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战士当年曾“虎口夺食”过大年

忠诚与背叛 收藏 36 20540
导读:人物小传:赵铁良,1922年3月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1938年3月入伍,193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百团大战、石家庄、张家口保卫战等战役战斗,荣获三级独立勋章、三级解放勋章。 1月28日,记者来到北京军区联勤部某干休所,听八路军老战士赵铁良讲述了抗日战争期间过大年的一段传奇故事。 1943年,我在晋察冀第三军分区威震敌胆的定(县)唐(县)支队任指导员。那年,我们虎口夺食,从日寇眼皮底下搞来1万斤猪肉和1千斤猪肝,过了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春节。打开话匣子后,赵老的思绪仿佛回到了那艰苦的岁月: 194

人物小传:赵铁良,1922年3月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1938年3月入伍,1939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百团大战、石家庄、张家口保卫战等战役战斗,荣获三级独立勋章、三级解放勋章。

1月28日,记者来到北京军区联勤部某干休所,听八路军老战士赵铁良讲述了抗日战争期间过大年的一段传奇故事。

1943年,我在晋察冀第三军分区威震敌胆的定(县)唐(县)支队任指导员。那年,我们虎口夺食,从日寇眼皮底下搞来1万斤猪肉和1千斤猪肝,过了一个特别有意义的春节。打开话匣子后,赵老的思绪仿佛回到了那艰苦的岁月:

1942年,日寇对我抗日根据地实行野蛮的“三光”政策。那段日子,真是难过啊!我晋察冀第三军分区所在地阜平县,已经快到了“仓无粮、身无衣、伤病无药可医”的地步,连食盐这种生活必需品,也是可望而不可得。为了度过困难,分区贯彻党中央“精兵简政”的方针,机关人员大量精简,部队也进行了缩编或改编,抽出精兵强将组成武装工作队,深入敌后展开游击战。我就是那个时候由机关调到定唐支队工作的。

1943年临近春节,支队突然接到一项任务:给分区搞1万斤猪肉和1千斤猪肝。完成这个任务,是给分区军民献上的一份新年厚礼!尤其是猪肝,那是治疗许多因长期缺乏营养,患上夜盲症的战友们的“特效药”啊!

这个任务的难度可不小。在物质极端缺乏和不与民争利的前提下,到哪里一下子去搞那么多猪肉和猪肝呢?但新任副支队长甄风山却痛痛快快地接受了任务。

甄风山人称大老甄,其名如雷贯耳。但因过去不在一个部队,对其了解得并不多。

按照支队的决定,由我们3队副队长余忠汉带杨广才、张根源两个小队30余人,跟随大老甄执行任务。我虽另有任务,但还是挺关注这件事。奇怪的是,眼看着大年一天天到来,却不见大老甄他们有什么动作。

我很纳闷,就向城工部长黄亮打听,他神秘地说:“这个任务怎么完成,细节我也不清楚。不过么,任务既然交给了大老甄,就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大老甄真有那么神?”我怀疑地问。

“那是你不了解历史啊。知道么?他年轻时给地主扛过长工,1932年就秘密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曾组织过定县的麦收暴动。抗战初期国民党大败退,各路‘绿林好汉’打着抗日旗号揭竿子拉队伍,什么‘红枪会’、‘九路军’遍地都是。他依靠共产党的政策和武装做后盾,先后收编了3万人马。既消除了匪患,又壮大了抗日队伍;还有一次日本人抓了我们县委书记的夫人,他在‘绝不可能’的情况下,居然把日本宪兵队长的老婆抓来做人质换回了书记的夫人……和这些传奇的故事比起来,搞万把斤猪肉大概不是什么难事。”

话虽这么说,但我心中的疑团却始终挥之不去。

离年关越来越近了。突然有一天,我看见余、杨、张等人在黄金峪村口架起了几口大锅,正在用铲子翻炒着什么,一阵阵略带甜味的酒香随风飘来,惹得人垂涎欲滴。

过去一看,原来他们正在那里炒酒糟,还不时地往里面倒进一些红糖水。“你们这是做什么?”我问。

“是大老甄让我们炒的,但没说干什么用。”几个人在回答我的同时神秘地一笑。

大凡军事行动以保密为要。既是局外人,我也就不再问了。

一天晚上,我和部分战士正在王村睡觉。大约到了后半夜,突然被人叫起,说是去帮忙。等到那儿一看,嚯,真是热闹!在一个空场里已架起了十几口大锅,灶中柴熊熊燃烧,锅中水沸沸腾腾,有好多战士、百姓在忙乎。在每一口大锅前,地上都放着被捆绑的十来头肥猪。这些猪出奇地老实,连人们把它抬上屠宰台宰杀时,也竟然不叫一声。

我恍然大悟,这仿佛从天而降的肥猪定然是取之于敌!但当时来不及细问,就跟着忙乎起来:抬猪、杀猪、烫猪、吹气、刮毛、开膛、割头、捣腾下水……

黎明时分,200来头肥猪全部宰杀完毕。几十辆大车装好猪肉和猪肝,随着一片清脆的鞭子声,在武工队两个小队战士的押送下,悄无声息地消逝在黎明前的黑夜里。杀猪现场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半点痕迹全无。

第二天,在以定县车站为中心方圆十余里的范围内,敌伪来了一次疯狂大搜索,闹腾了三四天,但他们连一根猪毛也没有搜到。在敌人强化治安的核心区,200多头猪竟不翼而飞!

年后不久就传来了分区的嘉奖令,山上的机关、军队和老百姓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美美地过了一个年。不但包了饺子吃了肉,还因为吃了猪肝治了许多人的夜盲症。

后来,我才听杨广才详细叙述“虎口夺食”的经过:那天晚上,大老甄带我们赶着几十辆大车,悄悄地来到定县西关火车站。车上放的是几十麻袋散发着醉人香味的甜酒糟。在车站仓库旁,我们看见了一个临时搭建的围栏,里面竟有200多头猪!大老甄的侦察排,个个都身怀绝技。他们两人一组,悄悄地接近敌人的6个岗哨。几乎同时闪电般扑出,一人锁脖捂鼻口,另一人则上抱下绊,一下把敌人摔倒并紧紧压住。不一会儿,几个岗哨便被“解决”了。与此同时,猪还没有叫起来,我们就把那几十麻袋酒糟倒进了围栏。醉人的香味引起饥饿难耐的猪的食欲,它们立刻大嚼起来。

哈,不一会儿,那些猪就醉了。扑通、扑通倒了一大片。到了这个时候,我们迅速动手,捆的捆、抬的抬,时间不长,就把200来头呼呼大睡的猪装上了车。

我们的车轮子都包上了麻袋,牲口蹄子也包了麻布,所以走起来也没什么声音。于是就在人不知、鬼不觉中把猪运到了王村那个屠宰场……”

“可那是敌人重点防范的车站啊,你们竟没有惊动更多的敌人?”我不解地问。

“大老甄说了,这叫‘灯下黑’,敌人以为外围有那么多封锁沟和炮楼挡着,核心区怎么会出问题?所以,除了几个岗哨,警戒其实非常稀松。大老甄太熟悉敌人了!”“你们怎么知道鬼子在火车站圈了那么多猪?”我刨根问底儿。“个把月前就有情报从正定传来,说敌人在汉口有两车皮肥猪运往北平,要在保定附近临时寄存喂养一下,只是不知具体停在哪个小站,大老甄为此在保定附近化装侦察了半个多月。”

“糖炒酒糟的主意太妙了,不然半夜猪叫,声音还不传出老远,这是谁出的高招呀?”我也兴奋起来。“这是王村几个老人告诉大老甄的……”在那极端艰苦的岁月里,我们用这个巧妙的办法剜了敌人的“心头肉”,过了一个好年。事情至今虽已过去60多年了,那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它给我的启示是:正义之师如鱼得水,侵略者寸步难行!

(来源:解放军报


2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