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落都市

kailai1974 收藏 1 112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去赶火车,从福田新洲出发时还有40多分钟,没想一路上塞了三道车,到了罗湖火车站门口,我一看表,还有四分钟。估计已经进不了站了,遂叫司机转个小弯,到慕名已久的罗湖村去看看。

慕的这个名,其实并不好听:罗湖如今两个最“旺”的人肉市场之一。 (另外一个是向西村,那个村因为海鲜好吃,我早去过多次啦!)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特别喜欢从一个城市的人肉市场或者红灯区,去感受一个城市最切实的脉搏。(但如果我一定要你相信我之所以喜欢流连在这些灯红酒绿的城市角落,只是想做一个看客而不是食客,心里面充满了对驴客的体验式快感和文人骚客的感悟式快感的追求而很少甚至从来没有感到过生理式快感和冲动,你一定一边猛点脑袋一边心里暗笑这人可真是假得稀奇其实就是身理或者心理出了毛病。不过现在除了我的家人以外,还有三个女人四个男人居然相信了我这一点,在这里先向他们致敬!)

不管怎么说,反正我当年做记者跑旅游,每到一个城市采访,到了晚上,都经常会有人先把我们带到这个城市最隐秘的部分去享受一番并且有人买单,十年下来,基本了解了全国各个大城市,湖南省每个中小城市甚至县城和乡镇,都会有一些这样的“点”并且知道了“点”儿们的位置。久了,就觉得这些地方象是一个城市的“生殖器”,隐秘,潮湿,肮脏,充斥着最简单和最直接的原始欲望。然而,却又那么醒目那么必要地挂在那儿。

然后就有了赵铁林写实的出名,有了陈镭的《姐妹》和章桦,交了一批有共同爱好的驴友文友和DV友。甚至走近过两三个小姐的生活和情感。(遗憾的是不管是作为一个记者还是政府工作人员,从职业还是个性来说都不敢“艺术”到放肆的地步。因此我的一些“文艺试验品”终因感受和积累的浅薄而夭折)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似乎都已经捕捉到一个城市的发展水平、现代化程度、管理者理念和未来发展空间与这些隐秘之地的一些纯感性的关系。比如04年在北京,四天内白天疾走景山故宫长城西单大街儿,晚上就到了几个有名的红灯区游历一番,三里屯、德茂桥、角门路(马家堡西路)走下来,最深切的感受就是,作为首善之区的北京,全国各地的娼业经营模式在这里可谓各有代表,其小姐队伍的现状具备更为强烈的时代色彩和代表特征。----且按下不表。

还是说回深圳。第一次来深圳采访,是1999年底。只觉得深圳的楼宇气派,金壁辉煌。去到下沙,满街美女,正如一个人肉超市,着实繁华。记得那几千小姐满街人肉流淌的感觉,是让我大觉开了眼界的。03年再来深圳,是为《姐妹》做期背景专题,为了找个事主把罗湖的蔡屋围、向西村,福田的巴丁街、福祥街、三沙一水都走了个遍。是时,香港和台湾人的消费力撑起了深圳大半个娼业,各个城中村都是繁荣娼盛,酒店之外,这些街上的美女们都是一百三到一百五的行情,其薄利多销价廉物美为全国之最。----每到晚上,是深圳的活力给人最直接感受的时候。那里时时刻刻进行的物欲与金钱的交流,每个人眼神里流露的执着的欲望,那随处的视觉剌激和震聋的喧嚣,让我对深圳充满好感----至少,哪怕丑陋它也是一个还原了真实的城市,哪怕低俗它也是一个可以释放人性的城市。

三年之后,我投奔了深圳。

那时,有人告诉我,现在还来这干嘛?深圳要过气了!

的确,除了与香港连接的地理优势还可以作为深圳的一个长期饭票,作为一个没有特殊政策扶持的“特区”,深圳已经并正在迅速丧失它的许多优势。

………………

福田干净了,三沙一水的整治是领导的政绩。只有福祥街上的几家店还在坚守,她们把前门关着,在黑黢黢的后门走廊里悉悉索索地跟人讨价还价。罗湖向西村和罗湖村因为福田区的整治姑娘们迅速多了起来,但地方小人多,对单个的小姐来说生意还是越来越不好做了。

我拖着个行李箱,在罗湖村里穿行,颇引人注目。一些老妈子紧缠着向我兜售60块一晚的住店和100元全套的小姐。两边的姑娘密密地挤在店门的台阶上坐着,穿得虽然少,却没有一个可以让人看上去有点想入非非的。站街女目光迷离,难找到那活辣辣的挑逗眼神,是因为几经“打击”后的小心和懒散。一批四五十岁的香港男人们在这儿挑挑拣拣。开店的妈妈桑也疏于整治,任发臭的泔水流得满街都是,异味扑鼻,难以逗留。

走出罗湖村,前行几步就到了罗湖火车站。灯光黯淡,街道陈旧,惊讶四五年前,我怎么就会在这里赞叹过它的繁华。

本文内容于 2007-9-8 11:46:53 被kailai197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