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期间各国军队伙食

majclh 收藏 3 3733
导读:苏联军队伙食   据记录黑面包至少挽救了40万人的生命,维持了将近1000万人的战斗力   它的配方简单,但烤制过程复杂而精确,通常需要三天  在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饥饿的苏军指挥员常常把部队中所有人员佩戴的手表或戒指集中起来,用于交换难以下咽黑面包和马肉肠   美国援助的罐头午餐肉原是二战联军的主食,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当年甚至称,“没有罐头午餐肉,我们的军人将无粮可吃”   苏军的内部价是两块手表一整条黑面包,在供应不畅的时候,一条黑面包是10个战士一天的口粮  

苏联军队伙食


据记录黑面包至少挽救了40万人的生命,维持了将近1000万人的战斗力


它的配方简单,但烤制过程复杂而精确,通常需要三天


在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饥饿的苏军指挥员常常把部队中所有人员佩戴的手表或戒指集中起来,用于交换难以下咽黑面包和马肉肠


美国援助的罐头午餐肉原是二战联军的主食,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当年甚至称,“没有罐头午餐肉,我们的军人将无粮可吃”


苏军的内部价是两块手表一整条黑面包,在供应不畅的时候,一条黑面包是10个战士一天的口粮


其次是茶叶,自1886年起茶叶和砂糖就被列为重要军需品,凡配发茶叶的部队,比只配发酒的部队患病率低的多.由于俄国不产茶叶,直到1904年日俄战争后茶叶才开始配发到全军.


苏联士兵一般都是就地吃东西,有的是炊事班做的。炊事班通常离前线一公里或更远,通常是有人用皮带绑住背包,装几个水瓶把食物送到前线。在排里,这些容器通常是足够的。食物原料是就地取材或由后勤部队配给的。通常每餐都是相同的。大伙一起吃大锅饭的照片是很常见的。使用的容器和炊具类似于美国内战时的炊具。


伙食通常包括圆白菜汤〔Shchi〕和煮荞麦汤〔Kasha〕。这些都是标准的俄国乡下常见的原料。一个老俄罗斯人这样说:“Shchi ee kasha, pisha nasha.”意思是:“圆白菜汤和煮荞麦汤,是俺们经常吃的。”通常的附加食品是茶、咖啡、盐、面包、通心粉、咸鱼或罐装肉。美国食品很常见,通常计算,这些通过租借法案来的食品在战争中可以为一千二百万人的陆军每人每天提供半磅的份量。这些食品在一九四三年之前是很常见的,四三年后,通过租借法案来的事物原料也是很常见的。这些原料通常被称为“第二前线”而鸡蛋粉被称为“罗斯福的鸡蛋”。援助的食品物资包括面粉、干碗豆、豆类、糖和罐装肉类。其他的还有 Tushonka 黄油〔一种由凝胶沉淀捣碎制成的东西〕、蔬菜、油、人造黄油、罐装的或块状干牛奶、干鸡蛋、粗面粉和咖啡。虽然咖啡的供应一直没有间断,但茶依然是传统的常见饮料。俄国茶壶〔Samovar,俄国的传统制茶器具,类似于咖啡壶〕在前线很常见。 战斗行动期间,面包和香肠的配给也是很平常的。


某些部队在缩小斯大林格勒包围圈的时候,一些被释放的苏联战俘死于这种非常见原因:他们喂给那些虚弱的人面包和香肠,却不知他们的身体已经虚弱到无法消化那些。


士兵的餐具是各地制造的,或配给的、或缴获德国的。有两种餐具样式,早期的是带舀水勺的小口壶,后期的是肾形状的德国式。据说苏联士兵比较喜欢德国的餐具。通常他们吃饭的时候,会使用从家里带来的大号汤勺。新兵应征入伍的时候,会被告知从家里带个大汤勺,这就是著名的“大汤勺令”。汤勺不用的时候,会被塞进靴子里携带。


吃完饭后,战士们可能会想抽烟,士兵们通常自己卷烟。使用廉价的马合烟〔Makhorka,由抽烟者自己手卷而成,并非机器生产〕。卷烟专用的纸一般很难得到。所以士兵们用各种纸,通常是团部的报纸。战前,苏联并没有制造过西方样式的卷烟,〔可能是指带过滤嘴的?〕只有直接用纸卷的烟草。〔可能类似于我国著名的“大婴孩”香烟〕而且纸管里是半满的。就连这在战争中都是很难得的。烟草的发放通常都是由高级军官掌管。《真理报》和《红星报》是标准的卷烟纸。有的士兵说,在所有生活方面,他最在意的就是烟的质量。有时候,士兵们也会撕书来卷烟。幸运的士兵可能会使用上《租借法案》提供苏联的九百八十七吨卷烟纸。德国香烟是最好的缴获品,卡图科夫〔Katukov〕 将军战争其间一直在享用德国烟。马合烟的味道比较象朽木。Alexander Werth 提到:“代表俄国的味道是:皮靴、黑面包、卷心菜、马合烟草。


香烟于士气的作用是明显的。甚至在列宁格勒围困其间,Werth 写道:“士兵们忍受着列宁格勒烟草的短缺,所有的替代品都被用上了,例如蛇麻草、干枫叶,用尽一切办法来保证部队的烟草供应。这对士气的影响显而易见。很少有士兵会同意用手中的烟草交换巧克力。烟草在他们心中高于空运来列宁格勒的压缩食品。”甚至在战斗中,士兵们也要找机会抽烟。“坦克向我开过来了,我想,万能的主啊,我完蛋了。坦克越来越近,突然燃烧起来。我对自己说,是他完了,不是我。于是我顺便卷了五支烟。是的,也许那不是卷烟的时候,但我不想对你撒谎,那时候我确实卷了并抽了五支烟。在战斗中是这样的,你可以把枪放下,点一支烟,只要时间允许,战斗打响后你也可以抽烟。但你不能忘记你的目标,一旦你忘记了,你就再也不需要烟抽了。火柴也是紧缺的,火柴的样子就象树枝,而打火机的样子很平常,比较时髦的是象炮兵弹壳的一种,而且写上爱国标语或个人口号。”现在再看那时候的军用品,这很常见。


伏特加和其他酒精类饮料,是部队经常需要的。只要可能的情况下,士兵们都会喝它。喝缴获的德国酒通常比正式配给部队的要好。而一个士兵喜欢的酒可能某某国的牌子到本地的都有。


当部队授勋的时候,军队传统通常会上演一出“清洗勋章〔Rinsing the Order〕” ,新授勋的人的勋章会被扔到伏特加〔Vodka〕酒瓶里,士兵必须喝光它,然后,不用手而用牙把它取出来。

.

被俘的苏军战俘在德国饮食


1941年6月底,首批战俘已到达这里。战俘运送条件,特别是在战争的前几个月,极其恶劣,供应的食品不仅难以下咽,而且数量极少,根本不够分配,绝大部分战俘食不果腹。


绝大部分苏军战俘患上了因饥饿造成的浮肿病、坏血病、无休止的腹泻、结核病。苏军饿得无法忍受,整日在寻找任何能吃的东西:草、树根、昆虫、食堂里的残渣剩饭等。

德国伙食


德军的伙食基本上是一日三餐。其中午餐占50%,晚餐占33%,早餐占13%

这遵照了德国人的生活习惯--以午餐为日常用餐的中心。

I级伙食 --Verpflegungssatz I

最高优先配给。

主要包括:

黑卖面包 750克

黄油(植物奶油)或者食用脂肪 45克

香肠(生罐装食物) 120克

(有时是熏鱼)

果酱或人造蜂蜜 200克

煮过的土豆,蔬菜 750克

肉类 120克

蔬菜或动物脂肪 45克

调料 15克

咖啡豆(有时以红茶代替) 8克

巧克力或糖果 1袋

香烟纸 7卷.

这些食物用罐头和纸包好,放入纸箱内

携带食物(全份)-Eiserne Portion.

其饼干通常以纸和罐头包装

饼干 250克

冻肉 200克

干燥蔬菜 150克

咖啡 25克

盐 25克



这种饼干也叫作Zwieback,和一种经过烘烤后的硬饼干相似。f


携带食物(半份)-Halbeiserne Portion

{ 饼干 250克

加工保鲜肉 200克(主要是罐头食品)


战斗食物:

1943年经战斗要求供应的无需烹饪的特殊食物。特点是方便携带和含有高热量

分为:大型战斗食物(Grosskampfpaeckchen) 和近距离战斗食物(Nachkampfpackchen) 两种,只供应给前线作战部队。

主要包括:饼干,糖果,罐装巧克力和烟草

这些食物转载在补给车上,然后在出击前由指挥官下令食用。


战斗食物(罐装巧克力) Die Stärkende Schokolade

图中左边为罐盖,右边为罐底。这是几种式样其中的一种。有的式样以生产日期代替了国家鹰徽标志。每个罐中装有一块巧克力。此外,也有用纸箱包装的巧克力。


战争时期士兵伙食供应的实际情况:


供在一线作战的士兵食用的食品应在24小时内借助夜色的掩护送达前线:“夜色降临之后,运输兵的到来打破了战斗间歇的沉寂,他们送来了食物,并取走士兵们写好的家信,已经有两周没人来收取这些家信了。送上来的食物是冷咖啡,以及大锅煮出来的杂烩浓汤,我们每个人还得到了半块大面包、一勺人造奶油和人造蜂蜜以及150克肉食或者奶酪。饥饿的我们不能一下把这些东西都吃光,因为下一次食物供给可能在24小时之后才能送到。” _


1944年起,补充兵部队的伙食标准被降低,食物总量并没有减少,但其中肉类和脂肪的比重降低了,取而代之的是土豆和蔬菜。


德国军队士兵在野战中使用了的野战用食具,生产厂家和式样的众多。野战用餐具,正式德文制式名为Essbesteck。配给给每个德国前线军人,和饭盒搭配使用。折叠式勺子/叉子是德军在大战时期使用最为广泛的餐具之一,初期的铝制型,下面是后期的铁制型。这种餐具后来还加上了小刀,作为开启罐头用。在战争中后期,德国的铝都被优先供给给飞机等其它武器的生产,所以从1941年开始,餐具的制造材料大体由铁代替。


正是靠着这些德国从挪威一直打倒希腊,再从希腊得到莫斯科城下。


德国士兵在回国休假时使用特种食品供应卡。面包证和食品供应卡一起印刷在一张硬纸片上,需要多少面包就用剪刀剪下多少克的面包证,和士兵证一起使用就能享受对战时探家士兵的免费食品供应。


对德国非洲兵团来说,粮食是一项极为重要的问题,并且也不是將欧洲的德军食物运到北非的热带战场就算了事。很多食物项目在热带气候下很快就会腐败,因此德军被迫以黑面包及干豆取代欧洲人习惯食用的马铃薯及白面包。德军的主食是面包,不过因为黄油在沙漠的炎热天气中极易挥发,所以他们以橄欖油取代,但是不受士兵欢迎。在北非战场上,意大利负责供应德军食物;包括咖啡、食油、果浆,及肉罐头;这些食物都是平淡无味,因此德军及意军怨声四起,皆不满意。德军士兵戏称意大利牛肉罐头为墨索里尼的老驴!


食品的供应常常出现短缺,因为食物中缺乏新鲜水果和蔬菜,许多年轻的德国士兵因为缺乏维生素出现败血症的症状,牙龈出血,牙齿脱落,因为免疫力低下,对传染病缺乏抵抗力,因此大大影响了德军战斗力的发挥。


德军统帅隆美尔的生活非常朴素,尽量作到与士兵同甘共苦,每天的饮食只是干面包和一点罐头,吃剩下的经常要留到下一顿,艰苦而粗糙的饮食使隆美尔患了严重的胃病。


非洲兵团每次缴获英国的牛肉罐头、白面包、果浆、硬饼干、及水果罐头,雀跃万分。同样地英国军队也认为他们自己的食物极难下咽,认为德军比他们吃得好。


无独有偶,四三年后在意大利与德军作战的美国部队也认为德兵伙食比美军口粮好吃,有时德军也能吃到新鲜的猪肉或羊肉。过这种机会很少;一方面是不容易获得活猪或活羊,须向阿拉伯人购买或猎取野生动物,同时在沙漠中,贮藏新鲜肉类也不是一件简单之事。


在战斗的间隙,德军常常会到荒漠中猎杀黄羊,不仅给生活平添了乐趣,新鲜的羊肉也改善了枯燥乏味的饮食。


42年6月,非洲军攻克托布鲁克,不仅俘虏了3万多英国俘虏,还缴获了许多物资,有宝贵的汽油,大量军用车辆,香烟,各种水果和食品罐头。还有久违的啤酒,崭新的军装和橡胶底的沙漠军靴。


也许水是沙漠中最重要的必需品了。军队不仅须要靠水活命,车辆的水箱也要加水才能行驶;因此必须尽量节省用水。德国制式的五加仑油桶可以装载水、汽油或滑油。


英国兵情愿使用德国的油桶,因为他们自己的油桶常常会漏;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中,如果发现携带的饮水或汽油漏完时,送命的机会就大了。英德双方在其食用水桶上漆白十字,这种水桶不可再装其他物资,装过汽油的水桶不能再装饮水。但事实上,经常出现油水桶混用现象,士兵们就不得不忍受带有油味的饮用水。

日本军队伙食


没有饭团就会战斗力大减的日本军队


日本新兵的伙食看上去很不错,但实际上后来就变得极为磨炼人了。一位入伍前在横滨当造船厂工人的新兵说:“在我入伍的第一天,我们吃到了一顿特殊的美餐,红小豆煮粘米饭,但是就在我们吃饭的时候,上司发话说:‘这是你们吃到的最后一顿好饭了,从今之后一切都会变得严酷起来。’”后来,陆军和海军新兵们通常所吃的早餐就是凉米饭加咸菜以及一杯冰冷的茶,而且要极快地吃完,以便赶回去继续军事操练。午餐可能是米饭加上一点肉或鱼,晚饭则不过是一碗汤加上一点点米饭和蔬菜。


日本海军二战的饮食

舰上的军官以上:


早餐


鱼干、海苔、味增汤、腌酱菜、白饭(日本人只在生病时吃粥),如果有人想吃西式的,也可以于前一天晚上告诉勤务兵准备咖啡、麦片粥之类的英式早餐,有留洋经验的军官并不会排斥这一类西式早餐,但是大多数还是喜欢日式早餐。


午餐-


按照汤、鱼、肉次序上菜的西式全餐,不论寒暑用餐时需要穿上外套、并且按照英式餐桌礼仪用餐。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是在自己的私室中用餐,有勤务兵随伺在旁,有时也会在司令官厅用餐,同时招待舰队要员等一同进餐(按照礼仪,司令长官坐于桌子一边中央,参谋长跟他对面而坐,其它有资深幕僚人员、副官、舰队译电长、舰队气象长、舰队轮机长、舰队主计长、舰队医务长、舰队军法长、旗舰舰长等)。


军官分高低阶分别在军官室跟基层军官室中用餐,联合舰队司令官用餐前五分钟,军乐队集合在后甲板,演奏半古典或欧美的流行音乐,而非军歌军乐等,即使在战中也保持这项传统,这也算是乐队每日的练习时间。官兵们多半尽快吃完午饭,到后甲板享受音乐。不过这只有在舰只锚泊的时候才会举行。


晚餐-

日式,包括生鱼片、腌蔬菜、烤鱼、蒸蛋、味增汤等日式料理,在军舰位于不同地方时会有当地风味菜,如龙虾、鲷鱼等。


晚餐后吃不饱的军官会向勤务兵要剩饭,事实上是伙房特地多煮一锅来应付这些军官,另外在加上几个荷包蛋跟酱油、乌醋等当作第二顿晚餐。


舰上的菜色随军舰的大小各异,越大的菜色越好。海军中以「大和旅馆」的菜色最好,但是山口多闻却抱怨量太少(他是出名的大胃王)。


军官必须自付伙食费,年轻的军官们往往花钱如流水,有家计的特务军官(从士官升上来的军官)相较之下比较懂得节约。


一般士兵:


没像军官一样必须吃全套西餐,但是菜色中也是和洋并有,奶油炖鸡、咖哩牛肉等洋菜、味增汤、鱼、腌酱菜等日式菜。主食是混了大麦的米饭。早餐也以饭、酱菜为主,七点半用早餐,但是在吹起床号前就必须起床值日的时候,为了先填饱肚子,会跑到厨房先要些吃的,通常厨房给他们大麦饭、油豆腐碎片、伴上酱油跟酱菜的杂菜饭。


由于受到传统饮食的影响,日本的军事后勤部门一直想尽一切办法改善飞行员伙食.以执行轰炸重庆任务的飞行员为例,他们的主食是三明治和寿司,喝的是好茶和葡萄酒,以及在当时最高级的乳酸饮料。


此外每个飞行员都另外配发巧克力和优质的糖果。


关押在日本的英美战俘的伙食


食物方面,早餐有米饭及汤,午餐有米饭及紫菜,有时会有面包,由战俘带到工作地点,晚餐也是米饭、汤及一款蔬菜,例如洋葱、土豆、萝卜、卷心菜或茄子,每隔10天会有鱼,一个月有一两次肉。


餐饮方面,由负责管账的日本兵提供大米及蔬菜,战俘轮流烹调,食物基本上是日式:一碗白饭、一碗味噌汤及一些泡菜。在部份营舍,一日会有一餐面包,一个月数次有肉或鱼,但随着日本食物供应紧张,富蛋白质的肉类后来就没有了。平时战俘要带着饭盒工作,在一些情况下,雇用战俘的公司也会提供一点食物。


战俘最严重问题之一是饥饿及营养不良,虽然日军声称在战争最困难时期,已经尽力为战俘提供食物,但无可否认的是,战争结束时,战俘都处于极度饥饿的状态中。


战俘若偷田里的蔬菜会被严厉惩处,但捕捉蛇、龟及青蛙等就无人理会,在极少数情况下,战俘还会收到红十字会的包裹,但也有一些战俘表示,从未见过红十字会的物资。


关押在日本的中国战俘和劳工的伙食


日本对中国战俘和劳工极端残忍,伙食是橡子面和谷糠等混合的难以下咽的食物,在巨大的劳动强度下,连基本生存都保证不了!


在中国的日本战俘的伙食


日俘每天的粮食定量是17两米、8两面、16两菜。他们自己种菜,自己油印小报《阵中新闻》。当然他们现在已经不在阵中而是在集中营里了。


日俘患病后,轻者在营房里休息,重者则可住进伤病兵收容所。那里的伙食比集中营要好,医药治疗也很及时。病房里打扫得很干净,每一张病床旁的小柜子上,都放着一只啤酒瓶,瓶中插着盛开的菊花。


日俘的伙食,与中国军人相同,副食费无论官兵,每人每天80元(法币)。由日俘管理机关支付。日俘的衣着,仍然是原来的军装.

英国皇家军队


英国皇家军队 的伙食当然是少不大名鼎鼎的咸牛肉罐头,伙食水平低于美国军队但是远在德国和苏联之上。

英国步兵每日配给:

1又1/4磅鲜肉或冻肉,或者1磅罐头肉或咸肉

1又1/4磅面包,或者1磅饼干或面 4盎司咸肉(熏肉)

3 oz. cheese; 3盎司干酪

5/8盎司茶4盎司果酱 3盎司糖2盎司盐

1/36盎司胡椒粉1/20盎司芥末

8盎司新鲜蔬菜,或者2盎司脱水蔬菜。 1/10吉尔酸橙汁(在缺乏足够新鲜蔬菜的情况下作为替代品,1吉尔等于四分之一品脱)

1/2 gill rum; 1/2吉尔朗姆酒(1吉尔等于四分之一品脱)

每周供应不超过2盎司的烟草


在必需的时候允许下列替代食物的使用:

使用 4盎司燕麦片者米 代替 4盎司面包或者饼干。 使用 1/30盎司巧克力 代替 1/6盎司茶

使用 1品脱勾兑酒(葡萄酒,白兰地)代替1配给量烈性酒

使用 4盎司干果 代替 4盎司果酱

使用 4盎司黄油、猪油、人造黄油,或者1/2品脱食用油 代替 4盎司咸肉(熏肉)


美国军队

美国的伙食最为丰盛。


在战场上将咖啡煮到有有滋味得地步则要很多柴火和淡水,同时在前线点火更有自杀的嫌疑,所以美国军需部绞尽脑汁找到勒两种比较切实可行的方法,一是将咖啡磨成很细的粉末,制成可溶咖啡,对水即饮 二是把咖啡豆在产地烘烤,然后小批量磨碎,即冲即饮。


巧克力、可口可乐口香糖和野战饭盒,曾是二战中美国官兵随身不离的几件受用物。自诩“二线球队”的美国,直至1944年才大规模参战,400万出境军人,一年里竟然喝掉10亿瓶可乐。外表吊儿郎当的美同大兵,所到之处,总是嚼着巧克力和口香糖,高兴时还向周围儿童撒发。那些被战祸搞成破落户的西欧人,看着羡慕不已。这种野战饭盒,不仅有涂好黄油的面包片、午餐肉、沙拉作料,还夹有两支“骆驼”牌香烟和3根火柴,饭后还可抽上几口。


他们吃的食物鸡蛋粉是主要的早餐来源,用各种形式制作,一般是搅拌。不管怎么做这些蛋,有烤薄饼,用面粉和鸡蛋粉制作,不仅像飞碟,而且简直一模一样。军队派发的“热带黄油”,因为制作的时候考虑到要在任何环境下都不能变坏,所以无论用什么办法都难以融化。面包是新鲜的,由厨师当场烤成,但太粗糙了,只适合做法国烤面包片———还是用鸡蛋粉做的。有时会有燕麦,但像胶一样黏。


美国的战时物资供应充足,显示出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科技实力美军官兵每人都配备几套卡其布军服和呢料军服;另外还有工作服、夹克、大衣、鸭绒睡袋、皮靴、雨衣等等。在食品方面,最具特色的是花样翻新的各式罐头。

1937年,美国的霍梅尔食品公司首次生产了“罐头午餐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斯帕姆罐头午餐肉成了二战盟军食品中的主要蛋白质来源。


美军食谱,中午和晚上,有罐头食品炖梅干,在废罐头上加热的肉末杂菜,肉大部分是斯帕姆午餐肉,被称为“神秘肉”。许多美国军队中的现役人员都讨厌看到斯帕姆午餐肉。美军士兵评论说:“厨师们会在早餐时煎午餐肉,正餐是烤午餐肉,晚餐则把它放在米糕里,第二天早上是午餐肉馅饼。天知道他们从哪儿得到这么多午餐肉,一定是成桶成桶订购来的!……炖斯帕姆午餐肉,斯帕姆午餐肉派,还有煮斯帕姆午餐肉涂油脂!”


战后,艾森豪威尔将军见到霍梅尔公司的总裁,他感谢他们的斯帕姆午餐肉,然后笑着补充说:“但你们是不是没有必要给我们送那么多过去?”

许多在战后接受过美军食品援助的人说,我喜欢吃午餐肉,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人都这样,可以说吃午餐肉是我在那个艰难岁月的一种美好的享受与回忆,我长大后,它一直是我的最爱。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军野战食品发展很快。野战食品的种类超过23种。 C型食品(单兵作战食品)是在二战中最常见、士兵们吃得最多的伙食。它约重 3千克,有11种餐可供士兵选择,其中5种含有豆类。美军还为特种作战小分队,包括进行丛林战和山地战的部队,研制了特殊食品,称为 B型食品,主要配给10人的小分队。


在战争中,被美国俘获的轴心国战俘相对食品供应较好,基本能够保证生存需要。但是在45年战争结束后俘虏的德国战俘由于纳粹集中营的恶劣影响,受到残酷对待。


在二战后勤保障中,千军万马的饮食是绝不能马虎的,这是决定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