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征文) 阿尔泰的月亮

西北平原 收藏 1 61
导读: 去年秋天,我走遍了阿尔泰。在边远而又偏僻的阿尔泰,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清洁与宁静。那是一种自然的清洁,那是一种原始的宁静。在阿尔泰,无论是城市、乡镇,你都找不到那种恼人的噪音和尘器,也无论在山地、平川,你都会惊羡那种原始的美。 阿尔泰是出产黄金的地方,并且蕴藏着无尽的宝藏,还有大片大片水草肥美的牧场。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以及观念和交通的限遏,阿尔泰很穷。就是在这样很穷的地方,我才得到了贵客一样的礼遇,才享受到了冷漠的都市难得的热情、友爱和真诚,才结识了不少真正的朋友。 在




去年秋天,我走遍了阿尔泰。在边远而又偏僻的阿尔泰,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清洁与宁静。那是一种自然的清洁,那是一种原始的宁静。在阿尔泰,无论是城市、乡镇,你都找不到那种恼人的噪音和尘器,也无论在山地、平川,你都会惊羡那种原始的美。

阿尔泰是出产黄金的地方,并且蕴藏着无尽的宝藏,还有大片大片水草肥美的牧场。然而,由于历史的原因,以及观念和交通的限遏,阿尔泰很穷。就是在这样很穷的地方,我才得到了贵客一样的礼遇,才享受到了冷漠的都市难得的热情、友爱和真诚,才结识了不少真正的朋友。

在贫瘠的阿尔泰山地,我转悠了一月之久,逛得心旷神怡,乐不思蜀。我赞美那儿绝无污染的蓝天、白云,我惊叹那儿凌空翱翔的鹰隼,以及遍地的牛羊和成群的黄羊。返回都市的那一晚,碰巧是中秋之夜。我第一次看到了那么美丽的真切的圆月,阿尔泰的月亮。那明月就像阿尔泰人金子一样纯正的心。去年的中秋夜,也许是我平生最富于浪漫色彩的一个晚上,她将在我生命的旅程中,留下永不消散的温馨记忆。

那一天,我从一个叫青河的山城回乌鲁木齐,这天恰巧是中秋节。中秋节坐夜班车在路上走,这对于我还是第一次。第一次一个人将在寂寞的旅途度过中秋,想想心里多少有点凄凉。妻在远方,女儿在远方,家在远方,唯我在为生存而四处奔波。

朋友送我来到车站,卧辅票是提前买好的,谁知刚上车,只见与我同铺的小床上已经坐着一位漂亮的姑娘,卧铺车都是两张床合为一个铺,分别为1号和2号。我的票是2号,姑娘是l号。面面相觑,我们都颇显尴尬,还是姑娘大方,毫不隐讳地抗议道:“我怎么能与你‘同床’呢?”惹得半车人都哄笑起来,包括送我的朋友和送她的亲戚。我这人面薄,一时语塞,送我的朋友见状,开玩笑道:“你们有缘份嘛,路上正好有个伴,相互照应。”“不然,你可以换票嘛!”我嘴上这么说,但心里生怕她真逃掉。说句不害羞的话,谁不愿意在寂寞的旅途中,邂逅一位异性,聊天解闷,留一段美丽的浪漫呢!她也会这样想的,我肯定。于是,我拿出记者证和身份证,说:“请小姐放心,我不是坏蛋!”她扫了一眼,故做聪明地撇嘴道:“看你文皱皱的,也没胆量干坏事。”

就这样,在颠簸中我们上了路,身边有一位漂亮姑娘,感觉就是不一样!我们很快就消除了陌生带来的隔阂,开始天南海北地聊天,聊得非常投机。而且,这位姑娘尽管年轻,懂的却很多,在许多问题上与我的观点一致,这使我们的心踞更拉近了!

车行进在西中国空旷的原野上,明月己经跃出储满黄金和宝石的阿尔泰山脉,朗照着大地和天空。我们并排半卧在洒满月光的车厢,“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一个一句地捡拾古人的牙慧,赞美着中秋夜皎洁的月亮。“十年修得同船渡”,我和她不约而同地说出这句话,都会意而心虚地笑了!在闲聊中,得知她姓金,东北人,朝鲜族,在乌鲁木齐工作。难怪这么美丽和豪爽。

我们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题,直聊得口干舌燥,直聊到夜半月亮开始遭天狗吞噬。天空没有了明月,除了车前的灯照着黝黝的路,四周一片漆黑。她似乎累了,悄然入睡,渐响起轻柔的鼾声。而我却兴奋得无法安眠,脑海里不断产生些虚幻和粉色的念头。终于,月蚀结束了,当明月将她清水一般的光波,挥洒在这位姓金的朝鲜族姑娘熟睡的脸庞上时,我才发现她比白天更美丽,更富有魅力!一种原始的冲动,激励我真想亲吻一下她优雅的红唇,然而,我终于无法冲破她圣洁的光芒的抗拒,更不敢踏破人性的天律。

清晨,晨光微曦,车到乌鲁木齐,她也醒了过来,我们下车相互握手道别,千言万语似乎竟无从说起。待我坐上出租跑了一段路,从迷蒙中清醒过来,才穿然发现,我们竟没有互留地址和电话。然而,我将永远感念那枚永远光芒四射的阿尔泰月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