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晚上的办公室,烟灰缸像鸡肋一样,让我取舍不定.

初搬办公室那会儿,布置办公室时没有考虑放上烟灰缸,心想,我若不放,别人自然不会在这里抽,办公室岂不是清爽了很多?

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的大错特错了.所谓自觉自律的行为只对君子们而言,绝大多数的老烟民们仍然习以为常地叼着香烟走进走出,环顾一周没找到烟灰缸就顺手将烟灰掸在地上、窗外,更有甚者他们会在我的惊愕中把烟灰掸在我那可爱的小花盆中、甚至我美丽光鲜的绿叶上,这个动作让我措手不及、心惊肉跳.

看着备受摧残的植物还有窗里窗外凌乱的烟蒂,迫不得已,我只得跑在会议室里拿了一个烟灰缸端放在办公桌中间.

这会儿,不用担心烟灰、烟蒂的去向了。烟民们堂而皇之地抽着香烟,他们在我的身边、身后、对面吞云吐雾,你可以想像我在办公室云山雾罩地眯着眼做事的那个样子。以我的个性,无法当面拂别人的面子,不能在别人面前咳嗽掩鼻,只有强忍着,等一干人散尽了才忙不迭地打开窗子通风,或者实在憋不住了干脆跑到卫生间干呕一顿,实在是苦不堪言.

这会儿因为感冒咳嗽的厉害,而烟的气息还在,在这独自一人但没有绝对自由的空间,写下几句,权当发泄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