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报:苏联第一女少将披露隐瞒40载的秘密

连京娜·捷列什科娃是世界首位女宇航员、苏联第一个女少将,她在太空中的代号是“海鸥”,但朋友更喜欢称她为“穿裙子的加加林”。本月6日,捷列什科娃迎来了自己的70华诞。同日,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刊登一篇署名文章,介绍了这位传奇人物,文章题为《她公开了隐瞒40载的秘密》。


70个小时50分钟、绕地球48圈的太空飞行改写了人类历史

,改变了瓦连京娜的命运。普通的纺织女工成为家喻户晓的著名人物。80年代末,她从不接受任何采访,对于她婚姻系赫鲁晓夫钦定、女儿患有先天性疾病的报道也缄默不语。近日,步入古稀之年的瓦连京娜终于向世人敞开心扉,讲述了她的经历和对太空的痴迷。


纺织姑娘


瓦连京娜没有显赫的双亲,她出生在雅罗斯拉夫尔州的农村,父亲在卫国战争中牺牲,母亲独自将3个孩子养大。17岁时,瓦连京娜开始在轮胎厂当工人,后又调到纺织厂。她是当地太空俱乐部的骨干,节假日都在跳伞练习中度过。加加林的首次太空之旅轰动了世界,这使誓要在一切方面都超过美国的赫鲁晓夫深感满足。同时,他又萌生了将苏联女宇航员第一个送上太空的念头。根据这一指示,总设计师科罗廖夫开始从全国的太空俱乐部寻找合适人选。美丽可爱的瓦连京娜脱颖而出,25岁的她当时已是一级跳伞运动员、雅罗斯拉夫尔工业布料厂的团委书记,思想可靠、信念坚定。与瓦连京娜同时晋级的还有4名候选人。最终,科罗廖夫选择了瓦连京娜。


空中惊魂


1963年6月16日,瓦连京娜抵达拜科努尔航天基地,“东方—6”号宇宙飞船携瓦连京娜飞向太空。对于飞行过程,瓦连京娜一直是三缄其口,如今,她终于选择了公开:“飞船的自动化系统出现了失误,发出下降指令后,它反而上升了。我没有接近地球,而是离得越来越远……“我及时发现并向科罗廖夫汇报,直到第二天,程序才被修改过来,我才能真正控制飞行轨道……“科罗廖夫请求我不要将此事说出去,所以,我把这一秘密保守了40年。如今,此事已经见诸报章,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了。”


此前曾有报道说,瓦连京娜对失重状态难以忍受,她不停地呕吐、头晕目眩,科学试验也完成得差强人意,科罗廖夫于是决定提前结束飞行。事实上,飞行中困扰瓦连京娜的是另一些问题。宇航服太沉,但在飞行期间又不允许脱掉。第二天,她的右腿开始酸痛,第三天已经很难挪动了。密封头盔也实在太沉,传感器下方的头皮痒得厉害。飞行期间,瓦连京娜非常想念地球上的正常饮食,想念黑面包、土豆泥和洋葱,但在飞船上等待她的只有干干的面包皮。她记得一次呕吐是因为食物实在难以下咽。


两次婚姻


瓦连京娜返回地球后5个月,便闪电般地嫁给了英俊的宇航员安德里扬·尼古拉耶夫,赫鲁晓夫为两人举行了盛大婚礼,并亲自出席。尼古拉耶夫的名气并不逊于妻子,他是全球第三个进入太空的宇航员。因此,多年以来一直有传闻称他们之间的结合是政治联姻,是最高领导人的授意,但瓦连京娜否认了这一说法。在她飞向太空之前,35岁的尼古拉耶夫便开始追求她,并最终赢得了美人的芳心。朋友和同事都不看好这段婚姻。


婚礼过后,与宇航员朝夕相处的尼古拉·卡马宁将军在日记中写道:“对于政治和科学而言,他们的婚姻或许有益,但我完全不相信瓦连京娜真的爱安德里扬。他们的个性差异实在太大:她热情似火,他却温顺如水。他们都是很要强的人,不会自愿服从对方……”安德里扬与瓦连京娜共同生活了15年。


结婚一年后,女儿阿廖娜呱呱坠地了。她有一头乌黑的头发,长得像爸爸,非常健康。婚后,瓦连京娜的多数时光是在出差中度过的,不是远赴国外,就是穿梭于苏联各城市之间,与丈夫和女儿聚少离多。安德里扬则在忙于准备新的飞行。他们的女儿阿廖娜告诉媒体:“父母离婚我当然很难过,但我已经长大了,我理解他们的决定。”据说,瓦连京娜离婚还惊动了勃列日涅夫。经他首肯后,这对在苏联尽人皆知的明星夫妻,终于分道扬镳。


她与第二个丈夫相识于1978年。当时,尽管出任要职、社会工作繁忙,但再次飞向太空一直是瓦连京娜的梦想。她在体检时邂逅了尤利·沙波什尼科夫。后者在军事医学院工作,是宇航员体检委员会成员。沙波什尼科夫后来当上了外伤和整形研究所所长,获得少将军衔。两人共度了20年的幸福时光。1999年沙波什尼科夫去世。


梦想犹存


旁人眼中的瓦连京娜是个“铁娘子”、著名的社会活动家。瓦连京娜频频在媒体曝光,一直为增进世界对俄罗斯的了解而奔忙,谁知这风光的背后,她其实有很多的心酸。她经常为繁忙的社会工作感到苦恼。


她热爱航天事业,认为宇航员才是自己的职业,希望再次翱翔太空。然而,首位宇航员加加林不幸罹难后,苏共中央决定保护瓦连京娜。领导明确地告诉她,她已经没有再穿宇航服的机会了。如此显赫的身份没有给她带来一分钱的额外收入,每月,她只是以宇航员培训中心专家的身份在星城领取一份微薄的薪水。


瓦连京娜感叹道:“如果我有钱,现在就会去完成太空飞行。我关注火星已经很多年了。火星飞行是苏联第一批宇航员的梦想,如果我能实现它就好了。”


熟悉她的朋友都说,尽管她身穿职业装、妆容一丝不乱、态度倨傲,但她其实是个外刚内柔的好心人。数十年来,她不断向自己能够帮助的人伸出援助之手,为老战士争取住房、安装电话、送他们到条件良好的医院就诊。她还资助着两个孤儿院和一家修道院。瓦连京娜住在星城附近的一栋红色砖房里,房顶的测风器被做成了可爱的海鸥形状,她飞行时的代号正是“海鸥”。


她已经有了两个可爱的孙子,但她似乎过不惯含饴弄孙的恬淡生活,仍然活跃在社会舞台上。普京总统亲自向寿星道贺,贺词非常准确地概括了瓦连京娜的一生:“您的太空之行一直是苏联和俄罗斯人民的骄傲。我们非常爱戴您……无论是担任公职还是从事社会工作,您都非常认真、成效斐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