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美好的梦想也敌不过冰冷的数字。


近日,国产手机厂商波导公布了其上半年惨淡的业绩。财报显示,波导上半年巨亏2.37亿元。次日,同为国产手机巨头的夏新电子公布了一份更加令股民乍舌的半年报,其上半年业绩净利润亏损3.5亿元,其罪魁祸首也是手机业务的持续低迷。


与此同时,波导发布了一份公告,宣布将其与法国萨基姆通讯公司合资子公司宁波萨基姆波导的全部股权以2200万元协议转让给法国萨基姆移动公司。


“与合作伙伴萨基姆的‘分家’或许表明波导将逐渐退出手机研发的领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猜测道。


与此同时,另一曾经叱诧风云的国产手机厂商科健的股票则已经停牌了一月之久。这家净资产为-13.81亿,严重资不抵债的公司正在忙于与各大银行谈判,其前景依然一片迷茫。


在经过2006短暂的回暖后,国产手机厂商似乎又进入了漫长的冬天,其连绵不绝的艰难时势令人绝望。


留守者苦苦挣扎


不约而同地,波导和夏新都将手机业务上的巨额亏损归咎于“黑手机”的冲击。


波导方面表示,“黑手机”对市场的冲击以及市场上各品牌间的价格战愈演愈烈,直接导致公司手机产品毛利率大幅下滑。夏新则表示,“黑手机”采用非法手段、低廉成本对移动终端市场带来灾难性冲击。


“‘黑手机’不是国产手机厂商亏损的唯一原因。同样受到冲击,为什么国际品牌受到的影响没有那么大呢?”咨询机构易观国际手机分析师张燕玲对厂商这样的说辞表示了质疑。她认为,在与洋品牌的交锋中败下阵来也是导致国产手机厂商亏损的重要因素。


据易观国际的调查报告显示,在今年第二季度,诺基亚的国内市场占有率为29.5%,摩托罗拉为18.5%,三星为10.8%,索爱为5.5%。也就是说,仅这四个洋品牌就占据了64.3%的中国市场。


另一咨询机构赛迪顾问的最新报告也验证了这样的看法。其近期发布的《2007年H1中国移动通信终端产业研究报告》显示,在今年上半年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索尼爱立信四大洋品牌高高占据着70.7%的市场份额,国产手机品牌的生存空间已经被压缩到不足市场的三成。


张燕玲认为,低端市场的失守是导致国产手机当前窘境的重要原因。


事实上,国产手机这两年在低端市场上销售正在日趋下滑。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低端手机市场,11家洋品牌手机已经占到了76%的市场份额,而41家国产品牌手机仅占到24%。国产品牌手机的销售情况不容乐观。


在一家手机大卖场中,记者发现很多品牌都推出了700元以下的低端手机。摩托罗拉、三星各自推出了两到三款300到600元的手机,诺基亚更是把一款手机的价格降到了238元。而在国产品牌的销售柜台,波导、夏新、康佳也有几百元的低价手机,价格平均在300到700元之间。从手机款式的数量来看,国产品牌和洋品牌几乎各占半壁江山,但同样是低端手机,许多消费者更倾向于购买洋品牌。


“尽管很多国产品牌的手机拥有很高的性价比,但从品牌的认知度上来说,多数国产品牌和Nokia等洋品牌相去甚远。”张燕玲告诉《财经时报》。


一份市场调查数据表明,目前,在各个档次的手机销售数量中,低端手机占到了半数以上的市场份额。


专家认为,前些年洋品牌手机主攻的是高端手机市场,所以国产品牌一度在低端市场上占了先手。但当洋品牌转向低端市场时,国产品牌的劣势就暴露了出来。


据了解,在2004年以前,低端手机市场几乎全部是国产品牌的江山,但到了2004年底,坐稳了中高端手机市场的洋品牌,开始加入到低端手机市场的竞争行列。随着手机销售价格的降低,低端手机的销售开始保持高增长趋势。专家介绍,低端手机利润很薄,只有达到一定的销售规模,才能有钱可赚,而洋品牌正是凭借着自身品牌优势、综合成本低和流畅的产销渠道逐渐占领市场。


“在低端手机市场上,国产品牌此前积累的优势还在不断流失。”张燕玲向《财经时报》表示。


逃离者衣食无忧


相比波导和夏新的巨亏,东信和熊猫电子这两家昔日手机巨头上半年的业绩给国产手机厂商的溃败添上了一层讽刺的意味。从它们公布不久的的财报中可以看出,这两家抛弃了手机业务的公司双双实现了盈利。


作为摩托罗拉手机早期在中国地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之一,东信每年销售的摩托罗拉手机曾多达100余万部,而一部手机的销售利润在当时更可达数千元,这为东信的发展掘下了第一桶金。在推出自主品牌手机后,东信曾一度成为国产手机中排名三甲的巨头。然而在2002年,东信的亏损额却高达2.1亿元人民币,这也导致了原掌门人施继兴在2003年的“下课”。此后的东信迅速转型,放弃了自有品牌手机业务。


根据此前东信发布的公告,东信的产业重心正在由终端向系统设备方向转移。东信方面认为,在终端手机方面发展的机会相对有限,向系统设备方向发展将成为下一步的重要战略指导思想,同时东信将不仅仅局限于移动网络设备市场,如消防、铁路等专网的应急通讯等都将成为公司努力进入和开拓的市场。


在东信2007年中期业绩报告中称,公司上半年实现业务收入71.56亿元,实现净利润3712万元,同比增长高达226.53%。


南京熊猫电子的情况也和东信颇为相似。在2002年和2003年,熊猫曾以超过2.5亿元的巨资两夺央视“标王”并高价聘请梁朝伟作为其手机形象代言,熊猫手机也一度借此跻身国产手机销量前五之列。然而好景不长,在短短一年后熊猫电子旗下的熊猫移动就因掌门人马志平经营不善导致巨额亏损,马志平本人此后也锒铛入狱。


然而,在剥离了熊猫移动和另一家子公司南京熊猫通信发展有限公司以后,不再经营自主品牌手机业务的熊猫电子的发展如今却慢慢进入了正轨。根据熊猫电子公布的截至6月底的中期业绩,尽管营业额下跌12.71%至3.19亿元,但熊猫电子在上半年依然取得纯利4683.5万元人民币,年增长率为41.95%。


厂商集体淡出?


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一些手机厂商正在走上东信和熊猫的老路。


9月3日,曾经的手机厂商科健宣布其正在协商重大债务重组等事宜,公司股票继续停牌。不管结果如何,有一点是基本可以肯定的,那就是重组后的科健将不再是一家手机生产厂商。


而波导在公布其惨不忍睹的财报的同时,也宣布了一项出售计划。此次“瘦身”计划包括: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重庆波导23%股权转让给重庆瑞驷达科技,股权转让价格为44.13万元;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波导信息全部股权转让给周光志,股权转让价格为300万元;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宁波萨基姆波导全部股权以2200万元协议转让给法国萨基姆移动公司。


其中的宁波萨基姆波导是2005年8月法国萨基姆通讯公司与波导战略合作的产物,双方各占50%股份,当时的目的是为了提升波导手机的研发能力。在当时,此举一度被认为是波导与萨基姆深度合作甚至是并购的开始。但合资不久,波导就宣布净亏损1亿元人民币。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波导股份证券事务代表赵勤攻解释称出售宁波萨基姆波导公司,主要是因为过去两年间与法国公司在研发方向上出现较大分歧。然而在许多业内人士眼中,此次的股权转让是波导为了“止血”而退出手机研发领域的明确信号。


“这一计划对波导的象征意义要大于实际意义,甚至不能排除其通过出售资产套现的可能。”一位分析师尖锐指出。


而几天前的一则新闻或许说明了波导的野心。据报道,波导公司与湖南长丰集团生产汽油发动机的项目已经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这项总投资高达15亿元,年产15万台汽油发动机项目已经正式开工建设。


记者了解到,早在几年前波导就想方设法希望进入汽车行业。在2003年,波导曾投资1亿多元与南汽集团合作,但仅仅经过5个月,双方的合作就因为种种原因宣告流产。2005年,波导科技与香港晨兴集团组建宁波晨兴发动机有限公司,引进福特ZETEC系列生产线,但这一项目因一直无法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批准而搁浅至今。分析认为,波导与长丰集团汽油发动机项目的获批和上马,将为波导拿到整车生产“准生证”增添筹码。


“或许在几年后,中国又将多一家汽车生产厂商,而少一家手机厂商了。”资深分析师沈磊感叹道。


链接


它们在挤压国产手机空间


“黑手机”


据调查报告显示,2007年上半年“黑手机”的销量就已经达到2343万部,约占国内市场25%左右,而同期国产手机的销量则只占整个国内市场的30%左右。也就是说,“黑手机”在中国市场上已经几乎可以和国产手机平起平坐。


由于普遍存在偷税漏税和偷工减料的现象,“黑手机”的价格普遍低于正规渠道的国产手机。不少具备几乎所有时尚的功能并抄袭热门手机外观的“黑手机”售价都不到千元,这使得“黑手机”对于不少消费者具备很强的吸引力。


尽管如此,“黑手机”的利润依然十分惊人,有的甚至高达200%以上。


洋品牌


从2006年开始,摩托罗拉、诺基亚、三星、索爱等知名的洋品牌都加大了对中低端市场的开发力度,开始大量推出千元甚至是千元以下的机型。而这块市场曾经是国产手机的后院。


根据赛迪顾问的统计数据,仅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两大品牌,在500-700元手机市场的份额就占到了57%之多,在500元以下手机市场中的份额更是高达70%之多。国际知名品牌的涌入对以往国产手机的强势产品区间产生了猛烈冲击。中低端手机平均价格的下滑使得国产厂商的生存空间被大幅压缩。


渠道商


目前中国持有牌照的手机企业已经多达80余家,许多家电厂商、学习机生产厂商、手机经销商、DVD制造企业甚至电子元器件生产厂商都进入了手机生产行业。但是真正有实力、有销量保证的渠道商却十分有限。这使得众多的手机品牌拼命争夺少数优质的渠道,渠道商也因此变得日渐强势。在这种情况下,手机厂商想要进入优质渠道,只能不断让出利润,给渠道商提供更好的价格以及丰厚的返点、价保、补贴,而这也成了吞噬国内手机厂商利润的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