。昏黄的灯光下,四个身影在摇晃,这么温馨的家庭,你又怎么忍心都打搅他们?


我在想,身为执法者,我们在打击刑事犯罪,铲除社会毒瘤时,完全可以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冷酷无情;可在大多数时间,面对我们的老百姓,无论他身处哪个简陋的旮旯,无论他们怎样的贫穷,我们是不是都应该收起威严的脸孔,放慢自己的语速,放低自己的语调,视他们如自己的兄弟姐妹,让他们感觉像春天般的温暖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