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四伏(第一季) 第五章 9

刺客之如临大敌 收藏 18 2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83/


9

法国巴黎市郊,一处中产阶级住宅区。

这里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鸟语花香的市郊反而显得格外幽静。只是在拐角电线杆上的变压器旁边停着一辆黄色的电力公司维修工程车,维修人员在升降车上进行检修作业。一切都跟往常一样,这个街区到处都是安详宁静的气氛。变压器斜对面是一幢白色的住宅,门关着,但是窗帘开着,屋里的女主人看来在家。

距离这撞二层住宅大概足足有三公里的铁道桥上,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凑在手里举起的炮兵观察镜上。

他的夹克风帽扣在头上,但是些许微风吹来,可以看见他的黑色长发轻轻飘舞出来。他对着炮兵观察镜聚精会神,沉重的炮兵观察镜在他的手里好像很轻松的样子,一点也不吃力。这种前苏联设计出品的炮兵观察镜可以对十公里内的范围进行观察,所以那条三公里以外的街区一览无遗。

从炮兵观察镜看过去,打开窗帘的窗户里面,褐色长发的女主人在厨房忙活着午餐。但是看不清楚脸,因为玻璃在反光。

他挪动炮兵观察镜,看见了那个升降车的平台。维修人员百无聊赖地在鼓捣着,由于他在铁道桥上要高于这个平台,所以他可以看见斗里面藏着的黑衣别动队员和一把FR F2狙击步枪。

炮兵观察镜继续慢慢巡视整个街区。路边新来的乞讨老人没什么破绽,除了那双目光炯炯的眼睛……出租车停在路边的时间太长了,好像几个小时没动窝了,所以司机在伸着懒腰……街道的露天咖啡厅,那两个装作不认识的男人:一个是摇滚歌手脚下放着吉他盒子,一个是公司白领脚下放着公文手提箱,他还在操作电脑……耳麦,他们俩都在不断地嘴唇翕动,利用看不见的耳麦在和什么人联系,目光也有交流……教堂的钟楼上面,最理想的狙击位置,果然埋伏着两个黑衣狙击手……

张胜慢慢放下炮兵观察镜,神色凝重。

麻雀确实遇到了处理不了的突发情况,必须要响尾蛇自己来看看如何解决这个困境。张胜也不知道怎么解决,因为他知道这些看上去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其实都属于一个组织——法国保安总局,这是对外公开名称;还有一个正式的不公开名称——法国海外情报与反间谍总局,简称SDECE。它的任务包括在国外搞间谍工作和在国内进行反间谍工作。因此,这两部分工作有时又互相重叠。第一局是纯粹的情报工作,下分几个处,以字母R (法文情报一词的头一个字母)为各处的代号。R1为情报分析处;R2东欧处;R3西欧处;R4非洲处;R5中东处;R6远东处;R7美国和西半球处。第二局主管反间谍工作。第三、四局设在一个办公室里,主管政治情报。第六局是主管财务。第七局是行政管理局。

似乎这样看上去这个机构跟张胜目前的业务没有什么关系……

但是这些法国特工,属于从未公开过任何事务并且自成体系的SDECE第五局——行动分局。

该局指挥部设在巴黎东北一个肮脏的郊区,里拉门附近的莫尔埃大街上一座毫无特色的楼房里。行动分局有数百个硬汉子。这些人大部分是科西嘉人(第五局的传统),他们练就一身最棒的体格,然后被送往萨托里训练营,在该营一个与其他部分完全隔绝的特别部门里,学习一切有关破坏的技术。他们成为用轻武器或赤手空拳——徒手劈杀和柔道——进行格斗的高手。他们还学习无线电通讯、爆破、破坏、用刑或不用刑审问、绑架、纵火和行刺等课程。

他们有些人只会说法语,其余的人能够流利地说好几国语言,并且能在全世界任何首都行动自如。他们有权在执行任务时杀人,并常常行使这种权利。

张胜跟SDECE第五局的交情,来自于他亲手杀掉了第五局的两名行动特工。

当时他刚刚与CIA脱离关系,短期受雇于南美某位独裁者,而SDECE第五局恰恰派出这两名行动特工前去南美暗杀这位命大的独裁者……因为响尾蛇在他身边,所以这两名来自浪漫国度并且训练有素的特工不浪漫的死亡了。

换句话说——这是血海深仇。

血债血还——SDECE第五局的新人每个人都会在老特工的带领下高声诵读这句誓言。

……张胜知道,SDECE第五局在等待对他血债血还。

他的眉头紧锁,这是他很少遇到的麻烦。

因为那里住着的是他的……女儿,和他女儿的母亲。

麻雀知道出事的时候,已经晚了。连警告都来不及,SDECE第五局的特工们就已经在黑夜破门而入。他们冷酷地抓捕了女人和女儿,以及那个来自阿尔及利亚的可怜无辜保姆,并且对这间屋子进行了秘密搜查。在一个小时以内,这里已经成为SDECE第五局的秘密据点。那个褐色头发的女人不是Julie,而是第五局的一名女特工假扮的。此刻她正在厨房假忙活,是诱饵……

事情出在一个很小的环节上。

麻雀按照惯例在每月初打钱给Julie,依靠伦敦的一家私人银行进行转帐。而这家私人银行出了点问题,MI5(英国军情五处)怀疑该银行一直作为某些阿拉伯恐怖组织的地下现金储备银行和结算平台。事实上根本不是这样,银行的老板是个谨慎古板的伦敦牛……是他的儿子,为了能够赢得一个穆斯林美女的芳心,帮助她的叔叔进行一些现金的秘密往来。那位穆斯林美女告诉他:“他是做皮革生意的,需要大量现金的汇兑。”于是那个傻小子就答应了,悄悄背着父亲干这些勾当,结果被MI5盯了两年。因为那位穆斯林美女,是基地恐怖组织某位人物的小老婆所生的女儿,虽然没有去过阿富汗或者任何一个穆斯林国家,从小在英国长大。但是MI5还是把她作为了长期监控对象,终于抓住了疑点……秘密调查的结果,自然就牵出来麻雀从瑞士银行定期转入转出的资金,虽然瑞士银行不会配合MI5的调查,但是这笔固定转入巴黎的资金实在是太可疑了。于是MI5将这个线索转给了SDECE……后果自然不堪设想。

SDECE没有费多大力气,就锁定了Julie和Audemarie……响尾蛇的女儿,已经九岁。因为Julie把自己和Audemarie的合影照片就摆在了卧室的床头柜上,这是维系她和张胜关系唯一的纽带了。

这个笨女人……

SDECE自然不会傻到相信这个带着华人血统的小女孩,不是照片上那个华裔男人的女儿;更不会傻到相信那个华裔男人不是响尾蛇,而是一个很可能外形酷似的陌生人。于是SDECE第五局顺理成章地接管了这件事,因为他们要血债血还。

他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来的晚了。Julie和Audemarie已经不知道被转移到哪里了,响尾蛇的能力不是无限的。即便他知道女儿在哪里,也不敢去找她。因为SDECE第五局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迎接这位热爱女儿的父亲,欢迎仪式就是狙击步枪射杀或者是乱枪击毙。

总之,要血债血还。

张胜长出一口气,把炮兵观察镜放入身边的手提袋走下铁道桥。

他意识到由于自己不可原谅的疏忽,终于要永远失去女儿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