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 北府豪侠传 (十五)哼哈二将

rrt1234 收藏 16 170
导读:[北府原创] 北府豪侠传 (十五)哼哈二将 北府在不断的发展壮大,这引起了邪恶的史州官员的极度仇视,他们不仅在朝廷中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更依仗其势力强大直接出兵攻打北府,意在趁北府还未足够强大之时消灭北府。 这一日,探子来报,史州得力干将麻五、哈六率领三万人马前来攻打北府,传闻此二人可不一般,麻五练有异术,可在与人交战之时喷出黑雾,把对方战将弄晕跌落马下,此招据传闻屡屡得手,是其看家法宝;而哈六则善使暗器,其使用暗器的手法已臻化境,暗器的毒性绝不下于天下闻名的四川唐门。 北府军升帐,众将云集,很久没有

[北府原创] 北府豪侠传 (十五)哼哈二将

北府在不断的发展壮大,这引起了邪恶的史州官员的极度仇视,他们不仅在朝廷中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更依仗其势力强大直接出兵攻打北府,意在趁北府还未足够强大之时消灭北府。

这一日,探子来报,史州得力干将麻五、哈六率领三万人马前来攻打北府,传闻此二人可不一般,麻五练有异术,可在与人交战之时喷出黑雾,把对方战将弄晕跌落马下,此招据传闻屡屡得手,是其看家法宝;而哈六则善使暗器,其使用暗器的手法已臻化境,暗器的毒性绝不下于天下闻名的四川唐门。

北府军升帐,众将云集,很久没有打仗了,众人摩拳擦掌,求战欲望颇盛。

阿健当中就坐,他环视众将一眼,朗声说道:“各位兄弟,这次来的两人一个会使异术,一个暗器颇为了得,上阵对敌之时须多加小心”

阿健站了起来,“敌兵将至,各位可随我出城迎敌”

城北方向黄烟滚滚,敌兵已至,源源不断地开到杭州城外,领头的两个将领身穿狐裘,头戴狐尾,一胖一瘦,骑高头大马,神情颇为自得。

北府军也不示弱,阿健居中,众将两边排开,军容威武,士气高涨。

那胖军官就是麻五,他催马上前,冷笑几声,高声喝道:“叛军作乱,见了本将为何不下马受缚!”

话音未落,北府军中一骑奔出,却是那好汉德丰,德丰挺丈八蛇矛,力斗麻五二十回合,麻五突然掉转马头奔回本阵。

德丰紧追不舍,眼见就要追上,只见麻五转身,一口黑雾喷在德风的脸上,德风猝不及防,一头栽下马去,为对方兵将所擒。

德丰好友楚汉见状怒不可遏,挺抢拍马杀出阵前,与那麻五又战二十回合,麻五故技重施,楚汉见状梢一犹豫,但又想,只要小心应付就是,于是拍马追去,不防麻五一口妖气喷出,楚汉防备不及失手被擒。

阿健见状大惊失色,命鸣金收兵,北府军先败一阵。

回到帐中,众将官商议很久,仍无破敌良策,阿健命挂起免战牌,不与交战,等待找出良策。

却说那麻五回到帐中,得意洋洋,对哈六笑道:“今天小试身手,就捉了他两个,明天看老兄你的了”

哈六笑道:“好,明天我也擒他几个以壮军威”

麻五踱了几步,命令军士把擒得的德丰、楚汉打入木笼囚车,等待发落。

次日一早,哈六领兵叫阵,阿健命坚守不出,贼兵越骂越难听,众将皆忍不住要出战,为阿健制止。

此时惹恼了中军将领李香成,他不顾军令,独自一人杀出阵前。

通名报姓后,哈六吃了一惊,原来出来的是对方的重要人物。

哈六不敢怠慢,举枪与对方战到一起。

双方大战三十回合,李香成不愧北府名将,一枪戳去,几乎把哈六戳于马下。

哈六拨马就跑,李香成一肚子怨气,催马直追。

哈六边逃边套上鹿皮手套,右手抓起一把铁蒺藜。

一片暗蓝色的光芒刷地一下击向李香成,有毒的暗器!李香成武艺高强,大枪摆处,这些带毒的暗器都被击落。

哈六手臂挥处,一片又一片的暗器打了出去,有铁蒺藜、铜钱镖、飞刀,还有片片银针,皆是剧毒之物,且哈六的手法怪异,发出的暗器有先有后,还可以在空中变化速度,先可以变后,令人防不胜防。

李香成挥舞长枪,左右上下封挡,不防哈六的手法太过刁钻,两颗银针打入肩头,肩部当时就麻木了,李香成暗叫不好,但为时已晚,不一会工夫,手臂变为紫黑,此时毒气攻心,在马上晃了几下,跌落马下,不幸被擒。

哈六哈哈大笑,命令收兵。

回到大帐,哈六命给李香成施用解毒药物,连夜把他打入木笼囚车,与先前擒得的德丰、楚汉一并押回史州。

北府帐中,众将面面相觑,,暂无破敌良策。

阿健紧锁眉头,来回踱来踱去,良久,把阿辉叫上前来,耳语几句,并写书信一封交与阿辉,阿辉遵命快步走出大营。

却原来阿健在寿州有一叔父,手下有万人之众,勇猛善战,割据一方,官兵奈何不得,命阿辉趁夜黑闯出阵去,前往寿州搬取救兵。

是夜,风高月黑,麻五大营一片静寂,几队巡夜官兵挑灯来回巡视。

突然,一道黑影一掠而过,冲天而去。

有一巡逻兵士被眼前黑影一晃,再细看时再无任何动静,口中直叫见了鬼了。

那黑影正是阿辉,他不敢恋战,依仗绝世轻功,飞掠冲出包围,直奔寿州而去。

且说押解李香成等三人的囚车由史州军马中一名偏将指挥,一路小心翼翼,晓行夜住,惟恐出点差错,就连过路酒店里的酒水也不敢饮用,粮食也都是自备的,看的出,这位偏将心很细。

这一日,一行人马来到了一片群山的前面,两山之间只有一条通道,非常狭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大山的峭壁之上有红色的三个大字——黑风岭。

那偏将见状,倒吸了一口凉气,暗叫不好!

看了半晌,偏将命手下兵士二人前往打探,二人遵命而去。

一个时辰过去了,那两个兵士踪影全无,把偏将急的团团乱转,犹豫片刻,又命另外两名兵士前往打探。

不料又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是没见他们的踪影。

午间的太阳高高挂起,炽热的光芒照的大家全身汗湿,前面很可能有埋伏,回去吧,肯定不能交差。

偏将思忖再三,一咬牙,命令部下互相照应,小心前进。

一行人马走了大约几百米的路途,幽幽的山谷还是一眼看不到尽头,偏将四面仰望群山,空谷寂寂,只能听到零星的鸟叫蝉鸣,那里有什么埋伏。

偏将放下紧张的心情,命部下埋锅造饭。

待他们刚把锅支好,忽听一声炮响,自两侧山头上闪出众多的绿林好汉,密密麻麻足有上千人。

为首的好汉大声说道:“我乃黑风岭寨主渔洋是也,留下囚车,可放你们一条生路!”

那偏将见中埋伏,大叫不好,忙指挥众人退出山谷。

不料,山上滚木擂石劈头盖脸的砸了下来,当即砸死砸伤数人,来路也被堵塞。

山上一声号响,无数喽罗手持兵刃,“嗷嗷”叫着冲下山来。

偏将的一行三十余人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寨主渔洋高声喝道:“速速投降,不然杀无赦!”

那偏将还想抵抗,被喽罗们的兵刃扎成了马蜂窝,当即丧命,剩下的士兵吓的忙举手投降。

渔洋走到囚车的前面,朗声说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被他们抓了起来?”

李香成答道:“我等是北府军属下,战场上中了史州奸人的暗算,才被押到这里”

渔洋听罢,立即亲自打开囚车,把三人放了出来。

渔洋拉着几人的手,高声道:“原来是赫赫大名的北府军,我早有投奔之意,只是没有引见,走,跟我回山寨,咱们好好的痛饮他几杯!”

此时杭州城里人人紧张,军官、士兵死守城头,日夜提防,准备了大量的滚木擂石,没有给史州官兵一点机会,只是粮草一天比一天减少,大家都很担心。

那麻五、哈六组织士兵攻了几次城,人员损失惨重,遂停止攻城,准备把北府军困死在城中。

约莫到了第七天的凌晨,杭州城西北方向传来了战马的撕鸣声与喊杀声,马蹄荡起的尘土冲天飞扬,显是救兵到了。

阿健兴奋异常,亲自擂响战鼓,命所有将士火速出城与援兵一道夹击史州兵马,

援兵的最前面,阿辉挺长抢,点、刺、劈、抡,势不可挡,史州兵士抵敌不住,阵脚大乱,被北府及援军人马分割包围,不长工夫,已快被歼灭怠尽。

麻五、哈六见形式不好,急忙突围,不料北府众将士早就盯着他们了,众将士各个奋勇,催马上前,把两人团团围困。

阿辉照麻五的心窝挺枪就刺,力大势沉,麻五招架不住,慌忙后退,阿辉变换枪法,几道寒光不离麻五的咽喉左右。

麻五眼见就要毙命当场,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那”,麻五竟然不挡不避,大嘴一张,一口黑雾急喷阿辉面门,一副同归于尽的样子。

阿辉早有准备,身子自马上急忙后掠,闪开了要命的毒雾,复又挺枪冲杀向前,与那麻五再斗几个回合,麻五黔驴技穷,正想向外跑时,北府众将的兵刃一股脑地刺进了他的前胸后背,当场毙命。

哈六那边被十几名北府高手围了个水泄不通,且人人都准备了一面盾牌,使的哈六的有毒暗器无从施展,二十个回合过去,哈六再也抵挡不住,被众将官一并杀死。

一番艰苦的鏖战之后,北府军终于战胜了来犯之敌,城中人们的欢呼声呐喊声此起彼伏,直至入夜。

阿健却没有放松,他在考虑如何抵御敌人下一轮更加凶猛的进攻了。


军团审核:clm4889


本文内容于 2007-9-9 20:23:39 被rrt123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