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特使访华直指蒋介石是中共的“运输大队长”

2007年09月09日

国际在线

1948年底,蒋介石政府被人民解放军的一系列攻势打得焦头烂额,蒋介石一方面派老婆宋美龄到美国搞公关,另一方面还亲自给美国总统杜鲁门写信,要求美方提供经济和军事援助。


杜鲁门早就对蒋介石失去了信心,所以没有理会。后来,美国国会中得过蒋介石集团好处的议员,不断向杜鲁门施压。为应付压力,杜鲁门派经济合作总署署长霍夫曼作为“特使”访华,实地了解中国经济及以前美国援助的使用状况。


美特使关键时刻访华 蒋介石高规格套近乎


1948年12月11日晚,霍夫曼一行到达上海。蒋介石喜出望外,特地在其官邸召集幕僚讨论接待事宜。


负责外交的王世杰说,据美国驻华使馆的信息,霍夫曼不喜欢热闹,也不大讲排场,如果搞得太隆重,恐会让他反感。


蒋介石觉得有道理,决定只派行政院长孙科、外交部长王世杰到上海迎接,他再在南京的官邸宴请。


霍夫曼一下飞机,记者一拥而上,向他提出各种问题。霍夫曼性格直爽,有话藏不住。他说,他此次是受总统杜鲁门指派来华的,目的是了解中国的经济状况和美援实施情况,不会介入中国的内部事务,也不想见中国政府的高官。这时,一名记者突然问,美国是否有新的援华计划,霍夫曼避而不答。


第二天上午,霍夫曼与蒋介石政府的“美援委员会”官员王世杰、叶公超等人举行会谈。会谈中,王世杰、叶公超说,中国经济、军事状况很糟,可说到了崩溃的边缘,要求美国政府从维护中美关系的大局出发,紧急对华援助。


霍夫曼见他们开口就要钱要物,便实话实说:美国的对外援助是一年向国会申报一次,现在提紧急援助恐怕不可能。


王、叶二人于是提出,希望霍夫曼向国会另提临时性援助。没想到,此举让霍夫曼异常反感。他说:“既然你们对美援追得这样紧,我就直言相告,我们过去对中国的援助并不少,既有钱,又有物,还有武器,但蒋委员长太无能,未用好我们的援助。最令我们总统和国务院官员伤心的是,我们援助你们的许多武器、物资已落入共产党之手。如果我国政府再像先前那样援助你们,你们岂不垮得更快?”霍夫曼的一席话,让在场国民党高官面红耳赤,无言以对。


行政院长受辱提出辞职 总统特使不愿见蒋介石


这天中午,由国民党行政院院长孙科设宴招待霍夫曼。霍夫曼本不愿参加,但推托不掉,只好勉强答应。宴席上,霍夫曼语出惊人,对孙科刺激甚大,以致孙科向蒋介石打了辞职报告。


孙科告诉霍夫曼,他知道这个院长不好做,因蒋介石非要他干,他推辞不掉,只好硬着头皮干。


孙科一说完,霍夫曼直言不讳地说:“蒋委员长让这个当院长,让那个当院长,为何不让胡适先生做院长?胡适为中国的一大伟人,当年在美国任大使时,既为中国争取了美援,又在美国介绍了抗战情况,在美国获得极高的评价。如果由胡适当中国的领导人,美国的援助就会源源而来。”


霍夫曼的言论,让孙科相当难堪。当天下午,孙科便向蒋介石提出辞职。孙科告诉蒋介石,他在这个位子上恐难争取到美援。


后来经蒋介石劝说,孙科勉强答应留下来。


1948年12月12日,霍夫曼先后与美驻华大使司徒雷登、美国志愿救济团体代表亨利等座谈。座谈中,司徒雷登、亨利等人对蒋介石抨击甚多。


13日下午,霍夫曼在上海公开举行记者会,他对在场的中外记者们说,中国国内的经济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这是内战造成的结果。中国不应有内战,应建立一个包括共产党在内的各党派人士的联合政府,如果中国的主要领导人当初听了美国的忠告,局面绝对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一名记者又问他美国是否有新的援助中国的计划时,霍夫曼没有直接回答,只说美国政府的援助将以人民为对象,而不以政府为对象,并说他不会与中国政府的高官会谈。


与蒋介石话不投机 真话引发外交风波


考虑到霍夫曼是总统特使,又负责对外援助,蒋介石很想见他。于是致电孙科,想让他去劝说霍夫曼。


14日那天,孙科不断劝说霍夫曼到南京,并一再对他说,他到中国来了,就是贵宾,中国的领导人应该会见他。如果不愿会谈,与蒋介石在一起吃顿饭也行。经过孙科好说歹说,霍夫曼才勉强同意到南京。


蒋介石用一架专机将霍夫曼接到南京。随后,蒋介石在“总统府”用最高档次的宴席招待霍夫曼。蒋介石知道美国总统杜鲁门对他有意见,故在席上尽量不提对华援助,只谈过去他与罗斯福的友谊。


敏捷的霍夫曼一听就知道蒋介石的意思,并尽量少说话。霍夫曼从总统府出来后,直截了当地对记者说,之所以到南京与蒋介石餐叙,是国民党政府官员在上海周旋的结果,他是被迫的,没有办法才来的。


霍夫曼的言论,深深刺痛了蒋介石。蒋感到受了羞辱,气得大叫:“霍夫曼太不懂礼貌,知道他是这样一个东西,我一定不与他见面!”


骂过之后,蒋介石又下令外交部长王世杰紧急约见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要求霍夫曼道歉。


司徒雷登没有料到,蒋介石宴请霍夫曼,演变成一场外交风波。没有办法,他只好一面找霍夫曼谈话,一面将中国外交部的抗议转告美国国务院。霍夫曼听了,若无其事地说:“我没有错啦,只不过说了几句真话,蒋不服,蒋有气,那我要问问他,过去美国对中国那么多的援助到哪里去了?”


15日,美国国务院给司徒雷登来电,告知霍夫曼的谈话是他个人的看法。


12月18日,霍夫曼在韩国访问时,一些记者问他对羞辱蒋介石的言论有何看法时,他轻轻一笑:“我对中国谈得太多,有些话遭人误解了。”


霍夫曼回到美国后,杜鲁门政府既未对他批评,也未给他任何处分。从杜鲁门对他的态度可看出,霍夫曼在中国发表的对蒋的言论,是杜鲁门、马歇尔等美国高官们想说而不便说的话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