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质危机中,韩国主要谍报机构国家情报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作为韩国最高情报机构负责人的国情院院长金万福却因“过多曝光”而招致韩国舆论痛批。

金万福在这场危机中的曝光率似乎仅次于人质本身。

8月31日,金万福在获释人质投宿的喀布尔一家酒店露面。同一天,在人质乘机抵达阿联酋迪拜后,金万福再次在一家酒店出席新闻发布会。以至于有外国记者非常诧异,特意向韩国记者求证,“那个人是韩国的间谍头子吗”?

9月1日,金万福与获释人质同机回国时与韩国记者座谈,希望“务必好好报道”。

9月2日,飞机抵达韩国仁川国际机场,金万福与参与人质释放谈判的国情院神秘“墨镜男”出席新闻发布会。

韩国媒体说,国家情报院在争取人质获释中确实起到了关键作用。媒体曾拍到金万福介绍“墨镜男”的画面。金万福当时指着坐在身边的“墨镜男”说,“这人成功说服了塔利班,这家伙能说英语、普什图语和波斯语……我敢说,他就是(为人质事件)定制的谈判者”。

但令媒体啼笑皆非的是,在国情院发给记者的报道资料中,大书特书金万福的“功劳”。资料说,金万福“经过坚持不懈地说服后,终于在8月28日戏剧性地就释放全部人质达成协议”。

资料还援引韩国其他谈判人士的话赞美道,“金院长34年担任情报要员的阅历和现场感散发出了光彩”。

《朝鲜日报》援引参与谈判的一名政府人士的话说,“国情院的报道资料仿佛是伟人传记”。

韩国媒体连日来大肆抨击金万福的上述言行,总结出金万福的两大“不当”。

第一宗“罪”是暴露行踪,违反“行规”。《朝鲜日报》社论说,“对于情报机构来说,保密就是生命。而金万福的做法像是业余人士,这给韩国带来双重、甚至是三重打击”。

第二宗“罪”是大出风头,争抢功劳。有评论质疑,国情院院长这么高调,难道是去阿富汗“搞政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07-9-11 17:34:02 被特种兵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