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一周后,冷剑被肖上将派军方的人用专机神秘接走,肖上将当然忘不了顺带“捎走”程浩这个宝贝。肖上将究竟怎样安排程浩,冷剑暂时不知道。

肖上将一脸严峻地瞅着冷剑,沉痛地说:“玫瑰山庄确实是丁霸集团在国内的总部,我们派兵去搜查时,想不到丁霸竟然在别墅里埋藏着大量的炸药,参与搜捕的军警不小心触动机关,发生大爆炸。牺牲了5人,重伤9人,轻伤30多人,连现场指挥的杨厅长也受了轻伤,丁霸又欠下我们一笔血债,不把丁霸绳之于法,肖某誓不为人。”

冷剑肃穆,为牺牲的战友致哀!

“丁霸能够掌握这么多的军警内幕资料已经查明,丁霸是盗用了丁将军的一些密码和权限,丁将军在知道他儿子丁霸是幕后老大董王之后就血压升高爆了血管。在医院里,丁将军非常配合军方的调查,所以才这么快弄清楚丁霸盗用丁将军密码和权限的事情。经我们调查,因为我国核心的军事秘密保密工作做得出色,没有泄密,丁霸偷窃的只是军方一些比较机密的人事档案。至于警方的比较机密的人事档案,丁霸是挪用了丁将军的权威,利用警方的一些人窃取的。丁将军引咎辞呈,丁将军在接到准予辞职的简报时,拿着丁霸和其孪生兄弟合影的照片大哭几声就与世长辞。想不到丁将军一生为公,一世英名竟然被丁霸这个不肖儿子毁坏,死也不得安宁。”

“肖将军代替了丁将军的职务,发挥的作用就更大了。”

“臭小子,在社会闯荡不到两年居然学会拍马屁。”肖将军笑骂道。

冷剑只有嘿嘿傻笑。

“雇佣兵为什么能准确追杀你,我们也查明了,丁霸利用了丁楚,丁霸把追踪器接收仪偷偷放进丁楚的坤包里。还有,丁霸利用丁副省长在G省的威信,打着丁副省长的旗号在公检法这条战线,安插了不少眼线,现在这些人全部被清出公检法战线,触犯法律的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丁副省长因此也引咎辞呈,但党中央没有批准。丁副省长是一个难得的好官,虽然他是丁霸的亲叔叔,但责任不在他身上,他也是个受害者。这次行动,如果没有他的大力配合,军警也不会这么顺利完成任务。”

冷剑想不到的是,丁霸为了令丁楚喜欢冷剑,下了不少功夫。如果冷剑有什么异常,就是期待有一天能利用丁楚,丁霸的眼光不能不说长远。丁霸放长线钓大鱼的目的实现了,可惜害惨了丁楚。

“警方已经根据U盘中所有资料把这个组织连根拔起,有点奇怪的是,U盘中间突然插进几个奇怪的字母,这小串字母是TWPVDHFDYCGQ,警方和国安高手也分析不出这些字母代表什么意思。还有点奇怪的是U盘后面的数据不是以阿拉伯数字顺序排列,而是以字母排列,但又没有按字母顺序排列。”

肖将军说完拿起桌面上的两份文件中的一份,说:“王伟豪送给你的情报非常有价值,丁霸逃亡海外,正是用人之际,他也成为该组织最高层的领导人之一。王伟豪在资料上已经明确答复这个神秘组织叫血玫瑰,他居然把血玫瑰组织所有高层领导的照片、指纹、血型、可以作为DNA检验的毛发,全部收集起来寄给你。王伟豪是你插在丁霸心脏上的一把匕首,有王伟豪的支持,我们不愁揪不出丁霸。”

“肖将军怎样处置王伟豪?”

“王伟豪虽然做了很多罪大恶极的坏事,但迷途知返,贡献极大,饶他一命吧,不会派人全世界追杀他了。嘿黑,你这小子,别以为我不清楚你两次偷偷放走王伟豪?不过将错就错,王伟豪居然成了你的眼线,这可能是我们意料之外吧?哈哈!只要王伟豪不踏足中国,或改名换姓才回国,国安和警方就故意不知道他的存在。”

“那么肖将军怎样看待邓报国?”

肖将军拿起另一份文件,说:“经军情处的严密调查,邓报国离开部队后在国外确实没有做对不起国家的事。他送给你的资料的价值也非常重要,把丁霸在海外的武装组织的基地全部调查得很清楚,经军情处的核实,他的情报准确。鉴于他有重大的立功表现,如果他回国,只要你不追究他领兵残杀黄菲的事,在国内割那个花花公子的罪恶之源那件事,我可以知会警方不予追究,由我们军方接手处理,毕竟军嫂跳楼自杀时,他还是现役军人,我们军方接手处理也合法。TMD,邓报国割得好,可惜我不知道有这种事情发生,令我们可爱的战士流血又流泪。”

“谢谢肖将军!”冷剑说完,立正“啪”的一声向肖将军敬个军礼。

“你这小子把邓报国的资料送给我不就是这个目的?如果我不这么处理,你这小子肯定在心里骂我是老糊涂了。呵呵!”

在这个爱兵如子的将军面前,冷剑不会有丝毫的拘束。

“现在警方已经根据王伟豪的资料发出红色国际通缉令,你的义弟冷睿是国际刑警,已经出国缉凶,这是明手。暗手是,如果冷睿不能成功缉凶,国安已经派出最精锐的特工对这些罪大恶极的恐怖分子首脑进行暗杀。他们在我国杀害这么多军警和在海滨市犯下的事,不是恐怖活动是什么?对于恐怖分子,我们不需要讲什么仁义道德,不需要光明正大。”

“那我们军方就袖手旁观?”

“哈哈,留给军方的是恶战,怎会少得了你的份儿?冷上校,听令!”突然,肖将军的脸严肃起来,威严地喊。

冷剑马上立正挺胸收腹,静听将军的指示。

“请你挑选一组特战小分队,到海外执行玉石俱焚的计划,把丁霸所有海外军事基地全部摧毁。”

“是,保证完成任务!”

肖将军爱怜地望着冷剑说:“这次任务是黑色任务,你和你的队员没有国籍,没有任何身份,在国外被抓,我国政府会矢口否认的。你们牺牲了,我们只能暗中为你为盖国旗,明白吗?你有权选择接不接受这项任务。”

“保证完成任务!”

“你暂时还不能恢复军人身份,卧底的身份也暂时不对外公布,你的特级通缉令也不会取消,这对你在国外执行‘玉石俱焚’计划是一个很好掩饰身份。最糟糕的情况是如果你们失手被抓,可以用这个身份掩饰,我国政府也会以你们是恐怖分子的理由要求引渡的,但我绝不希望有这种情况出现。

“请首长放心,玉石俱焚。”

“好,你办事我放心,你刚执行完生死卧底的任务,马上就去海外执行玉石俱焚任务,委屈你了。”

“军人的责任!”

“记得,挑选队员时不能用行政命令来强迫战士们执行这项任务,在宣布任务前要先把恶劣的情况说清楚,让战士们自主选择。”

“是!”

“虽然我们不能明来,海外的军情处特工和国安特工会在暗中全力支持你的,你们不是孤身作战,有强大的祖国做后盾的。尽快挑选好队员,马上出发,去吧!”

“是!”

是夜,冷剑神秘地出现在一间军方高级干部疗养院里,同时神秘出现在这儿的还有他的战友钱中信、方嘉乐、郭华德、刘乐友、张成富。

不过,方嘉乐他们相互之间并知道对方现身这疗养院的,他们在不同时段分别接到秦大队长的指示,然后分别乘坐不同的军车来到这里。

他们懵懵懂懂地没有病也没有伤就住进高级干部疗养院的贵宾病房,他们心里就纳闷,即使他们有病有伤,也不够级别在这种高级干部疗养院享福啊。这儿只接收师级干部以上的军官,也就是说要有大校军衔的高级军官才能在这儿疗养,他们几个中最高军衔也就是方熊子,由上尉军衔升为少校军衔。

来到这儿后,他们被命令呆在一个病房里不准出来,不准和外界有任何的联系。

他们即使想和外界联系也不可能呀,说是VIP病房,除了电视机,任何的通讯设备也没有。不过VIP待遇也不是吹的,房间外站着一个警卫,想出病房?门也没有,警卫会很有礼貌地“请”他们回房间,但又偏偏不说明不准外出的原因。他们也理解,这些警卫只是执行命令,警卫肯定也不知道不准他们离开病房的原因。要想打电话?行,明天吧。他们又纳闷,今晚打电话和明天打电话有区别吗?

晚饭可丰盛,够他们狼吞虎咽地狂吃一顿了,可惜他们莫名其妙,心里惴惴不安,喷香的饭菜也如嚼蜡。

好不容易看完N个无聊的广告,警卫才送来二个档案袋给他们。一个封着口,一个没有封口。警卫对他们说,先拆开封口的档案袋,阅读完之后,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思考,明天签上他们的大名之后,装进那个没有封口的档案袋,然后封好档案袋的口子交给警卫带出去。

靠,什么事情搞这么神秘?

他们忐忑不安而又怀着强烈的好奇心拆开档案袋的封口,里面居然有一只打火机,还有薄薄的一张纸,里面打印了几行字,内容很简单。

薄纸的内容如下:“如果要到海外执行一项非常危险的任务,只要你接受这项任务,你在军方的这两年的所有档案会全部被销毁,新的档案是你已经在两年前退伍了。在执行这项任务时,你没有国籍和任何身份,如果失手被抓,外交部会矢口否认。牺牲之后,国家也只能暗中为你盖国旗,不能光明正大地为你安葬。若不愿意执行这项任务,别人绝不会知道,你把这张纸烧掉,马上有人送你回原部队。

愿意(签名) __________ 不愿意(烧掉)__________

你最不想最亲密的战友______________执行这种任务。

靠,不就是执行神秘而危险的任务吗?以前执行危险的任务还少吗?方熊子的速度最快,只看了一遍,就在愿意那一栏龙飞凤舞地签上他的大名,他在不想最亲密的战友执行这种任务的那一栏填上钱中信的名字。

方熊子一签完大名就把那张薄纸片装在另一个档案袋,封好封口,出门交给站在门口的警卫,叫警卫上交。警卫很有礼貌地叫方熊子认真地考虑一个晚上,明天再上交也不迟。

方熊子嬉皮笑脸地缠住警卫不放,一会儿说如果今晚不知道具体的内容他今晚会失眠,一会儿说警卫气度不凡,玉树临风,心底肯定也最好,这种小事举手之劳,风流倜傥的警卫大人肯定乐意帮助。

那个年轻的警卫彻底傻眼了,他虽不知道这个彪悍的军人的确实身份,但从方熊子的气质来看,肯定是有来头的职业军人。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彪悍,这么有气质的职业军人竟然会像小孩子一样撒无赖。

警卫终于熬不住方熊子的喋喋不休和“糖衣炮弹”的密集轰击,苦着脸地把材料上交上去。

一会儿,警卫就回来对方熊子说有首长要见他。方熊子乐滋滋地跟在警卫后面,心里狂喜,这个警卫毕竟年轻,如果是中队长冷剑就不上他的当。

来到一间办公室,警卫叫方熊子自己进去,他自己就站在门口站岗。

靠,架子蛮大,也弄得够神秘的,方熊子想。

这次任务肯定有盼头,越神秘越危险的任务,方熊子就越喜欢。他喜滋滋地推门进去,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办公室里只有一个人,一个身穿笔挺军装、肩扛二毛三肩章的上校。这个一身戎装,英气逼人的上校竟然就是他刚才想起的中队长冷剑。

方熊子“靠”了一声,忘了军队森严的等级关系,居然没有敬礼就冲过去对着冷剑就是一拳。嘴里骂骂咧咧地说:“亲爱的冷中队长,见战友也不用这么神秘和这么大动作嘛,想不到你一个小小的上校,架子蛮大。”

冷剑和方熊子并肩作战十年,感情非常的深厚。冷剑每次见到方熊子,心里就非常的愉快,他冷峭的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容,不认真看绝发现不了的淡淡笑容。

冷剑轻轻拥抱了一下方熊子,突然厉声喊:“听令!”

方熊子马上严肃起来,立即立正挺胸收腹,静听冷剑的指示。

“你认真了说明书没有?”

“认真看了。”

“愿意?”

“愿意。”

“不问原因?”

“感时思报国,拔剑起蒿莱。” 方熊子居然掉起书包,好像为了显示他读书多,他竟然还加上句:“愿播热血高万丈,雨飞不住注神州。”

“好,好个铁血战士!”冷剑狠狠地握住方熊子的大手摇晃起来。

钱中信、郭华德、刘乐友、张成富四个同样快速签名,同样缠住警卫,只不过他们求人办事的本事没有方熊子这么强。

冷剑也是单独和他们见面,谈话。他们开始见到冷剑时也是先惊讶,后开心。也是绝没有任何的犹豫,也不问什么任务,虽没有方熊子的豪言壮语,但要执行他们未知的危险任务的决心却坚如磐石。他们五个中有四个在“不愿意最亲密的战友参加这种任务的那一栏”填上钱中信的名字,而钱中信填的却是刘乐友。

冷剑把他们五人分开前来疗养院,单独见面,不让他们通讯,不准他们联系,并且在他们签字之前冷剑不见他们目的就是因为他们六人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只要有一个人愿意执行这项任务,其余的五人出于比亲兄弟还深的感情,一定也会参加的。

当方熊子他们五人聚集在一起时,都惊呆了,他们都想不到自己最亲密的战友都在场,想不到幕后的神秘领导居然是冷剑。

冷剑在没有宣布任务之前,叫钱中信退出这次行动。钱中信胀红着脸说他是爆破专家,小分队离不开他,坚持要参加他到现在也不知道的任务。

当冷剑劝刘乐友放弃这次任务时,和冷剑一样沉默寡言的刘乐友只说了一句话:“我是小分队最有力的安全保障。”

冷剑眼中的冰块终于融化了,热血沸腾起来,这就是中国的军人,无悔热血军魂的军人!年轻的共和国能傲立东方,就是因为有千千万万的像方熊子他们一样无悔热血军魂的军人在默默地守卫着祖国的边疆。

如果现在谁对冷剑说我们的军人不是当代最可爱的人,冷剑跟他急。我们的军人面对绝对不公平的待遇没有怨言,遇到绝对不合理的、绝对非常危险的任务绝没有丝毫的犹豫,就义无反顾地要求参与,这都不是最可爱的人,还有谁是最可爱的人?

冷剑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满怀激情地向自己的战友敬个最崇敬的军礼,方熊子他们五人也庄严地回礼,所有的说话、所有的感情都蕴含在军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