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恨的假警察:罚光老职工积蓄 老职工留下遗书自杀

陇上居士 收藏 11 220
导读: 54岁的退休职工江大华(化名)是公认的老实人,同事和邻居与他关系极好,江大华的日子过得平和而安静。然而,这个领着退休金,本应享受天伦之乐的退休工人有一天却突然在家中悬梁自尽了。他为何要自缢寻短?是谁将他逼上了绝路?自杀的背后究竟掩藏着怎样的隐情? [B] 自杀之谜 幕后掩藏哪般隐情[/B] 现年54岁的江大华出生在宜宾市的一个小山村,自幼性格内向懦弱。三十多年前,江大华顶替父亲被隆昌县某国营企业招为正式职工。数十年来,与世无争且为人谦和的江大华与单位同事及邻里相处和睦,

54岁的退休职工江大华(化名)是公认的老实人,同事和邻居与他关系极好,江大华的日子过得平和而安静。然而,这个领着退休金,本应享受天伦之乐的退休工人有一天却突然在家中悬梁自尽了。他为何要自缢寻短?是谁将他逼上了绝路?自杀的背后究竟掩藏着怎样的隐情?


自杀之谜 幕后掩藏哪般隐情


现年54岁的江大华出生在宜宾市的一个小山村,自幼性格内向懦弱。三十多年前,江大华顶替父亲被隆昌县某国营企业招为正式职工。数十年来,与世无争且为人谦和的江大华与单位同事及邻里相处和睦,堪称人缘极好的“老好人”,人们平常进进出出见到的是江大爷虽不苟言笑,却平平和和的身影……两年前,江大华的妻子前往外地帮助女儿照看孩子,故而家里丢下了江大华孤零零一人。


今年元月24日上午,远在千里之外的妻子因为有事向家里打了好半天电话,但却总是无人接听,拨打丈夫手机却又处于关机状态。无法联系到丈夫的江妻遂于下午又将电话打到离家不远的一位亲友家中,委托对方前去家里看看。14时许,这位亲友接到电话后匆匆忙忙赶到江大华家门口,他大声喊叫了几声,屋内始终无人应答。见大门没有上锁,便试着将房门推开一条小缝,并将脑袋挤进门缝里大声喊道:“江大华,江大华,江……”蓦地,他张开的嘴半天没能合上,正欲推门的手木然地停在了半空,室内一副惨不忍睹的景象令他目瞪口呆———只见江大华两眼圆瞪地悬吊在门口通往客厅的房梁上。四肢乏力的江家亲友抽身撒腿便跑,数分钟后,他才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心有余悸地拨打了报警电话。


隆昌警方接报后,侦技人员立即赶到现场勘查。鉴于系非正常死亡,公安机关立即通知检察机关提前介入。检察院接报后,即刻派员赶到现场展开侦查监督。


经过初步勘查,现场没有任何打斗痕迹,室内物件完好无损,江大华明显系自缢身亡。但是,一个领着退休金,本应享受天伦之乐的退休工人为何要自缢寻短?是谁将他逼上了绝路?自杀的背后究竟掩藏着怎样的隐情?一个偌大的谜团令现场所有侦查人员百思不得其解。为此,隆昌公安、检察机关紧紧围绕江大华的自杀动机在进行现场勘验的同时,展开了仔细调查走访。


一封遗书 揭出真相冰山一角


当日16时许,现场办案人员在清理死者遗物过程中,从死者床头柜书籍下找到了死者留下的一封遗书。同时,在院内一角落的洗衣石板上,也发现死者用粉笔写的与遗书相同内容的字迹:“我犯了嫖娼罪,被县公安局李兵警官罚光了所有积蓄,现在我再也难以承受公安机关给我带来的压力,妻子、女儿及家人,我走了,我实在对不起你们,只有以此谢罪。××处我借了××钱,你们一定替我还上……”遗书中,江大华对何时何地交付罚款金额均作了详细记录。


办案民警被这封遗书上的内容震惊了,他们深感案情重大,当即向上级作了紧急汇报。公安、检察机关领导迅速赶到现场,统一组织指挥调查相关案情,明确指示办案人员务必全力以赴,尽快查出隐藏在幕后的罪魁祸首……


缜密侦控 拨开云雾揪出真凶


“李兵”何许人也?谁给了他特殊权力如此胆大妄为?他与死者究竟是啥关系?警方紧紧围绕“李兵”的身份及相关案情展开了内查外调,但全县公安机关并未有名叫“李兵”的警察。既然警察队伍全部排除嫌疑,那会不会是曾经在公安机关从事过协警工作的协警员所为呢?联想到此,办案人员又即刻将侦查方向转移到已被全部解聘的协警员队伍之中。然而,随着排查的深入,全县仅有一位名叫李兵的协警员也很快被排除嫌疑。


已是凌晨了,指战员们仍毫无睡意,侦技人员继续对现场及死者遗留物证逐一进行勘验,外围调查人员也仍在奔波核查每一条线索……随着调查的深入,办案民警在有关部门的全力配合下,调出了与江大华所持手机通话的所有电话号码,仍然未能寻到“李兵”的踪影。案情一时变得扑朔迷离……


经过数小时的艰难排查,案侦民警从遗书的交代和嫌疑人作案过程中遗留下的蛛丝马迹查找到了其长期使用的交通工具———出租车,通过进一步侦查终于锁定了目标。25日凌晨4时许,幕后真凶———“李兵警官”被警方抓获归案。


经连夜突击审讯查明,犯罪嫌疑人“李兵”真名叫李世波(21岁,隆昌县山川镇界牌村8组人),其对自己冒充警察邀约朋友雷华安、王勇、李其纯(隆昌县人,均另处)先后冒充公安机关以收取“罚款”“活动费”等名目,讹诈因行为不检点而晚年一时失足的死者江大华二十余次(共计人民币72410元)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元月25日,涉案人员雷华安、王勇、李其纯也相继落网。几个同伙也分别如实交代了协同李世波敲诈江大华的作案经过。至此,隐藏在死者自杀幕后的一出触目惊心的招摇撞骗、敲诈勒索,最后致受害人被逼无奈走上绝路的案件大白于天下。


巧立名目 手持“令箭”步步紧逼


经查,仅有小学文化且右腿瘸跛的李世波自小便是当地有名的混混,长大成人后,既不肯种地,又没别的本事挣钱,整天在家晃荡,所以总是愁吃愁穿。但他时刻绞尽脑汁地寻找发财的捷径,甚至就连做梦都想轻轻松松地挣上意外之财。2005年,在外地打工一年多,但因吃不了苦又回到隆昌县山川镇的李世波东筹西借开起了一家摩托车维修店,然而不务正业的他仍然游手好闲,终日混迹于当地各茶馆之中消磨时日。


去年11月上旬的一天,李世波、雷华安二人在隆昌县与泸州市泸县交汇的山川镇界牌山上喝茶时,发现在此喝茶的江大华从茶馆后院内走出,长期混迹于风月场所的李世波当即认定江大华在该“歪”茶馆“喝”了“板板茶”(当地人戏称嫖娼为喝板板茶)。陡然的发现令李世波好一阵兴奋,他当即心生邪念,打定了敲诈江大华一大笔钱财的主意。随即,李、雷二人共谋并敲定了冒充公安人员,利用“扫黄抓嫖”的手段,敲诈其钱财的主意。随即,李世波又将王勇、李其纯拉入同伙。


几个成天无所事事的狐朋狗友与好逸恶劳的李世波一拍即合,并说干就干,次日,李世波便迫不及待地跑到隆昌县城一玩具店和一照相馆分别购买了两副“玩具手铐”和照相机等所需道具,后又在一文印店制作了“询问笔录”“罚款单”“协查通报”等文书材料。


11月15日,被李世波安排在茶馆内蹲点的雷华安发现江大华再次进入茶馆后院里屋,立即电话通知李世波。李世波急忙赶到茶馆,一场丑恶闹剧的序幕由此拉开———


正午时分,喝完茶正欲返家的江大华刚要离开茶馆大门,李、雷二人便突然出现在面前拦住去路。李世波甩动着“手铐”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本在江大华面前晃了一下厉声吼道:“我们是公安局的,你必须协助我们调查……”继而,李世波以隆昌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李兵”警官的身份,以抓到对方嫖娼并拍照为由,掏出“隆昌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询问笔录”当场设下公堂开始“审案”。过程中,“李兵”警官对江大华软硬兼施,并令其长跪于地上,不时将手铐甩砸在桌上啪啪直响。生平胆小的江大华几时见过这般阵势,早已被吓得面色苍白,一会儿工夫便如同竹筒倒豆子般将自己以前在茶馆中做过的丑事和盘托出。审讯完后,“李兵”警官又将该茶馆内一妇女的口红作印泥,让江大华在笔录上签名捺印,并作势要将江大华带回公安局刑事拘留。茶馆老板见此立即出面说好话,最后在茶馆老板及江本人百般央求并收取了对方1200元费用后才点头答应私了。


第一次敲诈成功后,尝到甜头的李世波开始变得一发不可收。几天后,“李警官”又带着一名“协警员”跑到江大华家中告诉对方说其“嫖娼一案”已经捅到县局,县局正追查过问“罚款”之事……在一番引诱胁迫下,江大华只得拱手奉上3000元“罚款”。


过了几天,“李警官”又带人找到江大华,如法炮制地以刑警大队正在追究此事为由,再次顺利地从江大华手中拿走“罚款”2000元。临走,还装模作样地出具了一张“罚款单”。接下来不久,“李警官”又先后以看守所、派出所等单位已经知道此事,需出钱摆平为借口,继续大肆敲诈江大华钱财。在无法巧立名目的情况下,竟对江大华谎称,其嫖宿的那个早已销声匿迹的卖淫女系外地警方通缉的杀人犯,江大华犯有包庇罪。为了“搁平”此事,李世波先后以要去省公安厅、资中县公安局、叙永县公安局、云南省盐津县公安局、泸州市公安局等单位帮忙办事为理由,从江大华手中大肆收取“保证金”“活动费”“请客费”。就这样,从2006年11月15日至今年1月20日,李世波伙同雷华安、王勇、李其纯使用恐吓、非法审讯的手段,以拘留、判刑相威胁,先后20余次讹诈江大华共计人民币72410元,纯粹将江大华视为支取现金的银行,隔三差五便找上门去随时取款。而既怕丑事外扬,又怕坐牢的江大华只得忍气吞声地任其宰割。李世波则用敲诈而来的赃款长期在县城金谷大酒店包租房间,并包租车辆前往云南、泸州、资中、内江、自贡等地游山玩水,花天酒地,甚至当着江大华的面将小姐带回宾馆嫖宿。而李世波几个“兄弟伙”也均以协警员身份跟着一起白吃、白喝、白玩,肆意挥霍着从江大华腰包中滚滚流出的钱财。


告别厄运 无力回天撒手人寰


为了将戏演得逼真,李世波还多次带上江大华前往富顺、资中、自贡等地“办案”,并明确告诉江大华让其见识一下公安是如何抓坏人的。而每次办案,“李警官”总是走进公安机关大楼里晃上一圈,出来后便当着江大华的面告知下属说犯人已经跑了。其中一天,江大华还看见“李警官”亲手将一个写有隆昌县公安局长“田洪礼赠雷华安”字样并装有1000元现金的信封交到雷华安手中……所有这些,令江大华对“李兵”的警官身份深信不疑。为迫使江大华屈服于“公安机关”的“处罚”,李世波一伙不仅随时“传唤”江进行非法审讯,还先后多次将江大华带到隆昌县看守所、拘留所大门外,以“坐牢”加以恐吓。元月初的一个夜晚,李世波“审讯”江大华并收取了一笔罚款后,带领一帮“手下”集体嫖妓,同时又怂恿、唆使江大华带小姐回宾馆过夜,尔后,“李警官”一伙各自风流之后,再次冲进江大华房间,将其“现场抓获”……


元月20日,江大华再次被“李兵”带人用“手铐”铐到金谷大酒店,对江大华一番“审讯”后告知其“嫖娼一案”并未结案,并声称现在叙永县公安局与隆昌县公安局正在联合交叉开展打击卖淫嫖娼专项行动,江大华作为打击重点,必须送去判刑,说着还向江大华出示了写有缉捕江大华字样的“协查通报”……经过江大华几个小时的苦苦哀求以及在雷华安等几名“协警员”假意求情下,“李兵”才最终答应“帮忙”逃过此劫,但代价是江大华必须出钱消灾,拿出7000元“活动费”。江大华满以为这次交钱后自己的案子会有一个彻底的了结,岂料李兵在接过这笔钱后,继续不冷不热地“提醒”江大华道:“快过节了,省、市、县公安机关都还需要‘打点’,你要看着办……”


江大华交出最后一笔罚款后,精神彻底崩溃了,早已被榨干积蓄并债台高筑的他当场老泪纵横,他想喊,他想声嘶力竭地呐喊,但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喊什么;他想发泄,他想淋漓尽致地发泄,但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向谁发泄淤积于胸的怨愤。他拖着沉重的步履离开了金谷大酒店,头痛欲裂的他将自己关在家中冥思苦想:年关将至,他上哪里拿钱去填堵那无底的深渊,等待他的又将是怎样的凄惨噩运……敢怒不敢言,有苦无处诉,而又毫无回天之力的江大华最终作出了撒手入寰的选择。


元月24日,不堪重负且彻底绝望的江大华留下遗书后,在家中悬梁自缢。


案发后,李世波退还了被害人家属赃款18200元。人民法院认真审理该案后认为:李世波无视国法,冒充人民警察招摇撞骗,情节严重,数额巨大,遂以招摇撞骗罪依法一审判处李世波有期徒刑6年。被告当庭认罪服法,受害一方也未提出索赔请求。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