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白天很漫长,夜间更加漫长,子弹、手榴弹都接济不上了,我现在手里只有4个弹夹和2枚手榴弹。甚至我连起码的绷带和吗啡都没有了....。刘大雷在日记里这样写到。在城区里激烈战斗过后已经没剩下多少弹药了。


上尉同志,这是最后的一箱弹夹了!两个士兵轻手轻脚的拽过一箱子56式冲锋枪和半自动步枪的弹夹来。


给我留下几个其余的分给上面的4个弟兄!这箱弹药我们要节省的用可能我们要很久才能得到补给!说着刘大雷拿出了7、8个冲锋枪弹夹和4个半自动步枪弹夹来。


上尉同志,刚才我们看到有几架俄罗斯的运输机飞到人工湖附近空投了物资,会不会是那边的人过来支援我们地?


这个不清楚,眼前还是把防线稳定住吧,不然这里将变成第二个比金!刘大雷把手里的56半自动装上子弹然后拿起一支56冲锋枪擦拭起来。


好的上尉我们把弹药拿到楼上去!说着2个士兵拖着弹药箱上了楼。


李克,机枪还有子弹吗?刘大雷俯下身子低头对下面正在吃着罐头的机枪手李克问道。


有,75发!李克没有抬头一直出着罐头,刘大雷也没说什么把身体从新缩回去然后拿出了一份罐头吃起来。


李中士,中国人民解放军近卫军第五集团军第8伞兵突击旅上尉,日本战役中因为带领一班战士屠杀百余日本平民被判死刑,在押解途中脱逃下落不明,中国一级通缉犯!


李克中士看上去还是没什么变化!两个士兵小声的嘀咕着。


一向都这样,因为他很冷酷!一个士兵吃了一口水果。


一向?什么意思?另一个士兵好奇的问了句。


因为他的家人都死在日军偷袭上海的那次惨剧中,就是主席前未婚妻也死在那场浩劫里。


所以他杀光了整个村的日本人?


是的,而且还把小孩的头颅、妇女的乳房割下来串在一起,人都给他起了一个外号叫“中国的屠夫”。


不过同时失去所有家人的痛苦是无法想象的,战争让许多人都变了!一个战士略带惆怅的看了看远方的天空。


有情况大家注意!尖兵从通话器里告了警。士兵迅速的扔下手中的罐头然后钻进了射击掩体中打开枪的保险将枪口对准了敌袭方向。


阿大,什么情况?刘大雷用通话器问道。


4辆BTR-80装甲车开过来,从红外成象上看轮胎被压的很低看来车上一定载了不少东西。


反坦克小组准备!刘大雷吩咐了一句。


一个装备了14.5毫米反器材枪的反坦克小组占据了一个有利的位置,街道上有1辆被地雷炸毁的T-72型坦克,一边有一辆被机枪扫射打中油箱的卡车残骸所以如果这些轮式装甲车要通过这个街道的话必须从中间的小路过去。


第一辆BTR-80上装有25毫米的遥控机关炮塔,后面的三辆各装备了一座双联装12.7毫米的高射机枪塔。


不对后面还有BMP-3步兵战斗车!阿大突然说道。


有多少辆?


7辆!


那就是11个班!大约有90人!看来这次俄军动用了一个加强排来攻击这里。刘大雷心里盘算着。


反坦克组你们还有多少弹药?刘大雷询问了下。


大约20发子弹!


打装甲车的有效部位,一定要保证!


大家准备好“莫罗托夫鸡尾酒”招呼这些客人。这种古老的反坦克武器使用了多种燃料,其中有汽油、焦油和煤油这样可以保证鸡尾酒可以粘在装甲目标上燃烧。


不久俄军的车队进入了攻击阵地,他们停下来等着俄军炮兵的炮火袭击然后便开始进攻。


一排排炮弹落在了刘大雷他们驻防的区域附近,150多门152毫米榴弹炮猛烈的炮击了这里,几栋高楼被高爆榴弹炸塌,接着数架苏-25强击机低空投下了不少的子母炸弹和燃烧弹将刘大雷的防区炸成了一片火海。


大家保持位置别出声,他们不知道我们的位置炸不到我们!刘大雷给大家打着气。


一个加强排的俄军士兵乘坐装甲车朝这里开过来,打头的一辆BTR-80上的遥控25毫米机炮塔不断的左右旋转着来寻找目标。


放到最近的距离上再开火这样可以保证我们的突然性和命中率。刘大雷把一支56半自动伸出了射击窟窿然后把另一支56冲锋枪放在离他十几米远的另一个射击阵地上然后他回到了半自动步枪边上。


俄军的装甲车靠近炮击区域后俄军的炮火打起了延伸,俄军士兵也纷纷下车保护装甲目标边搜索和消灭远东游击军。


第一辆BTR-80已经过了第一反坦克小组,第二反坦克小组手里的17.43毫米反装甲步枪正在那里的等它。


刘大雷看见第一辆车过去,立即给第一反坦克小组下达了开火命令,砰砰!两声,两发钨芯穿甲燃烧弹打穿了第一辆BTR装甲车的发动机室整个车着起了火,车子也随即失去了动力瘫在了原地,接着第二小组用反装甲步枪朝它的传动装置和履带让他彻底的无法开动。


车上的特种部队迅速的冲出来准备要还击但是他们刚刚冲出装甲车一窜机枪子弹打过来四、五俄罗斯特种部队士兵被打倒在地上,一个俄军士兵双手捂着被打中的脖子,脖子上不断窜出鲜血。


接着第二辆BTR-80停了下来用装甲车上的遥控机枪塔上的双联装12。7毫米重机枪朝两边开火,许多俄罗斯特种兵也都手持AK-74突击步枪迅速的以装甲车和建筑物为掩护还击刘大雷的班组。


准备“莫洛托夫”鸡尾酒照顾他们!刘大雷对几个士兵说道。


几个士兵把数个酒瓶拿出来然后用打火机把引线点燃然后顺着窗户扔了出去。燃烧瓶落到地上和装甲车上瞬间燃起了熊熊大火,几个躲闪不及的俄罗斯特种兵满身沾上了油,油又被火引燃浑身着起了大火,啊,啊呦,啊.......!俄军士兵的惨叫声让几个刚参加部队的俄罗斯士兵有点胆寒起来。


妈的,干掉他们!一个俄军军官拔出手枪来朝地上几个满身是火并且打滚的士兵开了枪。


都给我拼命点不然我手里的匣枪就饶不过你们!军官恶狠狠的看着周围的士兵。


一支QBU88式5.8毫米狙击步枪悄悄的把枪口伸出了一个枪眼将微光瞄准镜对准了一名正在朝一个伤兵猫腰前进的医护兵的大腿开了枪。


医护兵腿部中枪身体朝前栽倒在了地上,另一个士兵不知道是有狙击手盲目的从隐蔽处跑出来准备救这名受伤的医护兵。


啪,5.8毫米的子弹打穿了这名士兵的钢盔并且钻入了他的脑袋里,脑浆夹杂着鲜血顿时涌出来士兵僵直着身体然后栽倒在前面。另一个士兵又跑过想救这个士兵结果也被狙击手干掉。


大家注意有狙击手大家小心找掩...铛...啪.!一发狙击弹打穿了他的心脏然后这名军官便灵魂出壳上了天堂。


其他俄罗斯特种兵迅速的找一个隐蔽处不再把头露出来,狙击手开始寻找不小心的俄军士兵进行猎杀,而反坦克小组几乎把所有的BTR装甲车和BMP步兵战斗车和卡车都被反坦克小组击毁,剩下的20多个俄罗斯特种兵却被数百名游击军包围着,加上漆黑的夜晚许多俄罗斯特种兵内心出现了绝望和焦急的心态这样会非常影响特种兵们发挥出自己的能力。


嘟,嘟,嘟!熟悉的口哨声又起,刘大雷知道这是游击军最精锐的突击队出击的信号,每每到关键时刻这些精锐的突击队便从四面八方冲来消灭敌人,这次一百多突击队员手持着冲锋枪、机枪从几个街角冲出来便冲边朝俄罗斯特种兵聚集的地方倾泻着子弹,几门60毫米的迫击炮突然开火,无数炮弹在俄罗斯特种兵防线附近爆炸,几个士兵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了地上。


敌炮奇袭大家隐蔽!谢克罗夫少校招呼着剩下的人分散开并且组织火力反击,托罗斯基把机枪架上,鲁多克,架40毫米榴弹发射器!


啪啪啪!三枪,撩倒三名俄军特种兵!其余的特种兵都爬在地上缩起了头,他们彻底失去了再抵抗的意志了。


谢克罗夫少校同志,我们被包围了,许多人把武器扔下了看来要投降他们!托罗斯基爬过来和谢克罗夫靠在一起。


鲁多克大尉在什么地方?


他被狙击手干掉了。被打爆了头!


你的枪哪?谢克罗夫看着托罗斯基的狼狈样子。


刚才炮击的时候扔在炮坑里了,那东西差点把我拖死!如果我回去拿它我就被炸死了。


给你这个,那帮混蛋的武器。谢克罗夫扔给他一把AK47自动步枪。


少校同志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游击军的突击部队过来了,他们非常残忍不留活口!


怎么你害怕了吗?谢克罗夫阴冷冷的看着托罗斯基。


当然,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害怕,不过我更想喝他们的脑浆子。托罗斯基挤了下眼睛。


一发60毫米迫击炮弹落到了谢克罗夫和托罗斯基等5个士兵的旁边,轰隆一声,谢克罗夫被炸出了弹坑在他身体被炸飞的同时他的一只大腿和一只胳膊也同他的身体脱离出去,谢克罗夫最后的意识是他看见托罗斯基躺在地上脖子和胸口不断的涌出鲜血来。


接着,几发固定在单一的土制发射架上的BM-21火箭弹发射过来打到了俄罗斯特种兵的阵地上,数声爆炸过后最后的十几名特种兵也被炸死在了这里,俄军报复的炮火几乎打了一个晚上,刘大雷的班组在报复的炮击中损失半数的兵,剩下的人被迫撤出了这栋大楼里埋设了诡计雷和绊发地雷。在楼梯和楼顶还安放了遥控炸药。


俄军第二天没进攻但是却增加了炮击,炮打了一整天,俄军动用了152毫米和203毫米榴弹炮以及数目众多的122毫米和107毫米的火箭炮打的整个游击军的防区笼罩在一片的爆炸声和瓦砾中。


文勇心情沉重的走在地下隧道里,里面都是伤兵和被炸伤的中国老百姓。唯一万幸的是中国空投的药品和血浆在这里派上了大用场许多重伤员因此保住了性命。


文司令,我们的部队已经全部从2区撤出来了,3区正在组织防御。庙街游击军负责人周国军上尉走进来。


我们还有多少人?文勇回头看了看他。


大约2800人左右。


这么说我们一个礼拜便损失掉了1200人?文勇环看四周这些轻重伤员又抬头眺望了远处的一片片伤员病床。


我们在孤独的作战!周国军有些激动起来。


我们没有办法去要求更多,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业!他们不可能非常明显的支持我们,这次运出这么多的东西来已经是他们的极限了。文勇俯下身子帮助一个伤员把被子拉上去。


但是我们都是中国人!周国军低下头看着一个奄奄一息的战士。


有中国人的地方多的是,难道你都要强求他们去做暴动和反抗吗?这里原本是我们的土地但是现在是俄罗斯人占据着,作为中国人我们有权也有责任去保卫和收复这片土地!别要求过多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业。文勇和迎面走过来的两名军医互相敬下礼。


许多战士都是战斗到最后一刻把子弹都打光了冲出去和敌人拼命时牺牲的。


周上尉,我们自从起事的那天开始就已经把性命置之肚外了,牺牲?只是另一个抵抗的开始,我们的事业将一代一代的延续下去知道把俄罗斯人从我们的土地上赶出去!文勇拍拍周过军的肩膀,上尉去安排防御吧,3区是最后的防线,你们一定要保证那里的安全。


放心吧司令,如果他们从我们这里过去只能上踏着我们的尸体过去,而他们也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


一栋废弃的大楼里的阴暗的角落里,一名远东游击军战士正在操作着手提电脑把几个绘制出来的草图准备发送出去,笔记本电脑上插着一块无线网卡。


两名远东游击军战士和一个上尉提着冲锋枪悄悄的上了楼。


一只冲锋枪顶在了那士兵的钢盔上,把手都举起来!上尉轻声说道。


士兵慢慢的把手举了起来,把东西拿过来。上尉挥挥手,两个士兵把笔记本电脑拿过来递给上尉。


噢,不错,3区布防图,你什么时候学会干出卖情报这个勾当了?上尉一枪托砸在那士兵的肩膀上,士兵疼的一咧嘴捂着左肩膀倒在地上。


长、长官,给条、给条活路吧,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庙街守不住了快要,我要给我的家人留条后路。


放屁,俄国人进来了必然不会放过我们的,何来留条后路!一个士兵抢上前来。


好了,人个有志,你既然要为家人着想我们也不强求你,不过我们远东军不容许出现叛徒。说着上尉掏出一支手枪接着打开了保险。


别、别、别杀我,我、我不想死!士兵惊恐的朝墙上靠着。


兄弟,天堂咱们再见!家人会接到你战死的信息而不是叛国的消息他们会受到英雄的待遇你可以放心的走了。上尉说完便扣动了扳机,枪声回荡在整栋大楼里久久不能散去。


曾经的解放军战斗英雄,穷途末路时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哎,造化弄人啊!上尉收起手枪感叹着。


长官,我们该走了,一名士兵看着窗口外边两辆俄军BRT-90装甲车和三十几个人俄军慢慢的靠近过来。


好,我们走!上尉站起来说道。


突然一窜子弹打过来上尉身上一阵抽搐倒在地上,鲜血不断的从上尉身上流淌出来。


连长,连长。两个兵扑过去把上尉拉到墙角。


妈的,这混蛋出卖我们!一个士兵快速的拿出了一针吗啡和一个急救包给上尉包扎。


上尉此时已经无法再说出话,鲜血从嘴、胸口不断涌出。


连长,你不能是死啊,你挺住我们把你背回去!两个兵哭着把上尉背起来冒着猛烈的机枪和步枪火力冲出了大楼。


小军你把连长背回去我在这里掩护你们!一个兵拿着AK47冲锋枪朝冲过来的几个俄军士兵猛烈的开火着。


阿枫,李军回头喊了他一句。


混蛋,还她妈的磨蹭什么,连长要是有什么差错你一百个脑袋也扛不起,快走!阿枫换上一个弹夹继续射击着。


李军咬了咬牙然后从身上扔下两颗手榴弹和两个弹夹给阿枫然后快速的朝后方的战地医院跑去。


阿枫手里的AK-47步枪精准的射击让十几个俄军抬不起头来,四、五名俄军士兵被打死和炸死。一辆BTR-90轮式装甲车开上来用车上的遥控25毫米速射机关炮朝阿枫这里打过来,阿枫头部被打中,整个头部几乎都被机关炮的炮弹干掉,鲜血和脑浆飞溅出很远的地方。


****************


文勇快步的来到地下的医院里因为这里有一个特殊的伤员,他太重要了。


医生,医生,巴里克上尉情况怎么样?文勇紧张的问着军医。


军医摘下口罩摇摇头,“哎”!医生叹了一口气。


怎么样?文勇心中一紧。


如果还有什么没完的心愿的话就尽快吧,他时间不多了。


文勇目光呆滞脸色惨白的看着军医:“医生他可是我们最好的连长啊”。


你无论如何要救活他,他不能死,你听见了吗,他不能死!文勇突然暴喝起来。


司令,这么也没有用的,子弹穿过了要害,打穿了多条血管和肺部,没的救了。


他可是中国外交部长兼副总理巴库祖夫的儿子啊,你他妈的还是个医生吗?连个人都救不活我枪毙了你!文勇红着眼睛拔出手枪左右侍卫急忙把文勇拉住。


所有的人都楞住了,外交部长兼副总理的儿子!文勇回到指挥部拿起了专线电话。


总司令!


有个一个坏消息,巴部长的儿子、儿子牺牲了。


电话那端沉默了良久,交给我处理吧。说完挂断了电话。


****************


北京,一辆黑色的中华轿车飞驰进了外交部,几个国家安全局的同志从车上走下来,其中包括林浩然。


部长,国安局林局长来了。秘书给巴库祖夫打了一个电话。


巴库祖夫坐在办公室里等着林浩然。


走到一半,林浩然的手机响了。


浩然,你先回来,这件事情还是由我来亲自说吧。


不久杜文辉的专车也到了。


巴库祖夫觉的有点不对劲了,怎么连主席都来了还搞的这么凝重。


主席!巴库祖夫起身和主席握手。


恩,巴部长坐吧。


几个人都坐下来却都没有说话,气氛非常的压抑。


其实我们这次来是为您儿子而来!秦海军打破了沉默。


我儿子?巴库祖夫疑惑的看着杜文辉。


我说吧!杜文辉走过去。


巴部长,您儿子是不是在俄罗斯?


对啊,莫斯科大学的高才生,政法系。巴库祖夫回答。


他可能没在莫斯科!


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前天他还来过电话的。


他参加了远东解放军!杜文辉终于说出了真相。


什、什么?远、远东解放军。


是的,这是真的,巴里克上尉!就是他!


这?巴库祖夫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主席,我知道,对他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会徇私的!


事情不是这样,因为、因为他、他......。杜文辉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其实是你儿子战死在了尼古拉耶夫斯克。秦海军说道。


你撒谎,我儿子不可能死,不可能。老人愤怒了。


真的,我们没撒谎,昨天的消息,从远东方面过来的。


接过照片和印着死亡通知书的文件,巴库祖夫不再说话只是看着通知书。


部长先生?秦海军轻声的叫了声。


都走,全部都走!巴库祖夫眼睛含着泪水激愤的说道。


杜文辉摆摆手示意大家都先出去。


好了,都先出去吧。


****************************


我郑重宣布,我们中国政府非常气愤俄罗斯方面在远东对中国籍的俄罗斯中国人的迫害和压迫行为,我们十分强烈的抗议,如果俄罗斯方面再奉行排华政策的话我们将保留进一步采取行动的措施!第二天巴库祖夫照旧出先在了新闻发布会上。


关掉电视机秦海军回到沙发上做下来。


主席,巴部长情绪看来还可以。


他是在硬撑,任何一个父亲都无法接受亲生儿子突然失去的打击。


海军?


恩,秦海军问道。


难道我错了吗?


主席别太过分自责,他的儿子是个英雄,参加了远东解放军,其实如果我不是家庭拖累的话我也想去了。秦海军帮杜文辉解释。


看来我们要调整下对远东解放军的政策了,不光为了我们的国家也为了、为了巴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