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五十三章 报应

wyu1111 收藏 9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周天顺在湖北的武汉停留期间在何成浚的陪同下参观了各处各胜古迹,因为在湖北有他的不少投资,这使得他在湖北期间与当地的商人来往颇为密切。当然周天顺的一举一动都被专人监视着,并将周天顺每天的活动报知老蒋,对这周天顺也是知道的,而且也不在乎“要跟着就跟去吧,有本事连我被窝里放几个屁也给我数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周天顺在湖北的武汉停留期间在何成浚的陪同下参观了各处名胜古迹,因为在湖北有他的不少投资,这使得他在湖北期间与当地的商人来往颇为密切。当然周天顺的一举一动都被专人监视着,并将周天顺每天的活动报知老蒋,对这周天顺也是知道的,而且也不在乎“要跟着就跟去吧,有本事连我被窝里放几个屁也给我数着。”

两天后周天顺南下湖南,湖南卷烟厂现在早已名动全国,就连中共苏区的老烟鬼们抽的都是湖南产的卷烟,当然周天顺并不知道这个情况,只知道香烟厂的利润很高,给自己赚了不少钱,除此之外他在湖南的机械厂也是很红火,到了湖南当然要去看看自己的厂子。湖南的何健也不想去见这个瘟神,但有老蒋的命令在先,而且周天顺毕意也是除老蒋、张学良外中国最有实力的一方大员,不去肯定是不行的,何健原准备带着周天顺到了湖南各大风景区游玩后,就赶紧把这尊瘟神送走,但是他没有想到周天顺直接就去了湖南的利税大户之一的湖南卷烟厂,何健这才知道原来这个厂的大老板实际不是美国人投资的,而是他周天顺投资的。周天顺现在什么都不怕,就算他何健知道大老板另有其人又能怎么样,中美合资的牌子可是实实在在响当当的,他要不怕搞出国际纠纷来就让他动动试试。 何健虽然不知道周天顺衬多少钱,但是卷烟厂帐面上有多少钱是瞒不住他的,他关照卷烟厂生意,卷烟厂也给他干股,现在何健的部队里抽烟只准抽湖南卷烟厂的‘大生产’牌香烟,美其名为支持地方经济发展,其实谁都知道他何健在卷烟厂有人家白送的干股。这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就连中共苏区的老烟鬼们抽的都是的湖南卷烟厂生产的烟了——地方保护主义。知道事情真相的何健此时再看周天顺时的眼神都变了,就跟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一样,周天顺在了解到何健剿共好像损失了不少人马后,私底下送给何健二十万大洋,何健也是照单笑纳了。

就在周天顺准备动身离开湖南的时候,在何健为其的送行的宴会上认识了一个叫‘李云古’的女人。“李云古,李云古,李云……”周天顺反复嘟囔着这个名字,猛然想到,她不就是后来的那个‘李云鹤、江……吗!我操!我怎么遇见她了,周天顺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

李云古又名:李云鹤,曾演‘娜拉’, 1914年出生于山东省诸城县一个地主家庭,出生时,其父李德文60岁,是他的小老婆所生。1934年曾被被关押在伪上海市公安局,由国民党中央调查科上海区训练股审讯组赵耀珊(绰号黑大汉)在公安局特务股楼上审问,训练股编审组长朱大启参加了审讯。因长相漂亮,优待她住小号(监房),夜里常被叫去陪几个头头喝酒,清唱戏段,并说她‘很乐观,很活泼, 京剧唱得怪好听的……’不久便填了登记表、保证书、自首书等,后于12月出狱,成了可耻的叛徒。

周天顺稍自镇定后决定临时改变行程,‘我多伟大啊,为了中国,为了人民,我再次牺牲了自己——也包括色相’周天顺心说:你个老妖婆,没想到年轻的时候长得倒有几分姿色,细看看还是蛮标致的么。周天顺借着何健的人脉和‘良子’的日本网络第二天就把这个李云古的查了个底掉。良子还好,让她干嘛就干嘛,倒是弄的这个何健挺纳闷的:这活财神(由瘟神改财神了)想干嘛?为了一个女人至于么?再说了就算有几分姿色又咋的,怎么看也没什么太出彩的地方?不过现在何健打死他也不敢得罪周天顺——巴结还来不及呢,别说一个女人,只要有钱,你就是把全湖南的女人都弄走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在周天顺的大把的钞票的开道和自身的‘博学’风采下,没几天就把这个李云古从那位黄先生的身边挖到自己床上了,让其拜倒在自己的石榴,哦~对不起,应该是西裤下。周天顺联想到后世的赖昌图后,再一次感慨自己的伟大,和为中国人民所做的贡献……。为了挖走这个‘名人’,周天顺不惜再次剽窃了他人的东西,以每天近百首的速度‘创作’出如:‘小城故事’、‘甜蜜蜜’、‘我只在乎你’、‘星语心愿’、‘你的眼神’、‘逝去的诺言’、‘一起走过的日子’、‘忘情水’等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为此‘周天顺’的大名红遍大江南北,追星族们更是‘穷追猛打’,有多少情窦初开的少女和深居闺房的怨妇包围着他,每每出门都得大量的宪兵、警察开道,弄得周天顺是苦不堪言,这也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周天顺在湖南期间大宴小宴是天天不断,这天宴会结束后周天顺带着几个小蜜坐车回到了自己下榻的宾馆,马上就人告知周天顺有人找。

来到房间里,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人向周天顺笑了笑“周主席”

“你谁啊?”

中年人没有回答,只是冲着李云古点点头,看的周天顺心里很不舒服:难道是这小婊子的老相好?

这时周天顺身后的李云古突然说道“这不是先生吗?”

中年人朝着李云古笑了笑,李云古的表情看起来十人的激动,就好像发了春的猫一样。

“李秘书——,”周天顺有些不悦,拖长了声音提醒李云古,心里也越发的肯定是她的老相好,“不知道是否可能向我介绍一下啊”

李云古马上介绍“这位是我的老师”

周天顺没吭气,还再仔细的打量着来人。

“在下郑明山”

看着他亲切的微笑,周天顺皱起了眉头“李秘书,现在很晚,你去休息吧,我看郑先生是来找我的”

李云古想留下所以看了周天顺一眼,周天顺瞪了她一眼。

“老师您和周主席慢慢谈”说着退了出去。

“你是什么人”

“其实周主席不是已经知道我是什么人了么”

周天顺死死盯着他说“你是GCD”

“对!”郑明山没有理会周天顺吃人的眼光继续说“我是受中共湖南特委派遣来与您联系的”

“操,和我联系?我又不是GCD”

“经豫西南下的同志介绍我们才知道您,这次我们来找您,是有要事相求的。”郑明山顿了顿“ 只是希望周主席您帮忙救一位我们入狱的同志”

周天顺心说:天知道这会不会是老蒋派来给老子下套的啊,什么猫啊、狗啊的到我这都成GCD了,就算你是GCD也不能拉老子下水啊,老子现在怎么说也是名人了,万众瞩目想老子死啊,操!什么东西!‘哼——’周天顺轻蔑的撇撇嘴“你算老几啊,我凭什么帮你,再说了我和你很熟吗?”

郑明山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周主席这封信您一看便知”

周天顺一看原来是刘彦生写的信,看完信周天顺冷笑起来“哦~,原告是自己人啊,救人啊,好说,好说,不知道,这个,你,啊,你们,啊,你们,这个救的哪个同志啊?说不定我还认识呢。”这句话可不是盖的,不光中共的十大帅和十大将他周天顺全都认识的,而且认识的将军更是不计其数“啊,这个,这个不知道你们的那个——是男同志,还是女同志啊?”

郑明山听周天顺发的那动静,都有点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要不是刘彦生曾托人告诫过:此人外表、作派像无赖、土匪,并且这两天自己也观察过,他还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当今除蒋介石、张学良外的第三号人物。“是位女同志,她的名字叫杨开会”

周天顺把喝到嘴里的茶喷了郑明山一脸“杨,杨什么?你在说一遍”

“杨开会!”

周天顺脑袋里嗡嗡只响,感觉天旋地转,天啊,不会吧,这种事让我碰到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周天顺想给自己点根烟,颤抖着手几次都不成,最后在郑明山的帮助下点燃香烟,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心说:这事不好办啊,真的不好办啊,这不是要自己的老命么?现在这个时候救她,这不是叫老子犯错误嘛,井岗山那边,难啊,难啊!周天顺现在的心思早已天马行空了,一会儿不住的YY:这年头可以不知道领袖的诞辰,但绝不能不知道领袖们的私生活,而且现在居然守着毛爷的俩老婆,我操,这算什么事啊,这种好事怎么都让老子赶上了,一会儿周天顺心里又暗骂:这他妈的怎么弄?她杨开会不是早就应该被枪毙了吗?怎么会拖到现在,何健误我啊。

郑明山看到周天顺愁眉苦脸的的样子连忙说“如果周主席觉得此事为难,那么在下就此告辞”

“等等,不知道我能不能与你们上级见个面”

“周主席,现在我很难在短时间内联系到我的直属上级”郑明山看出周天顺脸上的不快,急忙解释“周主席,不是我不想联系我的上级,只是清党以来,各级组织均造受严重破坏,所以你想与我上级见面后详谈,只怕时间已经上已经来不及了,再过两天我们这位杨同志就要被枪毙了”

周天顺心说:真是他妈的劫数难逃啊,抢了人家一个老婆就得还一个,以后这种事还是少干为妙啊,报应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