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所经历的枪决人犯

WG 收藏 8 1010

当时我在指挥连,有天凌晨突然来了紧急集合,全部的人急急忙忙收拾好东西出来。连长一句话:1班留下,其他人解散。我们是尖刀班。


还有团里的几个参谋和几个不认识的人。连长:把所有影响战斗的东西全留下,领取武器。

然后发枪和弹夹。妈呀!是实弹啊!!除了打靶我还从来没有实弹执行任务呢?站岗都是枪弹分离的。


准备完毕,上了一辆不是我们部队的依维柯军用车。一路颠簸,我们没有一丝睡意,私下交流一下都被一个少校军官制止。


车一停,车门就被打开了。下车集合,一个中校过来交代任务,押解2个犯人到某地,路上要防止犯人逃跑或者有人劫车,真的出现这种情况迫不得已可以打死犯人。


我的心和小兔子一样蓬蓬的跳啊,没有运动心跳都到了150以上,腿肚子不自觉的打哆嗦,紧张啊!!


连长过来分了战斗小组,连长和我们排长各带一个小组,每个犯人都有2名战士一左一右架着犯人,其他人外围警戒。我们原先演练的是3个人一个战斗小组,现在全打乱了。


我们这个小组跟着排长到了一间房子里,一个穿军装的犯人正在吃饭,他吃的很慢,可以说是一口一口的品。脸上没有一丝的慌张,比我们的心理素质好多了。我们都这么看着他,他慢慢的吃完。进来一个少校:你是×××。那人很自然地说:是。少校一摆手:带走。


我和另一个战友上去架起他。到门口,有几个战士上来给他解开脚镣和手铐,用绳子把他绑起来,双脚之间也绑上了绳子。


这个犯人也软了,直接不走,我们架着他出门,中校指着其中的一辆依维柯,我们架着犯人上去了。连长他们押着另一个犯人上了另一辆依维柯。


车又开动了,我们把犯人夹在中间,他向睡着了一样低着头随着车的节奏晃悠。我真是紧张,从来没有碰到这种情况,自己感到身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打哆嗦。

这时我们都是枪弹合一了,就是没有打开保险。看得出来战友们也很紧张。一路无话,车又停了。门开了,没让我们下车。过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军人可能是军医,问犯人:你是×××。犯人点点头,这时犯人脸色苍白,出着虚汗。穿白大褂的军人拿黑笔在犯人的衣服上写上字,我看了好几眼没认出来什么字。


我们将犯人从车上拽下来,在军医的指引下来到一个小土堆的前面让犯人跪下。另一个小组的战友押着另一个犯人也过来,离我们3米。

我和另一个战友死死的压着犯人,感觉我把全身得力气都用上了,其实犯人一点都没有挣扎。


两辆依维柯停在了我们后面,每辆车上下来一个带白口罩没有军衔的士兵,将冲锋枪顶在犯人的后脑打开枪的保险。一个中校让我们离开,我刚走了没有两步就听到了枪响,然后看到戴口罩的士兵快步回到车上,车很快地开走了。我回头,犯人脸朝下卧在地上,血流出来,后脑一个小孔,全身都在抽动。


我这才知道是枪毙人,这一刻看到刚才还好好的人就这样死去,我的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愣在了那里。

军医也不管我们,直接过去检查犯人,手里拿着一根小棍,从后脑的弹孔伸进去来回的搅活。我的胃一阵阵的抽动。

我低下头,突然看到我的裤腿上怎么有一小块肉,一看犯人的头部,果真有喷射的痕迹,我再也忍不住了,跪在地上哇哇的吐。早上没吃饭,胃里没东西,但就是想吐,吐胃液吐黄水。边上另一个战友也开始吐。


中校让我们撤离,连长和排长过来扶起我们上车,我边走边吐,感觉身上没有一丝的力气,心里太紧张了。


回营地后我马上把那条沾着肉的裤子扔了,想到那块肉和那条裤子就想吐,那段时间看到猪肉也想吐。好几天没有缓过劲来。这是我的真实经历。有人说电视上的许三多杀人后一蹶不振,完全有可能,只要过了心理那关以后就习以为常了,就是杀人机器了。当然我还达不到那一步。那段时间,战友们老刺激我:吃猪肉。听到肉这个字,不管我在干什么马上就开始吐。


后来一块去的战友跟我说刑场周围已经被层层戒严,全是友军部队。我从去到走竟然没有发现,可见当时我的注意力多么集中。


回来这么长时间,影响最深的还是我裤角上的那块碎肉。当然现在想起来不会再有那么大的反应,但是它每时每刻提醒我千万不要触犯任何法律。



本文内容于 2007-9-8 12:19:14 被WG编辑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