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家乡的老红军---回忆我的陈大大

陈大大走了有五年了,我也毕业在部队锻炼了一年,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我被分到这部队怪怪的,说不清楚这个感觉,非要说感觉的话,我觉得到了这部队我就想起了大大,可是我无法将两者真正的联系起来!

下部队分到连队的第一天,我们连也举行了一种仪式,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没想到这部队也有这种类似信仰的仪式.不得不相信这电视剧里的一幕......这些都是真的.......

去年回家,我到大大的坟前去了,很普通的一座坟,和他的战友们排在一起,让人想到了军容整齐的一支部队,是的,一群真正的,让人敬仰的共和国的军人!

小时侯大大逗我玩的情景慢慢地,像水雾一样展开在我眼前.......

那时候很喜欢缠着大大讲故事,说实话,大大不怎么会讲故事,因为他讲的不是故事,是他自己经历过的一些事情,绝大部分都是战斗故事,而我总是不厌其烦的听着,大大说:小子,你将来一定要当兵.......

现在很多故事都忘了,只有一件事我记得很清楚:

那是大大战斗生涯中最艰苦的一段日子,缺衣少弹,粮食不足,鬼子那时候跟疯狗一样,一月一扫荡,有时候几次.搞的大伙很被动,想跟鬼子正面干一架却苦于有枪没弹,每次都是用手榴弹招呼,都节省着子弹,那时候子弹比什么都重要!后来上级知道情况后,命令大大把自己的部队带出鬼子的势力范围,从长计议,大大心里面割舍不下,这是生养他的地方啊,可是命令就是命令,大大把部队都带了出去,留下一个加强排就地打游击,大大请示后自己留了下来......

鬼子很头疼大大的游击,派出了大量的人来扫荡,加强排为了把乡亲们都转移出去,自己最后被围住了,战斗打了一夜,天蒙蒙亮的时候,全排子弹打光了,眼看鬼子一会就要冲击了,大家一人自己留了一个手榴弹,都知道最后的时刻快到了,就是死也不能便宜了小鬼子.可是指导员老王要求大家尽量撤,保存力量,现在拼一点胜算都没有....大大同意了,这时机枪手虎子说:我们可以利用下阵地(其实来不及做阵地,就是几个小土包)前鬼子死了留下的子弹,说着自己就冲了出去,不一会就收集了不少子弹,正往回跑,被鬼子发现了,都朝虎子打枪,虎子双腿都打断了,硬是爬回来了,大家哭着把子弹分了,虎子强忍着痛苦,惨笑到:连长,回去你可得找人给我治.......

就这样战斗打到最后,突出去了一部分人,可是虎子,老王好几个人都长眠在这里,大大也受了伤,幸运的是一个老乡把大大背了回来,大大把老王他们就埋在现在大大屋子的后面,对着一溜排的新坟,大大像个孩子似的哭了,声音很大.......乡亲们都被大大弄哭了 .....整整一个月,大大没说一句话,大伙也不敢说什么,各忙各的.

一天几个鬼子突然来村里搜查,可是什么也没捞着,灰溜溜的走了,一个掉队的鬼子因为天冷跑到大大的屋子里烤火,大大偷偷摸到他身后用大拇指顶着鬼子的腰,缴了他的枪,后来鬼子发现不对劲要反抗,被大大用枪上的刺刀给捅死了,尸体仍在粪坑里,乡亲们看的目瞪口呆,大大像没事人似的说道:没事,杀了个畜生!大家来烤火.......

后来大大接到命令到河北当了营长,没过一年,鬼子投降了,接着就是打老蒋,天南海北的到处打仗,后来全国都解放了,正是论功寻赏的时候,大大却不顾部队老首长的劝阻自己退伍回来了,回到原来的老屋,大家都知道,大大是舍不得老王虎子他们.....离开部队时,大大只说了一句话;天下太平,乡亲们不饿肚子,这就是享受!

回来后大大也没事做,天天守着老王他们,哪都不去,老部队原来他的兵现在都是首长了,几次开车来接他都被他骂了回去........再后来我就出生了,大大多了一件事,就是逗我玩......后来我才知道,我小时侯长的像他失去的儿子.

谁说大大不温柔?大大铮铮面容下也有柔软的心........

本文内容于 2007-9-9 19:32:06 被月苍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