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为何会解体?苏共为何会垮台?

我的光辉岁月 收藏 1 535
导读:“正”“反”之间求真理:关于我的《凯歌悲壮》和《苏维埃文化现象随笔》 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联共产党为什么会垮台,这个问题自苏联的红旗从克里姆林宫降落下来的那一刻起,就轰然而起,并纷纷纭纭地讨论延续至今。有“戈尔巴乔夫罪魁祸首说”,有“苏联共产党蜕变说”,有“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争权夺利说”,也有“斯大林的社会主义之路本身有问题之说”,等等。我在我的著作中是持一种发展的观点来看待苏联的解体的,即,苏联之兴非一蹴而就,而苏联之亡乃冰冻三尺之寒。 在此,我想重复我在2003年的《回眸苏

“正”“反”之间求真理:关于我的《凯歌悲壮》和《苏维埃文化现象随笔》


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联共产党为什么会垮台,这个问题自苏联的红旗从克里姆林宫降落下来的那一刻起,就轰然而起,并纷纷纭纭地讨论延续至今。有“戈尔巴乔夫罪魁祸首说”,有“苏联共产党蜕变说”,有“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争权夺利说”,也有“斯大林的社会主义之路本身有问题之说”,等等。我在我的著作中是持一种发展的观点来看待苏联的解体的,即,苏联之兴非一蹴而就,而苏联之亡乃冰冻三尺之寒。






在此,我想重复我在2003年的《回眸苏联》和在《一个历史学家眼中的俄罗斯》的总序中所写的那段话:“过去,人们对苏联的历史之‘正’已经说得很多,很深刻,很系统,很有理论水平,而恰恰是对苏联的历史之‘反’没有说透,甚至讳莫如深。造成苏联解体的恰恰不是苏联的历史之‘正’,而是它的历史之‘反’。尤其是当这个大国已经不复存在时,尤其是当俄罗斯已经按照新的方式前进和发展时,探讨导致苏联最终解体的‘反’,就是极其重要的事。仅仅把苏联的解体归罪于戈尔巴乔夫一人,这是最容易,也是最简单不过的事,但苏联的历史之‘反’却要复杂得多、深层得多。‘反’之不识,又何以识‘正’?‘反’之不除,又何以求‘正’?人们总是喜欢‘正’,而忌讳‘反’。而历史学家的使命偏偏是要在‘正’,‘反’之间求真理。”


■应把苏联的解体看作一个漫长的过程,其演变、推进和深化的因素在斯大林时期就在逐渐孕育、滋生


2000年,我在《山外青山》一书中明确提出:苏联的瓦解或者解体“不是一个瞬息即现的现象,也不是某个人主观意志顷刻间的万能体现,它是个漫长的过程,有自己的演变、推进和深化的轨迹。在我看来,这个过程,这种轨迹,这种演变、推进和深化的因素在斯大林时期就在逐渐的孕育、滋生和暗中萌动。”


对苏联解体的真正认识应渊源于对苏联这个国家的全面和客观认识。很长一段时期内,我们对苏联的认识是不全面的,是有偏差的。苏联是列宁亲手缔造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概念,斯大林是列宁的惟一合法和忠实继承人的概念,以及随之而来的苏联是惟一的社会主义、惟一的无产阶级专政、惟一的光明社会、惟一的人类发展之道的概念,严重束缚了人们的思维。因此,对这个国家只能模仿,对苏联的领袖,尤其是斯大林只能遵命,只能歌颂。于是,在历史上,那种稍微指出苏联社会主义细小问题的言论,那种对斯大林个人独断的领导作风的微词,就统统都成了反对社会主义,罪莫大焉。


造成人们这种“惟一”认识的,除了那个时代的苏联的社会主义建设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大背景外,苏联的宣传和鼓动是一个决定性因素。而在这种宣传和鼓动中,斯大林所亲手策划的《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起了关键的作用。不认识《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在这方面的催化和变幻作用,就无法辨清苏联的真正历史。我在《凯歌悲壮》和《苏维埃文化现象随笔》里多方面地谈到了这个问题。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