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三节

ludongnan 收藏 0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三 节

斗大的书房,东西两壁排列着高大书柜,里面堆满各式各样的线装书,南壁开一大轩窗,充足的光线射进来,房子虽小,还算亮堂。轩窗下是一猩红书案,上面置有文房四宝,还有一卷看了一半的书,摊放在那儿。北壁挂几幅字画,都是些写意山水。

赵先儒弯腰打开东壁书柜,从下层的格子了轻轻拿出四幅卷轴,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到 书案上。其他人站在一边目不转睛看着。赵先儒取下北壁的字画放到一 边,接着把书案上的四幅卷轴次第关上去。画轴缓缓下垂轻轻展开,仿佛突然开了天窗,房间顿时为之大亮。山本少佐忙凑上前仔细观看。但见:

由东开始,第一幅是《春图》。画得是富贵牡丹,高洁幽兰。富贵牡丹吐蕊,高洁幽兰飘香。蕊吐如见,见蕊蝴蝶款款舞;香飘可闻,闻香蜜蜂翩翩飞。真是:漫三千春色,含一卷画图。

第二幅是〈夏图〉。画得是十里荷池一角凉亭。清风徐来,池水荡漾,绿叶轻摇,红花微晃。绿叶轻摇翻绿锦,红花微晃闪红妆。真 是:栏外千朵只悦目,画中一叶可赏心。

第三幅是〈秋图〉。画得是晚秋风凉,落叶被霜,枯树之下,疏篱之旁,一簇簇,一丛丛,傲然独放,惟有菊黄。真是:世间三万六千花,只有此花好近霜。

第四幅是〈冬图〉。乍观画卷,满目空淡,定睛细赏,雪塞坤乾。只见:低丘平野,蜿蜒冰溪,独木小桥,或铺以银绒,或裹以玉屑,皆隐而难见其全形。小桥边,冰溪旁,老梅一株,放花三朵。梅老展虬枝,花放捧冰心。虬枝上覆素,冰心中入白。素覆虬枝还显苍劲立,白入冰心犹显清孤支。真是:一场漫天雪,织结白玉笼,可怜数点梅,偏向素间浓。

山本少佐两眼一眨不眨盯着画卷。当看完〈春图〉,他脱口而出喊了一声“好”,看完〈夏图〉,他叫了一声“妙”,看完〈秋图〉,他说了一声“绝妙”,当目光移向第四幅〈冬图〉,他先是一愕,继而一下子被画面吸引住,眼睛直直盯住,嘴巴不知不觉张大。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从画中走出来,恢复常态。

赵先儒家笑吟吟问道:“盛先生,感受如何?”

“果不负大家手笔,果不愧‘画圣’之誉。”山本少佐拿折扇轻拍掌心,不由得赞叹道。“——只是——”,突然他话锋一转,拿扇子指向第四幅〈冬图〉,“先生可看见此图……”。

原来此幅《冬图》,显眼处只是那株被银裹玉的老梅枝头上绽放的三朵粉花。桥远树瘦,因而三朵粉花愈显其微;恰如朱丹,好似红豆。而画之余处则尽为“白”矣。低丘平野,蜿蜒冰溪,独木小桥,其上惧覆以雪,而雪之上,又有所覆,所覆者何?章印是也。其他三幅,亦覆死物,而尤以此幅为盛,概因“空白”多矣。

但见那一枚枚“章印”,其形或方或圆,其字或隶或篆;其大或如老梅半株,其小或如三朵花攒。其数粗计不下二十。罗列杂陈,远看近瞧,雪白之上,一片乱彩。三点红 梅已如珠玉落入石碓,因而画之意境大失。

“可惜,可惜。”山本少佐一边拍着扇子一边摇头叹息。“如此绝妙至极好画,……可惜,可惜。倘若在吾国,是绝不会以至如此的。”

赵先儒忙道:“这种事不会再有了。自从先祖得此‘四季图’,就立下家训,告诫赵氏子孙,不准任何人添字加印,更要世代精心保管,否则逐出门庭。此‘四季图’在赵氏手中已历三百余年,至今仍完好如初。“

山本少佐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先生,晚生有一不情之请,先生应允与否,——晚生观此‘四季图’,只觉心旷神怡,犹如神游,先生能否让晚生带回,再仔细玩味数日?“

“那可不行,”赵先儒不肯答应,“此画从未离开过家门。”

这时,赵家大少爷忙上前答话道:“逸伯,盛先生只是拿回去欣赏几天,很快就给送回来,逸伯若是不放心,小侄愿作担保。”

赵先儒还是不答应。

赵家大少爷又说:“要不这样吧,只让盛先生带走一幅画如何?盛先生是很守信用的,一星期后,我保证那幅画完好无损的还给逸伯,我想那时,那三本诗话集也已看完了……。”

在 赵家大少爷着力一番劝说下,赵先儒最后同意了山本 少佐带 走《冬图》,但一再强调详加爱护,并再三讲好七天后归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