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圈-北美华人黑帮战争 中卷 第三十三章 崇拜格瓦拉的人

冷眼看客1 收藏 1 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5/[/size][/URL]   汤姆带着帕伊玛妮从中国餐馆出来后一直开车在街上转悠,他每到一个路口或者某个特定地点都会问帕伊玛妮几乎相同的问题:这里走过去是不是某某街?这是什么建筑?里面都是住什么人?   帕伊玛妮并不能全部回答汤姆船长的所有问题,她只能尽可能地回答汤姆的提问。她开始有点明白汤姆带她出来的原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5/




汤姆带着帕伊玛妮从中国餐馆出来后一直开车在街上转悠,他每到一个路口或者某个特定地点都会问帕伊玛妮几乎相同的问题:这里走过去是不是某某街?这是什么建筑?里面都是住什么人?

帕伊玛妮并不能全部回答汤姆船长的所有问题,她只能尽可能地回答汤姆的提问。她开始有点明白汤姆带她出来的原因,她猜想汤姆船长一定在计划着一个大阴谋。至于是什么阴谋,她却丝毫猜不透。最后汤姆把车开到一条街道上,他手拿望远镜,在车里远远注视一栋别墅的大门。


过了有一个钟头,汤姆对帕伊玛妮说:“帕伊玛妮,我下去一会。你不要下车,等我回来!”


帕伊玛妮点点头。汤姆下车后在幽静的马路上站立了一会,左右看看四周无人,他迅速奔跑到墙头,只一瞬间他就上到墙上,他蹲在墙上观察了片刻就跳进围墙。帕伊玛妮透过车窗玻璃看着汤姆船长的举动,她尽管以前领教过他的厉害,但此时依然感觉很惊讶。过了大约有一个半小时,帕伊玛妮感觉到有一个阴影到了车边,她警觉了一下,正要凝神去看,车门就被开了,汤姆船长钻进来。他一言不发,发动汽车,车慢慢从幽静的街道上滑过,很快进入一个繁华大道,不久,他们回到旅馆。


汤姆带帕伊玛妮进了房间后就到隔壁房间去找手下去了。帕伊玛妮一个人在房间里傻傻地坐着,她心头充满强烈的好奇心,但她却不敢问汤姆船长。在汤姆船长面前,她有恐惧感。帕伊玛妮此时感觉到累,一阵她倒躺在床上,然后就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汤姆船长睡在自己的床上,他还在沉睡。帕伊玛妮起身到洗手间洗了澡,等她出来的时候汤姆船长已经不在了。她趴到窗户向外看了看,看见汤姆船长正和旅馆的老板谈话,指着车说事情。一阵,汤姆船长进来了,他对帕伊玛妮说:“今天上午你在房间里一步也不要出去,等我回来。我给你买了早点,你先吃了。假如有人敲门你也不要开。知道了吗?”


汤姆船长刚一出门帕伊玛妮就趴在窗户上看,她看到汤姆船长带领两个人乘车离开了旅馆。


在巴拿马城通向海滩的一处公路旁停了一辆白色越野车,此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天空晴朗,海风从西面吹来把燥热的温度降低了许多。吉吉。基尔斯特德早晨起来,她吃了早餐,打了两个电话,然后就驱车去公司。她穿了件紫色的裙子,头上带了顶紫色的宽边遮阳帽,脸上带着粉色墨镜。她依然开着自己惯常开的红色敞棚跑车,神情坦然。她熟练地驾驶跑车。当她开到一处经过海滩的公路时,她远远看到一辆白色越野车停在路边。在越野车车边站立了一个男子,他穿白色衬衣,蓝色牛仔裤,带黑色墨镜,他像是车坏了,在等待救援。


吉吉。基尔斯特德开到的时候那男子起身,站立在路中间,把手伸直把道路挡住。吉吉本不想停车,但看无路通过只好放慢车速,停下来。那男子走到车边看了吉吉一眼,然后迅速跳到吉吉车上,坐在她身边。在吉吉还没从男子的突然举动中缓过劲来那男子对吉吉说:“基尔斯特德女士,开车!跟着白色越野车走。”


“你是谁?”吉吉用惊讶的语气问。


“这你暂时不用知道,快开车。我口袋里是枪,请听我命令。”


吉吉低头看了身边男子,她看到那男子的把右手放在衬衣里,从衬衣顶起的样子看的确是有枪在对着自己。吉吉笑了起来,她对这男子的行为感觉不可思议。


“你为什么要绑架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吉吉问。


“在我数到三的时候你还没启动引擎我就杀了你!”男子凶光毕露地说。


吉吉看男子目光冷酷、杀气腾腾的样子,知道自己这次的确是遇到麻烦了。她惊奇在巴拿马竟然有人敢劫持她,她感觉这真是令人不可思议的的事情。


“好吧,先生。我想你一定在做一件蠢事,我想你很快就会后悔的。”吉吉说着踩下油门,追随已经开出了一段距离的白色越野车向前开去。


开了有十几分钟,白色越野车开到一处灌木从中,吉吉在男子的威逼下也开了进去。


“停车!”男子说。


吉吉把车停下来。她转过头,冷冷地看着身边的男子,神情中透出傲慢。她目光中带着挑逗和质询的神情,似乎是在说:“我来了,现在你想怎么样?”


男子把手从衬衣里掏出来,那食指伸着,依然保持着枪的样子。他食指对着吉吉,嘴上轻轻发出“砰”的声音。他这举动真把吉吉气坏了,她这时才明白男子耍了她。


“你耍我——”吉吉愤怒地说。


男子挑挑眉毛,微微笑了笑,点点头。


“你到底是什么人?把我搞到这里干嘛?”


“我叫迈克。道格,我受人委托到巴拿马来做一件事情,找你来是想问你一些问题。”


“你想知道什么?”


“你一个星期以前见过一个叫皮特。莫拉雷斯的年轻人。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你为什么想了解他?”


“回答我问题。”男子语气轻柔,但却很坚决。


“他是我的一个朋友,认识多年了。”


“你是不是认为我手里没有枪对你没威胁,所以不想好好回答我的问题?”男子正色问。


“你既然不相信我,那我也没办法!”吉吉摊开手掌说。


“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我们是专门从事这种秘密勾当的人,说白了就是职业杀手,专为委托人处理各种法律不能解决的问题。我的委托人知道你是皮特。莫拉雷斯在巴拿马最后接触的人,根据我们调查,你很可能是出卖皮特。莫拉雷斯给‘哥武’游击队的人。我们得到指示,如果皮特。莫拉雷斯不能被营救出来,那我们就把出卖他的人处死。”


吉吉轻蔑地摇摇头,说:“你们一定不了解巴拿马,同时你们更不了解我是什么人。”


“你是什么人?我只知道你是莫拉雷斯先生在巴拿马认识不久的秘密情人。”


吉吉笑了笑,说:“莫拉雷斯先生算不上我什么情人,他只是我的一个普通朋友。”


“是吗?但我们调查的结果不是这样。你是莫拉雷斯先生在巴拿马唯一的女人。如果我们救不出莫拉雷斯先生,我们只能杀死你交差了。”


“你们想救莫拉雷斯先生很简单,只要你们能救出那个让他到哥伦比亚冒险的小女孩的哥哥就可以了。”


“什么意思?”


“你们认为我是莫拉雷斯先生的情人,其实你们完全错了。他真正的情人是个小女孩,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


“不明白!”


“看来你们并不知道莫拉雷斯先生为什么去了哥伦比亚。你们对事情的真相一点都不了解。”


“是!我们是不太了解。但我们知道他被绑架和你有关。”


“他被绑架的过程你知道吗?”


“不知道!如果你知道的话告诉我细节。”


“他其实是到哥伦比亚去找‘哥武’游击队救他那个巴拿马小情人的哥哥。”


“莫拉雷斯先生怎么会有一个小情人?她现在在哪里?”


“莫拉雷斯先生是个花花公子,这个小情人是他在来巴拿马没多久就认识的。这个女孩在莫拉雷斯去哥伦比亚以前被莫拉雷斯从警察局里救了出来。至于这个小女孩在哪里我不知道。”


“她叫什么?”


“叫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她的哥哥叫吕斯。纳兰德。”


“他哥哥现在什么地方?”


“吕斯。纳兰德在警察抓捕他的时候被枪击伤了,他现在在巴拿马一家医院秘密关押治疗。”


“什么医院?”


“我想是巴拿马罗兰根医院。”


“吕斯。纳兰德是干什么的?”


“你们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吉吉惊奇地问。


“他是什么人?很出名吗?”


吉吉无奈地摇摇头,对身边男子竟然不知道吕斯。纳兰德而不可思议。她说;“吕斯。纳兰德是哥伦比亚‘哥武’游击队的一个支队的首领。他是巴拿马人,曾经在巴拿马做过几起大案,是巴拿马和哥伦比亚政府通缉的要犯,在巴拿马很出名。”


“哦!是这样——”男子点点头。“莫拉雷斯先生就是为了这个人才去了哥伦比亚?”


“对!我想他应该是这个原因。”


“那为什么游击队要绑架他呢?”


“这我不知道。我想游击队并不相信他的话。”


“你的意思是说游击队认为他是个诱饵,对吗?”


“据我所知是这样!”


“那么你认为我们如何能解救出莫拉雷斯先生?”


“我刚才说了,如果你们能救出吕斯。纳兰德,就能救出莫拉雷斯。”


“你能帮助我们吗?你是莫拉雷斯的朋友,你可以帮我们吗?”


“怎么帮?去救吕斯。纳兰德?”


“对!”


“不可能!吕斯。纳兰德被看管得很严密,不可能被救出来。”


“我们不救吕斯。纳兰德还有其他好办法救出莫拉雷斯吗?”


“我不知道。”


“基尔斯特德女士,你一定要帮我们。”


“我很想帮你们,很想救莫拉雷斯先生。但这事与我没关系,我告诉了你救莫拉雷斯的方法,其余我帮不了你们什么。”


“既然你提出了方法,那你就该告诉我该如何去做。”


“我已经告诉了你们吕斯。纳兰德关押的地点,至于其他我帮不了你们什么。”


“我们需要医院详细的地图,他关押的具体房间,有多少警卫,警卫都布置在哪里,还有我们该如何进入医院,以及我们逃跑的路线。这些你都必须告诉我们。”


“不可能,我根本不了解这些。”


“你现在不了解,但你能帮我们了解到。”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自信?”吉吉凝视着男子的眼睛问。


“实话告诉你,在我今天请你到这里来以前我们对你已经有过细致的了解了。我知道有关你的很多东西,包括你在巴拿马的影响力。包括你的性格、爱好还有你崇拜的偶像。”


“说说看!我崇拜的偶像是谁?”吉吉把胳膊盘在胸前用讥笑的语气问。


“我想应该是切。格瓦拉。”


“你怎么会知道?”吉吉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你收集了大量有关格瓦拉的物品,他的照片,画像,还有有关他的传记。我可以毫不掩饰地说,你是一个狂热的格瓦拉分子,或者说是他的崇拜者。”


“这不可能!你不可能知道这些。”吉吉咬着嘴唇嘶哑着说,她身体因秘密被人知晓而震惊地颤抖。


“好吧!我老实告诉你吧,我进入过你的府邸。我看你进入一个秘密房间,你出来后我也进去了。在里面到处都是有关格瓦拉的东西。你这种从来都不向外人透露的爱好一旦被外界所知道,我想你真在巴拿马无立足之地了。”


吉吉瘫在座椅上,她双手抱着脑袋,嘴里念叨:“上帝啊!上帝啊!我该怎么办啊?”


“按照我们说得去做,我们就会为你保守秘密。”


吉吉摇着脑袋,她痛苦地思考很久,然后说:“非要救吕斯。纳兰德不可吗?”


“不是非要,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能让我选择的话我们当然可以考虑。”


“我没其他办法。‘哥武’游击队对待被绑架者的态度很明确。就我所知,‘哥武’手里现在有几百名被绑架者,有人已经被关押了五六年了。”


“那就帮我们去救吕斯。纳兰德!”


“你们会让我在巴拿马无立足之地的。”吉吉咬着嘴唇嗓音低沉嘶哑。


“如果你不帮我们,你也照样在巴拿马无立足之地。”


吉吉听罢嘴里喃喃地说;“救吕斯。纳兰德,这简直就是疯狂。如果让诺列加将军和中央情报局的人知道我就死定了。”


“我们可以为你保密,你只帮我们了解信息,行动无须你的参与。”


“你们是成功不了的。”吉吉说。


“这是我们的事情。如果成功不了,那也与你没有关系。”


“好吧!”吉吉叹了口气说,“我别无选择是吗?”


“是啊!”汤姆轻声说,“还有,基尔斯特德女士,我们可能要在你的住处住两天。我们在外面有点不安全。”


“你们去我那里不怕吗?不怕我告密吗?”吉吉问。


“不怕,我既然敢这样要求你,就有十足的把握,再说你告发我们只能引起我们人的报复,那样你不但在巴拿马无立足之地,而且会丢掉性命。”


当天下午,一辆白色的越野车开进吉吉的别墅。从车上下来三个人,他们是汤姆船长、尼克和山姆。乔治、林德以及帕伊玛妮则没有露面。


吉吉的别墅东边正门,东边和南边是花园,西边是游泳池,住宅建在北边,透过南边的花园,可以了望到大海。当天晚上,正在房间里休息的汤姆被吉吉叫了起来。


“跟我走!”吉吉说。


“去哪里?”


“想和你谈谈。”


“不能在这里谈吗?”


“和我去海边,我心中有很多疑问,想问清楚。”


“好吧!”汤姆跳起来,他把衬衣穿上,然后跟吉吉走出住宅。两个人穿过一片椰树林,来到海边。他们找了块沙滩坐下来。


吉吉沉默了一阵,然后说:“道格先生,你今天上午告诉我的话都是真的吗?你难道就没有欺骗我吗?你真是受人委托来救皮特。莫拉雷斯先生的吗?”


“怎么?你怀疑我?”


“我下午去了解了皮特。莫拉雷斯的背景。皮特。莫拉雷斯是一个贫穷的渔民,根本就没有任何深厚的背景,怎么可能会有委托人来要你们救他呢?”


“这个我不知道!我们只管负责营救他,其他我们管不了。”


“按照我的理解有几种可能:一种是像说的是某个神秘人物要营救他;一种是皮特。莫拉雷斯真像‘哥武’游击队所说是中情局的人;要么还有一种是我目前还猜不到的可能。”吉吉说。


“我想应该是第一种,否则我们为什么来巴拿马呢?我们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至于其他我们管不了。”


“有一件事情挺有意思。我今天偶然听说古巴出面要求‘哥武’游击队释放皮特。莫拉雷斯。道格先生,到底皮特。莫拉雷斯是什么人?”


“你想他是什么人他就是什么人!”汤姆看着海水说。


“道格先生,现在对皮特。莫拉雷斯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我以前真没想到皮特是这么一个神秘莫测的人,尽管我怀疑过他,但没想到他远远比我想的要神秘的多。实话告诉你,有一批人已经前往哥伦比亚去营救皮特。”


“什么?”汤姆瞪大了眼睛。


“怎么?你不知道吗?”


“怎么会?”


“我今天得到消息,昨天有一批从美国驻巴拿马的特种部队士兵组成的小分队乘飞机前往哥伦比亚,其目的就是去营救美国人质,我想应该是去营救皮特。但遗憾的是小分队的飞机在哥伦比亚丛林坠毁,机上全体人员全部失踪。”


“你怎么知道的?消息可靠吗?”


“你别管我从哪里得到。这消息绝对可靠。”


“美国政府为什么会派一队士兵去冒险救皮特?”汤姆问,“这不符合常理。”


“为什么不符合常理?”


“皮特还没有重要到美国需要派一个小分队去营救。一定是有别的事情。”


“应该不是!从时间上看只能是营救皮特。”


“也许吧!”汤姆思考了一阵,然后转换话题问:“医院方面有进展吗?你什么时候给我们消息。”


“我需要亲自去医院一趟,我明天去。”


“好吧!希望你能尽快给我消息。”


“道格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


“你祖先在哪里?”


“你问这个干嘛?”


“我下午在同美国大使馆的朋友聊天时了解到皮特。莫拉雷斯所在捕鱼船上的船长是一个东亚人,那时我还没有什么触动,直到下午回家的车上我的脑海里突然把两件事情串了起来。”


“美国东亚人很多,这有什么?”


“你不知道,在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后我就返回了公司。我通过美国大使馆的关系去与皮特的公司联系,这个公司应该叫阿拉斯加蒙蒂利亚渔业加工及捕捞公司,我通过使馆要求传一份皮特所在捕鱼船上全体船员的资料,于是我得到了这份资料。在这份资料里有全体船员的照片。”吉吉说完侧头用怪异的眼神挑逗似地看着汤姆。


汤姆没有说话,他在吉吉说完后目光直直看着大海,他像是石头一样,似乎吉吉的话对他没有任何触动。


“我收到这份资料后非常吃惊,那种吃惊简直不能用语言形容。”吉吉继续对汤姆说,她的语言变得咄咄逼人,语气中含着嘲弄和玩味。“道格先生,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吃惊吗?”


汤姆依然不说话,他依然目光炯炯地看着海面。


“那时候我终于明白一点真相,我像是在隧道的尽头看到一点光亮。我终于明白自己是与一些什么人打交道了。道格先生,你真不想告诉我真相吗?”


汤姆把手伸到沙子里,抓起一把,然后慢慢松开,让沙子顺着手掌的缝隙慢慢漏下去。他叹了口气忧郁地说:“基尔斯特德,你看,人生就像一把沙子,你手攥得越紧,沙子就漏得越快。”


吉吉看着汤姆苦恼忧郁的神情,她突然感觉上午那个冷酷、粗鲁的男子不见了,她面前的男子变得没有了力量,像是被打败一样。吉吉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把手放在外套口袋里,心里紧紧攥着一把手枪,那枪口对着身边的男子,她在等待汤姆在知道她已经了解真相后对她的反击。但反击一直没有来,汤姆一直那么忧郁,即不说明真相,也不为自己辩解。两个人沉默了很久。最后,汤姆终于打破沉默。


“基尔斯特德,很感谢你用这么隐晦的方式与我谈论我本人,用这么久的等待来让我说明真相。在你了解了真相以后,你实际上是让自己陷入了一个更加难以解脱的境地。假如在你身边的的这个男子在没有了解你的某些生活状态,不知道你内心不愿被人了解的秘密以前,那你可能已经横尸沙滩了。很幸运,你被一个死去的人救了一条命,你的偶像和崇拜者救了你的命。请不要认为我在说胡话,也不要认为你现在处于主动地位。尽管现在你手在口袋里握枪,但那和烧火棍一样对我来说没有区别。假如我现在想杀死你的话,你几乎是无法逃脱的。”


吉吉听汤姆谈到枪后立刻把身体向外挪动了一下,她把枪从口袋里掏出来,对准汤姆。吉吉因为受到汤姆的威胁而神情很紧张。


“基尔斯特德,不用那么紧张!我说了你的命已经得到拯救。你应该相信我的话。感谢切。格瓦拉吧!你对他的狂热让你拣了一条命。”


“汤姆船长,你应该是这个称呼吧!”吉吉握着抢说,她目光警惕,时刻提防汤姆的攻击。“你到底在做什么?你一个小小‘奥拉号’上的渔夫竟然跑到巴拿马来,还想救‘吕斯。纳兰德’,还想去哥伦比亚和‘哥武’游击队打交道,我看你真是疯了!”


“把你手中的那个小玩艺放下吧,它不适合你。”汤姆看着大海说,“来,基尔斯特德。我们来谈谈格瓦拉,来谈谈这个浪漫主义革命家,谈谈你的救命恩人。““你别发疯了,现在是我手里拿着枪,不是你。你应该好好考虑如何救自己的命。”吉吉恼怒地说。


汤姆回头看了吉吉一眼,目光中露出一丝轻蔑,说:“你真不想把那小玩艺放下来吗?女士,你要知道那个东西里一颗子弹都没有。”


“什么?别骗我了,我不上你的当!”


“让我来告诉你真相吧!”汤姆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子弹,然后松开,那子弹纷纷掉落在沙滩上。“在刚到沙滩的时候,我就已经从你枪里把子弹卸掉了。”汤姆说。


“什么?”吉吉把把枪口垂下,退出弹匣察看,就在这个时候,汤姆仅仅一个纵身就到吉吉身边,把她的手腕一碰,枪就落在汤姆手里。汤姆然后随手一扬,枪远远地落入海水中。而此时吉吉手里则拿着子弹装得满满的弹匣。


“你!你!”吉吉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汤姆笑了笑,他从腋下把枪抽出,从沙滩上把刚才丢下的子弹一粒粒拣起,推到弹夹里。吉吉这才明白汤姆扔到沙滩上的是自己枪里的子弹。吉吉回头拔腿要跑,她刚跑了一步,就被汤姆一个鱼跃勾住脚脖绊倒了。汤姆蹲在吉吉身边,把枪塞到腋下枪套里,然后轻轻拍拍吉吉的脸颊。


“基尔斯特德,我说过格瓦拉救了你,你应该相信我。不要发抖,我不会伤害你。尽管你知道了我的身份,但那又怎么样?我汤姆船长从来不杀无辜的人。”


吉吉在汤姆的搀扶下坐起来,她垂下头,这一刻她感到绝望。此时,她知道自己完全掌控在汤姆船长的手中。她喃喃地说:“那你想怎样?请不要伤害我。”


“我们应该好好谈谈,我刚才建议我们应该谈谈切。格瓦拉。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这个伟大的人物了。”


汤姆送吉吉回房间已经快到午夜十二点。在进房间的时候,吉吉向汤姆伸出修长洁白光滑的手臂,说:“进来吧!汤姆船长,我们还有很多话没说完。”


汤姆笑了笑,说:“我和皮特不一样。我和女人只交流思想,而不是肉体。”


“哦!明白了。”吉吉的脸红了起来,“那我们明天见了。”


“好!明天见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