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兵 第二卷 龙战于野 第二章

韭菜煎鸡蛋 收藏 52 8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3/


第二章


天很阴沉,云层很低,在这离别的天气里,天空显得昏暗,空气显得格外压抑,加上一股离别的情绪,让新兵连的每个人都感觉鼻子有点酸,一起经过新兵连训练的战友,今天将分到各自的单位,也许从今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机会相聚,这些曾经在一口锅里吃过饭,一个战壕打过靶的战友们将用自己的青春去补充那铁打的军营,老兵留下的空缺。

黄猛背上背着背包,手提着1个迷彩包,包里面装着所有的个人物资,站在新兵连的操场上,看着一个个新兵连的战友上车,不断的目送着他们上车,而如同黄猛一般站在操场上的几个兵心急如焚,渐渐强壮的许成功,冷酷异常的林雨,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叫到他们的名字,看着军车一辆辆开走,战友一个个减少,他们有一种茫然的恐惧。

操场上的人越来越少,直到连长报完名拍拍九班长杨天照的肩膀,然后一头钻进驾驶室后,黄猛才骇然发现,偌大一块操场上面,只剩下自己、林雨与许成功三人,三个背着背包,旁边放着迷彩包的战士。

九班长杨天照走到卡车后面与车上十班长范子信亲切的交谈着,小声的轻笑着,两人不时的互相拍打着对方,这两个从小就在一起练武,长大一起参军,新兵一个班,下连分在一个班,转士官也一同转的两个人,比亲兄弟还要亲的两个人,这次要开分了,很明显杨天照这次是不会随着军车回去了。

黄猛焦急的看着班长杨天照,他在纳闷,难道部队不要他们了?他们被丢弃了?但是没听老头子和哥哥说过授过衔以后还有被丢弃的兵啊?难道把他们分到放个屁都能臭遍全岛的偏远海岛去数贝壳?难道是把他们丢到无人问津的小仓库去看破烂?一个个让人恶寒的想法在黄猛的脑海中浮现,让黄猛的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新兵连连长周桂联从驾驶室里面走下来与杨天照交淡了几句,离的太远,黄猛听不到他们说的什么,只看到班长杨天照敬了一礼,周桂联举手还礼,然后蹭的一下窜上大卡车,走了,都走了,除了远站在远处对着远去的大卡车傻敬着礼的杨天照,操场上只剩下他们3个人了。

黄猛摇摇头,天空依旧显得很阴沉,一切似乎都一样,但一切又明显的不一样,黄猛悲戚的想着,我的命不会这么悲惨吧。

许成功也不解为什么还留在这里,回头看看一脸冷漠的林雨,再看看一旁黄猛一脸猴急的四处观望着,许成功反而不急了,对他来说,到哪还不都一样,但是只要让他看到黄猛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他就感觉特别的踏实,这是一个在他长到这么大,第一次对他说“从今以后我就是兄弟”的人,许成功只要看到黄猛那张熟悉的脸就觉得心里非常踏实。

“班长,是不是部队嫌我们几个老搞乱,准备把我们遣送回家了!”看着班长杨天照过来,黄猛开口问道。

杨天一看这3个人还傻愣着呢,就轻笑了一声“坐下休息一会吧,接我们的车还有1个小时才到。”

“班长,我们会被送到哪里啊”许成功带着满脑子的不解,疑惑的问道。

“呵呵,从今以后,我们四个人就是一个作战小组,作为一种全新的编配,我们将会被送往教导队进行为期3个月的培训”杨天照也挺兴奋,自己有这个机会去接受一下更高深一点的培训,让他感觉特别的开心。

黄猛很是受伤的心呼拉一声放了下来,还好不要去数贝壳,还好不要去看破烂,是全新编配的作战小组,还将进行特训,哈哈哈哈,黄猛差点笑出声来,真是人生最过吸引人的就是前途的变幻莫测啊。

正当黄猛得意开心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黄猛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伸手指着盘脚坐在地上,腰杆挺的笔直,表情冷酷,脸上有同刀削一般凌角分明的林雨,“我们4个人一组,我要跟这个曾经从背后偷袭我,打伤我兄弟的家伙一组?班长,你行行好,把他调走,我看到他那样子就觉得恶心。”

“你小子给我闭嘴,你以为部队是干什么的,你说不干就不干,你当部队是菜市场,还讨价还价的,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老老实实服从安排,遵守纪律。”杨天照劈着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黄猛不说话了,狠狠的瞪着林雨,这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了。林雨侧过头来瞪了黄猛一眼,似笑非笑的眼神里面透出一股寒意。

一辆猎豹越野车驶进新兵连,在操场上停住,走出一个参谋,杨天照急忙跑过去敬礼,中尉参谋点点头,指了指三个新兵,四个人被猎豹带走,开往教导队。

丹阳,连江北部一个小镇,镇子西方便是连绵不断的山峰,这里是武夷山脉的延续,高大挺拔的山峰显得格外的雄壮魁梧,连绵不断的山峰气势磅礴,山峰的顶部环绕着一层层雾气,看起来好像看不见顶端,坐在猎豹越野车中透过窗户玻璃仔细欣赏外面风景的黄猛越发觉得山峰的高大。

山脚,修建着一排营房,3层楼,营房的前面在一片宽广复杂的训练场,什么战术演练场,综合障碍场,射击训练场一应俱全,这里便是735部队号称魔域的教导大队。据说每一个在这里接受过培训的人,在离开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比来的时候会瘦掉10斤以上,而在这里训练3个月以上还没有扭断过骨头,摔断过胳膊的那都称的上另类。让一个常年艰苦训练的战士在原来的基础上瘦掉10斤,可以想象出那种超过人体极限的训练方法有多么变态和残酷。

操场上排着长长的两列队伍,队列里面的战士都背着背包,一旁放着迷彩包,他们也如同黄猛一般直接从新兵连被送到这里,站在队伍前面的是一个肩挂二杠一星的少校,被战士们称为魔鬼的教导队队长。队列前头有4个3级士官,略带怜悯的看着从车里下来的黄猛,许成功等人,在他们眼里,又来了一帮倒楣鬼。

少校留着简短的小平头,没有满是肌肉的身体,没有高高的个头,脸长的很平凡,属于丢到人群里绝对找不出来的那种,惟一不同常人的,是他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深邃的眼眸精光若隐若现,少校的眼光扫过队列,队列里的人就如同被几十把枪指着一样,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力,就算是黄猛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胆子奇大的家伙此刻也被少校那种如同实质一般的眼光震住,认真的站在队列里面,大气不敢喘一口。

只有杨天照了解这种压力,杨天照熟悉这种眼光给人的压力,因为他曾经在一个人的身上看到过,他的班长俞伟,杨天照清楚的感觉过俞伟手握狙击步枪时给人的感受,那是一种猎人看着猎物的眼神,充满着杀意,那种实质性的眼光看向对手,给人的不仅仅是一种压力,更有一种错觉,一种全身被对方锁定,动弹不得的错觉,那是一种浓重的杀气,只有在炮火纷飞,枪林弹雨般的战场上战斗过搏杀过,亲手收割过人命的人才会有这种浓烈的杀气。

天空渐渐的阴沉了下来,少校站在队列前头,静静的注视着队列里的每一个人,混合着渐渐阴暗下来的天空,杨天照有一点点错觉,仿佛这个人就是他以前的班长——俞伟,那种可怕的、令人窒息的感觉,让他感觉熟悉无比。

队长终于开口,声音不大,但是沉稳有力,字字有力,“欢迎你们来到教导队,你们是今年的第一批学员,接下来的三个月,你们将在这里接受为期三个月的集训”少校顿了顿,沉声说道“你们中有士官,有第二年兵,有新兵,但是一旦训练开始,在我的眼里,你们将没有姓名,没有军衔,没有职务,只一个学号的学员,直到训练结束。在这里你们需要做的只有两件事,第一,必须服从命令,第二,必须完从服从命令。明白没有。”

“明白”操场上,80名来自735装步旅各单位的士官、士兵齐声答道。

少校微微点头,眼睛微闭,眼里的杀气渐浓。“这三个月的训练,将是对你们生体极限的一次训练,是对你们的一次速成,你们新兵服役的时间只有2年,大部份人2年之后就会退伍,而在服役的这两年里,你们还得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老百姓训练成一名合格的士兵,也就是说你们真正为祖国国防贡献力量的时间只有1年”说到这里,少校的眼睛实质般的神眼渐渐暴起“我就是要压缩你们的训练时间,把原本一年的训练跨度变为3个月,我要在这三个月内把你们变成比以往1年训练以后的战士还要全面,战斗力更强的战士,所以从明天开始,迎接你们的将是魔鬼一般的训练,在训练之前,我再问一遍,有谁想退出的可以提出来,我立即以病休的原因送他回原单位,如果选择留下的,在这三个月内,如果还有一口气在,你就必须完成训练任务。有没有人退出,有没有人退出!”

天空中的乌云,越积越多,越积越浓,天地之间顿时阴暗下来,站在队列前面高声吼叫的少校,以及透出浓浓杀气的身躯如同杀神一般屹立于天地之间,1米7左右的个头,干瘦的身躯里仿佛有一团炽热的光芒,透出浓浓的战意,没有人怀疑眼前这位队长的实力,没有人怀疑那具瘦小的身体里隐藏的恐怖力量,那种只一眼就能让他们全身都仿佛置于冰库一般的感觉,使他们感觉到深深的惊惧。

乌云越积越多,云层越积越厚,远处山峰上的树木随着天空中飞舞的大风开始乱舞,风撕扯着每个战士的衣服,树叶、断枝、沙石随着风的怒吼不断的飞起砸向列队的士兵,砸向他们的头、脸、胸膛,兵们表情严肃的紧盯着前方,目光坚毅,风的扯拽,沙石的拍打丝毫不能动摇战士们一丝一毫。

高空的云层不断的碰撞,磨擦,一道道耀眼的闪电劈开昏暗的天空,似乎想象盘古开天劈地一般劈开那浑浊的世界,但是闪电的力量在苍穹之间显得无力和苍白,一闪即逝,没有留下丝毫印迹,随后而来的是隆隆的雷声,一阵阵雷声震撼着每个战士的心灵,但是没有人抬头,没有人移动,没人惊慌,没有恐惧,兵们仿佛被队长那种浓浓的杀气所感染,全部都迸发出身体里最原始的野性,似乎想与这昏暗的天地进行搏斗。

“最后再问一遍,有没有人退出”队长的声音不大,但是字字有力的声音丝毫没有受到惊雷的影响,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里。

乌云再也承受不住这强大的压力,呼啦一声,天空中暴雨倾盘,雨滴离开云层,飞速撞向大地,撞在每个战士的脸上,脖子上,胳膊上。兵们瞬间被雨淋湿,雨点打在身上生疼,战士们依旧没人吭声。

队长看着队列里面脸色坚毅,一往无前的战士们,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微闭的双眼似乎渐渐柔和了下来。“好,很好,现在你们已经正式成为735部队教导队第103批学员,从现在开始,你们将没有姓名,没有军衔,没有职务,你们只有一个学号,直到结束。”

黄猛迎着暴雨,看着背上的背包,身上的衣服,手上的提包全部被打湿,再看看还在队列前面喋喋不休的队长,轻轻的骂道“真变态。”

队长嘴里的声音停了下来,在这雷声轰鸣的天气,雨点狂砸的时候,黄猛轻声的一句话并没有逃脱过队长的耳朵。队长的眼里再次聚起浓浓的杀气,近乎冷酷的声音喊道“第二排最后一名。”

黄猛高声答“到!”。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