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三)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71 25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三、

梁伟军按照哨兵的指引找到等候他多时的参谋,爬上三楼找到四号小会议,喊了声报告。

“进来!”门内传来魏峰的声音。

梁伟军整整军容推门进去,被吓了一跳,会议室内将星闪烁,军首长们都在笑咪咪地望着他。

梁伟军敬礼报告:“军长同志,S师一团参谋长梁伟军奉命来到,请指示!”

“稍息,坐吧!”军长慈爱地对他摆摆手。梁伟军脱帽把半个屁股放进沙发,双手扶膝腰杆挺得笔直。

“梁伟军!”

“到!”

“坐下!”魏峰摆摆手,接着说:“L师二团演习的情况,你听说了吗?”

“报告参谋长,看过军部下达的通报!”

“说说你的看法。”

梁伟军直言不讳:“弄虚作假就是喝兵血,如果战争来临第一支被歼灭的部队就是他们。”

小会议室里一阵沉默,在军首长面前,敢如此评价兄弟部队的基层军官,梁伟军是头一个。

“好!小梁还保持着这股冲劲!”军长在沙发扶手上猛击一掌,打破沉默说:“经魏参谋长推荐、党委讨论,我们准备把L师二团交给你来带,有什么想法?”

梁伟军沉吟一下,站起来说:“军长,没有想法,只有一个要求,把军侦察处参谋肖路给我,另外段拥军我也准备带过去。”

军长呵呵地笑:“魏参谋长说你爱讲条件,果然如此,我答应你。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一年内,你必须把二团带成一支到处能降,降则能战,战无不胜的拳头部队!”

“保证完成任务!”

军长将了梁伟军一军:“敢不敢立军令状?”

“敢!”梁伟军胸有成竹地说:“一年之内带不出一支敢打必胜的拳头部队,我梁伟军脱军装卷铺盖滚蛋!”

军长说:“好!一年后我们演习场上见结果!”


肖路驾驶“猎豹”开上通往应州的高速公路,扭开录音机嘹亮的军歌声飘满车厢。

梁伟军的手机跟着合唱,他见是一团政委的号码,打开接听。

“老梁,什么意思吗?团里的老哥们准备好了饯行酒,你怎么偷跑了,对咱一团有意见了是不是?”

梁伟军连忙解释说:“一团是我的根据地,说不定哪天我就会回来休整,饯行酒可不敢喝,喝了就没根据地了。”

政委就在电话那头高兴地笑:“参谋长,不,梁团长欢迎常回家看看。”

“OK!”梁伟军开了句玩笑,电话中突然传来蒋禹尧的声音:“老梁啊,高升了就跑,至少也应该请请客嘛,你这可是大喜,都没在副团长的位置上过渡一下,连升两级啊!”

梁伟军说:“我这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说不定哪天我就会连退两级,被打回根据地啊!”

“没问题,一团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

“谢谢老团长,有时间欢迎来L师二团视察指导。”梁伟军挂了电话。

一辆迎面驶来的“猎豹”,在收费站调了头追上来跟在梁伟军的车后。肖路从倒车镜看了一眼车牌号说:“老连长,是二团的车。”

梁伟军看着副座上不吭声的大瓢说:“是你吧?”

“不是!”大瓢说:“一团知道你走了,二团能不知道你来了?”

那辆“猎豹”打着超车灯,超过梁伟军的座车在前面领路。两辆“猎豹”一前一后地开上通往二团的必经之路。梁伟军看到路边停着大大小小十来辆车,一群校官恭敬地站在路边。

“停车!学会大清朝的三十里相迎喽!”梁伟军跳下车,向迎接的人群走去。


二团的小餐厅里开了三桌,菜肴不名贵但制作精细,看得出操办酒席的人费了一番心思。梁伟军被众人簇拥而来,安排在首座。大瓢和肖路也被推到首席,被一群校官所包围,两人如坐针毡。

梁伟军笑吟吟地看着酒席不说话。副团长程大道解释说:“团里的老规矩,迎来送往,八菜一汤,酒水适量,叙叙友情。”

梁伟军站起来,把政委推上首座说:“政委当家,以后会餐,政委首座。”

秦川政委连声推辞,梁伟军说:“从年龄上说,政委长我几岁,论职务,政委比我任职时间长,你不坐谁坐啊?”

程大道接口说:“我赞同梁团长的观点。”

秦川推辞不过,坐下说:“这次会餐是为老梁上任准备的,老梁你来主持全面工作。”

“好!”梁伟军端起酒杯说:“继往开来,这顿酒就当是我们二团腾飞后的庆功酒!我先干为敬!”

梁伟军如此说话,场面立刻热烈起来,众人纷纷举杯。参谋、干事们也上来敬酒,大瓢、肖路趁机溜到参谋们的桌上去。

当晚,由于二团老团长带着气离队,没交宿舍钥匙。梁伟军和肖路、大瓢一起住在团招待所。

午夜,梁伟军起床敲敲隔壁房门,肖路穿着短裤背心闪出来。

“叫醒大瓢,我们下去转一圈!”梁伟军边说边下楼。一名哨兵从塔松后闪出来问:“站住!口令?”

梁伟军说:“瞎喊什么,我是团长。”

哨兵跑上来敬礼说:“团长对不起,不知道是您。”

梁伟军明知道他是故意的,但还是鼓励了两句,然后问:“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

哨兵精神抖擞地说:“报告团长,我叫霍然,警通连九班的。”

“今晚的口令是什么?”

“报告团长,口令果敢,回令迅猛!”

肖路、大瓢匆匆下楼,边走边扣衣扣。梁伟军对哨兵说:“很好,如果团里有其他人知道我们出去的消息,回头我就处分你,明白了吗?霍然!”

“明白!”霍然苦着脸说。

部队早已经就寝,营区静悄悄的,偶尔可以看到游动哨走过。梁伟军带着大瓢、肖路向生活区走去。

士官招待所一楼的一个房间内灯火通明,隐约传出劈里啪啦的声音。梁伟军摆摆头说:“侦察一下!”

大瓢无声无息地溜过去,探头从窗帘的缝隙向室内看了一眼回来报告说:“打麻将呢,一名校官两名尉官一名士官。”

“罗唆!”梁伟军横了大瓢一眼说:“你断退路。”

大瓢跑到楼后,肖路跑过去伸手敲门。室内立刻安静下来,片刻,一个庸懒的声音问:“谁呀?”

“团长检查!”肖路喊。

室内立刻慌乱起来,灯也灭了,那个声音解释说:“我老婆睡了,等一下,我穿衣服!”

梁伟军后退几步说:“肖路去帮忙!”

肖路跑去楼后,时间不长就和大瓢一起把三名军官送过来,那名士官也开门出来,站在梁伟军面前低头端详脚尖。

梁伟军问:“几级了?”

“三级。”

“难怪!老兵油子了嘛,你的士官是打麻将打出来的吧?”

“不是。”

“你老婆呢?叫出来让我看看!”

“团长,我错了!” 士官的头低的快埋到裤裆里。

梁伟军冷笑着说:“好啊,三级你就敢骗团长,四级还不去骗师长、军长!”

士官全身一抖,乜眼看看那几位同样在研究脚尖的军官,带着哭腔说:“团长,我不是故意的。”

“那就是有人逼你了?”梁伟军把目光落到几名军官身上:“是你们吗?”

几名军官低头不语。梁伟军冷不丁喝道:“抬起头来,报上你们的姓名、职务。”

少校抬起头:“一营营长孙庆宇!”

另两名尉官也报上姓名职务。

梁伟军说:“不错嘛,营长深入群众带着两名连长打麻将,二连长怎么没来啊?孙庆宇说话!”

“报告团长,他头痛。”

“看来二连长能睡个好觉,那好,明天我就看一连、三连与二连的战术对抗。”梁伟军喘口粗气问:“你们谁家属随军了?”

孙庆宇和一连长举起手。

梁伟军对大瓢说:“去把他们的家属叫来领人,告诉她们回去后严加惩罚,不服管可以来找我!”

梁伟军丢下几名垂头丧气的军官,带着肖路走了。


早操的时候程大道没看到梁伟军,心里隐隐觉得不对,把电话打到警通连询问,才知道梁伟军半夜就出去了。他把连长骂了一通,刚摔下听筒,电话就叫起来。程大道以为警通连长想解释什么,拿起听筒喝斥:“这点工作都干不好,还解释什么?”

电话那边愣了一下说:“副团长,你都知道啦?”

程大道听声音不对,问:“你是哪里?”

“我是侦察连啊!”电话那头急切地说:“梁团长在我们连吃早饭,我……”

程大道摔下电话,心里骂着这个夜游神大清早的跟我过不去,匆匆忙忙地赶到侦察连。正在喝粥的梁伟军抬起头,招呼他:“副团长,来,坐,一起吃!”

“吃过了,吃过了!”程大道见餐桌上摆着萝卜条、豆腐乳等几样价廉咸菜,连忙把司务长拖进操作间骂:“怎么就搞了几个咸菜!”

“我有什么办法?”司务长苦着脸说:“炊事班还没起床团长就来了,堵着门看操作。“上士”想出去买点小菜救急,没等骑上车子就被那个胖子给圈了回来。”

“你就不会煮鸡蛋?”

司务长摇摇头说:“那个瘦子堵着门问战士今天早上吃什么,我端鸡蛋上去找骂啊!”

梁伟军吃好了,双手撑在餐桌上东张西望,等大部分战士吃好收拾餐具时,他突然问:“同志们,吃饱了吗?”

“吃饱了!”

“就是饿得快!”角落里传来几个不和谐的声音。司务长连忙探头寻找谁在乱说话。梁伟军敲敲桌子说:“不用找,战士们饿得快,说明你的工作不到位。让人家饿肚子还不让说啊!老程你站着干什么,过来坐,司务长你也来。”

司务长不敢坐低着头承认错误:“团长,我工作没做好……”

“今天不搞自我批评,过去的就过去了,既往不咎。”梁伟军招呼司务长坐下,对程大道说:“老程,你看这样好不好。战士们训练量大,能不能增加点副食供应,早餐每人一个鸡蛋,一杯豆浆,午晚多增加点肉食。咱们先碰一下,随后上党委会讨论。”

程大道说:“好是好,保证半年没问题,再往后估计会坚持不下去,战士们能吃啊!”

司务长指着一名墩实的士兵说:“他一顿五六碗米饭,吃包子一顿十几个。”

大瓢闻声认真地看看那名士兵,那个兵红着脸低下头。

“关键是这里没油水。”梁伟军拍拍肚皮说:“老程,你考虑一下,能不能全团集中采购副食品。选一家信誉好的企业,签订长期供货协议。大宗采购,他们高兴,我们也能享受比市场价格低30-40%的优惠,还能减少损耗,一举两得。”

“这个主意好,回头我就带人去考察市场。”程大道点头认同。司务长却愁眉深锁,这样一来,连里再有些什么费用上哪里去报销。

上午训练,梁伟军组织临时考核组,对一营一连与二连的战术对抗演习进行考核。总体结果还算不错,新装备运用、战术指挥、战术运用、战士们的业务技能还算到位。

梁伟军对照花名册点了名,确信没有弄虚作假后,问脸色发灰的一连长:“吃得消吗?”

一连长左右为难,说吃得消,明摆着说打麻将不耽误工作,说吃不消,他真担心梁伟军把他就地免职。憋了半天,才吭吭哧哧地说:“还……还行。”

“我看你还行,当个连长勉强及格。”梁伟军说:“下一步团里还有一系列的训练革新,三个月后我还来一连看你的训练。人说,知耻而后勇,我希望你能奋起直追。昨天批评的是你的错误,今天表扬的是你的先进。一码对一码,不要背思想包袱,过去就过去了,我要的是明天,要的是结果!能不能做到?”

“能!”一连长像充足气的皮球,扯着嗓子大吼。

梁伟军说:“好!但你也要有思想准备,犯错误要处分,进步了一定会有奖励,明白吗?”

“明白!”一连长精神抖擞。

梁伟军扭头问一营长:“你呢?”

“报告团长,看我的实际行动,三个月后见结果。”

“好!”梁伟军说:“我这个人喜欢下部队,随时会来一营。希望我每次来都能看到让我欣喜的变化!”

“请团长放心!”一营长孙庆宇胸有成竹地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