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海军情报处(ONI)关注中国海军的核战略

我的光辉岁月 收藏 0 79
导读:2007年中国的军费开支预算出台后,华盛顿关于中国军事现代化走向的讨论热潮不但没有停息,反而愈演愈烈。不但媒体的报道和专家的座谈不断,美国军方的关注视线也不曾移动。 美国海军情报处(Office of Naval Intelligence)3月出台了一份长达130页的针对中国海军的报告,针对中国海军的结构、教条和功能提出了深入的分析。其中,最引起美国媒体关注的无疑是中国的核战略部队,包括最新的核动力潜艇--094型弹道导弹核潜艇。 中国海军的核战略实力再度成为美国军事专家的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7年中国的军费开支预算出台后,华盛顿关于中国军事现代化走向的讨论热潮不但没有停息,反而愈演愈烈。不但媒体的报道和专家的座谈不断,美国军方的关注视线也不曾移动。




美国海军情报处(Office of Naval Intelligence)3月出台了一份长达130页的针对中国海军的报告,针对中国海军的结构、教条和功能提出了深入的分析。其中,最引起美国媒体关注的无疑是中国的核战略部队,包括最新的核动力潜艇--094型弹道导弹核潜艇。




中国海军的核战略实力再度成为美国军事专家的关切对象,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CSIS)高级顾问哈伦·乌曼(Harlan Ullman)博士对此着实感到不以为然。




“中国核威慑的姿态一向十分低调,更别说解放军的弹道导弹(的推动方式)才刚由液态燃料进步到固态燃料。”乌曼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同美国2007年7,500亿美元的军事预算相比,中国的军事开支并不算太庞大。‘中国威胁论’之所以在华盛顿吵得不可开交,是因为有很多人认为美国需要一个敌人罢了。”




与此同时,美国在太平洋彼岸的盟友也没有闲着。日本与印度3月22日在东京展开两国首度的“战略对话”,以加强这两个亚洲强国的双边关系以及在亚太地区事务上的合作。日印两国还将于4月于西太平洋进行联合海上军演,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船舰也将亲临盛事,形成三方联合演习的历史性局面。




“印度和日本都将双方的战略关系看作一个十分重要的新倡议(initiative),两国看重的是共同的安全和经济利益。美日印三方在亚太地区的联合军演是个新的做法,它有可能演变成更为制度化(institutionalized)的结构。”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印度高等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Advanced Study of India)主任弗朗辛·弗兰克尔博士(Francine R. Frankel)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道,“但是,目前要说日印的战略对话一定会衍生出什么重大结果,时候尚早。”




谁家的军事预算透明?




今年中国宣布其2007年的军费预算将较前一年增加17.8% ,达到3500多亿元人民币,引起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侧目。当华盛顿的军事专家拿着放大镜仔细审视中国的军费数字时,美国军方的最高将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彼得·佩斯(Peter Pace)上将却在中国威胁论激起的漫天尘埃中到访中国。




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彼得·佩斯上将在北京,也同解放军高层官员谈到了中国的军费问题,表示“美国想要知道的”和“中国愿意展现的”两者之间还存在着差异,但他也表示可以理解“没有任何军队会愿意分享一切的”。




“知道中国花多少钱在军事开支上,还不如知道他们添购了什么样的武器和那些武器的能力,以及为什么想要这样的能力,来得重要,”佩斯说道。佩斯并以美国的四年一度的国防评估报告(Quadrennial Defense Review)为例,称其重要性在于详细解释美国军事发展会往何处去,以及为何这么走。“如果中国也能展现同样的透明度,它将大大地帮助(双方)减少误会。”




位于华盛顿的军控研究智库美国科学家联合会(Federation of American Scientists)核信息项目主任汉斯·克里斯汀生(Hans M. Kristensen)也指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支军队会对自己的军事发展完全坦然暴露,包括美国在内也从来不曾这么做过。“美国自己的军事发展和计划都有着相当大的秘密性(secrecy),‘黑色项目’(black projects)无所不在。”克里斯汀生说,“但是美国对中国的顾虑是,美国不清楚中国的长期军事发展到底是为何而来;中国的军事现代化究竟只是为了现代化的目的,还是为了将来可以对某一个国家出手?”




乌曼则认为,中国在其军事预算上的态度已经是十分坦率的,但是现任布什政府的立场是:不是马上对美国展现忠诚的国家,就是我们的敌人。乌曼直言这样的态度对现实情况并无帮助。




“我们总是对中国的军力增长十分怀疑(suspicious),殊不知我们真正应该担心的是中国的经济实力上升,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成为世界主要的经济大国和消费市场。美国现在应该做的是积极同中国、印度和俄罗斯这样的国家建立伙伴关系。一再强调冷战时期那种敌我分明的概念是愚蠢的(foolish)。如果我们继续疑神疑鬼下去,只会让日子更难过,”乌曼感叹道。




美国一再要求中国军方增加透明度,在克里斯汀生看来,这不过是一种“公关手腕”。“美国希望敦促中国尽量展现其军事化的细节和内幕,最后,美国自己会试着去解读它(decipher),并对中国的军事现代化目标下一个结论。到目前为止,美国对中国军事发展的判断大致上来说都算正确,我不认为会有任何能让美方大吃一惊的发展。”




中美缓步核竞赛




《华盛顿时报》于3月16日引述美国海军情报处题为“2007中国海军”(China’s Navy 2007)的报告,称中国海军的关键发展是“新颖、更致命”(new and deadlier)的潜艇,包括最新建造的5艘战略导弹核潜艇,它可以携带“巨浪-2型”远程潜射弹道导弹,标志着中国更为强大的“核反击”(nuclear counter-attack)能力。此外,中国正在海南岛兴建一个核潜艇基地,美国军事专家认为这极有可能是未来094型战略导弹核潜艇的停泊地,作用在于拦截东南亚的重要海上运输通道,而这也是最让美方忧心之处。




克里斯汀生认为,中国军力现代化的过程受到美国军方的极度关注,可以分成两个层次来看。




“中国的远程核武力当然是美国关注的焦点之一,毕竟,其射程可能达到美国领土,例如关岛甚至美国的西海岸。”克里斯汀生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表示道,“另一方面,中国海军在东亚的部署,确实是让美国对亚洲势力平衡有所顾虑。”




克里斯汀生也不忘指出,中美在核武力策略上的竞赛虽然还不到美国与前苏联在冷战时期那样严重的地步,但是中美彼此都在视对方的核实力而做出调整,却也是不争的事实。




“自从中国的解放军部署第一枚核武器后,它的射程越来越长,刺激美国于1990年代初在太平洋部署了可袭带核弹头的‘三叉戟’(Trident)潜射弹道导弹。美国的这一举动多多少少推动了中国开发出射程更长的弹道核导弹,射程可达美国领土的东风31型洲际弹道导弹和巨浪2型潜射弹道导弹都是实例,它们也成为美国主要的顾虑。美国自然必须对此做出准备,包括增加对中国的打击目标。”克里斯汀生分析道,“中美两国已经深陷在缓步前进的核竞赛当中,但这个竞赛与其说是数量上的,倒不如说是技术和能力上的竞争。”也就是说,中美之间已经启动军事现代化的循环竞赛,下一个阶段已然开始了。




乌曼早年从美国海军军官学校荣誉毕业,曾在越战中服役,并曾于波斯湾担任驱逐舰的指挥官。他也是最早引入在伊拉克战争中运用的“威慑战术”(shock and owe)一词的美国军事专家。他直言,许多华盛顿的军事专家倾向夸大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步伐和进展,但事实上,中国建立的防卫圈还是十分靠近自己的国界,要中国真正迈出近战区(close theater),恐怕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同样地,美国及其亚洲友邦也在密切注视中国在东亚的军事布局。中国在海南岛兴建核潜艇基地吸引了美国军事专家的眼球,担心中国的海军势力将要向南拓展。对此,克里斯汀生认为,中国在海南岛建立潜艇基地不仅是为了分散海军部署,增加海上通道的沟通,也是因为中国在南海的领土争端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在海南岛的核潜艇基地是不是(除了094型战略潜艇)也会成为093型的核攻击潜艇的停泊之处。”克里斯汀生说,“核攻击潜艇的功能不在于携带远程弹道导弹,而是在于其攻击航母的能力,这对美国在东南亚海上通道的主宰将带来较大的影响。”




亚太军事围墙为谁而建?




就在日本同印度展开史上首次的战略对话之前,日本才与澳大利亚签署“安保宣言”,将两国的安全合作提升到了新的层次。这也是日本首次同美国以外的国家签署安全协议,其重要性和深层涵义自然引人深究。眼见美国的亚太地区的盟友之间也开始建立更为紧密的双边安全关系,不少观察家下了这样的结论:美日印澳正在织成“四面拦网”,而且是冲着中国而来的。




克里斯汀生认为,美国当然乐见日本与其维持更为紧密的同盟关系,并在亚洲扮演一个更为“自然”的角色,但是日本在这个过程中无可避免地会碰上内部自二战时期遗留下来的种种限制,她要如何跳脱出这个障碍的确是一大挑战。




“日本现在正在同澳洲、印度等国积极交好,但是这是否标志着这些国家正在组成联盟,形成对中国的威胁,还很难说,”克里斯汀生对《华盛顿观察》表示道。




弗兰克尔目前正在华盛顿的伍德罗·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Woodrow Wilson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Scholars)担任访问学者,专研美印全球伙伴关系。她也对亚太地区形成一个新的军事团体之说持保留态度。




“美日印澳还不能称作一个真的联盟(true alliance),只能说这是一个过程的开始(beginning of a process)。”弗兰克尔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道,“印度同美国有大规模的演习,日本同美国也曾有联合军演。可以说,每个国家都有它自己的安排,这还是一个不怎么固定的(fluid)形势,双边、三边,甚至四边的安全关系都有可能发展开来。”




2007年3月25日,由一艘驱逐舰领军、5艘舰艇组成的的印度舰队悄悄驶出港口,踏上为期四个月的海上军演旅程。它们首站将同新加坡进行演习,然后抵达西太平洋,同美国、日本进行三方演习,最后一站则是在俄罗斯海域同俄国进行军演作为结束。




对于众人质疑美国在亚洲正同其盟友联手对中国的军力上升进行“围堵”(hedge),乌曼坦言美国没有“围堵”的必要。“如果你够聪明的话,你不需要对任何人进行围堵,而是将思想接近的国家联合起来,增进军队与军队之间的关系。”乌曼表示道,“我一直在向美国军方高层强调,我们应该将‘六方会谈’的机制扩大成为某种区域的安全约定(regional security arrangement),我会将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包括进来。(如果不这么做,)最糟糕的情况是,日本防卫政策的调整,包括将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的动作,会引来中国的误会。”




“对印度和日本来说,提升双边关系是绝对合理的,尤其是双方在经贸往来上的合作。”弗兰克尔表示道,“至于两国的安全合作,则还在进化之中(evolves),我想我们得看,演习之后中国如何反应。”




弗兰克尔不讳言,中国在亚洲的军事布局和日印之间的牵手脱不了关系。“我们不能将中国的做法切割来看(abstract)。”弗兰克尔说,“中国正展现出建立蓝水海军的迹象,在巴基斯坦建立瓜达尔深水港,在缅甸克科岛建立监听站等,中国明显地是想在印度洋和波斯湾投射战力(project power),其他国家自然会有所回应。但我认为这不一定会造成敌对的状态,而是如何应付权力转移的问题。”




弗兰克尔进一步说,中印现阶段关系复杂,一方面经贸往来密切,合作的机会不少,然而另一方面,中国同巴基斯坦的军事合作,共同建造现代战机和深水港等做法,印度也很难视而不见,更别提中印的边界问题谈判没能获得进展。在中印关系这种青黄不接的状态下,南亚俨然成为中印的另一个角力场。在4月3日即将于印度新德里举行的2007年“南亚区域合作联盟”(SAARC,简称南盟)峰会上,除了会员国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斯里兰卡、不丹、尼泊尔和马尔代夫外,中国、日本、美国、欧盟和韩国都将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南亚联盟这个区域联盟顿时成为世界各国密切关注的对象,将热闹不已。




“南亚联盟一向是以印度为中心的区域组织,是印度的一个平衡策略。印度希望在这个多极化(multi-polar)的世界上扮演其中的‘一极’(one pole)。”弗兰克尔说,“明显地,亚洲正出现联盟调整(shifting alignment)的过程,它会怎么发展还不知道,但是,最不幸的情况,就是其中的参与者--例如中国--决定采取比较强硬的回应方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