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鼓惑仔 第一章 1.又见穿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3/


“啪”

球状的颜料弹重重地打在身边地水泥墙上,杜丙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兴奋。

“我日这个香港制造地四眼田鸡枪法可真准啊,奶奶地老子就不信干不死你!”杜丙长心中恨恨地想到。

杜丙长一个小有名气的.....小混混,其实就是对面那个香港小子说的鼓惑仔。不过他和大部分的鼓惑仔不同他可是拿着上海财经大学国际贸易和会计双学士学位的本科生。

这个与众不同的家伙在大学里居然去学日语作为自己的外语,他的想法其实很单纯学习日语仅仅是因为日语、韩语这种外语对中国人来说学起来很方便,这样他就有更多的时间花在娱乐上。另外其实杜丙长的英语可一点也不差劲,只不过国际贸易的英文那些晦涩的专业名词实在不是很愿意去记忆,这个没正经的家伙在读初中的时候就抱着后街的歌曲上课带着耳塞偷偷听,所以在日常英文交流上还是勉强可以的。

这小子在学习方面可以说是严重的偏科一族,理由就是不愿意背英语单词,不过高三的时候为了考大学他还是拼命地学了一年的英语怎么说也掌握了6000多个常用单词于是狗屎运地考上了上海财经大学。到了大学这个小子立刻就成为了班级里的边缘人士,因为他迷上了特种作战和战争游戏。这个家伙为了凑那每次百多元的模拟战斗费用经常外出打工,于是在浦东的一个地下酒吧认识了如今的老大“大黑”,毕业之后跟随大黑混了黑社会。

认识“大黑”的过程很有戏剧性,杜丙长去酒吧打工碰见别人来踩场子救下了“大黑”的妹妹--黑妹,于是黑妹同学决定以身相许。黑妹其实就是脸上黑点,不过经常自告奋勇为黑妹擦防晒油的杜丙长知道她身上还是很白地,那种黑纯粹就是有钱人晒日光浴搞出来的“富贵黑”。

之后杜丙长的日子就是和黑妹成天地到什么海南啊、香港啊.....这些地方旅游。黑妹是冲着沙滩还有商场去的,他是冲着野战娱乐营去的,甚至在海南搞了半个月的饿野外生存训练。由于傍上了一个好舅子杜丙长的小日子过得很舒服,“大黑”手里也有的是钱加上对妹妹的溺爱也不在乎那小两口乱来。

说实在的在战争游戏中杜丙长在国内已经是属于变态一级的人物,这个家伙身高不过1米7多点,但是一看就觉得精悍和敏捷,尤其是小腿爆发力。为了锻炼自己的身体素质杜丙长和那些参加CUBA的大学篮球队在海边的沙滩找了个60厘米高的石头,跳上跳下100次一组,而且两个星期后还在身上绑了沙袋负重训练。只两个星期下来打篮球的时候就有了滞空和空中换手。于是这个家伙在战争游戏中凭借出色的身体素质每次都是变态地用试图刀子将对方干掉,这种感觉让杜丙长很享受,虽然他在CS游戏中因为每每用刀子杀人不果得了“自杀小刀王”的称号,可是这个贱人依旧在任何地方都延续着自己的自虐倾向。

今天杜丙长碰见了一个难缠的对手,就是对面的香港仔。那个带着眼睛一副斯文败类装束的家伙居然阁着厚厚的眼睛片子用游戏枪干掉了7个队友,而且是枪枪暴头的运动靶。

杜丙长迅速地后退向着确认对方不知道自己在哪堵抢后面之后,擦了擦被溅了些颜料的粘在一起阻挡视线的眉毛开始想对策,一边给自己的海绵刺刀上颜料,生怕对方被刺中了耍赖一样。

“别藏了,就我们两个了,你连枪都不要,送了我这么多弹药你没机会了,早点出来早点搞完我明天还要赶飞机。”

“你就知道我一定输?有本事你就来杀我。”心里知道这次八成要完蛋了,可是这死鸭子不死就还要叫两声。

可话刚一出口杜丙长就后悔了,本来对方可不知道他在哪里可是现在根据声音是人都知道他在这堵墙后面。人家用的是枪他用的是刀子在对方全神贯注的戒备行进下他完蛋似乎是迟早的事情了,根本没有偷袭的机会。

对着自己的右脸就是一嘴把子。

“让你他娘地多嘴!”。

“你多大了四眼?你的枪法不错!”杜丙长终于决定出绝招了,心里想着问别人“你妈贵姓”的八卦唐僧使出了口水攻击大法。可是对方明显比他聪明很多,人家不回答他就没有办法知道对方的位置,冷兵器对上热兵器最多只有一次近身攻击的机会。

“我可要出绝招了你小心着点。”对方还是不回答,杜丙长立刻就知道那四眼应该是推进到一片开阔地没有掩体正在全神贯注地瞄准。但是如果对方知道他的意图一心一意在远处瞄准的话他出去肯定就完蛋了。

“奶奶地这次老子要把你阉了!”杜丙长恨恨地想到,有看了看手上海绵头吸满了颜料的匕首,“不过那四眼的尺寸,哎~~!杀鸡焉用牛刀,别以为别人都是自己好不好。”对自己尺码很自信的杜丙长不由YY到。

但是立刻脸上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眼中闪着光芒,只有一次机会。长长地吸了口气存在胸口,拿下头盔猛地向飞盘一样向右边丢了出去。

“碰!”的一声看着应声溅起的颜料杜丙长已经向左启动的身体更加充满了自信,一个飞身先探出的头看见了微微呆立的四眼,已经准备在脑口的右手将匕首甩了出去。

“嗷~~!”四眼田鸡抱着自己的小鸡就萎了下去。

“四眼,怎么样?说了你玩不过我吧?”

“不算谁知道是不是刀柄先打到的,那是杀不死人的!”远处四眼的女朋友可不愿意就这么输了,要是这样回去香港可没面子,她可是在朋友面前打了包票的。

“我日,我打到你男人那里,就是刀柄他也完了。”杜丙长坏坏地说到。

四眼还是很有风度地摆摆手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承认失败。

“怎么样四眼?我的刀子准吧?”杜丙长一脸贱相地笑着。

“准?就你?”四眼一脸鄙视,然后又作无奈状:“明明是我目标太大”

“靠”所有人异口同声。

“不信你问她”四眼一副天真无邪地面容指着自己的女朋友一脸无辜。

“大?我看你根本就没有。”看着四眼被染红的裤子,“你要有的话能在关键时候来这个月的那个?”

于是除了自豪的杜丙长其他人绝倒。

战争游戏的战场是在一艘废弃油轮的肚子里,有足球长那么大。

其他人都觉得时间不早先回去了,只有无所事事、不务正业的杜丙长决定先洗澡在回去。

当他一个人坐上汽车的时候发现港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迷雾包裹了起来,杜丙长玩着手上的军用多功能匕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将匕首放在口袋里打开车灯在能见度只有几米的情况下沿着码头缓缓地开着车,一身中山装加上金表、雪茄和古龙香水今天晚上一定要找黑妹继续自己愉快的心情。一直开了10多分钟依然没有看见放置集装箱的空地,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狂风卷过眼前突然出现了青石做柱子的木栅栏,路也瞬间变成了坑坑洼洼的泥巴路,一个反应不急杜丙长的车就冲出了栅栏。眼前就是一片60度以上的陡坡,杜丙长拿起身边的军用包一个飞身就出了汽车,正在地上痛苦地摸着摔成数瓣的屁股就听见了汽车的爆炸起火声。还好手快不然瑞士银行的卡可是只认卡和密码不认人的。

头痛欲裂的杜丙长拿出了手机,却发现TCL手机屏幕漆黑已经不能用了。

“操,这名字取的真好TCK‘taicile’,还真他娘地‘太次了’!”恨恨地将手机摔在一边却发现手机又好了。

这他妈破机器真贱,杜丙长还是屁颠屁颠地拿起手机刚要打电话发现没电了。

我日啊!这次是什么?TCL“TAICHILE”太迟了,我干你大爷。

其实杜丙长不知道他就是开了手机也没有信号,因为各位读者我承认我太俗了,我穿越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