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生录之帝王霸业 第一卷 出世 第十三章 踪迹

zx41325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9/[/size][/URL] 对于楚星洋来说,这是令人有些措手不及的一天,他先是拜了义父,接着又是拜了义母,一下凭空多出来一对父母,让他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归属之感。 而林家夫妇则因为一下多出这么大个儿子,也是老怀大慰。 楚星洋坐在餐桌上也没了刚到时的局促,更是和这林家人谈笑风声。好象他根本就不是刚进入林家,不是刚成为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09/


对于楚星洋来说,这是令人有些措手不及的一天,他先是拜了义父,接着又是拜了义母,一下凭空多出来一对父母,让他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归属之感。

而林家夫妇则因为一下多出这么大个儿子,也是老怀大慰。

楚星洋坐在餐桌上也没了刚到时的局促,更是和这林家人谈笑风声。好象他根本就不是刚进入林家,不是刚成为林家的一分子,而根本就象是这林家多年前外出的游子,今年才归家一般。

聊着聊着,林镇南和林夫人将话题转到了这次林夫人出去所做的事上。

“娘亲,这次您奉帝君之命去西南三省,该有不少收获吧?”林天盛小心翼翼的探着母亲的口风,在这千年世家长大的他很清楚帝君的很多使命是不能随便打听的。但既然这次母亲是西南方向,与楚星洋住的地方比较近,所以怎么样也得问上一问了。

原来这林夫人不但是林家除林镇南之外林家的当家人,更是当今皇后非常器重的人物。朝中一些大小事务皇后总会时不时的与这林夫人探讨一番,遇到一些自己不便出马的地方,还会让林夫人替自己出面办理,所以这林夫人虽不在朝堂,名望却不会低于任何一位朝中大员。

林镇南听到林天盛的问话,脸色突的一变。他想不到自己多年培养出来的儿子连这些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但由于楚星洋的在场,也不好太过严厉,淡淡的道:“盛儿,这些都是朝廷的事。你就不要多问了!”

林夫人见丈夫的脸色微变,心下了然。她在桌子底下用手拉了拉林镇南的衣角,给了丈夫一个安抚的眼色。轻叹口气道:“孩子,已经长大了。有很多事情都可以让他知道了!”

林镇南脸上的犹豫之色一闪即过,无奈的点了点头,算是勉强答应了。

林夫人见丈夫同意了自己的想法,也就没什么了什么顾忌,用动听的女中音缓缓道来。

这事还得从十年前说起,当年的森林要塞之战帝国军队惨败于红巾逆贼。大败之后,帝君对于军队的作战失利极为震怒,当下便责成兵部调查失败的原因。

要塞之战统兵元帅为老将军于成,此人为三朝元老,为帝国东征西讨立下无数战功,而此次失利实在令这征战半生的元老名望大损。而于成在出征之前,奉皇后之面进宫。进入皇宫之后,皇后令手下包括最身边最心腹的内官统统回避,与这老将于成密谈半天。

当今帝君虽然子女众多,但真正有点本事的也就大王子与二王子两人。此两人为争夺这未来的储君之位,想方设法笼络朝中大臣,尤其是手握重权的大臣,更是大加收买,大有一副欲将天下权贵收为己用的架势。而朝内大臣们也都清楚,当朝帝君身子一天不如一天,这天下迟早是下面王子的。面对王子们的笼络,一个个官场里摸爬滚打出来的家伙更是知道,现在必须站好队。不站队与站错了队是一回事,其结果也就只有一个,除了是就是非,绝对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有时候人生就是如此无奈,为了将来的富贵朝中能说得上话的便都早早的站好了队。但也有例外,这手握军权的三朝老将于成侍奉了三朝帝君,在朝中与军队中的威望都是无人可比的,而且性格更是刚烈无比,更是不屑于这朝中的权利之争,因为也并未偏向哪位王子。

现在正是这于老将军要率领帝国大军出征前夕,却偏偏被支持二王子的皇后召入宫中密谈,此中玄机,有心之人也是猜测纷纷。

正当朝内流言四起时,大王子一党更是坐卧难宁。都在怀疑皇后是否是在收买这手握重兵的三朝老臣。要知道此时的于成手上可不是一般的军权,而是掌握着帝国近百万的军队啊。要是一旦发难,这后果是大王子一班人所不敢想象的。

但猜测归猜测,皇后召于成密谈之后。于成也并未有异动,直到三军开拔前往西南,大王子那一群人才才暗暗松了口气。虽然于成在与皇后密谈之后并未对大王子有所行动,但这已让大王子开始深深的猜忌于成。

帝君发怒,兵部不敢怠慢.随即便有兵部侍郎张亭宗受命前往西南三省着手调查。

大王子是个为了帝位不择手段的人,他不会放任于成与皇后走到一条路上来,即使于成没有这样的意图,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也不会轻易放过于成。而这张亭宗则是最早追随大王子的大臣,对大王子可以说是死心塌地。现在他撞到这么个差事,于成的命运可想而知。

三个月后,张亭宗回京城复命。随之正在南方休整部队的于成便被帝君召回帝都。

四个月后,于成这位三朝老臣被斩于帝都西门外。

而这次林夫人则是奉皇后之命秘密前往西南追查这次战役的前因后果,经过几个月的暗中查访,林夫人终于了解这次战役完全是因为手下人阴奉阳为,保留实力而造成的结果,与于成的指挥并无关系。

故事说完,林夫人长叹一声:"可怜这刚烈的三朝元老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大王子的莫须有的罪名之下,要是当初他就死在战场上而不被黑衣人救起,也许还能赢得身后美名。可现在却直落个西门斩首,死后被万人唾弃。""为什么会这样?难道大王子就一点都不顾念国家安危,一点都不顾及国家栋梁吗?"楚星洋底着头轻轻说道,象是在问林夫人,又象是在自言自语。

声音虽轻,但还是被精明的林夫人听到了。

"星洋,不管你以前在山上如何生活的,但你既然来到了这俗世,那你就得按着俗世的规则来生活。而权利则是这俗世的最高目标,尤其是在这种千年难遇的乱世里,所有人都会为这个目标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林夫人一字一句的说着,不但是对楚星洋说,更是对林天盛说的。

毕竟他们还小,以后的路还很长。如果不能适应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那两人迟早要被这世界无情的淘汰。

还在楚星洋默默感叹着于成的不幸遭遇的时候,细心的林天盛却察觉到母亲话里的一些东西。

"母亲,刚才你说于成在战场上曾被一个黑衣人救起?"林天盛好奇的问道。

"嗯,这是真的。据于成身边逃回来的亲卫讲,那是在要塞兵败后,他们逃往西贵省路上的事。"林夫人微微抬头回忆了下,"好象是在逃跑的路上,于成和他身边的亲卫被数百红巾逆贼的散兵游勇给追上了,于成与亲卫以死相拼。奈何终寡悬殊,眼看于成岌岌可危之时。路边杀出一蒙面黑衣人,力敌群贼。此人武功奇高,却只将贼人点倒,而不痛下杀手。即便如此于成与仅存的亲卫还是逃出生天。"早被林夫人的话从感慨之吸引过来的楚星洋听完林夫人的话,几乎是跳了起来。

"请夫人明示,可曾打听到那黑衣人的身份及去向?"武功高强且不动手杀人,正好又是十年前要塞之战结束之后才出现的,这一切似乎都表示着这个救了于成的黑衣人正是自己思念多年的父亲——楚远文。

楚星洋死死的盯着林夫人那张灿若红樱的嘴,他多么希望能从那张嘴里得到父亲的下落。

林夫人则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满脸希翼之色看着自己的楚星洋,她不明白这个自己刚认的义子为什么对于成老将军的不幸只是微微叹息,而对这细枝末节的黑衣人会如此好奇。

“母亲,你不明白。大哥,这次下山主要是来寻找失踪多年的亲生父亲的。而大哥的父亲最后出现的地方正是在十年前西南三省地界。”林天盛见母亲疑惑的样子,忙解释道。

“原来如此。不好意思,星洋。我询问那些亲兵的时候,他们也只是随口说道而已。因为这与大战失败原因没什么关系,我也没多做打听。”林夫人满脸遗憾的说道。

“哦……”楚星洋应了一声,默默的退回自己的座位边。

林夫人来道楚星洋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星洋,别这样嘛。男子汉大丈夫,不要做这儿女之态!一切都有为娘的帮你。”

“是啊,大哥。”林天盛见母亲愿意帮助大哥,也凑上前来,“母亲答应帮你,就一定能很快找到伯父的。母亲可是一言九鼎的,而在这东洛京都还基本上没有咱母亲办不到的事……哎哟……”

林夫人敲了下在身边替自己自吹自擂的儿子的头,笑骂道:“小子,什么时候学会溜须拍马了?”

林天盛抱头做沉思状,突然做了个鬼脸,回了句这可是家传啊!

滑稽的鬼脸、诙谐的腔调,让林夫人笑得如三月花开,灿烂无比,平时严肃古板的林镇南也难得露出了微笑,甚至花厅上平时被严格要求的佣人都忍不住发了轻微的咯咯的笑声。

林天盛长这么大了,还从没见过母亲笑得如此开怀,而平时严肃威严无比的父亲也微笑着捻须地看着自己。

眼前这不正是正常家庭应该具有的父慈母爱吗?家中出现了这难得天伦之乐,林天盛几欲沉醉在这美好的氛围之中。而楚星洋似乎也被林家难得的快乐所感染,满怀的惆怅似乎也淡了许多。

一个小小的家宴在这一家难得的温馨的氛围中吃了近一个多时辰。

在外工作了几个月的林夫人在久违的开怀之后,旅途的劳顿让她不得不随着丈夫回到内院休息。而楚星洋则在林天盛的陪伴下信步逛起了这偌大的林府邸。

此时已是深秋,空中虽明月当空,照得大地有如白昼,但浓浓的寒意让京都的人们感觉到了冬天的临近。府中的仆人们虽然衣着厚实,但也似乎畏惧这深秋寒露,都是匆匆的走在露天的细石小道上。

而楚林二人走在今天楚星洋流连了很久的中庭花园中,似乎一点也不在意微微有些刮面的秋风。

“大哥,多谢你!”两人沿着花园深处树阴班驳的花丛小径上,林天盛突然对楚星洋说了句令楚星洋摸不着头脑的话。

“唉,自从我懂事以来,父亲母亲从来没象今晚这样对过我,也似乎从来没这样开心过。今天要不是大哥你来了,也许我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原来真正的家是如此温馨的……”林天盛兴奋的向楚星洋诉说着今晚的快乐,可当他说着说着,却发现一旁的楚星洋一脸落寞的时候,不觉轻叹了口气。

“大哥,相信我。我们一定能找到伯父!”林天盛对有点心不在焉的楚星洋安慰道。

“我何尝又不是时常这样安慰自己,但有些事情真的是很预料的。”楚星洋是有苦只有自己知。碍于家族的秘密,即使是对最好的兄弟,有些事还是不说的为好。

他缓了缓语气,继续说道:“十年前父亲离开我和母亲,而十年前正好又出现了武艺高强的黑衣人救助于成。我敢肯定这必定就是父亲。”

随脚踢走了路边的一块小石子,林天盛补充道:“既然你敢肯定是伯父,而伯父又是被皇后所召,那极有肯能伯父就在来京的路上救的那于成。说不定伯父现在还留在京城的!”

“希望吧……愿上天保佑!”楚星洋仰望天际的那轮洁白的明月,失神般的念叨着。虽然他痛恨上天纵容坏人,让楚家千年来承受着无尽的痛苦,但现在无奈的他也只有把希望寄托于上苍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