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七.铁血之路. 202.为了标准世界[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202.标准世界[下]

中华帝国决策层在这次会议中达到共识,借此时机推行中华标准.”忍辱负重”,载镔也崇洋媚外了一回,学西方军政届为计划起了个代号.对这个代号,载镔给出了深入人心的解释:”常说什么忍辱负重,但满清根本对不起这四个字,纯粹是承受了污辱得过且过,甚至还在自以为是.这次吗,趁火打劫的YF的确使我们要忍点小辱,但对于大重却微不足道……”载镔端起了不知是诗人还是伟人的架势,挥舞着双手鼓动着:”颠覆世界,让世界在中华民族的指挥下运转.虽说只是可能,却足够我们拼尽全力了……奋斗吧!”

计议既定,中华帝国相关部门高速运转起来,谈判代表团很快组建,首席代表是1872年回国担任了外交部代理大臣的曾纪泽.当然还有大批的谈判专家和技术专家做为助手.

六月二十七日,双方坐在了谈判桌两边.进场时,心中终究有些气愤的华方代表自然而然的将YF联合代表团的首席代表甩在了一边,只和两个老熟人,做为副代表之二的YF大使点头致意,Y国外交大臣克里斯蒂很是郁闷了一番.

外交礼节?什么是外交礼节?十九世纪还是强权政治,谈判桌上多的是赤裸裸的讹诈,礼节有什么用?没实力一切都是屁话,有实力什么都可以原谅.这不,中华代表虽没有趾高气扬,却旁若无人,也没见YF代表怎么样.西方人就这么现实,只要你有牛B的资本.说白了,YF的确是趁中华帝国进行战争期间进行要协,但又何尝不能说是为了相同动力下速度更快更灵活,火力更强大的舰艇,为着神出鬼末的实战型潜艇求着中华帝国呢?

中华帝国已不是列强欺凌的对像,虚伪的外交礼节就可以去见鬼去了.

禀承中华帝国一惯而且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谈判风格,屁话少说,也不互相试探.所谓国际惯例,向来是强国首创,而中华帝国的谈判风格就使后世外交届从中继承了几个国际惯例.如先给出假似底限,使谈判一开始就有最可能成为最终结果的争论话题.不过,后世有实力与其它所有国家之合相当的世界第一强国尊重<<国际法>>,联合国颇有实权,弱者敢于维护自身利益,强盗则不敢为所欲为.

其它如谈判中穿唐装,汉语为国际交流第一语言,所有国家种族平等等等,都是强大的中华帝国使世界承认,至少是东方国家贯彻遵循的惯例.而载镔为此也得到了众多公认评价中的一个:东方所有却非东方风格的外交奠基人.

这种风格简单说就是干脆,东方人模糊,喜欢绕圈子.西方人虚伪,热爱将鲜血淋漓伪装成文明,其实都不干脆.干净利落还真是流氓在某些时候的风格.而这种风格引申到外交场合,算不算自信的体现呢?

所谓惯例,也叫传统,总要一个时间来形成.载镔在西方堪称如雷贯耳了,但终究时日不久,不可能人人领教过,克里斯蒂也是其中之一.古板的Y国人也是个性格难以改变的国家,令其摘下日不落光环,也许要到他真正失败那一天.克里斯蒂倒也不是不知道中华帝国今非昔比,却还是觉得自己很高大.其实,克里斯蒂觉得自己高大并不是居高临下,前面说过,西方人对强者是尊重的,实在是进场时感到受了轻视,也没能深入了解中华帝国在谈判桌上不带无关开场白的风格而说了句废话.

曾纪泽刚刚落坐,正在接过随行人员递上的资料,克里斯蒂风度优雅的学习中华人道久仰:”名扬欧洲政坛的前驻D大使,您好,曾先生,见到您很荣幸!”

曾纪泽点头致意,回礼中充满西方情调.虽然中华帝国差一点儿开始崇洋媚外,结果给载镔掐断了,可谁让曾纪泽在欧洲待了那么长时间呢.

“谢谢,我也是.”

“听说贵国军方领袖之一的曾老将军是您的父亲……”

离职后的克里斯蒂在回忆中说他是按所知道的东方习惯而出的一句问侯,偏偏得罪了人.也许真是在西方住久了,也许才华出众之人都有不靠出身的傲骨,也许这次谈判总让中华帝国有受辱的感觉,曾纪泽冷下脸来:”阁下,谁是我的父亲与谈判有关系吗?”

连中华民族文化皮毛也没了解到,最好还是依照自身习惯.的确没有其它意思的克里斯蒂没想到会遭到反击,当时被顶的稍有失神,嘴里只能说:”当然,当然……”

“那谈判是否应该开始了呢?”

“当然,当然……”

在克里斯蒂气势被夺时,曾纪泽微笑着展开资料记要:”对于贵国联和F国提出的几个要求,我国的看法是这样的,首先……然后……”

两国谈判,其实就像两支交战军队的指挥部.与战争一样,结果由国家承担,但过程要靠人来实现.也像下棋,开局很重要.这就是强调此次谈判未正始开始前几句话的原因所在,这叫先声夺人,首先打击对手的气势.

克里斯蒂并非初生牛犊,也不是滥竽充数.谈不上自作聪明和卖弄学识,就是……没话找话?不知道是不是,他自己也解释不清.

还有,克里斯蒂也没因受到反击的没话找话忘记职责,他很清楚来到东方要获得什么,一直都没忘,只是丢掉了气势.气势原本在YF方面的,中华帝国的确不能与对手顶牛.YF不用发动战争,只要调动调动军队,中华帝国必然抽出很大精力防备.不要以为国防军多么强大,考虑到与E国发生全面战争可能,国防军最多只能抽出两个集团军打另一场战争.因数量问题,海军连防卫近海的实力都没有,海战经验还另说.两线作战不是不可以,但要看对手是谁.

有人会说,中华帝国还会缺兵源吗?

嘿嘿,您又YY了.中华国防军已是世界上装备最先进的军队之一,消耗量之大则是天下第一.而以质建军是国策,难道说改就改?就算打炮灰战争,并不宽裕的国家经济能承受吗?

那么拉壮丁增赋税?

为了国家信用,载镔绝对宁愿再当几年缩头乌龟也不从国民手上抢钱.就因十几年时间建起的国家信用,中华帝国正为货币改革做准备.要想用花花纸换到贵金属,任何一个国家先老老实实为百姓考虑好了再说,让百姓相信那花纸的确能顶银子.战争可以打,要让国民相信国家能打赢,统治阶层要有把握打赢.可是,跟E国正打的如火如荼时又跟YF闹翻了,中华帝国不过能守土而已.重兴皇帝说了:光花钱没好处的仗,打个屁啊!

所以,此时得罪YF完全不可取,有气也要受一些.又有谁没个三灾六难呢?报复的日子在后头,但现在就不能让YF得意到猖狂.

从国内出发来到中华帝国,在坐到谈判桌前的日子里,他对谈判的准备工作不可说不细致,否则也不会以问侯对手的父亲开始.克里斯蒂就是没将赫尔利那句”不要被刁钻的中华人牵住鼻子”的经典忠告放在心上.因为,他认为一个外交老手,怎会被对手牵住鼻子呢?可怜的约翰牛,无意中亲自将鼻子送了上去.

十年如一日,此次谈判同样在一天内完成了框架协议签订.事实上,YF代表团真要与中华帝国磨牙,中华帝国很可能做出更多让步.可骄傲的YF基本上得到了想得到的东西,又不愿接受嘲笑,成全了中华帝国干净利落的名声.只因为,载镔强D国驻华大使冯.克劳琛帮忙,玩儿了次心理战.

随着载镔的掌权,中华帝国对外谈判从来都是当天解决.原因在于载镔有天生滚刀肉的特性外还极有自知之明,并且知道给对手留情面.混黑社会的人最现实,是老子的玩儿命也要得到,不是老子的看看行情,能抢就抢,抢不到也不遗憾.用重兴皇帝的斯文语气说起来就是”谈判就是互相要从对方身上占到便宜或减少损失.利益上可以有倾斜,因为某一个人左右为难时都无法一碗水端平.但谁得寸进尺,贪得无厌,死不要脸,别怪老子鱼死网破.”这话是当着俾斯麦说出的,当时的铁血首相大笑中表示赞同.其实,此言用最简单的话慨括就是:中华帝国在公平基础上,或亏或赚.

这种带着深深的重兴皇帝个人风格的谈判理念不但成为中华帝国外交官的外交准则,在列强心中更有着深刻的印像,E国人在中华卫国战争时,借威远为由,想敲诈一笔补偿费,结果亲身领教了翁同龢怎样翻脸赶人.

渐渐开放的中华帝国经常有新鲜事物出现,比如记者招待会,在谈判前就举行了一次.需求与中华帝国互相依靠,不愿意中华帝国退让的D国欣然提供了帮助.何况,YF迫使中华帝国放弃了对E国的战略优势,给予E国的暗助仅次于直接出手,而D国人不过是动动嘴而已.其实D国和E国颇有些不明不白的关系,并不希望E国受伤过重.因为欧洲王室通婚成风,与YF间也一样.但该出手时就出手,而且毫不手软.

招待会上,有记者向克劳琛提问,请教D国对于将要开始的谈判有什么感想与期望.克劳琛没使用任何公式化口吻,而是挤兑着YF两国.他说:”我希望谈判在当天结束,而且应该在当天结束……”

“您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因为中华帝国在近十几年来的历次谈判中,每次都明显的体现出最现实的公平.什么是最现实的公平呢?就是说中华帝国十分清楚在自身的实力基础上,该得到什么,该付出什么.不该得到什么,不该付出什么.”

“您所说的这种现实公平并不好理解,所以还请克劳琛先生谈谈这种公平是怎样一种具体表现.”

“其实你肯定发现了那种具体表现,中华帝国历次谈判并非完全保密.所以解释起来很简单,中华帝国提出或答复的条件都在对方可接受范围内,可以修改,却不能颠覆.因而,中华帝国历次谈判都在当天结束.哦,远东战争后那次关于战俘问题的谈判进行了很长时间,似乎到现在也没真正结束.不过那是一次政治观点凌驾于利益之上的谈判……”

“克劳琛先生,您说的对,但我想知道,颠覆代表什么呢?”

克劳琛眨眨眼,回答了两个词语:”无耻,贪得无厌.”

对克劳琛如此尖锐的回答,照样有记者不满足:”无耻的结果呢?”

克劳琛觉得够了,外交纠纷可能就要来到.所以站起身准备离开,但他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想想中华帝国的实力吧!他不是原来那个大清国了.”

于是,中华帝国的答复,YF的回应,成为万众期待.无耻会不会出现?会是谁?

YF代表团很生气,可他们半明半暗中使绊子行,真要和华D两国翻脸,嗨,还没到那地步.即便没有D国在中间,随着中华帝国的在亚洲的发言权越来越巨大,YF原本就不想过于逼迫中华帝国,D国人没说错,想想中华帝国的实力吧,逼急了他……反正让华E战争扩大化的目的基本上达成了.

在谈判中无耻?YF还真没这打算.他们就没指望中华军队会撤出北越和克什米尔,没能力守住,人家让出来又有什么用?现在的YF官兵根本不愿驻守在毫无安全感的中华帝国边境.对于新技术,YF准备好了出钱买.而要求续签琉球协议,不如说是YF在表达其不愿失去与中华帝国一个交流窗口的期望.就像一手握一根虚有其表的大棒,另一只手中拿着变质胡萝卜的意思.所以说,这次谈判还是在一天内结束了.

中华帝国同意将<<琉球协议>>续签到1876年上半年,不带撤军延长期.双方军队的某些合作还是不在协议规定,属于心照不宣范围.

结束北越,缅滇,克什米尔三地军队的直接对峙状态,YF军队维持原状,中华军队全体后退十公里,让出一条缓冲分界线.双方肯定都不甘于这条所谓分界线限定各自的势力范围,这当然不会从协议中表达出来.

中华帝国不会白白让步,再树强国意识的华夏百姓拿堪再受耻辱,激进团体虽不是雨后春笋,却也有了不少,从者甚众,爆发几次抗议示威,逼着国家与YF开战将是个大麻烦.所以,中华帝国提出了交换条件:YF要正式承认琉球群岛是中华帝国领土.

“首先,代表团没有这项授权.然后,我觉得即便承认琉球归属,也要等YF联军撤出琉球时再承认更合适.”克里斯蒂如是回答.从回答中明显体现出YF虽伸了手,笑容还是满真诚的,愿意主动给中华帝国留下面子.要知道,YF如立刻承认琉球群岛属于中华帝国,那么中华帝国将不能解释琉球YF驻军是怎么回事.还有,YF只不过给了中华帝国面子而已,不到完全无能为力,YF不可能承认琉球群岛是中华帝国领土.因为,琉球群岛属于倭国对YF更有利,但那需要一个决定全球利益归属的契机,说白了就是一场强国集团间的利益战争,现在却无法实现愿望,因为各强国均没做好准备.克里斯蒂气势被夺,不代表人傻了.

“是的,您说的不错,看来我们需要应对几场抗议请愿.”曾纪泽很清楚YF的推托,也明白是什么原因.

“相比于西方人抗议政府的激烈,贵国民众很温和.不是吗?”这次的克里斯蒂带着反击味道的回问堪称无懈可击,曾纪泽不想回以废话,只是一笑.谈判随即转入第三个议题,技术出口的具体工作最多,占据了整个谈判的大多数时间.此议题专门留在最后,因为不但有YF代表团,还有专程为此的D国代表团.无需多说,其实各强国在中华帝国的新式武备没有实用以前就搜集了部分情报,不然要到1874年才能谈到技术转让.

价格不是问题,肯定比成本价高,却不会过份,但对哪些方面报价则是持有国的事.中华帝国对此早有准备,任何单项报价都会让谈判对手满意,综合起来难说.虽是政府出头,却是在做生意了,给D国部分回扣就是了.

“吾皇陛下的决断是,技术转让与其它一切的关联尽量减少,完全按商场规则处理.我国开价,各国还钱,如何?”曾纪泽表明态度,三国代表给予理解.

很有意思,西方人对外表文明很看重,三国代表尽力维持着斯文.新一代中华帝国官员更是深受重兴帝影响,干什么爱什么,在商就要言商.时间久了,官员们逐渐习惯,所以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起来,颇有游刃有余之气慨. 其实,中华民族虽然更讲求内在文明,但对表面形象的重视到了令人憎恨的地步.中华文明相当温和,竟使面子遮住了里子,为了面子不要里子.这种要不得的性格使原史中国把亏一直吃到二十一世纪还没结束.而西方人的趋利性不会被假斯文掩盖,偏偏这帮人的吹嘘能力极强,竟把假斯文吹成了一流文明,真正文明的东方古国后代们被唬的一楞楞的,丢尽了祖先的脸.

不是载镔把自己看的多高,不让流氓当几代领袖,某些臭习惯真改不了,至少肯定比维护臭毛病的书生当政好.对,别让流氓为所欲为就是了.

以中华民族的智慧,只要不过于维护没有实质的面子,世界上找不到对手.何况这个新的世界必然要注入东方文明元素,不在是西方规则的天下.一战结束后,西方世界已经不以自身习惯要求中华帝国公民.

讨价还价到晚上,最后一项协议才谈妥.做生意就是啰嗦,何况协议中不仅仅技术,还要有技术保护.YFD三国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几个国家,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对于中华帝国的要求不能不答应.所以,技术转让协议之外还另有影响更大的条约性协议,四大强国有意共建一个国际组织----未来的国际专利委员会.

并且,此次谈判中的[意外]不止联合专利保护,还有那个中华帝国最希望的组织框架出现那就是国际标准组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