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一首歌引起一段回忆——《捉泥鳅》

龙行虎步 收藏 67 2082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田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小牛的哥哥带着他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

这是我曾经唱过的一首儿歌《捉泥鳅》,每当唱起这首歌的时候,记忆的闸门就会打开,将我带回到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和那段无忧无虑的快乐岁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泥鳅属鲤形目,鳅科,花鳅亚科,泥鳅属。体细长,前端稍圆,后端侧扁。吻突出,眼小;口小,下位,呈马蹄形。唇软而发达,具有细皱纹和小突起。头部无细鳞;体鳞极细小,体表粘液丰富。背鳍无硬刺,起点在腹鳍起点上方稍前;尾鳍圆形,尾柄上、下方有窄扁的皮褶棱起。体灰黑,并杂有许多黑色小斑点,体色常因生活环境不同而有所差异。

泥鳅喜欢栖息于静水的底层,常出没于湖泊、池塘、沟渠和水田底部富有植物碎屑的淤泥表层,对环境适应力强。泥鳅不仅能用鳃和皮肤呼吸,还具有特殊的肠呼吸功能;当天气闷热或池底淤泥、腐植质等物质腐烂,引起严重缺氧时,泥鳅也能跃出水面,或垂直上升到水面,用口直接吞入空气,而由肠壁辅助呼吸,当它转头缓缓下潜时,废气则由肛门排出。每逢此时,整个水体中的泥鳅都上升至水面吸气,此起彼伏,故西欧人对它有“气候鱼”之称。冬季寒冷,水体干涸,泥鳅便钻入泥土中,依靠少量水分使皮肤不致干燥,并全靠肠呼吸维持生命。待翌年水涨,又出外活动。由于泥鳅忍耐低溶氧的能力远远高于一般鱼类,故离水后存活时间较长。在干燥的桶里,全长4-5厘米的泥鳅幼鱼能存活1小时,而全长12厘米的成鱼可存活6小时,并且将它们放回水中仍能活动正常。泥鳅多在晚上出来捕食浮游生物、水生昆虫、甲壳动物、水生高等植物碎屑以及藻类等,有时亦摄取水底腐植质或泥渣。泥鳅2冬龄即发育成熟,每年4月开始繁殖(水温18℃),产卵在水深不足30厘米的浅水草丛中,产出的卵粒粘附在水草或被水淹没的旱草上面。孵出的仔鱼,常分散生活,并不结成群体。

除西部高原地区外,我国自南到北各处都有此鱼生长。

泥鳅个体虽小,但其分布甚广,任何水域中都有,一年四季均可捕捞。其生命力强,资源丰富,还是一种营养丰富的小水产品。泥鳅肉质细嫩鲜美,营养价值很高。据《医学入门》中称它能“补中、止泄”。《本草纲目》中记载鳅鱼有暖中益气之功效;对解渴醒酒、利小便、壮阳、收痔都有一定药效。它对肝炎、小儿盗汗、痔疮下坠、皮肤瘙痒、跌打损伤、手指疔疮、阳萎、腹水、乳痈等症均有良好的疗效。


以上部分是我在网上搜索的有关泥鳅的信息,我之所以把它们贴出来,是希望大家在阅览我的帖子的时候,对泥鳅这一水生物,及其生活习性,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和感性的认识——尤其是对于那些从小生活在城市里,没有机缘接触和了解农村生活经历的朋友们,可能除了在宾馆、酒店品尝过干煸泥鳅、泥鳅王这些菜品以外,对活的泥鳅并没有怎么见过吧?

小时候我们捉泥鳅有很多种方法。我们最常用的有两种:一种是在泥水里刨泥鳅;一种是在稻田里拿锹铲挖泥鳅。

刨泥鳅随时随地都可以。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通常会发现路边水田、沟渠里,遍布着一个一个即将干涸的浅水坑,水坑里密密麻麻的小鱼小虾在里面乱蹿,将那些鱼虾捉起来放到一边,用手把水坑里的水戽干,然后再两手十指并拢,插进那软泥塘里,将稀泥扒开——随着那稀泥被次第翻起来,你就能够很快地寻觅到躲藏在散发着腐烂气息的、肥沃的淤泥里面的泥鳅的踪影。由于泥鳅通身滑腻,在淤泥里并不是很容易就能够抓住,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看见躲藏在淤泥里面的泥鳅以后,两手双管齐下,连稀泥带泥鳅一起捧起来扔到岸边干硬的土地上。这时候,脱离了水土和稀泥的泥鳅就会胡乱的跳跃着满地蹦达,你就可以走上前去,轻而易举地用手将那蹦达着的泥鳅按在手中捉将起来……

小时候我们很喜欢戽鱼,而戽鱼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捉到泥鳅的。放暑假没事的时候,我们就在田间地头溜达,看见哪儿的沟渠水流变小了、变浅了,而且水面上还可以看见一些小鱼小虾在不断地翻腾,我们就会转回家去,从家里拿来锹铲、脸盆、水桶之类的家伙开始大干起来。我们先用锹铲之类的工具在沟渠的上下游各筑一个拦水坝,使两个拦水坝之间形成一个相对独立的水潭,然后再用脸盆、水桶之类的工具将这个水潭里的水戽干,就可以捉那些因为脱离了清水而在混浊的泥浆水里弹跳着的鱼虾了。

按照各种鱼类在水里的分布,通常水的表层是一些小鱼小虾,水的中层是稍大一些的鱼类,深水里埋伏着的是一些大鱼,底层和淤泥里则是泥鳅、黑鱼、鳝鱼之类的鱼类潜伏着的场所。捉完了水面上的鱼虾,就可以翻刨那些躲藏在淤泥里面的泥鳅了。我们两手不断地插下去,往后翻刨着稀泥,那些躲在里面的泥鳅就会不停地往深处钻,可是还是被我们连泥带水地捞出来扔在田埂上。然后被田埂上的人捡拾到放鱼虾的水桶里去。

……

挖泥鳅的时候是在秋天,在大田里的稻子快要成熟收割的时候——这时候,即将收获的大田一片金黄。但是,稻田地里也还有一些积水。大人们就沿着田埂的四周,用铁锹开挖出一条排水沟槽来,使大田地中央的积水能够顺着这条排水沟槽流泄出去。

几天以后,大田里的水都被控干了,也就是我们挖泥鳅的时候了。

我们挖泥鳅通常选择的是那些土质肥沃(一锹挖下去能够见到的是黑色土质)的稻田,这样挖出来的泥鳅又粗又壮。稻田选好了以后,我们就将那些稻棵秧子连根拔起堆放在一边,这样就有了一片开阔地,我们可以清晰地看见地面上分布着的那一个一个的泥鳅洞。然后,我们挥动着锹铲开始顺着那些泥鳅洞开挖。被控干了积水的稻田,表面土质较硬,但是挖到下面以后,就会见到一些粘粘的黑色的淤泥,那些泥鳅们就躲藏在那里面。

泥鳅开始露头了。翻一锹大田里还有些稀软的泥土,躲在洞里的泥鳅随着洞的被毁也就显露了出来——果然是够肥大的。它们依然是在地上胡乱的蹦达,但却被我们双手牢牢地抓住,扔在了旁边专门盛放他们的水桶里。

有时候我们一锹下去,翻起来后就会看见:有的泥鳅大半截身子还扎在被毁的洞里,只有一小部分的尾巴露在外面。我们就会扒开泥土,将它们捉将出来;也有时候,我们脚踩着锹铲一用力,锹铲陷进地下,随之传来“咔嚓”一声,我们知道,下面的泥鳅已经被我们的锹铲切为了两段。翻起来一看,泥鳅的一半身子在上面,还有一半身子依然留在脚下泥土的那个洞窟里,齐茬茬的切口四周留下了一滩殷红的泥鳅血,渗进旁边的泥土里……

经过半天的辛勤劳作,我们的收获还是比较丰盛的。

我们把抓来的泥鳅拿回家,用清水浸泡了,泥鳅见了水,快活地上下翻腾,钻来钻去。然后,我们再在里面撒上一些食盐——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泥鳅会自然而然地将它们吃在肚子内脏里的那些脏东西吐出来……

大人们看到我们拿回来的战利品,心里也是很高兴,就又是烹又是炸的来慰劳犒赏我们。但是我们最喜欢吃的还是干煸泥鳅——将泥鳅去掉内脏洗净晾干,先在水里炝一下,然后捞出来加上热油煎炒,加上一些辣椒、花椒之类的调料,随着泥鳅肉的成熟,香味也随之消散开来……

如今,一晃的光景,一二十年过去了,当我在以泥鳅菜品为特色的泥鳅王餐厅吃着那道干煸泥鳅特色菜的时候,耳边忽然又泛起了《捉泥鳅》这首歌的旋律,不禁就又想起了过去的那段难忘的岁月。

本文内容于 2007-9-9 21:22:23 被龙行虎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