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34.........一夜足以

“什么天下第一剑,虚名而已,用剑的最高境界就是人剑一体,用人的感情来控制自己的剑,自己的喜怒哀乐可以通过自己的剑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用自己的剑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感,你的剑就是你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这才是剑的最高境界,天施主之剑已经超过了“乱魔狂人”昔日之境界,今日老道我能见此一剑,也了却我一生宿愿,天施主你应该是这一剑最后的传人了,不会再有人会在这一剑上超过你,我学剑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有机会能和会此招之人一较高下,没想到今日得偿所原,痛快啊痛快啊,哈,哈.” 明月道长说到高兴之处忘情的大笑起来.

天孤待明月道长笑声过后,又接口说道:“今日天某来到武当,乃是中原之行最后一战,也是最令我震动的一战,虽然只与道长交手三招,但是武当太极剑的磅礴雄厚还是令我十分地震惊,一种剑法竟然可以达到如此之境界,若非亲眼所见,实在是难以相信,我练剑二十一年,自负已经窥得剑法之真髓,达到了剑法的最高境界,可经今日一战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明月道长笑着挥手说道:“剑法的最高境界其实也就是武学的最高境界,是和做人的最高境界紧紧相连的,做人的修为进一步则剑法进一步;但是反之,剑法进一步做人的修为则不一定会进一步,剑法的进步和自身的修为是相辅相成的,剑法可以靠勤学苦练达到顶峰,但做人的境界可是永无止境,如何将做人的道理融化到剑法中乃是我等练剑之人需要毕生求索的.”明月道长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今日你我二人之见,是我与天施主的第一次相见,也许也是最后的一次见面,今日之比试,不仅对天施主在精研剑法上大有帮助,对老道我也是大有裨益,但我的时日已经不多,要想在剑法上有更一步的提高已经是十分的艰难了,而天施主年轻日盛,对武学一道又似有天赐,应当不断精进,以期达到剑法乃至武学的最高无上境界.”

“道长此言折杀天某了,武当太极剑本就是天下第一等的剑法,加之道长多年修炼已经达到无上之境界,究竟什么是武学的最高境界?我不知道,但是能把剑法练到如此境界,当真是人剑一体,无缝无隙,就算不是武学的最高境界,我看也差不到那里去了.”天孤诚心地说道:

“天施主太抬举我武当一脉了,为武之道乃为自修之道,只要可以通过习武达到了解自然,领悟天地就可以了,又何需什么第一第二的虚名,倒是天施主你,以不惑之年龄竟然在武学上有如此之惊人造诣,真是令老道我叹为观止,不知天施主是否愿意屈驾小留我武当数日,你我二人也好可以进一步切磋一下。”

“如此也好,我也正想继续的和道长探究一下习武的心得,只是怕打扰道长的清修,未敢冒昧的说出口,承蒙道长的抬爱,但这次我来中原已经数月有余,离家许久,当下不便久留,未知道长是否愿意与在下秉烛夜谈一晚,明日一早天孤就可立即返回家乡?”

“一夜足以,一夜足以。”明月道长微笑着说道:“能和天施主这样聪慧之人交谈一夜,也是天大的奇缘了,老道可不敢妄求啊,哈,哈。”

“闲言少叙,这就有请天施主移驾后殿,稍做休息用点斋饭你我二人今晚一宿不眠,畅谈到天亮。”

“好,道长先请。”天孤伸手指向后殿。

明月道长微笑着对天孤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旁边的一位中年道士说道:“房云,代我招待一下四方来的英雄好汉,愿意留宿的就让他们在武当住上一宿,着急走的也让人家吃上一顿热饭喝上几壶暖茶,都是千里迢迢不辞辛苦大老远赶来的,可别怠慢了大家,我今晚要与天施主交流武学心得,来不及招待各位了,这一切全交与你打理了。”

“谨遵师命,徒儿记住了。”言毕房云深鞠一躬。

明月道长交代完毕,转身大步向后殿走去,天孤在明月道长身后一步内紧紧跟随,转眼间,两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外,只有几个随身的小道童快步的走向内殿,想是为了准备斋饭去了。

一场名动天下的比试就这样结束了。

有的人觉得看得不过瘾,是得,毕竟只有三招,跑了几千里的路就看了三招,确实会有的人觉得不值,但有的人就觉得值,因为他们是内行,是高手,他们可以从一招中就学到东西,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在江湖里生存下去。

天孤的故事到这里几乎就是尾声了。

经此一战,天孤成了武林至尊的代名词,但天孤也从此再也未在中原露面,江湖中的人对天孤的身世还是如开始一般知之甚少,只是后来听说他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叫“斜佬”、二徒弟叫“覃开”仅此而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